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不敢动.jpg
    ,精彩小说免费!

    作为真身的千鹤跳起,原地留下一道幻影!

    第三道幻影!

    这阴险丫头还有留手!

    原地三道幻影在摧毁气弹的瞬间消失,瞬间,再度从真身千鹤身上冲出,向着空中的桔梗追击而来...

    一道接一道,幻影至幻影中分离而出,离开地面,排成一线,成斜角直冲高空,最末尾的真身千鹤与最前端的幻影互换位置,此时,横跨了近百米的距离,距离半空的桔梗之间不足10米的位置...

    每道幻影的极限冲出距离差不多是20米...

    果然,一道幻影再度从千鹤身上冲出,身后的三道幻影瞬间变淡消失,一掌向着桔梗直击而出...

    桔梗嘴角翘起,心下感叹,不是一般的厉害啊,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攻势令人眼花缭乱...

    抬手一拳对直轰中幻影的掌心,幻影顿停,下一刻,俩道幻影从幻影之上再度分裂而出,其下,真身千鹤正在失重跌落,手里掌心的奥义正在发出危险的嘶鸣...

    眼角扫视着一左一右佯攻的幻影,桔梗心下了然...

    这下就是真假身互换,三选一猜攻击方位的选择题了。

    有心试探奥义的威力,桔梗手上灵力一吐,击飞正面的幻影,同时,灵力爆发,金光绽放...

    五重小型防御结界术式

    结界一层套一层,严严实实的守卫在桔梗的身周,金光中,一脸冷冽的抱着阿喵直视着下方的千鹤真身...

    最开始利用掌心暗藏的封印术破解扰乱了自己的结界。

    现下,千鹤已经没有功夫腾出手再破解一次了。

    看见桔梗张开的结界,咬牙,硬着头皮攻上。

    真假身互换!

    瞬间出现在桔梗左侧不远处,直面着防御结界。

    超必杀.里面八拾伍活?零技の础

    手掌做手刀状,对直刺出,携带着能量光球,撞在桔梗的结界上...

    boom一声,第一层结界宣告破碎,化作金色的光点满天飘散,紧更着是第二层...

    桔梗挑眉,对于自己结界的防御力,桔梗非常清楚,哪怕是重炮都不一定能够轰开。

    特别是,这还是地属性的防御结界带有坚固的概念。

    随后,是第三层,第四层,坚持到五秒后,最后一层宣告崩溃,化作光点飘散...

    然而此刻,千鹤的奥义去势已尽,手上的金光都显得有点黯淡,一闪一灭,即将消失,从容不迫的伸手,桔梗抓住千鹤手腕的同时,带着金光的符文至手背浮现,急速的爬向千鹤的手臂,蔓延开来...

    封印术.灵力封印

    瞬间封锁千鹤全身能量流动。

    桔梗手臂一带,千鹤失控落入桔梗怀中,反扭千鹤手臂的同时,单手顺势搂住千鹤的腰间,俩张脸面对面靠的极近,鼻尖只差数厘米就碰触在一起...

    千鹤愣了愣,后仰脖子,拉开了距离。

    桔梗无所谓的笑了笑,问道:“还打吗,小巫女。”

    试探战斗力的目的已经完成,对于千鹤的格斗技术,桔梗表示很意外,跟她记忆中的东西完全不同。

    “放开我...”冰冷着一张脸,千鹤尝试动用力量,但毫无效果。

    轻轻的摇了摇头,桔梗说道:“我只是以免你掉下去摔死。”

    会是这个动作,只能说是本能的男子贴心行为...

    就连桔梗也觉得有些诧异...

    这种事不用对千鹤明说,解释后,桔梗松开手的同时,顺势撤掉自己的封印,收回全数的符文,返回身体隐没消失。

    千鹤失重跌落,自由落体中,仰面冷冷的看着桔梗,即将接触地面时,一道幻影冲出,落在地面上,随后,真假身互换,千鹤安然又优雅的轻踩在大地上,凭空卸掉所有的失重冲击力。

    侧坐在死魂虫上,桔梗问道:“还要来第二回合吗,三局俩胜是拳皇大赛的传统,对吧。”

    “哼!”一声冷哼,千鹤冷着脸说道:“不要太得意了,这次的事我记住了,打败我一人不算什么,神乐家从来都是双子作战,来日,我看你如何在我与姐姐的合击下摆出这幅从容有余的表情!”

    桔梗不置可否,通过与千鹤的战斗,大致估算出拳皇大赛参赛者的实力,以千鹤为标准的话,大概来说是刚到s级,灵力10万至20万的程度。

    现实不同游戏,奥义的释放并不是通过积攒怒气释放,而是本身体内存储能量释放,以千鹤的表现来看,这种程度的奥义,再来十几次都没关系的样子。

    比千鹤强的,大有人在,就以96年来说,这将是炎之贵公子草薙京与疯狂之炎八神庵震惊世界的开始秀场...

    大蛇吗...

