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 魔爪毕露
    黩黯带着魔皇无存的“希望”一步步朝他走来,然而此刻的他非但没有半丝欢喜之色,脸上却是愁云满志。旁边的灰衣人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于是淡然道:

    “不要那么沮丧。你放心,等本皇回到人间,定会将你未完的遗愿进行下去,直到清除外敌,统一天下。相信我,我可是天魔皇啊!”

    “可是……”

    魔皇无存欲言又止,他不是不想说下去,只是因为看到了那方脸上那副慈爱的笑容,实在不想打破了这里温馨的气氛。更何况,凭自己的力量,根本就不是天魔皇的对手,成一打起来,非但是自己,就连黩黯也要命丧当场。

    这就是他不希望对方到来的原因。因为之后的复活仪式注定要成为天魔皇重回阳间的第一步,亦是最重要的一步。

    魔皇无存见到黩黯的时候,黩黯同样也发现了他。只是看到对方那副莫名的苦涩表情之时,他的心中竟是升起一股不祥预感,心跳也随之砰砰加速起来。

    “无存,你在这里等候多时了吧!”

    这是黩黯只在私下里才会说出的称呼,平时他都是以“魔皇”相称,以示尊敬。可就在他准备继续向前之际,旁边的灰衣人忽然掠入到他的眼帘之中,片刻地迟疑之后他豁然发现,自己心中的那股莫名恐惧感正是来源于此人。稍稍镇定之后,他终于鼓起勇气,进而对魔皇无存询问道:“不是说好只有我们两个人见面的吗?他是谁?”

    说着,黩黯看向灰衣人,而灰衣人也在看着他,一脸微笑道:“呵呵,你不认识我也是情理之中。不过我要告诉你的是,你手中的魔灵,将会成为本皇的转生容器。”

    “本皇?你是谁?难道你也是曾经的魔皇之一?”

    魔皇无存道:“没错,他就是魔界历史上的首位王者,天魔皇。”

    “啊!怎么会这样,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意识到大事不妙的黩黩刚要后退,谁知一股强大的气障已然降临在他的身后,并挡住去路,使其无处可躲。

    天魔皇的可怕之处,他虽未曾亲眼见过,但只凭前辈对此人描述,黩黯就能想象得到,那是一位何等残暴,恐怖的皇者。不过话又说回来,能令当时混沌一般的魔界合而归一,归于一人之手,可见天魔皇的实力之强,手腕之硬,不敢说是后无来者,但前无古人还是称得上的。电光火石之间,黩黯与魔皇无存对视一眼,希望能从对方的身上得到应对眼下局势的答案。可不知怎么了,现在的魔皇无存竟是出奇地淡定,仿佛眼前发生的一切都已与他毫无关联。他低着头,像一个羞涩的小男孩,不敢抬头看一眼。直到这时黩黯才终于意识到,眼下的情况是有多么糟糕。

    “黩黯是吧!事不疑迟,听说人间忽然出现了一大批绝顶高手,正在残害人间诸多高手,欲要重创人魔势力。快点让我返回阳间,只有我才有机会阻止白界主的疯狂行为。”

    说着,天魔皇向黩黯伸出手掌,而后者却愈发抱紧手里的木盒,微微摇头道:“不行,这是无存的东西,不能给你。”

    “黩黯!”

    高叫的是魔皇无存,他不敢相信,在这种性命攸关的时候,对方竟会说出如此轻率的话。黩黯的举动无疑是在挑衅天魔皇的威严与耐性。只要有丝毫不满,后者便会立即对其发动致伤攻势,灭杀黩黯于弹指之间,易如反掌。在事情变得失控之前,魔皇无存连忙插嘴道:

    “黩黯,你在说什么胡话!现在天魔皇在此,还有我无存什么事。只有天魔皇大人出手,天下就再也没有人是我们魔界的对手。管他是什么白界主黑界主,统统都要臣服在我们的脚下。”

    魔皇无存本以为经过自己的这番“粉饰”之后,天魔皇能稍稍平静下来。可谁承想,就在话音停下的瞬间,他居然看向魔皇无存的位置,进而声音冷酷道:“无存,你不是担心我会对自己人动手吧?”

    魔皇心中骇然,连忙摇头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天魔皇您误会了。”

    “误会?你是在质疑本皇的判断?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将本皇的话放在眼里。”

    就这样,一片好心的魔皇无存竟被天魔皇逼得哑口无言,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的他,只能强颜欢笑,以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哼,难怪你会将魔界引至如今这般田地,一点应有的霸气都没有,何德何能带领魔界众生。看来,这次让本皇替你还阳果真是明智之举。你说是吧,黩黯?”

