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右 殁
    衣衫褴褛,遍体是伤,即便已经少了一只手臂,瞎掉了一只右眼,白辉仍然坚强地活了下来。无法相信,连纯九阳的舍身一击——第十阳都杀不死这个怪物,天底下还有什么方法能够奈何得了他吗?

    “该死的纯九阳,没想到这个老家伙到最后居然藏了一个那么吓人的礼物,若不是我及时使出秘术抵挡,恐怕都的要被他一同带下地狱了。嘿嘿,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是不是感觉自己的死一点意思都没有?放心,你临死前的样子已经永远刻在了我的心里,我已肯定你的实力,确实在那一刻超越了我这个右卫使。凭你的修为实力,乃至胆识,都已不在我之下。可惜,那又有什么意义呢?既然你已不在人世,那我就好心把你这位宝贝传人一口气送到你的身边去吧!”

    惊惊惊!情况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张望远全部没有反应时间。虽说现在的白辉已是穷途末路,但俗话说得好破船还有三千钉,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白辉的状态再不济,也要强于现在的张望远。更何况,后者刚刚也消耗了大量的精力,一时间还缓不过来。眼见对方已经将魔爪渐渐伸向自己,张望远却一点办法也没有,只能凭两条尚在颤抖的脚掌极力躲闪。

    “嘿嘿,往哪逃!”

    遥空一指,无与伦比的凌厉急光立即飞射而出,实在精疲力竭的张望远顺势瘫倒在地,要命的光束立时紧贴头皮飞了过去。当身后山峰扬起阵阵白烟之时,他甚至还能感觉到那股能量在自己身上留下的灼烫余温。

    “身体已经有些僵硬了吗?该死,都怪那个纯九阳,不单消耗了我大量的力气,还毁了我的右眼,使我无法准备瞄准。不过没有关系,这是试手的第一招,等我适应了现在的状态之后,你小子就死定了。”

    “嗖”的一阵疾风霍然吹至张望远的身前,虽然未能看清那东西的真实面目,但直觉告诉他那一定不是寻常之物。他使出全身力量,猛然昂起头来,却仍是被那股无形疾风擦中了胸口,鲜血飙飞,巴掌大小的皮肉立时不见,满头大汗的张望远偏头看向另一侧,却发现在崖口的边缘处,赫然出现了一道尺把来长的整齐缺口。

    “你……你居然敢使偷袭。”

    原来,刚刚白辉看似自嘲的那番话,实际上是在分散张望远的注意力,从而找到间隙发动出其不意的一击。然而,后者显然早已防备了这类情况的发生,于是在异象发生的第一时间,便及时做出反应,这才勉遭分尸之劫。白辉的行为固然可耻,不过这也从侧面暴露了他体内力量所剩无几的事实,否则万万不会出此下策。

    两招接连失利,此刻白辉的脸上已经写满了恶毒之状,恨不得将这眼前的“小鬼”抽筋剥皮,食肉饮血,以泄心头之愤。

    然而,越是经验丰富的人,越是明白,这种情况下自己绝不能意气用事,贸然出手。本来白辉掌握绝对的优势,但若是中了对方圈套,落入绝境之中,那结果就不一定了。

    “哼哼,小子,我看你确实有点能耐,不如再考虑一下我之前的话,加入我们白界,从此平步仙路,无忧无虑。我还可以向你保证,待界主统一诸界之后,我定让他将人间赐予你,让你成为人间的新人皇。如何?”

    张望远撕下身上的烂布条,在胸前简单地包扎了几下之后,缓缓起身,进而义正严词道:“当皇帝的梦,我早已不做了。因为太想成功,太想证明自己,我已失去了太多。我本可以悠闲地待在门里,受师兄庞爱,被师弟追捧。但利欲迷惑了我的双眼,让我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好在,迷途知返,为时不晚。无论如何,我张望远,今天都不会再退怯半步。就算你不杀我,我也要取你狗命!”

    “哈哈哈!好好,果然英雄出少年。小子,希望你能遵守自己的诺言,待会我出招的时候,你千万不要仓皇而逃啊!”

    张望远冷酷一笑,不甘示弱道:“要逃的还不知是谁呢!”

    “嗯?”

    “就是现在!”

    电光火石之间,身体抱恙的白辉猛然回头,谁知就在这时一枚尖锐之物,摧枯拉朽一般竟是轻易撕开了他的胸膛,插入其中要害。一口金色的鲜血喷出,他感觉自己的生命与寿元都要仿佛随之一同逃离体外。定眼再看,出手者是一名满脸凶相的狰狞男子。

    “这是我替纯九阳还给你的!”

