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宴会中(4000字)
    ,精彩小说免费!

    各种意义上,客厅有些挤不下。

    房子太窄了,虽然小一点很温馨就是了,但对于神社来说,还是不够大气。

    妖怪一多,坐一起吃饭,就太挤。

    没办法,只能布置在室外。

    总之,开宴会啦~

    今天是值得庆祝的一天,从现在起,桔梗就要担负起守护巫女的职责,不光是埋骨井的问题,还有地下里世界的和谐与稳定。

    以免像黄泉那样的事件再次发生,即使发生,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到阻止。

    有伽椰子,黄泉这样的料理小能手帮忙,戈薇妈妈准备起来不是很忙,之前就有提前打过招呼,菜也准备了不少。

    地上铺上餐布,料理用木食盒装好,美美子小蝴蝶一样在席间穿梭,一一斟满酒,席地而坐时,主席上,是桔梗,左手边是黄泉,玲,千鹤,右手边是日暮一家,本该看门的门番杀生丸也被叫了过来。

    对于这样的热闹,杀生丸有些不习惯,脸色很是别扭。

    跟着,是老实坐在对面的一众妖怪首领,领头的就是山兔。

    现在,她已经被推举为妖怪首领,妖怪们经过讨论后,决定了她的职位与地位。

    几只没办法吃的幽灵式神在一边乖巧的正坐着。

    已经过了樱花的花期,不然,应该会别有一番味道。

    太尴尬了...

    一点宴会的气氛也没有,跟桔梗预期中的有点不一样。

    拉近关系的手段好像没有起效。

    对面的一伙妖怪,除了山兔,其余人等还很是拘谨,恭敬的正坐时,严肃的看着桔梗。

    想了想,桔梗说道:“今后,就要拜托诸君了。”

    事情已经告一段落,这些家伙已经表明归宿,一般道理上,东京的地下暗世界已经落入桔梗的掌控。

    刚才的会谈,该交代的事情已经交代了。

    桔梗的要求很简单。

    不能触犯人类的法律,不能破坏社会稳定,不能暗地里搞事情,其他的,好商量,也就是看谁不顺眼,也可以揍对方,或者被欺负了直接就还手,这种事情,桔梗不打算阻止。

    最后的话,目前就是时刻注意地盘上的一举一动,看到可疑的家伙要随时汇报。

    对策室靠不住,这群家伙要比对策室可靠一点。

    如果对策室告诉桔梗某些事情,桔梗还得怀疑对策室是不是有什么阴谋,想要借助自己的手铲除什么。

    “放心吧,小姐,全部交给我吧。”

    一众妖怪还在犹豫该用什么样的措辞时,山兔已经立马干脆的回答了。

    见状,一个个跟着保证道。

    嘴上说着一定一定,桔梗大人言重了,拜托什么的,是我等的份内事情。

    这样的状况,桔梗微笑着举杯,没有在意说道:“那么,干杯,从今天起,你们就是我神社下属的妖怪了,可以在某些场合报上我的名号。”

    终于看到实惠之一了,妖怪们眼前一亮,纷纷举杯,豪气的一饮而尽。

    有了巫女大人这样的承诺,也就意味着他们已经被桔梗认可,视为自己人。

    强者的庇护。

    很多不强的家伙都喜欢自称自己是某某某的手下,然后某某某怎么怎么样的厉害。

    在某些死局下,这样说就有可能捡回一命,更多的是,能以这个名义占到各种各样的便宜。

    例如,对人类社会的统治阶层,这位巫女是什么样的地位,这群妖怪非常清楚。

    谁都不敢惹,也没打算惹的土皇帝。

    就如黄泉一样,犯下那种事情后,还能大摇大摆出现在大街上,没人招惹,这就是桔梗的震慑力了。

    这意味着,他们获得了官方认可的身份,在这之前,要知道他们可是妖怪类型的黑社会,虽然被默认了地位,但被人杀掉,可没人会来讨公道,也不受法律保护,除了同一阵营的同事外。

    “不过,有话在先,如果你们以我的名义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别怪我亲自送你们下地狱。”一杯清酒下肚,桔梗严肃道。

