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转生失败
    “混蛋,混蛋,都是一群混蛋。居然把本皇逼近至如此境地,本皇要你们全部给我陪葬!”

    果然,就在刚刚新生肉shen即将崩溃的刹那间,天魔皇魂魄立时出窍,并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间来到魔灵体内,欲要强行侵占这副娇小的身体。

    如今的魔灵虽然力量有限,但好歹也是一具活生生的躯壳,足以令天魔皇使出一些惊天动地的恐怖招式。而就在刚刚的一瞬之间,他已做好打算,将面前的不肖子孙全部化为灰烬。

    “啊!啊!啊!”

    明知天魔皇正在从自己的手中一点一点抢过身体的掌控权,魔灵本身却是无能为力,只能发出恐怖凄惨的叫声。一时间,众人的目光全部转向他的位置,尤其是血河魔君,已然站到他的跟前。

    “天魔皇,你未免也太天真了吧!要知道,附身可是一项十分漫长的巨大工程,你以为我们几个会安然等着你完全融合之后再动手吗?”

    说话间,魔灵的身体忽而抖动了一下,紧接着在那清澈的右眼之中,忽然燃起一道血腥的红光,令其神情变得异常狰狞:“哈哈,用不着完全融合,我只需借助这具身体的部分能力,就能瞬间将你们挫骨扬灰。不要忘了,我可是天魔皇,是魔族之祖,你们的体内都拥有属于本皇的血脉,只要稍加控制,本皇便能轻易达到目的。”

    血河魔君面色一寒,暗叫自己居然忘记了如此关键的一点。

    没错,如天魔皇所说,拥有血脉关系的二者,在进行附身仪式的时候将会速度倍增,更何况这里面还有天魔皇这个不定因素,他的存在究竟会对最终的融合产生怎样积极的影响,他也不知道。眼见魔灵头上的发丝开始渐渐褪色,变成雪白,血河魔君知道再也不能耽搁下去了。

    “哼哼,看来,你根本不知道我的实力啊!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有办法了吗?”

    “嗡嗡嗡~”

    不只是魔灵体内的天魔皇,就连相隔数十丈之外的魔皇无存黩黯,以及正在交战之中的天阳老怪,剑心侯等人,都在此刻感受到了那股不同寻常的悸动,而后他们便随之发现,自己的手脚,身体,眼皮,甚至连呼吸,都已完全停止,思想也随之停滞不前。他们保持着前一刻的动作,如同雕像一般,或站,或飘在各自的位置上,只有一人例外。

    他当然就是术的使用者,血河魔君。

    “哈哈,怎么样,现在你该知道我血河的厉害了吧?只可惜,你现在的神识已经停止动转,听不见我的声音。否则,一定会对我刚刚的做法惊叹不已。”

    “不~”

    伴随着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众人终于从凝固的时空之中解脱出来,再次看向刚刚事发的位置,魔灵竟已昏倒在地,生死不明。而不论是血河魔君还是天魔皇的气息,都已自这片大陆之上完全消失,一点痕迹也没留下。

    前方,因为天魔皇离去的缘故,剑心侯,仇恶仙使,朝闻仙使三人,也终于摆脱了天魔力的控制,恢复正常的神志。直到此刻,他们才终于发觉,自己的身体早已严重透支,混身上下不时传来阵阵刺痛。即便如此,他们对于这个结果仍然十分庆幸,如果继续战斗下去的话,就算能够打败天阳老怪,令其灰飞烟灭,他们三个恐怕也要付出惨重甚至生命的代价。

    “谢天谢地,那个老家伙终于消失了。”天阳老怪如释重负道。

    剑心侯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接着向天阳老怪,后者心中一凛,以为对方还要继续争斗下去。谁承想,剑心侯却在这时对他伸出一只手掌,进而微笑道:“今天能与阁下一战,实属剑心的荣幸。”

    天阳老怪先是一愣,而后笑着拉住剑心侯的手掌,顺势从地上站立起来,随即道:“剑心侯名不虚传,若不是身处殒仙塚之中,今日一战,恐怕早已败在你的剑下。”

    剑心侯惭愧道:“老怪你就不要再谦虚了,我们三人合力才勉强与你持平,单是这一点就叫以令在下认输了。”

    在剑心侯与天阳老怪交谈之时,后方的仇恶仙使却是不屑地对朝闻仙使道:“魔人就是魔人,何必与他们多费口舌。就算这一次我们受天魔皇迷惑,一度丧失心智,但也不至于与他们这些凶煞为伍。”

    朝闻仙使微笑道:“话虽如此,但如果不是这些魔界先人在场,恐怕我们三个要终生为天魔皇为奴为仆了。从一定程度上来讲,他们还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你快饶了我吧!”

    朝闻仙使打量了一番对方的身体,随即又道:“不要忘了,现在你的身上也有魔人的一半身体。难道,你要现在还给他们吗?”

