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选择
    ,精彩小说免费!

    不短时间后,一瓶白酒换杯时已经见底。

    人偶小多小全机灵的端上第二瓶,这时,四月一日端上了仓促准备的餐点,全是下酒的配菜。

    黄泉跪坐在桔梗身后有些咂舌。

    对面的女人脸上已经绯红,星眼迷离看起来像是不胜酒力。

    好在还没发酒疯。

    桔梗倒是面色如常,跟喝白开水差不多。

    闲聊时,话题有了进展。

    玲在桔梗的身边,乖巧的为桔梗满上酒水,有些担心的让桔梗少喝一点。

    桔梗露出微笑,安抚玲后,说道:“闲聊到此为止,差不多该说正题了。”

    “那种事怎么样都好啦,对你来说就是挥挥手的事情。”壹原郁子痴痴笑道:“人类的黑暗,饭桌上说起来可是恶心到吃不下饭的。”

    闻言,黄泉有些松了口气,之前的话题一直神神秘秘的,让人摸不着头脑时又有些心痒难赖。

    就如你明明听见了一个大秘密,却不知道这秘密的意义。

    例如什么幻想乡啊,老妖婆啊,大蛇啊,异世界啊等等...

    巫女跟魔女之间,只是说个名词,彼此都露出了然的心知肚明之色,紧跟着转换到下一个话题,短短的闲聊时,鬼知道俩人之间到底交换了多少情报。

    四月一日作为在场的唯一男性,很是贤妻良母的在房间角落坐下,静静的看着小桌前的两个女人。

    桔梗笑了笑,说道:“宴请是你的提议,代价我也已经支付,是时候实现我的愿望了。”

    “既然这样,准备好了吗,这些东西,可是有些少儿不宜哦~”壹原郁子看向玲,问道:“没关系吗?”

    玲眨了眨眼睛。

    “玲是会继承我衣钵的巫女。”桔梗轻声说道。

    “这样啊...”壹原郁子痴嗤笑道:“我也想要可爱的弟子呢,那个笨蛋太不可爱了。”说着,眼神扫了眼很是贤妻良母的四月一日君。

    桔梗笑而不语。

    明明喜欢的不得了才对。

    作为继承了这家店的未来店主,四月一日是有别于郁子,非常温柔的人。

    相反,郁子的温柔可是带刺的。

    见状,郁子开口说道:“就是这个家伙了。”

    素手轻轻放在小桌上,四月一日做的青菜汤里,乳白色的汤水荡漾,影像在汤面浮现。

    一名中年男人。

    壹原郁子的脸色严肃下来,说道:“迷失了灵魂的可悲家伙。”

    桔梗不置可否的点头,说道:“他是谁。”

    “一个普通的人类。”壹原郁子说道:“与一个悲伤又丑陋的故事。”

    “他一个人干的?背后都有谁。”桔梗端杯,轻抿酒水,辛辣的白酒流入喉中。

    “并不是一个人干的。”壹原郁子说道。

    “加藤制药集团的老板。”这时,黄泉认出是谁,说道:“对策室的赞助者之一。”

    闻言,桔梗看向黄泉。

    黄泉慎重的点头。

    “看来有些人以为随便就能糊弄我呢。”桔梗失笑。

    “人类总是认为自己能掌握一切。”壹原郁子轻笑道:“你的弱点是善良与坚持的底线,只要有弱点,总是有着对付的办法。”

    “你是在奉劝我应该冷酷一点吗。”桔梗说道。

    “不...”壹原郁子端酒,一饮而尽时,笑问道:“你打算做到什么程度呢,现下的东京,表面来看已经尽入你的掌握,但在暗地里,还有着一些阴奉阳违的家伙。”

    “这是早就料到的事情。”桔梗不在意的摇头,说道:“人心是世上最简单也最复杂的东西,妖怪的世界倒比较单纯一点,该怎么做,不用犹豫,一视同仁。”

    “四月一日,请把纸笔拿来,我要列一份名单。”壹原郁子笑道。

    四月一日站起身,听话离开。

    壹原郁子看向桔梗,说道:“相关者很多,这位只是主犯,在东京,各势力盘根错节,已经融为一体,塔组织你也知道吧,正在进行把人类转化成古物的秘密实验,这样的,你要如何做呢,阻止还是任其发展?”

