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鲛皇珠
    鲛皇珠,乃上一任鲛首也就是鲛皇之物,后来被现在的鲛王击败之后,自其体内取出,并与自身融为一体。本来想借鲛皇珠提升自己的修为力量的鲛王怎么没有想到,一颗稀世珍宝,不仅没有达到自己的预期,反而令他患上了一种时不时就会发狂杀人的疯症,如果不加以限制,将会一直屠杀下去,直到自己油尽灯枯累死为止。在那之后,江患海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并且毛遂自荐,说自己有一物可暂解他的怪病,那便是所谓的鲛丹。

    鲛丹需要残杀鲛人,并炼化其血肉骸骨,方能得到的一种凶戾之物。但正是这股莫名的凶戾,才能起到“以毒攻毒”效果,并成功镇压住了鲛王体内的疯狂。

    然而,鲛丹的炼制方法实在太过残忍,而鲛王又不想因此残害自己的族人,于是便教了江患海一技,令他在人间暗中饲养“人鲛”,以来顶替所谓的药引,进而为其提供源源不断的鲛丹。

    然而由外力摧化形成的人鲛毕竟不是天生的鲛人,随之炼出的鲛丹,效力也大如从前。于是,鲛王便在不断服用“劣制”鲛丹的情况之下,坚持了数年之久,但随着疯症的越发频繁发作,他知道这样下去不是方法。而就在这个时候,救星般的江患海再次现身,并说明了白界主的诚意,如果他能辅助白界一同攻打人间,不只可以帮助他解去身上的顽疾,还能令其彻底与体内的鲛皇丹融合,使他修为大增。鲛王被病魔折磨了这么多年,早已厌恶了这种“食人”的生活,如今听说了白界主的提议,自是喜出望外,于是便欣然接受了对方的委托,成为了白界的先锋军之一。眼下,鲛王强行提气,摧动鲛皇珠于体外发动,随即空中弥漫起一股淡淡的腥味,那是他们的故乡——大海的味道。

    “给我破!”

    电光火石之间,自鲛皇珠内陡然腾起一片湛蓝光芒,光影如垂天之幕之一般,将魔城的南侧全部笼罩起来。紧接着,鲛皇珠内部然而浮现出一道淡淡的人影,有见多识广、经验阅历颇丰的一眼便认出,那正是曾经的鲛皇。

    “哈!”

    在一声高亢的呼叫之中,那道鲛皇残影忽然化为一枚金针般的光线,立时射向前方的城墙之中。虽说,此次魔人建造新魔城的时候,也对四周的城墙做了特殊处理,所以防御力极为强大。但与正面的城门相比起来,还是要逊色许多。在众人的瞩目之下,那道炫丽的光束径直透入厚达数丈的坚固墙体之中,转瞬之间便没了音信。就在大家以为前功尽弃的时候,已然收回鲛皇珠,站定自若的鲛王,忽然冷笑道:“爆!”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恐怖爆炸突然拔地而起,刹那间众人眼前蝗城墙开始出现大量密集的裂纹,而后一点点迅速增大。眼见四溢的能量即将反噬在场的鲛人大军,鲛王心头一动,四下的莫名湛蓝光幕忽然降下,刚好将众人保护在屏障之中,免受波及。

    “轰!”

    终于,顽强的城墙再也经受不住绝对力量的考验,伴随着一阵颓然的闷响,鲛人大军跟前,豁然出现了一个宽达数丈的缺口。众人看向城内,只见另一边负责看守城门的魔兵竟是因为刚才的爆炸死伤无数,还未回过神来,忽然看见这么多的敌人出现在面前,常理来讲早已惊惶失措。

    但要知道,魔族可是在那个充满死亡绝望的地方生活了数以万年的彪悍种群,他们的第一滴血之中都已融入了嗜杀,勇敢的基因,这令使得他们成为一种永不言败的强大存在。眼看屠害自己同胞的凶手就在跟前,城门处凡是还有战力的魔兵皆是奋起反抗,不等鲛人入侵城内,魔军便已自行出城,主动请战。本来应该出其不意大败魔族的鲛人,竟是被这帮不要命的家伙们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好顽强的战意,不过你们的末日已经到了。杀!”

