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三章 致胜之书
    天魔皇冲冠一怒,威力自然非比寻常。因为不具备肉shen的缘故,无法发挥真正力量。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竟突发奇想,以殒仙塚的五行元素为基础,给自己制造一副临时的身体,作为魂魄的容器,以来发挥体内的恐怖力量。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天阳老怪从远处赶来,一眼便已瞧出天魔皇的心思,连忙急声警告。然而,那道旋涡的力量属实太过强大,不时便已将五行元素积蓄至饱含状态,眼见旋涡之中那道灿烂的白光越发耀眼,魔皇无存终于有所行动。

    “事已至此,无论如何我也要放手一试。天魔皇,准备接受我最凌厉的攻势吧!”

    一念自脑海之中闪过,魔皇无存进而跃入到天空之中,一手操纵化无之力,一手掌握凋零之力。两股相似却截然不同的毁灭力量,在此刻化为一黑一白两柄光剑,赫然悬念在他的掌心之中。眼见前方空间之中,天魔皇所化鬼脸的肆意笑容,魔皇无存深呼了一口气,紧接着身化流光一缕,径直射向旋涡中心。

    “哈哈,本皇功体即将大成,凭你也敢出手阻挠?死!”

    在天魔皇沙哑阴沉的声音笼罩之下,原本融入旋涡之中的其中一道红色,也是火之元素的急流,忽然转身扑向魔皇无存。一时间,无法忍受的恐怖热浪扑天盖地地席卷而来,此刻的后者甚至可以嗅到一股微微的焦糊感。

    “化无,上!”

    白光一晃,饱含化无之力的光剑一跃而起,几番转动之后身形立即扩大数以百倍,进而成为一柄横立天地的神圣之剑,轰然劈向那股前来的红光。双方交并,大片的火光自那中心处飞溅而出。而化无之力似乎是那道红光的天生克星,顷刻间便已将其斩成两断,并以无所不灭的至强力量,将那天魔皇的得意之作化为飞灰无数。

    “接招!”

    “砰!”

    在成功斩落红光火之元素之后,魔皇乘盛追击,剩下的一柄凋零光剑,当即刺向旋涡中心处。眼见前者目的即将达成之际,旋涡内部忽然探出一只白皙稚嫩的手臂,不快不慢,刚好握住了那柄无坚不摧的黑剑。

    “你!”

    在魔皇无存的惊讶目光之中,年轻的面容缓缓自那条手臂后方探出,前者无法相信,刚刚还是白发苍苍模样的天魔皇,转眼之间竟已变成如今这般青春,充满活力的样子,实在令人难以接受。而看到魔皇无存的神态之后,天魔皇当即诡笑一声,开口道:“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对本皇现在的模样感到十分意外?不要惊奇,说到底,任何一具身体也逃不过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只要将他们按照一定的顺序排列重组,便能轻而易举地创造出全新的身体。”

    面对此等匪夷所思的一幕,魔皇无存并没有惊惶失措,犀利的目光陡然落在对方身体与漩涡的交汇处。从那丝丝相连的众多经脉来看,天魔皇口中的全新身体还未完全长成。而令他更加笃定的是,既然天魔皇可以自由制造躯壳,却不愿附身在上面,这里面一定有他不知道的隐情。

    想到这里,魔皇无存再次发力,被天魔皇所握的黑剑凋零登时挣扎束缚,重获自由。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上再次聚集起一枚化无光剑,二者随即合而为一,两柄剑身顺势交织在一起,形成一柄黑白相间的全新杀器。天魔皇见此情形,眉头不由得为之一皱,刚刚诞生的身体似乎承受不了对方的力量,于是便心生退怯之意。

    可是,机会难得!魔皇无存明白,如果错过这一时机,天魔皇将会功体大成,到时别说是他就算集合全魔界之力,也未免能够将他击败。更何况,现在他的灵魂之中,灵气已然到了枯竭的边缘,基是再继续耽搁下去的话,死的定是自己。想到这里,他不禁将心一横,手中利剑破空而出,再次斩向天魔皇的面门。

    “哼哼,凭你的剑术造诣,是杀不了本皇的。”

    说着,天魔皇举起那条仅有手臂,迎向那枚即将斩下的剑锋。然而,就在手掌即将接触到那柄可怕利剑的瞬间,后者忽而诡异地跳动了一下,掠过他的手指,切着他的头顶扫出,当即劈向天魔皇与漩涡的连接位置。一时间,天魔皇面色狰狞,忧怨占据了整张脸庞,恶毒,痛恨,随即袭上他的念头。

    “想杀本皇,没那么容易!”

    “噌!”