    阻止,小夜失去食物来源,会饿死。

    不阻止,会有无辜的人因为小夜而死去。

    一个深爱小夜的男人,亲手制造了无数的惨剧。

    对或者错,真的很难说清楚。

    这种事,桔梗一开始就知道,选择是俩难的,完美的结局,一开始就不存在。

    壹原郁子似笑非笑。

    桔梗轻声说道:“古物与人类有协议,如何做,早就是既定的事情,给与人类以杀戮的力量,人类支付代价被吃掉,寻求这种力量产生的后果,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人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真是狡猾呢...”壹原郁子轻笑道:“你只管收拾后果对吧。”

    桔梗说道:“没错,就跟你诱导人做出选择一样,只是时机未到而已。”

    “把性命摆上天平,做出选择。”壹原郁子说道:“你还真是残酷呢。”

    “塔组织在致力于解放小夜的天性,保持目前的局势,就是无害的大型组织,为了安定,这是必要的,提前引爆炸药包,只能是更加残酷的灾难,绝不是现在偶尔失踪几个流浪汉死囚这样简单。”桔梗看着壹原郁子,说道:“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才是明智的选择,如果你知道该怎么办,就不会躲在这个地方,不问世事了。”

    壹原郁子轻笑道:“我只是个死人而已,活人的事跟我无关。”

    “让小夜返回家乡,需要什么代价。”

    “抱歉,小夜是仅有的古物,她的家乡已经不存在同伴了,如果不是某种原因,也不会举族逃来这里。”壹原郁子说道。

    “你我无法杀死小夜。”桔梗说道:“不解决这一点,事情无从谈起。”

    “小夜的正体可是很可怕的呢。”壹原郁子感叹道:“会想要杀死小夜的人,只是一无所知的笨蛋,没人能杀死小夜,自我封印到这种程度,小夜可是深爱着人类呢,因此,为了避免小夜饿疯暴走,必要的贡品献祭魔神,才换来人类世界的安宁。”

    桔梗轻轻点头,说道:“正如道理。”

    这时,四月一日找来纸笔,放上。

    “那家伙是一名合格的父亲。”壹原郁子说道:“深爱着女儿,因此,在制造悲剧。”

    闻言,桔梗叹气。

    难怪会说起小夜,差不多的原因呢,一个人深爱另一人,从而犯下罪孽。

    “这次,又要如何选择呢,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吗?”

    桔梗摇头,说道:“不,这次我能解决。”

    “人类总是在重复愚蠢的事情呢。”壹原郁子笑道。

    “但不是无意义的事情。”桔梗说道。

    看着壹原郁子写上一串人名后,桔梗取来,放在黄泉的手里,说道:“去吧,全员给个痛快,最后,留下我的名字。”

    黄泉慎重的点头。

    “真是干脆粗暴的解决手段呢。”壹原郁子轻笑。

    黄泉站起了身,同时,伽椰子与贞子跟着黄泉离开。

    “这样就可以了吗?”壹原郁子问道。

    “非常时期,他只是恰好在枪口前,不以雷霆之势建立威信,同样的事会无意义的重复。”桔梗说道。

    “还真是矛盾的回答呢。”壹原郁子轻笑。

    “大概吧...”桔梗笑了笑。

    “那个故事还要听吗,背后的故事。”壹原郁子问道:“伟大的父亲丧心病狂的疯狂起因。”

    “结果已经决定了。”桔梗说道:“不管起因为何,都已经没有必要了。”

    “正好,他干的事让人胃口全无呢,说了也是扫兴。”壹原郁子笑道:“干杯。”

    举杯示意。

    桔梗饮下酒水,口中,有些辛辣。

    “代价可不是一次性支付的,现在,你又背上了同等重量的生命与罪孽。”壹原郁子说道:“什么都不管,会更轻松一点不是吗。”

    做善事对于善良的人来说,是平常的事情,恰恰相反,做恶事,才会是让善良的人痛苦的事情。

    壹原郁子明白对方在以什么样的心情与觉悟举起了杀戮的制裁之剑。

    “这种事,等你能做到时,在批评我的做法吧,次元魔女小姐。”桔梗失笑、

    壹原郁子失笑,说道:“你这个笨蛋巫女。”

    “笨蛋魔女。”桔梗嗤笑道。

    “桔梗小姐跟郁子小姐感情变的很好了呢。”四月一日看着对话进展,这样无害的笑道。

    俩女相视而笑时,举杯一饮而尽。

    不知不觉,已经是第四瓶了。

    真能喝呢...

    玲砸吧了下嘴巴,有些想尝尝味道,闻起来很香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