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四章 魔之末日
    与精力充沛,状态巅峰的剑心侯三人相比起来,魔皇无存这边可以说是丝毫不占优势。后一方除了刚刚到场的天阳老怪,其余二人早已精疲力竭。而更加关键的是,天阳老怪与魔皇无存一样,都只是一道残魂而已,实力不及生前的三成。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的胜算几乎一点也没有。

    然而,不知为什么,从刚才开始,魔皇无存的战意便莫名地激增,黩黯看出了这一点,想要试探对方到底有何计谋,却一直没有机会开口。另一边,趁着精力十足的时候,天阳老怪、以其一人之力,直面天界三名高手,并以其匪夷所思的强大魔力,逼得三人连连败退。

    “魔阳迫西山!”

    刹那间,天阳老怪的双掌之中,忽然聚集起大团光芒,一声尖啸过后,光团顺势推出。剑心侯见此情形并未在意,以为那只是对方用来拖延时间的招式。可谁承想,光团甫一接近,体形与速度登时出现了大幅的提升,几息之间,巴掌大小的玩意儿居然长到半径两丈的规模,而这种膨胀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照之个势头下去,当其完全坠入大地之时,说不定真的会变成一枚真正的“娇阳”。

    “让我来,天身法,盘碾众生!”

    朝闻仙使豁然跃起,只见在那枚耀眼的光团周围,赫然出现了一座巨大的石盘,石盘转动,欲要将那上方的“魔阳”彻底碾碎。然而,石盘才运行了不到半轮,那道庞大的身形便再也前进不得了。

    “吱吱,咔!”

    伴随着一道崩裂声传出,天界三人一同看向天空,却愕然发现,遭到损毁的并不是天阳老怪的魔阳,而是朝闻召唤出的巨大石盘。无数碎石自空中飞射而下,为这片原本就已经满目疮痍的大地再添新伤。见此情形,剑心侯再也按捺不住,随即御剑飞出。

    “心剑,凌迟剑诀!”

    一念闪过,无数金光自其体内相继跳出,并幻化成一枚枚一尺来长的短剑,环绕在他身体四周,形成一个惊世骇俗的超级剑阵。当那剑阵之中的短剑数量达到相当规模的时候,剑心侯的眉心处忽然跃起一道幻影,与其原本面目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而那便是剑心侯的最强剑意。

    “杀!”

    在那道分身剑意的带领之下,剑阵之中所有的短剑立时倾巢飞出,哪怕是那枚大到夸张的魔阳与其相比起来,都不禁黯然失色。

    “砰砰砰砰砰~”

    爆炸轰鸣接连跃起,如同将黄豆撒入铁锅时的声音一样,密如稠雨。在那接连腾起的火光之中,剑心侯的脸上随即浮现出一抹冷酷的笑容。在他看来,不管是那枚光团还是后方的天阳老怪,都将在此招结束之后化为乌有。

    再看对面的天空之中,天阳老怪的脸色果然显然尤为严肃。不得不说,如今剑心侯所施展的凌迟剑诀,威力之大,气势之宏,已是他有生以来见过的最强剑式,不得不服。

    “那些短剑看似力量单薄,却内含世上独一无二的顶尖剑势。凭此,任何壁垒都无法承受如此之多的连环攻击。不过,别以为我天阳老怪就这点本事,我的魔阳要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般容易对付!”、

    思量间,天阳老怪忽然合十双手,两眼之中随即渗出淡淡凄然幽光,并且随之道:“阳诀,逆阳魔噬天!”

    话音一经出口,魔阳之上乍现起的大量火光陡然消失无踪,剑心侯心中一凛,却未停止剑阵攻势,更多更急更猛烈的短剑继续射向尘埃之中的魔阳本体,颇有一股不死不休的意思。

    “剑心,不要再浪费气力了,快看你的剑!”

    朝闻仙使高呼一声这后,剑心侯随即看向天空之中那枚本应化为灰烬的魔阳。销烟散尽,巨大的光团之上,赫然插立着无数残缺的利剑。他实在想不明白,本应施展全力,引爆自己的剑招为何会突然失效。

    “哈哈,不用想了,我刚才施展的逆阳魔噬天,乃是魔界数一数二的奇功,可以将周围的所有能量纳入体内。刚刚我便是使用这一招,将你剑上的所有力量全部吸收殆尽。对于我而言,你那毁天灭地的剑阵,只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而已。”

    “算了,让我来吧!”

    终于,仇恶仙使出手了。他动如雷,行如风,一招一式之中都蕴含着“快猛”之意,那枚漆黑的拳头之中也好似蕴藏在这世上最最神秘的可怕力量,能将目标立时轰成碎片。

    “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剑心侯心念一动,一枚巨型光剑登时横架在魔阳前方的不远处。同一时间,剩下的朝闻仙使也没能闲着,利用天身法所化的一道无形神力,猛然托起仇恶强悍的身躯,并像丢沙包一样,将其猛地掷飞出去。

    “仙法,义正拳!”

