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二章 生死共步
    ..,

    天魔力不只可以操控生灵的内心,使之成为自己的忠实奴仆,更可以令那些不具备神识的死物为己所用,这才出现了魔皇无存所见的这一幕。

    眼下,空间之中的一草一木皆已成为他的敌人,无数双凌厉的目光正在窥视着自己,似要将其撕成碎片。

    狂风之中,天魔皇昂然大笑,身形随即飞入到半空之中,御虚而立,面向下方道:“好言相劝你不听,现在你们两个就一同消失吧!给本皇上!”

    命令甫一发出,殒仙塚内的大片物体飞速向魔皇无存聚拢。这时候,一棵棵粗壮的大树,竟变作满面怒相的恶煞,挥舞着由树桠构成的鬼爪,拼命向他猛攻过来。

    “哼,雕虫小技,化无!”

    一言说罢,只见自那魔皇无存的指间处,忽然跃起一道晶莹的亮光。那道亮光摇身一变,化成一枚指甲大小的“精灵”,灵活地飞到半空之中,进而落到最为靠近的一棵“树魔”身上。后者还未回神,忽然间它的树皮以及树叶开始迅速凋零,刚一脱离树干,便相继化为灰烬。

    “嗷~”

    一声惨叫过后,被那光点附身的“树魔”登时生机全无,消失无踪。紧接着,前者再次舞动身形,又跳到另一只“树魔”之上,相同的一幕再次发生,在那散漫的尘埃之中,刚刚赶到的众多石人一同出手,欲要抢先一步,夺取魔皇无存的性命。然而,他对此似乎早有准备,灵活的双手突然在空中点拔数次,一枚枚耀眼的光团相继自指甲溜出,并射向前来的石人方向。“砰砰砰”数声爆炸之后,空间已被破碎的沙砾染成了土黄色,仿佛那就是石人们的血液一样,久久不能消退。

    “呼~”

    一声风啸自魔皇无存的耳边急促闪过,再次回神之时,他已发觉自己的灵魂已被那股风力撕开了一个缺口,好在随之涌现的灵气及时修复了它,并使其恢复到完整模样。可是,如今的他却是丝毫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现在面前的,竟是一群看不见的狡猾敌人。刚刚的风啸声,就是他们发出的。

    “嗖~”又是一声急鸣,这回魔皇无存猛然察觉到一股强大的劲道忽而击中自己的心门,一股强烈的压抑感立即袭上全身,张口喷出一道宝贵灵气。好在,急中生智的他立即拉住那名隐藏在无形之中的敌人手臂,强忍着身体的不适,轻吐一言道:“凋零!”

    “砰”的一声闷响,自魔皇无存的身前忽然跃起一道微弱的火光,紧接着数根羽毛自虚空之中缓缓飘出,一颗生命就此殒落。

    然而,成功击杀偷袭自己敌人的魔皇无存,脸色依然异常阴沉,只是因为刚刚被他消灭的,只不是天魔皇魔力附体的“大军”之中,极少的一部分。抬眼望去,越来越多的敌人正在向他聚拢。他们之中,有翻滚的石块,有破裂的墓碑,甚至还有无腿自行的陈旧棺椁。它们本应该待在自己的位置处,安然度过本属于它们的一生,但如今却因为天魔皇的魔力召唤,纷纷加入到了围剿魔皇无存以及黩黯的惨烈大战之中,实在是身不由己。而就在这个时候,迟迟没有动手的剑心侯等人也终于有了动静。

    眉间金光一闪,是剑心侯最为得意的心睑化形一式。在众多“友军”的掩护之下,心剑气势尤盛,自如穿行在众生之间,如入无人之境。它的攻击角度之刁钻,来势之汹涌,实属世间罕见。哪怕是魔界的主宰魔皇无存也不禁为之心中大骇,全阵以待,不敢有丝毫怠慢。

    “化!”

    魔皇无存瞧准时机,陡然出手。然而那道心剑晨读过灵活,以前者的身手根本捕捉不到。一时间,只见那心剑摇身一变,竟成了一条丝绻,不但躲过了魔皇无存的攻击,还趁势在其手腕处轻轻一转,于是乎那道蕴含着化无之力的杀掌就这么齐腕而断,得逞之后的心剑再次露出凶恶的面目,又变回到之前笔挺坚韧的模样,直刺对方心门。

    心剑刺心门,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喝!”

    剑心侯的心剑委实难缠,危难之间魔皇无存怒斥一声,依靠体内的强大热气场,将那身前的心剑,生生震飞出去。受坐的心剑并未坠地,而是整装再发。而这个时候,天魔皇的魔力大军已然包围了魔皇无存的所有去路,欲要将其围杀至此。电光火石之间,一声巨响传来,众人所站在的大地之中,再次传来异样颤动。

    “无存,闪开!”