    一道撕裂声忽然自漩涡之中再次传出,待魔皇无存定睛之际,另一只修长的手臂已然钳住他的灵魂,自掌心中传来莫名引力,不断吸食着魂魄之中所剩无几的灵气,再这么下去,他便真的要魂飞魄散了。

    “该死,难道我无存今天真的要不复存在?”

    “别担心,还有我!”

    语声如天籁一般,自下而上传到魔皇无存的耳中,随着一道黑芒破开那条扼住自己的手臂,进而刺向远方,魔皇无存的脸上立时浮现出一股强烈的兴奋:“黩黯,你终于出手了。”

    不只是魔皇无存,就连天魔皇也没有想到,那个被自己废去双眼,一度身处生死边缘的黩黯居然会起死回生,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轻松削去他的一条手臂。这一切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天魔皇没有丝毫思想准备。而这时候,黩黯也随着二人,飞入到半空之中,面带微笑道:“无存,你可欠我一条性命啊!”

    魔皇无存点头道:“好,这笔账你且先记下,待日后有机会,我一定偿还给你。”

    “哈哈,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先把这个家伙解决才是硬道理!”

    “我也是这么想的。”

    话音一落,魔皇无存的黑白光剑已然没入天魔皇与漩涡的交融之处。大片的黑水自创口之中砰然迸溅,飞入空中,融入大地,同样也跳到了魔皇无存的身上,留下一个个黑色的污点。

    “成了!”魔皇无存神情激动道。

    “混账东西!”

    利剑入体,其中痛苦只有中招的天魔皇方能体会。情急之下,他将身上所有力量全部聚集在右手之上,并将其全部轰入到对方的后心之中。“轰”的一声闷响,魔皇无存化为一团火团,颓然跌落在地。而这时候,见到前者不幸中招的黩黯登时杀气腾腾,看他身后,一条条经脉所通往的另一端,深渊内的巨大黑心,攸然发动攻击。数以万计的漫天鬼爪,一同抓向天魔皇以及漩涡四周的五行元素。

    “呲呲呲呲呲~”

    掠夺开始,天魔皇才“铸”好的功体,登时被那众多黑手撕成碎片,并将纷纷拉回到黑心之中,吞噬消化。而漩涡因为缺少用来借给能量的五行元素,也随之渐渐失势,引力也变得越来越小。不时,漩涡中心的黑域开始慢慢显出裂缝,而且数量越发增多。与此同时,基中的天魔皇因为失去力量登时喷出大口浓郁灵气,是魂魄遭遇重创的迹象。

    “你这个该死的老家伙,生前为魔界制造了那么多的麻烦,以至于在你死后的数百年之中,你的两个儿子为了争夺皇位,一直厮斗不休,几乎令魔界毁于一旦。到了殒仙塚,没想到你依然不安分,妄图抢夺魔皇无存的魔灵,借此转世为人,行为之恶劣,简直令人发指。不忠不义之徒,有什么资格继续待在这里,向整个世界告别吧!”

    “朝闻救我!”

    就在黩黯即将对天魔皇发动致命一击的时候,朝闻仙使再次施展天身法,控制周围空间对其前者发起强大攻势。空间步步崩裂,凡是黩黯路过的地方,全都化为了废墟。黩黯就算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无法应对空间崩塌所产生的恐怖焚风。于是乎,他翻身跳离天魔皇的近身,暂且自保。趁此机会,剑心侯与仇恶仙使也回到天魔皇的身边,防止对方再次对后者不利。

    “对,没错,守在这里。用不了多久,本皇便能重新聚气,恢复功体。到时,他们一个也跑不了!”

    仇恶,朝闻,剑心侯,这三位放在当世足称霸一方的超级强者,强强连手,以黩黯如今的状态,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眼见到手的胜利马上就要从指缝间溜走,两只强有力的手掌忽然落在他的左右两肩之上。

    “不用担心,你并不是孤身一人。”

    刹那间,黩黯脸上的阴沉之状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欣慰的笑容,令其重回巅峰之势:“嗯,我知道了,无存,老怪!”

    双方六人,相视一眼,立即倾巢而出。雷鸣风啸,急光电闪,登时出现在这片已经伤痕累累的空间之中,久久不能平息。身负重伤的天魔皇借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刚要脱离漩涡,先行离去。可谁知道,一道伟岸的身影忽然降临在他的面前,他手上的那本古老典籍,竟令他的目光之中,出现了大片的恐惧。

    “群……群魔鉴,怎么会在你的手上?莫非……”

    “呵呵,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血河,是现在魔界的新魔皇。”

    “啊!”

    “嗖”的一声,怪风自那书页之中骤然吹出,天魔皇神色黯然,身上光洁时紧致的皮肤,立即变成的老树皮般的丑陋模样……平步仙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