    桔梗有些无奈的笑了笑,看来97年的麻烦就是它了。

    低头看了眼神乐,桔梗指示死魂虫载着自己离开。

    看着桔梗至空中飞离,千鹤嘴唇抿了抿,心高气傲如她,至今还没享受过败北,心理不是一般复杂,眼神闪烁着,冷冷的说道:“桔梗是吧,我记住你了!”

    但是桔梗的身影早已远去,消失在远处的天际。

    千鹤气恼的咬牙,恨恨的一脚剁在地上,蛛网般的缝隙蔓延开来,无声的诉说着施暴者脚力的可怕,半响,千鹤转头寻找自己丢掉的巫女服外套,怕打掉其上的灰尘后,又扶起了自己心爱的机车,看着摩擦掉漆的刮痕与坏掉的龙头,千鹤冷着张脸,实在忍不住的对着路边的灯柱一掌拍出,啪的一声,灯柱呻吟着歪倒崩裂,砸在人行道一侧的围墙上...

    掏出巫女服里现下最新的行动电话,拨通后,冷傲的迅速下达了一系列的命令,一种霸道女总裁的既视感油然而生...

    数十分钟后,一行车队抵达,黑帮装扮的男子们纷纷下车,行动有序的开始处理现场的狼藉,机车被回收,怪物的尸体运走,惨烈的车祸现场开始伪装,数名西装男子换上常服,喷上红色的番茄酱,熟练的躺在地上装死...

    看着这片忙碌的景象,神乐千鹤恨恨的咬牙...

    总有一股自己亏大了的感觉。

    “二小姐,大小姐说,这次的麻烦请你处理干净...”管家打扮的西装老者,梳着一丝不苟的大背头,恭敬的说道。

    “我知道了,你在这里盯着,我先走了。”说着,移步向一辆低调的黑色轿车走去,守在一边的西装小弟见状,机灵的拉开了车门...

    女土豪千鹤想到那张清冷如仙的脸,气愤难平,对着司机吩咐道:“去道场!叫人过来陪练!”

    一声轰鸣后,汽车发动离开。

    死魂虫载着桔梗在低空一路直飞,很快,降落在一处高架桥上,桔梗脚踩实地,撤销掉小型隐藏结界术式,抬头向着一个方向看去...

    一条死魂虫飞舞着过来,环绕在桔梗的身周轻轻的诉说...

    桔梗摸了摸死魂虫的头顶,抬脚向着死魂虫指引的方向走去。

    稍微,有点事情,很在意...

    更衣小夜,猎杀古物的孤独游荡者...

    强悍又美丽的悲运杀戮者...

    会在意的原因,是桔梗觉得她与自己很是相像。

    都是孤独一人的魔物...

    不是同情,也不是怜悯,更不是可怜,桔梗莫名的,就是想看看这位女孩。

    身为古物,本是吃人的怪物,却背负着不能吃人的诅咒,无言的默默守护着人类,孤独的游荡在世间,斩杀同类,靠着同类的血液为食,就跟原本靠着同类灵魂为食的桔梗一样。

    会觉得相像,除了同样孤独的处境,大概就是同样都被深爱的人所背叛了吧...

    更奇特的是,俩人遭遇的背叛,同样都是误会,且,同样是蓄意的谋划与阴谋。

    最关键的是,俩人都是巫女。

    虽然细节处有微妙的不同...

    但桔梗还是升起感同身受的悲伤感情...

    这孩子的内心已经千疮百孔,往日蠢萌的表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冷冽。

    沿着河堤斜坡草地下行,桔梗远远看见卷缩在桥墩处,靠壁闭目熟睡的小夜,似乎在河边经过清洗,一身血液已经洗净,乌黑的头发披散在身上还有些湿润,赤果着身体,怀里紧紧抱着唯一的心灵支柱,代表杀戮的武士刀,不远处,简单晾起的内衣水手服穿在拉起的红绳上自然风干...

    再加上一点相似处...

    没有安身之所。

    那个神社始终不是桔梗的家,而是戈薇的家,要不是觉得尴尬,大半夜的时候,桔梗也不会出来溜达...

    停住了脚步,桔梗远远的看着更衣小夜。

    河风轻柔的吹起了桔梗的发丝,桔梗说道:“伽椰子...”

    脚下,伽椰子升起。

    “小姐?”

    “带着阿喵一边玩去...”桔梗轻柔的吩咐道。

    伽椰子接过阿喵,点了点头,一溜烟的快步跑开,拐了个弯,消失在周围。

    但这里的风吹草动已经惊醒了浅睡中的小夜,猛的睁开双眼,猩红的血光一闪而过后,盯着桔梗的身影,紧了紧怀里的武士刀,靠着墙壁,毫无羞涩的站了起来,傲人的娇躯展露在月色下,桥面上路过疾驰的车灯光,打在河面上,反射出一片橙光...