    黩黯还未从之前的震撼之中缓过神来,当他注意到天魔皇正在对自己问话之际,对方竟已将那双刀子般的眼睛架在自己的身上,然后上上下下搜刮了好一通,这才道:“你又有异意?”

    “没有。”

    “啪”的一声脆响,黩黯的脸上登时浮现出一枚清晰的巴掌印。天魔皇居然当着无存的面,给了黩黯一记响亮的耳光。不说其中的痛楚,单是这一掌对他造成的心灵创伤,便足以令他抛弃一切,立即与这名混世魔头决一死战。可就在准备动手的时候,对面的魔皇无存却是微微地摇了摇头,示意他千万不要轻举妄动。

    “嘿嘿,大丈夫能屈能伸,不错不错,挨了我那么响一巴掌,居然也不生气发火。好,本皇欣赏你的隐忍。怎么样,以后跟着我,愿意不愿意?只要你听话,本皇保证你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黩黯看了魔皇无存的一眼,却发现对方正在向自己一个劲地眨眼眼,恨不得将自己的睫毛全部挤掉。虽然不知对方心中的计划,但事已至此,他也没有什么更好的选择,只能yid 喝道:“多谢天魔皇提拔。”

    “哈哈,别叫我天魔皇,我还是喜欢魔皇这个称呼。毕竟,那才是为我量身定做的。”

    “魔……魔皇……”黩黯颤颤巍巍地轻声道。

    “哈哈哈,本皇好是喜欢你现在的样子。快,本皇已经等不及了,把魔灵拿出来!”

    目光扫过木盒,盒上雕刻着神秘咒文的奇怪形花纹忽然红光一闪,紧接着木盒整个砰然乍开,一道快影顺势从中狂喷而出。

    “憋死我了,憋死我了!”

    顺着声音,三人一同看向不远处的地面之上,一个不过膝盖高矮的“小魔人”,赫然出现在他们的眼前。若是让别人发现万万也想不到,这个孩子便是掌握令魔皇起死回生的关键所在。

    “好水灵的孩子!”黩黯不禁破口而出道。

    说话间,魔灵居然将头扭向黩黯的方向,口中含糊道:“娘……娘,娘……”

    听到这般令人尴尬的称呼,黩黯登时面红耳赤,强压怒火,咬牙切齿地对那孩子道:“别瞎喊,谁是你娘。”

    “爹……爹……”

    眼见这孩子改口竟是如此之快,包括黩黯在内的三人总算明白,这名所谓的魔灵,实际上是一道心智未曾成熟的“傻子”。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他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魔灵。

    位于殒仙塚内的亡灵,若想重返阳间,除了要保证自己的三魂七魄全部健在之外,还需要一具承载魂魄的肉shen,也就是之前天魔皇所说的容器。

    但如果容器之中另有灵魂的话,在注入其它魂魄并与肉shen完全融合之间,将会遭遇强大的阻碍,严重地甚至还会使得转生失败。而想要试纸这种情况的发生,唯有一种方法,那就是令容器的灵魂极其弱小,弱小到无力还击的地步。而孩童的魂魄刚好可以满足这一点,所以魔灵才会以这种幼稚的形象出现。

    望着那个即将被自己附身占据的身体,天魔皇迟疑了半晌之后,终于忍不住道:“这就是所谓的魔灵,为何形象上与本皇意识当中的出入如此之大?若是被人发现本皇要靠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生存,岂不是被笑掉大牙?”

    魔皇无存心中狂喜,随即连忙道:“就是就是。以天魔皇大人您的地位与实力,这种货色如何配得上您那高贵的灵魂。我看这样吧!孩子先归我,待我返回人间,定会找个更加合适的容器,抱回来孝敬您老人家,如何?”

    天魔皇摩挲着下巴,摆出一副思考的架势,深思了一会儿,而后才略有所思道:“你说的也不是不行,可惜的是……”

    “可惜什么!”

    “轰隆!”

    旁边,黩黯已然呆若木鸡,只见天魔皇的右腿,猛猛踩踏在魔皇无存的后背之上,并将其狠狠地压在地上,使其那张俊白的脸庞,登时污秽不堪,岂是一个狡猾了得?

    “可是,本皇无法相信你啊!万一你得到容器离开殃仙塚,再也不回来,那本皇岂不是只能与他们三人玩耍嬉戏?快,你们出来!”

    天魔皇冰冷目光扫过身后的山坡,在那山丘的最高点,三道不同寻常的人影同时出现。三人甫一现身,魔皇无存与黩黯全部脸色大变。不因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三个被天魔皇视为蝼蚁走狗的神秘人,居然就是那三名失踪的天界高手,仇恶仙使,朝闻仙使以及剑心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