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来自远古的恐怖魔力
    忠义不屈的象征,剑心侯与仇恶、朝闻仙使三人,如今居然站到了天魔皇的一边,眼中流露出异样的光彩,深邃的眼眸之中暗含阴森气息,如同一枚枚无底的黑洞。

    “他……他们怎么会在这里,难道天界的人也敢觊觎我魔界圣地?”

    天魔皇冷冷一笑,随即道:“他们当然不会愚蠢到自取灭亡。本皇只不过稍加手段,便将他们三人哄骗至此,这才落入本皇的掌控之中。”

    如天魔皇所说,三人身上的神圣气息已经全然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由衷的凶戾魔气,哪怕是黩黯见了心中也是极为不安。作为天界之中的数一数二超级强者,三人的进入无疑是为魔界再添得力干将,哪怕是与白界发生正面冲突,亦能有一较之力。可不知怎了,如今的黩黯心中竟是升起一丝隐约的恐惧感,他总觉得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

    就在天魔皇与黩黯交谈之际,那名破盒而出的魔灵忽然摇身一变,化为黑风一股,径直逃向远方。黩黯心头一惊,刚要上前追赶,谁知一脸淡然的天魔皇却是摇头道:“不用,让他们去追吧!”

    果不其然,天魔皇话音刚落,三名天界高手登时飞射出去,身形比起疾箭快矢,还要凌厉数分,眨眼之间已追至魔灵身后。然而,求生**异常强烈的魔灵,心知自己再待下去只有消失的份儿,眼见追兵来至,他登时施展出诡异的身法,那具小小的身躯竟在虚空之中闪烁数次,不时便又再次拉开双方距离,眼看就要逃离处众人的视线。刹那间,朝闻仙使眼中金光一现,自天地相接的位置处,忽然落下一堵金灿灿的屏障,赫然挡住魔灵前方的去路。

    魔灵受阻仍不甘心,以其娇小的身体,不断撞击着面前那道山一般的“气墙”,“砰砰砰”数次之后,他的头上已然渗出鲜血,却仍然没有停下的意思。而这时候,朝闻仙使再施仙术,两只硕大的手掌立时自气墙之中迅速探出,一左一右将那魔灵牢牢攥在手心之中。

    “朝闻,身法自然!”

    作为四大仙使之一,朝闻除了拥有过人的绝世修为之外,还自天道之中领悟了“天身法”,可以将自己的意识,仙体,乃至招式融入到虚空之中,使得面前的空间暂时成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达到“无所不能”的超然地步。原来,天魔皇不只是单单控制了三人的意识,甚至还可以令他们施展出本身的看家本领,实在难得。而在“天身法”的威力之下,魔灵挣扎了几次之后,终于放弃,精神也随之萎靡下来。

    “呵呵,没想到那个小家伙居然还有如此能耐,若不是有朝闻仙使在场,恐怕还真不容易制住他。”

    听了天魔皇的话,黩黯再次看向对方的脸庞,并且稍显忌惮道:“可……您真的要重要这三个人吗?他们毕竟是天界旧部,而且修为之高,不是那么容易掌控的。万一哪天令他们得了机会叛变魔界,那我们岂不是要被打个措手不及?”

    关于黩黯的担虑,天魔皇似乎早有预料,于是微笑道:“你以为本皇做事会如此草率吗?没有十足的把握,本皇也不会贸然将外族人纳入到魔界之中。”

    说话间,他看了一眼远处的剑心侯,后者立即心领神会,随即瞬身来到三人的面前,背对着他们,并将上身的衣衫褪去,露出其中精壮的健美身材。而就在后脊正中心的位置处,赫然画着一只紫底白点的巨大八脚蜘蛛,一见此物,黩黯立即尖叫道:“这难道是魔界灭绝已久的天毒蛛?”

    “呵呵,没错,正是天毒蛛。有它们在,这些人就绝不敢背叛本皇。否则,一旦天毒蛛发作,他们三人将会受到万虫蚀体的剧痛,别说是尸首,就连骨头也不剩。”

    天毒蛛的厉害,黩黯早就有所耳闻。但如今亲眼见到这种可怕毒物,黩黯的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担心,生怕毒蛛的毒性会牵连到自己的身上。想到这里,他特意向后退了几步,然后才道:“天魔皇,你不会也想对我使用此物吧?”

    此话一经出口,天魔皇登时大笑数声,接着脸色倏变,沉声道:“本皇就是喜欢与聪明人说话,这样能省不少气力。”

    黩黯回头望了一眼脸色煞白的魔皇无存,从后者的表现来看,对方已经和天界三名高手一样,被天魔皇下了蛛蛊,所以才会如此毕恭毕敬。回想魔皇无存之前的种种表现,黩黯这才恍然,怪不得对方看到自己会那么不情愿,原来真相在这里。

    “可是……如果我不接受呢?”黩黯忽然道。

    “不接受?”