    “不敢,不敢,桔梗大人,你放心,我等绝不会做给你的名誉抹黑的事情!”妖怪们纷纷保证,各说各话后,虽然内容不一,但意思一致,随后恭敬的饮下酒水。

    这种事情,桔梗是考虑清楚了的,不管给不给他们这个名义,在外界看来,这群妖怪已经被默认为自己的部下,一旦犯事,绝对会算在自己头上,索性,干脆就给他们说明。

    “那么,各位不用客气,请用餐吧。”虽然桔梗已经这样说了,但一众妖怪还是眼巴巴的看着桔梗,等着桔梗率先动筷子。

    日暮小老头喝着小酒,一边啧啧称奇的看着,也没在意,已经率先吃开了。

    桔梗看着这群别的没学好,人类虚伪礼仪学了个十足的妖怪,有些好气又好笑,动了筷子。

    黄泉做的军舰寿司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这样一来,以前请桔梗吃大餐的承诺也算是兑现了。

    想到这里,桔梗不由看了看黄泉,这家伙看起来很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吃的正欢。

    黄泉看见桔梗的眼神后,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

    桔梗有些莫名其妙,没觉得自己在哪里得罪过她呀,为什么对自己发小脾气?

    下面的妖怪见状,跟着动起筷子来,一些机灵的家伙,比如老鼠妖怪杰克,不要命的拍着各种花样的马屁,内容主要是在赞美美味的程度。

    黄泉有些愉悦的眯眼,戈薇妈妈捂嘴和善的微笑,伽椰子正坐着矜持的抿嘴。

    还有一俩位不善言辞的妖怪默默的吃着饭,恶路神之火脸上的愁苦没见消失,但头发上的灯火已经熄灭了,雨女也是一副畏畏缩缩的表情,显得很是内向的默默在餐盒里挑挑拣拣,看来口味很叼。

    总之,开始后,宴会总算是热闹起来了。

    一众妖怪想要靠近桔梗,多亲近一下,但看见桔梗带着丝清冷的眼神后,鼓足的勇气消失,带着尴尬转而跟其他人干杯对饮敬酒起来。

    上司看起来很威严的样子,那就跟以后的同事多亲热一下吧。

    只有杰克,死皮赖脸的有一杯没一杯的敬酒,桔梗微笑以对时,直到身边的黄泉用冰冷的视线打在杰克的脸上。

    杰克打着哈哈,离开,转而把目标对准在山兔上。

    此时,山兔已经成为众多妖怪的集火目标,小脸已经通红。

    桔梗露出怜悯与爱莫能助的眼神。

    同事日常感情交流,这是必要的流程。

    随着酒水渐少,日暮小老头率先发起了酒疯,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唱着小曲,一边跳着不知道什么节奏的舞蹈。

    对于这样一幕,桔梗有些措手不及与意外,这小老头的酒量很是惊人。

    度数跟饮料没什么区别的清酒,喝了有三瓶吧?

    席间桔梗没怎么注意这一点。

    戈薇妈妈小抱怨着叫日暮爷爷少喝一点。

    然而日暮爷爷现在只会说我没醉还能喝。

    神社里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热烈了,这样的场景,让他很是高兴。

    喝着喝着,一屁股挤开黄泉,坐在桔梗的身边,一把鼻涕一般泪抱怨着自己往日的艰辛。

    他一个人操持神社容易么?

    养大儿子还不够,还得养孙女跟孙子,儿子死的早,一家四张嘴,吃的可不少,戈薇妈妈没工作,全靠他来维持正常收入,不容易那都是骗人的。

    天知道他这些年是怎么样过来的。

    桔梗理解的安慰着小老头,对着戈薇妈妈苦笑。

    戈薇妈妈摊手,耸肩道:“我可是有补贴家用的,死老头,你平时吃的我做的,穿的我洗的,睡的被子我晒的,住的地方我日常保养的,孙子孙女我养大的,家长会都是我去的,到底谁更累啊。”

    然而日暮小老头已经听不见了,发完酒疯就睡着了。

    跟上次喝完回来一个状况,只是桔梗没看见他发酒疯,估计回来前就已经发过酒疯了。

    桔梗搀扶着日暮小老头,有些懵的看着戈薇妈妈。

    “爷爷交给我吧。”

    “嗯。”

    戈薇妈妈接过小老头,笑道:“自从桔梗大人来了以后,家里轻松不少,爷爷,草太,还有我,都很开心...”