    是黩黯,居然是失去双目身受重伤的黩黯。当魔皇无存腾空跃起,回望后方之时,黩黯的脚下不知什么时候竟已积聚起一大片黑色的阴影。阴影如同一只拥有着无数臂腕的妖怪一样,将魔爪伸向四面八方,天空地下,这才引得空间之中发生那般剧烈的异变,侃得魔力大军包括天魔皇为之一滞。

    “既然拼命,那我黩黯就和你们奉陪到底!”

    “轰隆”一声巨响,众人倏尔觉得自己脚下的大地如同即将倾覆一般,整个地面都随之斜向一侧。由于失去平衡,众人立时乱作一团,有的直接相撞在一起,化为阵阵黄土。眼见黩黯一招之下便已重伤自己的精心“杰作”,天魔皇心中万分愤慨,微现血丝的魔瞳之中,放射出死亡般的光彩。

    “仇恶,给本皇杀了他!”

    本来,在之前的战斗之中,仇恶仙使已被天魔皇断去一膀一腿,成了废人。而在最后的阻击之中,他甚至不不惜自断经脉,封锁体内的仙气,以来换取短暂的强大力量。可如今,在天魔皇的“恩泽”之下,仇恶仙使不但恢复了生机,断去了的手臂也被替换成了强壮有力的魔躯,威力大胜从前。如此一来,现在的他修为非但没有减弱,实力还出现了大幅激增,应付起来更加棘手。更要命的是,黩黯失去双目,无法了解眼下的具体情况,而魔皇无存因为被魔力大军所绊,一时间抽不出身。就这样,仇恶仙使的夺命杀掌正中黩黯的胸口,刹那间,后者仿佛听到了自己破碎的声音。

    “噗!”

    重掌之下,黩黯虚弱的身体登时向后栽倒下去。天魔皇面露狂色,刚要狂笑,可是随之而来的惊变让他立即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这……这小子到底做了什么!”

    再次望向前方,但见倒地的黩黯周身,竟是与那脚下的奇怪阴影通过无数的黑色丝线所连接。伴随着每一次心脏的搏动,黑影都会向大地之中传入一阵诡异的颤动。片刻之后,忽然间意识到了什么的天魔皇赫然看向自己的脚下,谁知原本坚固的地面竟是轰然崩溃,万千残影在那一根根黑线的牵动之下,自那深渊之中相继窜出,欲要将它们面前的一切事物全部拖入到绝望的黑色之中。

    “呵呵,秘法,黑心世界!”

    如黩黯所说,那股隐藏在深坑之中的漆黑东西,就如同一枚贪婪的心脏一样,不断将周围的事物拉入到自己那永不知足的巨口之中。于是乎,由天魔皇召唤而来的魔力大军,立时变成了这颗黑心世界的食物。前者,眼看着自己的心血就这么被消灭殆尽,由衷的愤怒化为一记毁天灭地的能量,轰然掠向远方的黩黯。

    “消失吧!”

    “没那么容易,化无!”

    因为魔力大军大量消耗,借此机会脱身的魔皇无存首先想到的便是黩黯的安危。眼见那道象征死亡的光芒径直罩向地面一动不动的黩黯,前者登时不顾一切地冲向前方,并使出体内全部力量,摧动化无之力,使之迎上那道毁灭之光。

    “嗡~”

    “啊~”

    两波旗鼓相当的能量撞击在一起,随之产生的毁灭力量自是惊世骇俗,甚至将那殒仙塚所在的大陆当即一分为二,劈成两断,安葬于此的亡者尸骨自地下掘出,哗啦一下全部撒向天空之中,并将随之产生的气浪挫骨扬灰,当真是惨烈至极。

    “你们,你们这些不孝子孙,居然胆敢忤逆本皇,本皇要将你们全部碎尸万段!”

    “呼”的一道急风掠过,殒仙塚所处的空间登时安静下来。还未从刚才的冲击之中缓过来的魔皇无存,刚要看向前方,一股血脉喷张的莫名激动随即涌上心头。

    “这……这怎么回事,我的体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哈哈哈哈哈!你们都得死,都得死!”

    此刻,躺在地上的黩黯使尽全身的所有力气,拱起身子看向前方,只见在那濒临解体的空间之中,竟是出现了一道巨大的漩涡。红的火,黄的土,绿的木,蓝的水,金的光,各自汇聚成一道湍流,源源不断地涌向那枚漩涡之中。而在乱象的后方,一张狰狞的面孔正在肆意狂笑,中以震撼古今诸界的巨型魔身缓缓浮出虚空,赫然呈现在二人的跟前。

    “这……这是真的吗?”

    “不要被他现在的模样吓倒,趁其魔体未成,快快破除他的魔心!”

    随着声音向后望去,魔皇无存与那黩黯脸上皆是又惊又喜,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来者天正是曾经的老魔皇,天阳老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