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双白斗魔记
    璇白跪在地上,极力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若不是之前那名魔兵误触了岩体惊醒了自己,恐怕现在的他已经被永远地掩埋在那漆黑、潮湿的地下之中了。

    “我……我姐怎么了,为何突然感觉不到她的气息?莫非,她已经返回白界?”璇白忽然道。

    “不,我要告诉你一个不好的消息……”

    将瑶白神领不幸殒落的事情道出之后,身为弟弟的璇白当即目露泪光,神情悲痛道:“该死!都怪我,如果不是我妄用神器,姐姐他就不会……”

    招白神领安慰道:“你误会了,你姐姐心甘情愿为那小子献身的。不然凭她的修为,你以为是谁都能伤得了的吗?”

    璇白抽泣了几下之后,随即从地上站起身来,进而道:“你此次前来,应该不只是为了救我吧?”

    招白神领微笑道:“没错,被你说中了。我现在依照你姐临终前的遗愿,将他的神领之位传授给你。希望你今后能为界主鞠躬尽瘁,忠心效力。”

    说话间,招白自衣袖之中掏出那枚之前瑶白交付给他的白色鳞片,伸手按压在璇白的眉心之上。刹那间,无数道白色的光芒借机涌入到额上的经脉之中,并汇入到奇经八脉,五脏六腑,以一种极为骇人的势头,顷刻间便已渗进全身各个部分。

    “这是……神领的力量!”

    眼见脱胎换骨、重生般的璇白再次站起身来,招白神领的脸上立时显出几分得意之色,于是道:“好了,现在有了你的加入,我们就可以放心大闹魔城了。可怜的杂碎们,准备好受死了吗?”

    “嗡嗡嗡!”

    当那一声声震撼人心的恐怖爆炸自魔城中心相继释放之际,好不容易从紧张之中缓过神来的众魔兵随即陷入到空前的恐慌之中。刚刚获得神领之力的璇白,如初露锋芒的宝剑,疯狂地斫向那片可悲的大地。碎石,鲜血肆意翻飞,惨叫哀呼不绝于耳。

    “一时间找不到那位罪魁祸首,就先拿你们的命祭我姐在天之灵吧!”

    魔殿之中,雪魔医仙微皱眉头,随即开口道:“看来,之前那位白界小朋友并没有识相地自行离去啊!”

    血河魔君淡然道:“此等货色,尚不需我亲自动手。”

    雪魔医仙点头道:“既然如此,就让顶真与地蛊二人应战吧!”

    说话间,魔殿的靠前位置,忽然站出两名瘦削的魔人,二人对那殿上的雪魔医仙简单地行礼之后,同时转身迈出来到殿门处,只听其中一位忽然轻笑道:“事隔千年,终于轮到我们大显身手了!”

    乱象之中,招白神领像一名旁观者一样,坐在屋脊之上,淡然看着璇白的杀戮行径,无动于衷。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忽然伟来一阵莫名的急呼,抬头望天,一道清晰可见的环状波纹赫然罩向自己的头顶。

    “嗯?终于肯出手了么,呵呵,不过实力似乎很是平平啊!”

    或许在别人看来,那一道道暗金色的波纹是种致命的力量,但招白神领对此却是不屑一顾,漫不经心的他倏尔抬起右掌,予以迎战,一道拳风击出,第一轮暗金波纹登时烟消云散。

    “不对!”

    首回合取胜的招白神领非但没有丝毫喜色,脸上却是浮现起一股莫名的阴沉。继续向上看去,无比密集的一圈圈波纹轰然降临,并以破竹之势,毫无保留地撞击在前者的身体之上。

    “轰轰轰!”

    随着大片的火光不断自招白神领的位置腾起,不远处,正处于屠杀喜悦之中的璇白忽然停下动作,不禁看着事发地点,黯然道:“哪里来的高手,居然有此等威力。招白神领该不会有事吧?”

    “呵呵,年轻人,在担心别人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关注一下自己的安危啊!”

    蓦然低头,一道巨大的修长黑影遽地自地面钻出,进而借力跃起,一眺就是数十丈高。璇白一时间分神未能恢复,待其调整完毕之际,黑影的前端已然猛烈地撞击在他的胸口之上。灾一刻,他不仅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即将崩溃,就连内部的灵魂也好似为之灰飞烟灭,不复存在。这是何等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体形如何庞大的东西,会有这么出人意料的敏捷身手呢?

    趁着交手的空当,下落之中的璇白凝目看向那道黑影之上,只见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赫然立于其上,一动不动,好似已经与身下之物融为一体。

    “那是什么东西!”

