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爻魔
    黩黯,昔日的第六任魔皇,曾领导众魔军将魔界内仅次于魔族的第二大势力魔枭族一夜灭尽,自此高枕无忧数以万年,直到退位。他的一生战功无数,若是一一说起的话,就算讲上三天天三夜也不会结束。然而,就是这么一位传说之中的人物,如今竟好似一条丧家之犬,非但全身皆是伤痕,两只眼睛也不翼而飞。不得不说,能够回到魔城对他而言,简直是一个奇迹。而当见到这位“垂幕”英雄的时候,雪魔医仙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黩黯,你回来了啊!无存怎么样?”

    面对雪魔医仙的问话,黩黯选择以沉默作为回答。没错,他是一个人回来的,这也就意味着暗中进行的魔皇重生计划已经彻底搁浅,无法进行。而这一切的一切,只不过是面前这个道貌岸然的老者的诡计,他实在不明白,当初自己为何会选择相信这么一个心肠歹毒的魔族败类。

    “黩黯大人,医仙问你话呢,父皇身体如何,他现在身处何方?”

    不得不说,血河的突然“出现”令黩黯十分意外。在他的印象之中,这个家伙已经在魔界之中“消失”了好几千年,之前虽然也曾以“纳百川”“方惜时”现身过,但终究只是分身而已。如今见到本尊出现,黩黯的心情万分复杂,他也不知道自己面前的重逢是喜还是悲。

    “魔皇很好,只是现在身体不便,所以不能现身。不过你们放心,当魔皇该出现的时候,他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

    听完此言,在场众魔将皆是战心振奋。说实话,在黩黯到达之前,他们之中还有诸多猜测,大家众说纷纭,但都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而作为魔皇无存的亲信之一,黩黯的话在一定程度上就等同于前者的口谕。既然他都这么说了,真相定然不会有所偏差。

    看着黩黯那副惨不忍睹的模样,一名魔将忽然关切道:“大人,您这是怎么了,眼睛为何……”

    黩黯伸手扶了一下脸上的创口,微妙的表情在脸上一闪而过,随即恢复到之前模样,淡定道:“并无大碍,只是碰巧遭人暗算,所以爱了点小伤而已。以夜魔的本事,这点问题应该难不住他吧!”

    雪魔医仙哈哈大笑道:“黩黯,你好真看得起我这个晚辈啊!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让你太过失望。”

    说着,他的目光忽然转向地上那具还未凉透的尸首,霎时间,尸首头部之上跃起数道红光,紧接着两枚血肉模糊的组织登时钻出身体,进而射入到黩黯空荡荡的一双眼眶,登时血光大现。当周围的异象皆已停息之后,后者神奇般地睁开了双眼,本不应该出现的画面赫然呈现在他的面前。

    “呵呵,果然好了。”

    黩黯看看周围的众人,又望向殿上的雪魔医仙。大家本以为这时候,他会为对方救助自己的事情而千恩万谢。谁知道,黩黯非但没有丝毫感激的意思,反而脸色阴沉道:“是谁让你们站在那个位置的?”

    雪魔医仙与血河魔君对视一眼,不怀好意地笑了笑,进而道:“现在魔界动乱,魔族身处危难之间,急需一位领导者站出来,统领群雄。你回来得刚好,现在我等先就新任魔皇选举之事商议一下吧!”

    “新魔皇?呵呵,你们难道要造反不成?”

    话音一落,殿上众魔将皆是为之一惊,就连地位较高的几位魔君也不禁微微动容,显然是因为黩黯的话分量太过沉重,才会压得在场众人几透不过气来。

    “黩黯大人,您这可就冤枉我们了。我与医仙本是一腔热血报效魔族,怎会有意图谋反之意?请大人收回刚才的话”

    对于血河魔君的话,黩黯显得不屑一顾,甚至连正眼也没瞧他一眼,便继续道:“你们怎么样的,自己心里清楚。但是册立新魔皇的事情,绝对不行。无存一日尚在皇位,就绝不能推选其它人坐上他的位置,这是大逆不道。”

    雪魔医仙淡淡笑道:“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们也不会一意孤行。不过为了稳定军心,黩黩大人你可否将我那儿子魔皇无存请到殿中,与大家见一面,也算消除众人心中的芥蒂,心怀不轨之人想要借题发挥,如何?”

    话一出口,雪魔医仙的提议便得到了在场大多人的认可,有个别人甚至应喝道:“对啊!黩黯大人,既然魔皇并无性命之忧,就请他老人家现身与大家一见吧!”

