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最毒医仙
    魔气涣散,是散功前的主要表现。在场的黩黯与天阳老怪已然看傻了眼,本来应该可以顺利完全的转世仪式,竟会出现如此惊人的一幕,着实令二者不知所措。

    “师父,老怪,这到底是回事,为何现在的无存看起来如此狰狞,感觉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危险啊!”

    天阳老怪被黩黯这么一问,心中也不禁忐忑起来。说实话,借用魔灵转世还阳之事,他也只是听先人们提及过,自己并未实战,否则他不会待在殒仙塚内,一睡就是数万年。眼见魔灵的皮肤开始逐渐开裂,渗出大量腥臭的血水,他知道已经不能继续耽搁下去了:“孩子,不要再固执下去了,这具魔灵之体恐怕有诈,所以才会与你的魔魂出现排斥反应。如果再不出来的话,恐怕你们二者就要双双毁灭了。”

    魔灵之中,一道沙哑的急呼声豁然传出道:“不,我不要!历经这么多苦难才等到现在,怎么能够轻易放弃!就算是灰飞烟灭,我也要征服这具魔身!”

    “呲!”

    一声尖啸自魔灵的脖颈出迸发而出,大片的鲜血夹杂着其中的碎肉组织撒了一地。黩黯躲闪不及,被其中的一小部分溅在身上,随即大量黑气砰然腾起,烫得后者哇哇直叫。

    “不……不对,这个魔灵不是魔人之躯,为什么会这样!”

    经黩黯这么一提醒,魔灵体内的魔皇无存,也随之冷静下来,强忍剧痛的他,仔细回想之前曾经在阳间的一幕幕,忽然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一个慈爱可亲的面容。

    “雪魔医仙,你居然如此心狠心辣!”

    曾记得孙长空与方柔误打误撞,进入魔界之中的医仙府,后来雪魔医仙被魔兵带走,一去不复返。其实在那时是魔皇无存的意思,叫他过去的意思,就是商量修炼魔灵之事。他本以为,凭借着父子之情,对方会全心全意帮助自己,却不承想,对方竟然如此阴险狡诈,在魔灵身上动了手脚,所谓的魔灵,必须利用尚未成形的魔婴,经由一系列复杂繁琐的工序方能炼成。可雪魔医仙居然在开始时的“选材”之上便设下一个巨大的陷阱,他使用的不是魔婴,而是人类的胎儿。而在胎儿的发育过程之中,他又利用各种魔界之物,将其伪装成与魔人无异,这才先后骗过了黩黯,魔皇无存,乃至天阳老怪以及天魔皇的一众魔界高手。意识到自己被雪魔医仙算计的魔皇无存,不禁发出绝望的哀嚎,他曾经所仰慕的那位父亲,自此也彻底从心中消失。

    这一切当然是雪魔医仙的功劳,他站在魔殿之上,睥睨群魔,脸上的笑容已然掩饰不了眼中的疯狂,他已成为魔族内斗的最大受益者。而在他的跟前,血河魔君岿然站立,显示出他与众不同的傲然身份。没错,包括界中的一些老“怪物”在内,魔族已然无人是他的对手,哪怕是白界主亲自到场,他也有胆量与之一较长短。

    “医仙果真神机妙算,血河佩服。”

    雪魔医仙点点头道:“无存心狠手辣,刚愎自用,任何对他造成威胁的魔人,都将成为他的刀下亡魂。当初,他本来还有一个新生弟弟名叫无邪,却碍于后者超强的天资,暗中将其刺杀。我得知此事,万分悲痛,后来便将无邪的尸首制成了魔傀,也就是之后的魔童,并将自己的魔力封印其中。现在魔童死了,禁锢的魔力也因此回到了我的身上。从此以后,魔界就是我们爷孙二人的天下,无人能够撼动。但经过一番思考,我决定还是将魔皇之位传于你。”

    血河魔君淡然一笑,随即道:“哦?医仙如此决定究竟是什么原因?”

    “第一,我年事已老,厌倦了打打杀杀的生活,在幕后出谋划策尚且可以,若令我每天为魔界内的诸多琐事劳神费心,万万是做不到的。”

    血河魔君微微点头,表示默许。

    “第二,无存还阳无望,能够继承他魔皇之位的,只有你血河魔君最为合适。其它人名不正言不顺不说,甚至还要遭到族内众前辈的抵制,魔皇之位坐不好不说,最后还要被扣一个篡夺王位的罪名,实在得不偿失。”

    听完前两个正当理由之后,血河魔君忽然大笑两声,随即道:“医仙心思如此缜密,血河确实佩服。不过,您真的没有遗忘什么吗?”