    思量间,璇白御空而立,稳住身形,两只手掌已上已然聚集起两束极其可怕的光芒,并且一同将之丢了出去。

    “给我下来!”

    “嗖嗖”两声急啸,偌大的黑影竟是被当场一切为三,这时候璇白才终于发现,刚刚偷袭自己的庞然大物,居然是一只夸张的巨型蜈蚣。

    虽然已遭强招分身,但璇白仍能从对方眼中的目光之中感受到那股森然的杀意。然而,思考未完,原本应该死去的巨型蜈蚣竟是霍然张开前颚,一道黑气顺势从中喷发而出。

    “不好!”

    蜈蚣乃是五毒之一,若是被其咬中一口,轻则伤口肿胀数日,重则危及生命。而眼下,这只“蜈蚣爷爷”显然不是什么善类,别说是被其正面咬中,就算中了它的毒烟,多半也要蚀骨化血,死无全尸。想到这里,璇白突然竖起双掌,一股超然想象的毁灭力量登时击出,借用此力,他也将自己推向了较为安全的地方。

    “呼!”

    当光芒将那枚蜈蚣之首完全吞没之际,一道快疾的身影借机从中一跃而下,刚好来到璇白的跟前。后者脸色登时惨淡,不由得惊呼道:“你究竟是谁?”

    “我乃地蛊魔君!”

    两位强大魔君先后与招白神领以及璇白大战起来,就在众魔人以为危机可以暂时缓解一下的时候,城南的大门忽然遭遇到了不明力量的轰击。

    “什么魔皇魔君,全都一起上吧!今天我鲛王来此,要将你们全部歼灭,一个不留!”

    险险险!

    城内的魔人怎么也没有料到,鲛族与白界竟会配合得如此完美,就在双神领肆虐城中的同时,鲛族大军也已兵临城下。刚刚用来破门的东西,乃是鲛族的不传秘器,龙门炮。龙门炮利用江河之力,可以发挥出较之寻常鲛人千倍的恐怖力量,即便是魔君挨了此招,也要粉身碎骨。好在,新魔城的几个城门都是以特殊材料“吸完石”锻造而出,不仅拥有超乎所有壁垒的强大防御能力,关键还能将大部分的打击能量吸入体内,使其威力大大衰减。就这样,在龙门炮的全力攻击之下,那两扇城门竟是只出现了些许擦痕而已,连点石屑也没落下。见此情况,鲛王尤为气愤,于是对身旁的“军师”江患海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何龙门炮会不起作用?难道,我们只能通过这里进入魔城吗?”

    江患海行了一礼,接着恭敬道:“鲛王,您身为鲛族统领,应该知道自己的鲛人虽然体魄过人,但却不谙飞行御空之法。如果贸然借助外力飞进城内,非但不能自由操纵降落地,甚至还要成为城中魔兵的肉靶,被打个七零八落,甚至全军覆没。”

    鲛王咬了咬牙,随即道:“这些道理,本王都知道。可我们也不能一直在这里耗下去啊!你也清晰,鲛人虽强,但不能长时间脱离水源,否则将会有枯竭毙命的风险。虽说我们此次出来也带了不少水,但与大家的需求相比起来实在杯水车薪。本王等不了了,再有半个时辰破不了城门,我就亲自带领一队精兵进入到城中,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如此一来,城门必会乖乖开启。”

    “可是……”

    江患海还想继续说下去,却发现鲛王两侧的太阳穴上竟是青筋暴涨,是盛怒前的征兆。他知道自己苦劝无果,所以也就不再多话。

    看出江患海心中的“为难”,鲛媚轻轻握起他的手掌,声音温柔道:“患海,你就让我爹去吧!别忘了,他可是鲛中之王,谁肯算魔皇来了也未必有把握能够击败他老人家。况且,城内不是还有那些白界的援军吗?有他们在,我爹不会有事的。”

    江患海表面上点了点头,心中实则异常忐忑。众鲛人都以为此次行动的策划指挥是他,却不承想真正的幕后推手乃是身在白界之中的界主。不知为何,此刻的江患海心中隐隐升起一丝不祥的预感,他总觉得白界主的命令之下,还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好了好了,你们都停下!来,你们几个跟好了,且看本王为你们开辟一条进城捷径。”

    说着,鲛王忽而昂起头来,一枚珍珠大小的“水珠”忽然自其口中缓缓飘出。众鲛人见此情形心中皆是为之一颤,就连江患海也不禁屏住呼吸,好似生怕错过了眼前的这一幕。

    “哈哈,爹终于要动真格的了。鲛皇珠,看你的了!”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