    桔梗转身面向河面,没有看更衣小夜,露出自己没有敌意的意思,愣愣的看着河流。

    抱着武士刀,戒备的看着桔梗,犹如陌生者闯入自己领地的野兽,小夜并没有放松戒备,扫了眼还没干透的水手服,一动也不动的注视着桔梗。

    半响,桔梗轻声说道:“今夜的风儿有些喧嚣呢...”

    更衣小夜不知道笑点在哪里,依然一副捍卫领地的冰冷脸。

    “你是来除魔的吗...巫女...”

    小夜冰冷的开口问道。

    桔梗偏头,看向小夜,露出了纯净的笑容,说道:“你觉得呢?”

    “我不杀人类,不代表不砍攻击我的人类...”小夜冷冷的警告道。

    一句话,让桔梗多少有点了解她往日的遭遇,这里自命正义的除魔师,看见小夜这种存在,并不会管小夜有什么遭遇,坚持着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开始动手除魔的家伙,并不缺少...

    这让小夜的处境更加的艰难,同类是敌人,人类也同样是潜在的敌人...

    换做以前的桔梗,碰见这种嗜杀的怪物,同样会动手,且并不会轻信怪物的一面之词,以免自己被迷惑,再加上小夜是不会多说与争辩什么的性格,冲突不可避免。

    “所以,还是不会杀人类的...”桔梗说道。

    小夜有些愣,第一次碰见这样的人。

    “你不害怕我吗?”

    轻轻的摇头,桔梗说道:“会卷缩在桥下露天而睡的怪物,并不可怕...”

    这丫头身上跟自己一样,没钱啊!!!

    小夜沉默,本就是不善言辞的性格,抱着刀,重新坐下,不过,还是没有放松对桔梗的戒备,静静的盯着桔梗。

    对于这样戒备的小夜,桔梗席地坐下,仰躺在斜坡草地上,看着万里无星的漆黑夜空...

    半响,沉不住气的小夜好奇的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桔梗幽幽的回答:“我也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有些无赖的问道:“这里是你的地盘吗?”

    小夜噎了一下,冷冷的说道:“不是...”

    老实孩子啊...

    桔梗挑了挑眉,转头看向小夜,问道:“你介意我在这里呆一晚上吗?”

    “随便你...”小夜抱着怀里的刀,说道。

    桔梗闻言,支起身体,一直盯着桔梗的小夜抱着刀紧了紧,内心有些不安。

    桔梗站起身,瞬间,小夜呼的站起身,抱着刀死死盯着桔梗。

    桔梗缓步向着小夜走去...

    小夜整个身体紧绷,肌肉开始发力,眼睛转变为红色,敏感的看着桔梗。

    距离拉近到一米后,桔梗轻笑着说道:“河堤有些冷,我能到桥下来吗?”常年锻炼的温柔亲和气场全开,露出和善温婉的柔和微笑。

    没有回答可以,也没有回答不可以,小夜的脸上有些犹豫...

    而此时,看见小夜的表情,不等回答,桔梗径直走进桥下...

    刷的一声,小夜本能的抽出了刀,明亮的刀锋闪烁着凄厉的冷光时,桔梗已经找好了位置,距离小夜不到一米的地方,靠墙坐下。

    转头,对着僵直站立的小夜露出安心的微笑。

    “我叫桔梗,你的名字?”

    “小夜,更衣小夜...”下意识的回答了桔梗的话,僵着一张脸,小夜眼中闪过懊恼。

    最不擅长应付这种温柔的家伙啦!

    “小夜,很温柔的名字呢...”桔梗笑着说道。

    小夜眼中复杂,收刀,靠着墙缓缓坐下,转头,故意不看桔梗,低头不在说话,一双耳朵却已经支起,随时注意着桔梗这边的响动。

    无奈的笑了笑后,桔梗抱着双膝,下巴磕在膝盖上,出神的盯着桥下穿过的河流,静静的出神思考...

    找个地方落脚是真,更多的,还是想看看这位记忆中的女孩。

    跟记忆之中差不多一样...

    小夜有着不死的身躯,是位合格的战士,桔梗想利用她,但见过面之后,看着这样内心脆弱,小心翼翼的样子,不忍之余已经放弃了打算...

    埋骨井是自己的责任,没必要强加在别人的身上,戈薇知道埋骨井的秘密,又是当事人,且绕不开她的存在,已经离不开这个漩涡。

    随后,开始整理起今天一天的见闻...

    默默的心中盘算计较...

    一边,小夜不时抬头,偷偷的打量着桔梗的侧脸...

    是位美丽又温柔的人啊...

    这样想着时,不知不觉进入了疲惫的梦乡...

    抱着阿喵,伽椰子偷偷的看着桔梗与小夜,默默的漂浮离开,守卫在不远处的地方,双眼炯炯有神的看着不时经过往来的车辆。

    而阿喵...

    瞪大着眼睛,犹如木雕一般,僵硬的窝在伽椰子怀里。

    不敢动!

    不敢动!

    不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