    桔梗一愣,对着戈薇妈妈微笑道:“我也是,倒是以后,还得继续麻烦玉子你了。”说着,转头看向热闹的宴会。

    一众妖怪已经少了恭敬,酒精的作用下,气氛很是热烈。

    有血有肉的生命,就是鬼,也挡不住酒精的兴奋作用。

    除了桔梗与黄泉这样无生命的幽灵死物,是不能体会到酒水的乐趣的。

    说道:“这样的事情,以后也不会少了,我还怕你们怪我打破了往日平静的生活。”

    “桔梗大人不用太多心,爷爷他很喜欢这样奇妙的场景,而且,这也是日暮家的命运。”玉子笑着安慰了一句后,带着日暮小老头离开席间,去卧室安置下来。

    玉子是一位好女人呢。

    戈薇有着一位好妈妈。

    好到可以为了女儿的幸福,忍受失去女儿的痛苦。

    因此,玉子不会怪桔梗,正是这样,才让桔梗觉得过意不去。

    所以,如今,守护这间神社,也变成了自己的使命呢。

    桔梗看着宴会,微笑着自斟自饮,本来千鹤很没有存在感在一般小口小口的抿着,不时的皱眉,见状,黄泉热情的敬酒,千鹤强笑着一口喝下。

    看着这样的一幕幕时,桔梗正想着,如果生活能这样一直平静下去就太好了这样之类的感想,耳边响起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看来我来的不是太晚呢...”

    壹原郁子...

    身边突然的打开一处正方形的黑腔,郁子带着好奇左顾右盼的四月一日君从黑腔通道里走出。

    桔梗转头,微笑。

    “看,我带来了很多酒哦,这次就喝个尽性吧。”娇笑着,郁子说道:“这是咱送给你坐上东京霸主之位的贺礼。”

    不是王者,而是霸主,这样的形容还真是微妙呢。

    桔梗失笑,开口玩笑道:“这样寒酸的霸主宴会,还真是少见呢。”

    这家伙,现在已经算是成为要好的朋友了吧...

    桔梗有些不懂郁子的热乎劲。

    “那是你自己这样的决定的,如果你愿意,东京最好的酒店,不管多少人,神乐家的小姑娘都会为你提前办妥。”郁子娇笑道。

    还显得很是稚嫩的高校生,四月一日君,一脸的不明觉厉。

    桔梗不置可否的微笑。

    “你的贺礼太寒酸了吧,之前我可是把灵弓给你了。”

    “那是明码交易,这是私人友情赠送,不能并提。”

    “太贵了吧,交易。”桔梗失笑。

    “不贵哟,价格很公道呢。”郁子娇笑。

    这时,妖怪们才惊觉新到访的客人,见与桔梗笑谈时,没在留意打量。

    身边不远的黄泉倒是见怪不怪,搂着欲拒还迎的千鹤,一脸的再多喝一杯,给个面子吧,不给生气了啦!

    本就打算融入的千鹤一脸坚决又痛苦的样子,咬牙一口闷掉。

    见状,黄泉毫无压力的对瓶一口吹掉,笑眯眯的感怀。

    当幽灵真好呢。

    吃不胖不说,还酒精免疫。

    山兔通红着一张脸,有些晕乎乎的甩脑袋。

    一众妖怪怂恿着加油助威,山兔气呼呼的一杨脑袋,提着一大瓶清酒,喝道:“看不起老娘是吧!看老娘的厉害!”

    仰头豪饮!

    “哇!山大姐头威武!”

    啪啪啪,鼓掌声四起。

    玲乖巧的坐着,端着碗,眨巴着眼睛,有些懵的看着变得陌生的山兔,也有些想尝尝酒的味道,身边的杀生丸,一脸温柔宠溺的为玲夹菜,不知不觉,玲吃了不少。

    杀生丸的碗,则完全没动,沉入了幸福的二人世界里。

    “你来只是为了祝贺吗?”桔梗笑问。

    “当然是来看戏咯。”郁子轻笑着回答时,已经坐下来,开了瓶烈酒,笑道:“来,同志,伏特加~”

    桔梗递出酒杯,转头对着四月一日笑道:“等下,要麻烦四月一日君带你家老板回去了。”

    四月一日一脸苦相,又不能阻止郁子的决定,只好苦笑着对桔梗点头后,拿上美美子送来的碗筷,坐下吃了起来。

    “你不好奇是什么戏吗?”郁子笑问。

    “早有预料呢...”桔梗端酒,一饮而尽,说道:“你来是帮我助威吗?”

    郁子露出神秘的笑容,说道:“可以这样理解。”

    “那就先谢谢了。”桔梗笑道。

    日本最强巫女与最神秘的极东魔女在一起....

    郁子坏笑,说道:“我现在有些期待起来了...”

    对于这种结盟信号...

    “这样一来,我会省掉很多麻烦呢。”桔梗说道。

    “我也是呢,有些家伙在打我店的主意,想要实现一个愿望。”郁子冷声道。

    “那就让他实现好了。”桔梗回道。

    “问题是,他不打算支付代价。”郁子冷笑道:“认为我好欺负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