    仇恶仙使刚要说话,却发现自己不知该如何反驳。没错,被天魔皇废动的一臂一腿,已用魔人的肢体代替。虽然现在也能将它们移除,但在那之后他便要成为废人,不说行动不变,就连外形也要大打折扣。天界之中,要说最注意自己形象的,仇恶仙使要说第二,恐怕无人敢称第一了。

    “好吧!这次就先不与那些妖孽计较。喂,时候不早,咱们该回去了吧!还有几个人等着我们回去算账呢!”

    此话一出,朝闻仙使的目光不禁为之一寒,一股由衷的怨恨随即涌上眉头:“你放心,我才不会忘了那个罪魁祸首!”

    剑心侯回头望了一眼正常等待自己的同伴,于是对天阳老怪道:“这次误闯殒仙塚,实属歼人设计,并非我们几人的本意。吞舟侯已经回去禀告仙宗,我想那几个真凶应该已经被捉拿归案了。时候不早,我等不再找打扰老怪清净,就此别过。”

    天阳老怪点点头,不禁叹息道:“这一别应该就是永远了吧!”

    剑心侯颔首道“希望是。”

    “希望是……哈哈,对,但愿如此。”

    谈笑间,剑心侯身形一瞬,已然回到仇恶朝闻两位仙使眼前,又简单地交谈了几句之后,便一同化为流光,朝远方飞去。

    “走吧!说不定,我们还有再见一天!”

    看着天界三人离去之后,魔皇无存随即来到天阳老怪身边,俯身行礼道:“拜见天阳师尊。”

    天阳老尊微微点头道:“嗯,你就是夜魔的儿子?一人身兼两种神力,果然没有丢你爹的脸。怎么样,他最近还好吗?”

    魔皇无存脸色倏变,但随后连忙调整,回复道:“还……还好,只是我和家父向来不合,他的身体具体怎么样,晚辈也不知道。”

    “唉,其实你也不必太过惭愧,不孝似乎已经成为我们魔族的传统。我与我的父亲,天魔皇与他的孩子,哪一个又不是如此呢?或许你经历的事情还太少,有些事情还不懂得。当你到了我这种时候,便能体会自己生前的一些所为所为,是有多么混帐。不过,其中的真相还需要你自己去探寻,靠别人来提醒始终都不深刻,无法令你刻骨铭心。”

    魔皇无存迟疑了半晌,好似在思考着什么,过了许久才终于回神点头道:“多谢师尊提点,晚辈知道了。”

    交谈之余,黩黯已从后方走了过来,躺在他怀中的正是那名险些被天魔皇附身的魔灵。看着那具小小的身体,以及脸上稚嫩无邪的微笑,魔皇无存竟是首次动了恻隐之心。

    “如何,天魔皇彻底消失了,这下我们可以放心进行转生仪式了吧!”

    魔皇无存回头看了一眼天阳老怪,而天阳老怪却在看着前方的黩黯,双方似乎正在以神识交谈,所以没有开口。

    “还阳的机会如此难得,况且天阳师尊已经在殒仙塚里待了这么久,应该出去走走了。要不,这回的转生仪式,还是交给师尊吧?”

    “不行,这个绝对不行。”黩黯忽然斩钉截铁道。

    看着对方如此剧烈的反应,魔皇无存登时面露尴尬,而这时候天阳老怪也跟着说道:“黩黯说的没错,这个转生仪式只有你来才名正言顺。我已离开人间太久,早已对外面的世界陌生。虽说,我也虽有过离开这里的打算……”

    天阳老怪与黩黯相视一眼,接着道:“可……仔细想过之后,我觉得还是殒仙塚的生活比较适合我,至少这里没有阳间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活着的时候,我已操心太多,就让我死后少费些脑子吧!”

    听完天阳老怪如此一番诚意陈述之后,魔皇无存会心一笑,点头赞许道:“师尊,本来我对您还有些偏见,但现在看来是晚辈错过您了。”

    “好了,客道话少说,咱们还是快点做正事吧!”

    在黩黯的提醒之下,魔皇无存终于将目光重新落到那名孩子的身上,缓声道:“小家伙,不是我心狠手辣,而是这个世道本就如此残酷。要怪,就怪自己出生在这个乱世之中吧!”

    “事情办得怎么样?”

    “还好!依照书里的记载,我已将天魔皇收服。”

    “孩子呢?”

    “也按照你的意思,丢在了殒仙塚内。我想,现在魔皇无存应该正在准备转生还阳吧!”

    “呵呵,好好,真的是太好了。这家伙从小就与我作对,本以为借一死之事,可以令自己否极泰来,逆转乾坤。可惜的是,他忘记了那句话,姜还是老的辣。”

    殒仙塚内,魔灵眼中的疯狂之色陡然消失,一声惨烈的嘶吼登时破口而出:“为什么会这样!”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