    “你!”

    这一击几乎令白辉当场气绝,然而多年在白界之中被天材地宝所滋润的身体,即便是在正中致命伤的情况之下,仍然不肯泄劲。刹那间,只见那虎钳般的右手猛地攥住那枚诡异兵器,另一手则形似闪电,掠过对方的防御,直接将其中的浓厚拳劲宣泄到那人的身体之中。远处的白辉乍一看去,后者的身体仿佛要被撕开一样,中招的部分明显向后凸出许多,眼瞧着就要丧命当场。千钧一发之际,张望远急中生智,之前于天道之中领悟的仇之力因为纯九阳之死,威力发生质变,进而毫无保留地射入到白辉的身体之中,并传入四肢百骸,以及其间的所有经脉。终于,那尊几乎不可撼动的战神停止了所有的动作,一缕白色的气息自口中缓缓飘出,预示着他生命的终结。、

    “我心不甘!”

    当白辉将头转赂张望远之际,一声巨响终于自体内深处轰然引爆,随即产生的气浪,堪比一名仙人的全力一击,一波一波地分散向九华山的其余部分,将屹立在这天地间数十上百万年的古老仙山,登时化为废墟。

    “嗡~”

    白叹生倏尔抬起头来,望向天空,只见远处的云端,忽然被一股莫名的风浪吹散开来。不久之后,一股徐风拂过,吹在身上暖洋洋的。春天这个时候能有这种咸受实在是不多见。

    不只是他,在周围待命的巫白帝,白头翁,白显三人同样感应到了来自远方的悸动。两时,两道人影自丛林之中一前一后走了出来,正是食白神领以及“脱胎换骨”的朱大闯。

    “你们也有所察觉了吗?”食白神领面色阴沉道。

    白叹生点点头道:“应该是……右卫使战死了。”

    朱大闯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忽然接着道:“就在不久之前,有一位同样实力不凡的高手先行殒落,不知他与右卫使的死有何关系……”

    白叹生不假思索道:“是九阳大仙,纯九阳。我被关在九华山下好几百年,绝不会认错的,消失的人就是他!”

    食白神领点头道:“照你所说,那位九阳大仙是先死的,那之后又是谁动手取了白辉的性命?”

    “这个……也许右卫使所对的不只是一个高手,所以才会被对方车轮战消耗,遭人趁虚而入,最终不幸身故。”

    听了朱大闯的分析之后,在场众人包括食白神领皆是点头,显然他的猜测是最贴近事实的。从这一点也能反映出,后者的眼光确实毒辣,不然也不会做出如此精准的分析。

    “看来,我们还是太过小看人间那群喽啰了。不过话又回来,蚂蚁尚有撼树之力,人间当中自然也有不世高人,隐藏其中,正好借由我们的到来,而纷纷现身,欲助人间度过此劫。不过……哼哼,如果他们以为白界只有这点实力,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你们四个,前往事发地点,凡是遇到的异族之人,统统灭杀,不留活口。”

    白叹生与其余几人相望了几眼,这才道:“遵命。”

    说完,四人身形倏闪,相继前往九华山的方向。这时候,食白神领突然将手掌按在朱大闯的肩膀之上,小声叮嘱道:“不要出声,我现在传你万年修为,以防遭遇不测。”

    朱大闯心头一惊,不由得惊声道:“师尊,这可万万使不得。现在是非常时期,您还是自保要紧。”

    听完朱大闯的话之后,食白神领除了内心万分高兴之外,脸上随即显露出些许阴森的笑容:“你这个傻徒弟,看来还不知道我这食白二字到底从何而来。于我而言,一万年的修为只不过是吃几顿饱饭而已。”

    “饭?什么饭?”

    食白神领不怀好意道:“当然是人肉饭!”

    新魔城仍然是乱象丛生,璇白大闹之后所留下的“疮痍”还没来得及收拾,几名魔兵一边忍着空气之中的恶臭,一边清理着由同伴尸首堆积而出的尸山。另一边,负责铺平街道的魔兵带着“家伙”,准备先将这里的碎石烂瓦全部清空,然后铺设新的基石。然而,就在其中一人准备对一块看似普通的石块动手之际,一只满是血污的手掌忽然翻开地面,刚好与那只到来的魔兵之手握在一起。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过后,魔兵的掌骨立即从手中“钻”了出来,痛苦的哀嚎声登时回荡在魔城之中。

    “原来你小子藏在这里!”

    暗中,招白神领淡然一笑,随即消失了踪影。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