    二人对视一眼,雪魔医仙先是一愣,接着放声大笑道:“不怕是我的好孙儿,什么事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没错,我最忌惮的自然是那位白界主。虽然如今的已经重回巅峰,但与那名传说之中的强者相比起来,还是太过弱小,根本不值一提。说实话,就算是你,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血河魔君漫不经心道:“结果如何,打过便知。你现在就敢断言,未免太草率了吧?”

    雪魔医仙摇头苦笑道:“我并不是看轻了你,也绝没有小瞧你如今修为的意思。说实话,单凭修为高低,你确实已经到达了我所认知的极限之处。能否继续向前,我不知道。但如果只凭常理之中的力量,是万万斗不过那名白界主的。”

    血河魔君面色一沉,不禁追问道:“那位白界主到底是什么来头,为何你对他如此害怕,还要将他夸得天花乱坠,好像古今内外就此一人似的。”

    被对方这么一说,雪魔医仙不禁眯起了眼睛,思绪开始深入久远的记忆之中,去探寻那支离破碎的画面。

    “既然群魔鉴已然在你的手里,那么书中所记载的魔界历史你一定已经看过了。”

    血河魔君点头道:“嗯,包括天魔与元人的分裂之初,我都已经了解。”

    雪魔医仙目露赞许之色,接着道:“远古时期的人类,并没有像现在这么多的分支,人死了便会魂归幽冥,进入六道轮回,仅此而已。至于天人,妖灵,天魔,都是之后的事情,你既然已看过魔鉴,我就不再多说了。但你可知道,最一开始的元人最从何处来的?”

    血河魔君摇头道:“书上没有记载,我也不知道。”

    元人是最早具有高级智慧的个体生命,是一种凌驾于众生的先进生灵。然而,元人的出现并不是巧合,在他们的身后,同样也有强大的推手。

    “啊?竟有此事?难道,这和白界主有关?”

    “当然!世人只知道上苍,天命,修行者则听过仙路之事。但他们却不曾听过,在仙路之后,还有一段古仙路,便是所谓的天道。而天道的创立者,正是那位白界主。”

    血河魔君神情一怔,虽然极力想要掩饰脸上的惊骇之状,但额头的汗光已然出卖了他。

    “天道居然出身白界主之手,这实在有点太过匪夷所思了。”

    雪魔医仙稍稍点头,停顿了一下,转向殿门所在的方位,继续道:“所谓的天道,只不过是白界主将自己所感所悟记录下来,并加以封存的一处书房而已。惟有意识上升到一定程度的进修,方能与他得到同步,进而进入到天道之中,得以窥探其中一二。”

    说到这里,血河魔君颇为得意道:“然而,吸食过多的元力之后,也能获得与天道沟通,甚至直接进入的机会。纯九阳的幼子张望远,就是因此跌入天道之中的。”

    雪魔医仙脸色倏变,随即道:“可是,不久之前我发现天道之中除了道法之外,已不见人影。或许,那小子已经被纯九阳救走了。”

    “呵呵,无所谓。之所以将张望远送入天道之中,也只是为了应证一下我我的猜想而已。如果他真能顺利活下来的话,说不定我就拥有了另一种对付白界主的方法。”

    雪魔医仙面色一惊,略显惊讶道:“你这么有把握?”

    血河魔君点点头道:“至少在我看来,此计可行。”

    “好吧!我说过我已老了,有些事情已经跟不上你们这些年轻人的脚步。无论如何,我也希望我能成功击退白界的侵略者,还魔界一片太平。”

    “呵呵,我知道了。既然如此,我们就开始魔皇册封的事宜吧!”

    飒风过境,成事皆休。待张望远从那短暂的昏迷中苏醒之后,眼前除了纯九阳的尸首已然别无它者,险些死在他手中的招白神领更是不知去向。他知道,那是瑶白的意思。

    “瑶白,你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居然还要袒护自己的同胞,真是用心良苦。好吧!就当满足你的最后心愿,这一次我不再追究,下回可就没有例外了。”

    “呵呵,这是谁家的小狗在叫,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居然被你吵醒了。”

    蓦然回头,一股快到超乎想象的白光忽然迎面驰来,正中他的正面,随即将其掀翻在地。要知道,在经由天道奇遇以及瑶白献身救命之后,张望远已是不折不扣的神圣者,修为更在生前纯九阳之上。现如今的他,竟是被一道轻描淡写的光芒轻易打倒,着实令他震撼。然而,当见到那位出手者的面容之际,一瞬间,他忽而一切都变得容易理解了。

    “白辉,你居然还没死!”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