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6章,魔佛道
    ,精彩小说免费!

    一  千本鸟居是伏见稻荷大社的壮观风景,数量上万的鸟居连绵数里,直达山顶神社,形成了壮观的鸟居隧道。

    在动漫中,经常有看见一座座鸟居组成的赤红隧道这样的画面。

    绚丽的鸟居隧道有着魔幻与神圣的奇异壮观震撼感觉。

    鸟居是神社的结界,也意味着门,此世与神域的分界点。

    日暮家的神社没神,桔梗倒是没想过这种事情。

    鸟居不是随便可以建的。

    以伏见稻荷大社为例,稻荷神是农业与丰收之神,也被视作商业繁荣之神,商人工会在赚钱后,回来神社还愿,还愿的礼物就是鸟居。

    有钱的造大鸟居,没钱的造小鸟居,因此形成俩条隧道。

    鸟居上还会以黑字写上还愿时间与还愿者的身份姓名。

    这是一种特别的仪式。

    简单来说,就是给钱太俗,就以清晰脱俗的方式贿赂神明。

    有没有用很难说,但文人现在交涉的目的达成,按照传统还愿的方式没毛病,就是桔梗也不能多说其他。

    而这种方式,对桔梗来说,也没毛病,不存在攀交情之说,殷勤献的再多也是白搭。

    静谧的客室内,分坐后,美美子端来茶水。

    很有一种使唤小丫头的既视感,配上一身绯红雪白巫女服,很有神社的味道。

    玲坐在桔梗的身边与小正太陆生好奇的对视。

    待人接物,也是玲的修行内容,言传身教再合适不过了,因此,桔梗特意打发杀生丸去看门。

    端起茶水轻抿着去除口腔里的酒味,桔梗看向胖子。

    一脸弥勒佛和善笑容的胖子正襟危坐,看起来就像大街上普通的中年人社员。

    滑瓢则老神在在的安坐,也不忌讳旁听的事情,一幅自来熟样。

    黄泉抱剑坐在角落,眼神有意无意的看过来。

    这家伙是谁,在桔梗的情报里,没有这方面的信息,考虑后,开门见山道:“报上名来。”

    胖子和善的笑呵呵道:“巫女大人,久仰,在下圣门天莲宗宗主,林五。”

    林姓在日本姓氏中是单姓,并不代表是汉人。

    这种名字,在中国一听就知道是假名,但在日本,却可能是真名。

    桔梗有些疑惑的问道:“日本人?”

    会如此问,虽然这家伙看起来像个日本人,但日本可没圣门这种宗派。

    圣门有一种说法,叫做圣道之门,圣人门下,也就是孔子门生。

    另一种是自称的圣门。

    俩派六道的魔门。

    也是诸子百家演变而来。

    道魔同源,最初时,是没有魔的,当有心人贴上标签时,魔诞生了。

    眼前的胖子,气息在a的门槛,对于人类来说,已经抵达人类的正常极限,接近非人。

    桔梗不由看向滑瓢,其脸上有些迷茫,土生土长的本土妖怪表示,根本没听说过这种宗门。

    而胖子林五,则有些隐蔽又玩味的看着桔梗。

    家门已经自报,知不知道就看对方本事了。

    “巫女大人,我是真正的日本人。”

    数典忘祖。

    桔梗眯眼,不管是何原因这样说,第一印象极差。

    “魔门余孽,谁给你的胆子,这样跟我说话!”

    桔梗双眼带着凉意,冷声道。

    胖子林五脸上一整,变脸恭敬道:“不敢,大人,在下并无冒犯之意。”

    被称作魔久了,自己也认为自己是魔了。

    现在的魔门还不能断定,但在桔梗印象里,都不是什么好货。

    尘封的记忆浮上心头。

    生前行走战国时,所见所闻虽多,但大多不明就里。

    其一,佛僧横行。

    鼎盛时,僧兵众多,把持社会,在中国曾上演的一幕也在一海之隔的日本上演。

    灭佛运动。

    三武一宗之厄,三武一宗分别是,北魏太武帝灭佛,北周武帝灭佛,唐武宗灭佛,五代十国时期后周世宗也曾进行大规模灭佛运动。

    而在日本,其一是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火烧本愿寺,其二是明治维新,改革后,神佛分离。