    “这个……”

    黩黯此时的脸色比那霜打的茄子还要难看好几倍,原本白晳的脸颊之上登时多了一分莫名的灰暗,毫无血色。

    “呵呵,怎么了,难道大人你有什么难言之隐?还是说,魔皇他的现状不便出行,无法到达魔殿?”

    这回,黩黯并没有说话,他只是看着雪魔医仙那张愈发狡诈的脸庞,恨不得现在就上前一把将其虚伪的面具撕扯下来,以泄怒气。然而,理智告诉他,现在的自己绝不能贸然行动,否则自己之前的隐忍就全都白废了。

    “呃,其实事情是这样的。魔皇他在魔城外面巡游的时候,偶遇白界高手数名,因此身受重伤。好在我及时赶到,成功击退两名同位负伤的敌人之后,便带着魔皇前往了一处疗伤圣地,让他安心静养,这才出现了现在的情况。”

    雪魔医仙笑呵呵道:“疗伤圣地?我也做过几日魔皇,为何从未听说三界之中有如此神奇的地方,居然能对治愈伤势起到作用?那是什么地方,在哪里?可以的话,我也想亲自前去一看。”

    默黯沉吸了一口气,忽然道:“不行,那个地方去不得。”

    “哦?为什么?”

    “因为魔皇就在殒仙塚内。”

    “殒仙塚”三字一经出口,在场众魔立即哗然一片。就是因为他们太了解那是一个怎样可怕的地方,所以如今的表情才会如此夸张至极。与此同时,殿上的雪魔医仙终于抑制不住心上的狂喜,哈哈大笑道:“黩黯,我看你是在和大家开玩笑吧?殒仙塚?那可是历代魔皇魔君殒落之后,方有机会去到的绝境之地。别说是疗伤,哪怕是在里面多待上一刻,都是对自己的一种巨大伤害。难不成,你之前的话都是在骗我们?”

    就在周围的议论声越发刺耳之际,突然一道人影自殿外走来,笑声豪放道:“夜魔,什么时候你说话这么不中听了?看来,我这个当师父的如今也没什么面子了。”

    “师父!”

    随着目光看向殿上忽现的白发男子,雪魔医仙登时脸色大变,之前周身的凌人气焰也随之收敛起来,结结巴巴道:“师……师父,您怎么会来这里?”

    白发老者抚髯微笑,进而对旁边的黩黯颔首示意,继续道:“我当然不知道,但你师弟不久之前对我说明了魔城内的情况。为了前来一探究竟,我连刚刚打开的酒都没来得及喝,便跟他到了这里。”

    语毕,另一道身影自白发老者的身后显形出现,先是对黩黯行了一礼,接着又对殿上的雪魔医仙道:“师兄,我们好久不见。”

    “阳爻,你怎么也来了?我还以为……”

    不等雪魔医仙把话说完,阳爻魔君已然抢先道:“以为我已经死在魔界之中了是吧?可惜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我命在旦夕之际,求生**驱使我进入人间,还机缘巧合志令我投入到另一位师兄的门下。”

    “另一位?你说的是纯九阳?”

    说起阳爻魔君的生平,绝对不比魔界之中任何一位“名人”会少。其实上,曾经的他只是一名普通的人类修行者,后来偶然之间得高人点化,进而有幸与当时尚且年轻的纯九阳一同修行。可惜好景不长,阳爻魔君因为太过极功尽利,凡是都要与同门争个高下。高人对此十分不满,便罚他去往山下,体会人间疾苦,帮助那那些身处水深火热之中的百姓。

    然而,造化弄人。高人一番好意,本想让阳爻更进一步。可谁承想,游历中途,竟被外出游玩的“白发老者”遇到。当时的阳爻魔君还不知道面前的老人就是赫赫有名的魔界之主,魔皇。二人一见如故,交谈甚欢,成了亡年之交。阳爻魔君少不经事,没有提防太多,直到跟着这位老朋友踏上魔界的领土之时,才意识到自己已经迷足深陷。

    魔界的魔气非同小可,尤其是对当时正在成长时期的阳爻更是致命的诱惑。大量凶戾狂暴的魔之气涌入到他的体内,不仅将他改造成魔人模样,还令他的一身正道功法,误入歧途,进而衍生出另一种介于二者之间的异物,这便是他的阴阳爻。

    阴阳爻是一种内功心法,修炼此功之人,可以令自己自由穿越在魔人与人类之间,进而发挥出二者的各自的长处,而不会被其中的限制所拘束。在疯狂的修炼过程之中,阳爻魔君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过去,忘记了自己的本体,最终他终于成为了魔皇的得意门生,一度超越夜魔光辉的强大存在,大家称其为——爻魔。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