    鲛王振臂挥拳,下令众军迎战。于是,周围所有鲛人立时一拥而上,纷纷使出混身解数,以来应对面前的的魔军。

    城内城外皆已开战,位于魔殿之上的众魔将已然跃跃欲试,恨不得现在就去往前线,与敌方酣畅大战。然而,作为临时统领,雪魔医仙却是叫大家稍安勿躁,如此决定当真令众人无法理解。

    “老魔皇,快让我们去吧!敌人实力强悍,而城内魔兵数量有限,长此一往,我方定会败下阵来,到时再想支援可就来不及了。”

    作为殿上众人之中的老前辈,妄虚魔君上前主动请命。可是雪魔医仙仍然还是那副不紧不慢的样子,似乎魔军的死活与他毫无关系一样,甚至连眼睛都不愿看向殿下的他。见此情形在,妄虚魔君挥拳于空中泄劲,以来释放心中的愤懑。而这时候,只听刚刚归来不久的血河魔君忽然道:“妄虚,作为魔界的老前辈,你应该不会是想违背医仙的意思吧?”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如果你一意孤行的话,我们也拦不住你。但若是去死,就请你一个人前去,千万不要牵连其他的无辜者。”

    像地位达到妄虚魔君这般地步的魔界首脑,门下都有大量强大且忠诚的精英死士,一旦发生意外便会舍生忘死地迎上,以来保全自己的主子。本来,妄虚魔君是有这种打算,将自己府上的所有干将全部带上,与来犯的白界中人以及鲛人大军决一死战。但是显然,血河早已看透了他的心思,在事态还未到达无法挽回的地步之前,先行阻拦,也就断了妄虚魔君“上场”的念头。

    气氛变得诡异起来,不只是妄虚魔君,就连其它魔将的心中也都开始愤愤不平,为那些正在为魔族抛头颅洒热血的魔兵感到由衷的惋惜,并对殿上那位“胆小的君主”嗤之以鼻。

    “什么东西,本以为无存魔皇回归之后,可以带领魔族横扫人间,称霸三界。可没想到好景不长,魔皇至今不知去向,却被这个老家伙得了便宜,作威作福,真是好让人火大。”

    一名魔将因为不痛快心中暗骂了几句,谁知这时雪魔医仙忽然将目光落在他的身上,一脸微笑道:“这位是蚀骨魔将吧!自从老夫退位之后,听说你在魔族之中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还将当时外逃的驱傀魔君的一只手臂当场斩落,可有此事?”

    经雪魔医仙如此一番夸奖,那位蚀骨魔将不禁有些得意忘形,轻咳了一声之后这才镇定道:“其实那也是大家的功劳,否则单凭我一人之力,如何是魔君的对手。”

    “呵呵,既然你知道这个道理,为何心中会有万般不满?”

    雪魔医仙声音愈发阴沉,听在蚀骨魔将的耳中,如同腊九凛风吹在身上,令其不寒而栗。他实在不明白,对方是如何看透自己心思的。

    “医仙,您别说笑了。属下哪有那胆量敢置疑您的决策,多虑了。”

    “呵呵,这么说来,你是怀疑我的魔心瞳的威力了?”

    蚀骨魔将随即一愣,而后才吱唔道:“魔……心……瞳,那是什么?”

    雪魔医仙淡然道:“没什么,只不过是老夫平日里闲来无事琢磨出来的花招而已。放在人类无用,但对魔人却是百试不爽。”

    蚀骨魔将头顶冒汗,两条粗壮的手臂竟在此刻不住地颤抖。

    “什么意思?”

    “呵呵,据说,说谎的人心脏颜色会加重,有甚之更是能变成黑色。要不,我现在取出你的心脏,让大家看看它的颜色有没有变化,进而判断出你刚刚是否说了谎。”

    面对雪魔医仙近乎疯狂的要求,蚀骨魔将虽然脸上保持着一贯的笑容,但内心却已经随之揪了起来,好似要从自己的体内逃脱一样。

    “别……别说笑了。医仙,现在魔界正处在用人之计,万一你的判断失误,错杀了我,那对魔族岂不是一大损失?”

    面对蚀骨魔将的反驳,雪魔医仙竟是点头道:“没错,是这么回事。不过,在这种关键时候,魔族更是不能出现像你这样惑乱军心的害群之马。所以只要稍有苗头,老夫只有防微杜渐,斩草除根!”

    “砰”的一声闷响,一道鲜血自那蚀骨魔将的胸前骤然跳出,随即红光一闪,一道黑影顺势落在雪魔医仙的手中,正是前者的心脏。

    “你……你……你……”

    蚀骨魔将一连说出三个“你”字,接下来的话却是再也接不下去,终于在一道血箭自口中喷出之后,这位不幸的魔将终于断了气,紧接着伏尸当场。目睹了这一凶残的景象,在场众魔皆是不敢言语,而与此同时雪魔医仙眼中的莫名血色也渐渐消退,恢复到曾经那副沧桑无神的状态。

    “哦,魔心瞳?有意思……凡是胡说八道的魔人被这此招锁定,心脏都会因此眺出体外,再无挽回的余地。医仙,你这招可真是妙啊!”

    听到血河魔君的夸奖之后,雪魔医仙却是不以为然,反而是将目光对准殿外的天空,随即笑道:“终于回来了。”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