    显然,天魔皇没有想到面前的这个晚辈会说出这样违背自己意愿的话。要知道,他可是高高在上的天魔皇,魔界的天创者,在魔族之中,无人敢质疑他的命令,更加没人有胆量如此公然地拒绝自己。好在,天魔皇是一位惜才的君主,稍事缓和之后,他强撑着笑容,尽量压低声音道:“你放心,只要你一心跟着本皇,不做有违君臣之道的事情,天毒蛛就绝不会发作,而你也会健健康康地活下去,绝不会有事。”

    黩黯冷笑道:“凭天魔皇大人的实力,就算黩黯有叛乱之举,也能轻易将我镇压绞杀的吧?既然如此,又何苦画蛇添足,施加这一限制。难道,您就这么不相信我,还是说您不相信自己的实力?”

    “你,我居然敢和本皇如此说话!”

    意识到天魔皇即将发怒的魔皇无存连忙上前,劝说道:“魔皇息怒,黩黯也只是一时糊涂,所以才会说出那样不脑子的话。黩黯,还不快点向魔皇赔罪。”

    黩黯一脸不以为然的模样道:“我有什么罪,为什么要向他低头。他给天界的人设下毒蛊尚且可以理解,但我与你对魔界明明都是忠心耿耿,为什么要遭受外族人的待遇?我不服!”

    “好家伙,既然话又说到这个份儿上,我看你是敬酒不是吃吃罚酒。听说你也曾是魔皇之一,只是后来退位让贤了。也好,就让本皇看看,本皇不在的这段时间,魔界之中究竟出了多少能人异士。”

    “砰!”

    一念闪过,黩黯所在的空间轰然坍塌崩溃,被压缩成一张平面。而位于其中的黩黯则是化为缕缕黑气,趁机逃离出来。

    “哦?这样没杀死你,果然有些手段。不过,别以为这样就能幸存下来。接招!”

    与朝闻仙使的“天身法”不同,待在殒仙塚数万年之久的天魔皇,早已将这里的每寸土地,每缕空气全部研究透彻,并使之化为自己的忠实部下。刚刚的空间坍塌,完全是它自己的主动意识,无需耗费天魔皇的丝毫力量。而且如此一来,所有的攻击都会变得异常高效,若不是黩黯反应及时,早已魂归天际。

    然而,被天魔皇盯上的目标,下场往往都会异常凄惨。才刚刚经历了生死劫难的黩黯刚要恢复真身,谁承想一道只强壮有力的手掌忽然握持在他的脚踝之上,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挣脱对方的束缚。

    “这……这是什么!”

    “砰!”

    思绪未完,一股强大力量忽然自那大地之中破土地而出,黩黯躲闪不及,刚好被撞了个正着,身体登时倒飞出去。不远处,魔皇无存眼睁睁地看自己的“臂膀”遭此劫难,却无能为力。悔恨之下,他的双手紧紧攥起,尖锐的指甲深深地扣入到掌心之中。

    坠地之后的黩黯连忙起身,顾不上检查身上的伤情,他便随即看向前方的地面之上,那只突然出现的手掌。他想搞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打伤自己之后,那只手臂竟是自行缩回到土壤之中,就连之前在地上破开的缺口也一起消失不见,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不知为何,如今的黩黯竟然感觉到一股诡异的阴森感。他总觉得这里,有无双数犀利的目光正在凝视着自己。

    “堂堂群魔之首,居然使出如此下三滥的招式。有本事,你与我直面对决。”

    天魔皇冷笑一声,淡然道:“也好,虽然现在的本皇只是一道魂魄,不过对付你也是绰绰有余,看好了,千万不要眨眼!”

    “呲!”

    那是一道何等迅急的指风,当黩黯意识到天魔皇已然出招之际,他的双眼竟在同时感觉到一股针扎般的刺痛,紧接着他的眼前骤然阴沉下来,光芒也在此渐渐消失。

    “我……我的眼睛!”

    看着黩黯眼含血泪的样子,天魔皇终于心满意足地点了点头,进而微笑道:“杀了你未免太过可惜。但作为违背本皇意愿的惩罚,你的双目本皇就替你收下了。”

    说着,魔皇手掌翻开,一双浑圆的眼珠赫然躺在掌心之上,其上的经脉血管还会不时地跳动几下,目中的神光,依然充满了黩黯之前对于天魔皇超强身手的惊恐之状。

    “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