    当拳中的浩瀚力量破空而出之际,随即化为的气罡立即加持在那枚巨剑的剑柄处,并将剑身推动,一同撞向即将到来的魔阳之上。生死瞬间,天阳老怪瞳孔收缩,眼中的魔阳当即被一道凌厉剑光贯体而过。具象化之后的魔阳已经拥有真实的本体,现在被那道无坚不摧的剑气击破之后,越来越多的裂缝相继出现在魔阳的小型“星体”之上,在一声震耳欲聋的恐怖爆炸声中,后者登时化为漫天光辉,分作千万羽鳞,砰然散向四面八方。

    就在天阳老怪与天界三人奋力作战之时,魔皇无存与黩黯借机在一旁休息回气,以防备对方随可能到来的偷袭。这时候,黩黯偷偷瞄了对方一眼,不禁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计划没对我说,为何现在的你一点也不心急,你就这么相信天阳老怪的实力?”

    魔皇无存淡然一笑,随即摇头道:“当然不是。天阳老怪是魔界前辈,他已归墟许久,不能再让他受到牵连。眼下的事情,还要靠我们自己去办。”

    “可是……你我现在已经达到极限,就算拼尽最后的力气,也无法与这三位天界强者相比。难道,你还有其它办法?”

    “呵呵,你以为殒仙塚里就只有你们几个活人吗?”

    望着魔皇无存脸上愈发自信的笑容,黩黯的心头忽然传来一阵悸动,豁然回首,只见不远处的漩涡跟前,除了奄奄一息的天魔皇之外,居然多了一道杀气腾腾的人影。

    “难道……他是血河?”

    “哈哈,黩黯你现在才发觉他的存在吗?如此说来,这小子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匪夷所思的超然地步,若不是与他心脉相通,我也察觉不到他的到来。”

    在魔皇无存与黩黯的注视之中,血河魔君手上的那册诡异古书,忽然爆发出超乎想象的强大引力。于是乎,由五行元素聚集而成的漩涡核心,砰然崩裂,白光再次恢复成之前红,黄,绿,蓝,金五种颜色,并继续被收入到随风翻的书页之中。狂风之中,天魔皇放声咆哮,厉喝谩骂道:“你这个混蛋,你居然敢用群魔鉴来对付本皇,本皇才是群魔鉴的创造者!”

    血河魔君淡然一笑,抚了一下额前的灰白发丝,不以为然道:“是有如何?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道残魂而已,凭你现在的力量,又能拿我怎么样!”

    “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眼见自己好不容易构建起的新生身体,渐渐分解,化为飞烟,不断涌入到群魔鉴之中,天魔皇已愤怒到了极点,体内的磅礴魔气已然遍布四周,单是这份气势,便足以将一名普通的修行者轻易撕裂。然而身处其中的血河魔君却是无动于衷,丝毫对他造不成伤害。

    现在的血河魔君,乃方异时纳百川,又加上天命,三人融合之后进而诞生的空前强者,比起曾经融合了时间奇术的纳百川还要强大数倍。然而,完成了融合之后,用以维持时间奇术的两件绝世法宝,群魔鉴与昊天令也随之分离出来,这才落到血河魔君的手里。

    在短暂的融合过程之中,血河魔君窥得魔鉴奥秘,得知此书不但记载着魔界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武学秘籍,更是所有魔人乃至魔魂的最大克星。尤其是后者,一旦遇到魔鉴开启的情况,立即便会被其中渗出的无敌魔力吸入其中,成为魔鉴的一部分,永世不得解救。而现在,天魔皇便是在承受这一惨烈的过程。

    “天要亡我,天要亡我!我乃群魔之祖,怎能败在一个后辈手中。不,我不要,一定还有其它的办法。”

    命悬一线之间,天魔皇回身遥望,忽然一道娇小的身形进入到他的视野之中。渐渐地,前者的脸上浮现了一股夸张的疯狂之色,即将崩溃的身体也随之剧烈地抖动起来。

    “哈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本可以逃走,现在却因为魔力的吸引自行返回到这里,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天意。魔灵,成为我天魔皇一统天下的基石吧!”

    说音一落,天魔皇脸上的所有表情全部回归平静,眼中的空洞令人看着心中发悚。

    “嗯a?魂魄不见了,难道他已经……”

    随着天魔皇最后看去的方向,血河魔君豁然在那即将崩溃的地面之上发现了一名孩童,片刻之后他便意识到事情来龙去脉。

    “这种时候还想附身在容器之上吗?简直妄想!”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