    在此前,日本的佛与神道教是一体的,或者说,神道教依附佛教,佛教即为日本国教。

    因此,经过本土化与发展,日本的佛教有着有别于其他国家的鲜明主旨。

    护国。

    说的漂亮,不如说是窃国。

    作为先进思想文化的佛教至中国传入日本,在教化当时还是蛮子的日本民众后,演变成与中国佛教密不可分的日本佛教,在唐朝时期,其交流更是异常频繁。

    大量的上层贵族皈依佛门,造成了之后奇葩的现象,佛教参政。

    到了战国末期,达到鼎盛,比叡山天台宗,日本现三大灵场之一,战国时期的天下佛教总本山。

    护国思想正是从这而来。

    这时天下群雄割据,战乱不断,桔梗身处那个时代,见证了时代的残酷,一群大慈悲念经的和尚,集结武装力量,组成僧兵,变成了占据一方,实质上的诸侯。

    直到桔梗死后,被第六天魔王织田信长打了个半死,老实下来。

    就简单来说,桔梗遇见的和尚,也叫法师,不分青红皂白,就敢对桔梗这种巫女出手,存心杀死,其嚣张气焰与横行姿态,可见一般。

    口上却念着阿弥陀佛,造福世人,简直可笑。

    更奇葩的是,为了满足因政治避难遁入空门的日本贵族需求,学至中国的佛义,却没有禁欲禁色之说,战国时的弥勒法师,把这一点表现的淋漓尽致,可以说是日本佛徒的真实写照。

    院里饲养女眷,更是常态。

    而到了后来,有别于中国传入的改良后本土化原版,日本形成了特色新式佛教。

    最神奇的一点是,佛儒相融。

    里面的内容很庞大,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佛教为日本发展做出了不灭的贡献,但不能掩盖一些事情。

    同样的事在中国也是如此。

    其一是道佛相争,争的是世俗话语权。

    而天莲宗,或者说魔门俩派六道的来历,就很简单了。

    武则天时期,佛门大兴,作为这场争斗的败者,在当时日本佛学者来唐求学时,远渡海外是很正常的事情。

    而天莲宗,不得不让桔梗想到另一个日莲宗。

    邪佛,其创立者是极力巴结上层权贵的佛徒。

    日莲上人,说法非常有趣。

    ‘念佛是无边地狱之业,禅宗是天魔的作为,真言是亡国的恶法,律宗是国贼的妄说。’

    到底谁是佛,谁是魔。

    然而日莲上人跟着就说,只有信他,才能证无上**,成佛得无上极乐。

    而在桔梗眼中,战国那个时代。

    妖魔横行,民不聊生,无人作为,武士忙着为领主打仗,每天都在死人,佛?在忙着组织僧兵,拯救天下苍生。

    桔梗一人守护四魂之玉时,可曾有人帮她?

    十八岁的少女整日孤独与春夏为伴,硬着心肠斩妖除魔,大名名满天下,可曾有人看见小村里,少女正在默默逝去的年华?

    那个时候的桔梗不懂如何拯救世人,天下太平,只能默默做着自己能够做到的事情,守一方平安。

    这群家伙在干什么呢?

    在忙着杀。

    武士跟武士打仗,跟僧人打仗,僧人跟僧人又因为理论学说,争论谁是正宗大乘,忙着窝里斗。

    这种事不必多谈,路是自己选择的,他人的生活方式,桔梗无法干涉。

    但到了现世,佛教影响力急剧下滑,不在是那个愚昧的时代,改头换面势在必行。

    创价学会,另名创价教育学会。

    正是日莲宗改头换面。

    其主旨是,利,善,美,认为生活的目标是追求幸福。

    看起来很美好的东西,也很正能量,简单来说,就是追求幸福,做一个真善美的人,幸福自然会来临。

    没毛病。

    但凡事抵达极限,就为超常,是为异常。

    就以简单逻辑来说,桔梗不认为一个把真善美做到极限的圣人式人物能够得到幸福,而这样的圣人本质是一个凡人。

    一如上帝说,当有人打了你左脸,请微笑着把右脸伸出去再打一遍。

    而在中国,日莲宗又有另外的面目。

    魔教!

    真是厉害了...

    同样的还有净土宗,又称白莲教,明教。

    如果天莲宗跟日莲宗有关系的话。

    不过这种事,问了也是白搭,就以眼前胖子自称日本人来说,传至中国的魔门天莲宗,已经融入日本历史之中,以一向擅长的潜伏方式,悄然不为人知,操控社会的走向。

    桔梗看着一脸诚恳之意的林五,又看向其手腕的佛珠,说到:“你皈依佛门了?”

    日本和尚可以带发修行,剃不剃都行。

    林五笑笑,倒也直白,道:“何为佛,何为魔?佛本是魔。”

    厉害了,这种事也就百无禁忌的魔门能干出来,迁移日本时,改头换面变成僧人。

    桔梗忍不住发出赞叹,道:“好本事。”

    作为最初的老对手,至秦传入日本,阴阳家传承的巫女,桔梗拍手。

    “桔梗大人才是,果真好见识,师门秘典无所不知的巫女,果然厉害。”林五恭维道。

    争斗历经千年,异国他乡,还在继续...

    闻言,桔梗眯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