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八章 乘浪而去
    中招的一瞬之间,无数的画面自鲛力的眼前一闪而过,他仔细回想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却始终没能想起幽川魔君出手的样子。夺命的银叉插在自己的身上,岂不是要了他的性命?想到这里,他使尽全身的力气,欲要从身前拔掉地那柄银晃晃的鱼叉,却不承想幽川阴冷的面庞之上忽然浮现出一抹诡笑。

    “哈哈,都说我们鲛人有勇无谋,思想单纯,今日一试果然如传言之中一模一样。你叫鲛力是吧,你不会真的相信我之所说的话吧?”

    鲛力面色一寒,随即喝斥道:“你这个卑鄙小人,居然敢趁机偷袭我!我……我要杀了你!”

    强如鲛力这般的强大生物,在经历了那样恐怖的一叉之后,也不得不丧失战力,身体向前迈出几步之后便已跌落在地,若不是身前的银叉支撑,已然趴在地上。即便如此,他仍然艰难地竖起头来,一字一字道:“你……你为何知道我的身体有恙,你说的明明都对!”

    “哈哈,说你天真,你还不承认。”

    幽川魔君用力喘了几口气之后,这才感到胸中的压抑感缓解了不少,于是继续道:“你的肋下会有酥麻感完全是因为之前接连挥叉所致。也许是你已经适应了那种强度的战斗,所以自己感觉不到。但只要对相关的穴道进行点按,就一定会有清晰的反应,那股酥麻便是最好的证据。”

    鲛力稍微一想,觉得对方说话也在理,于是又道:“胸口的刺痛又是怎么回事,夺命鬼叉虽然消耗极大,但也不至于牵扯到那么远的部位吧?”

    “呵呵,那是自然。不过你也许是小瞧了我的弱河水,自以为凭那袄礁石的石屑,就能破解其中的毒性。你们以为我幽川魔君是那么自负的人吗?早在弱河水的秘密被挣开之际,便已经开始着手改良净瓶内的浆液,使其成为了一种凌驾于弱河水的可怕毒物。一经进入体内,将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施展侵蚀,你之前所解去的,只不是部分的毒性而已,弱河水的真正杀器则趁机进入到你的五脏六腑之中,所以你的胸口处才会传来那种锥心的刺痛。”

    “什么,我居然中毒了?我怎么不知道?”鲛力仔细观察了一番自己的身体之后,忽然发现在自己皮肤之下竟是生出了若干青紫色的斑痕,而且规模还在不断扩大,已然蔓延到脖颈附近。一想到自己的性命即将不保,鲛力便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挡在口鼻前方的手掌已然布满暗红色的血水,正是毒发的征兆。

    “你……你……你好狠!既然我中毒已深,你又何必要对方痛下杀手,任我自生自灭岂不更方便,更安全?”

    幽川缓缓将那只按在胸口处的手掌放下,原本致命的伤口如今已经完全止血,只留下三枚毒牙咬过一般留下的血洞。不愧是魔人,不愧是魔君,幽川在身负致命伤的情况之下仍然在短时间当中控制住伤情,还能在危难之间想起反败为胜的方法,实在难得,而这时候,在场的其余鲛人已然发觉鲛力的败势,眼见身后的河水之中弱水已逝,于是便心生退却之意,纷纷向河岸处靠拢。而借此机会,其余的魔兵一哄而上,将那重伤在身的鲛力团团包围。如今的他,就算是插翅也难逃了。

    稍缓片刻,幽川魔君随之微笑道:“也许你并不了解我幽川,不知道我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

    鲛力抬起那双充满死气的眼睛,不由道:“难道……你捅我这一叉,只是单纯地报复我?”

    “呵呵,没错,杀人诛心,我不只要击败你,还要将你的战心一同毁灭。怎么样,死在自己的兵器之上,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心情吧?可惜的是,我永远也无法体会你如今的心情。”

    “哦?是吗?”

    伴随着鲛力蝗笑容浮出面容,众鲛人身后的运河之中忽然掀起涛天巨浪。顺着浪头向河内看去,只见于水花最为激烈之处,竟有一种巨大的夸张鬼脸,携着水力龙腾虎啸。刹那间,长达数十丈的水龙卷竟是自河中央骤然跃上岸边,若干条水鞭自水影之中迸发而出,将那周围的鲛人一一卷起,并拉入波涛汹涌的河水之中,眨眼间没了踪影。见此异常情况,幽川魔君只不过分神了少许,再次定睛看去,却发现濒临死亡的鲛力已然纵身跃入滚滚急流之中,嗖地一下便没了人影。

    “唉,真可惜,差点就能将那个鲛力活捉了。”

    此话一出,幽川如释重负,脸上的笑容随即被一股可怕的惨白所覆盖,砰然摔倒的身体后侧,竟是淌满了鲜血。

    原来,刚刚幽川魔君恢复元气只是假象而已,他这么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令鲛力知难而退。直到凑到跟前,众魔兵才意识到幽川的伤势是有多么严重。三根手指粗细的银叉刺破了心,脚下,肺三大脏器,几乎令他丧失战意。好在,魔界多年的艰苦生活令他拥有了超乎想象的铁般意志,正是依靠着它,幽川才能成功撑到现在,确定鲛人撤退之后才终于昏死过去。如果鲛力知道自己又被对方摆了一道,不知他的心中又要做何感想。

    话又说回来,是谁于千钧一发之际,救下了他的一条性命呢?

    激荡的湍流之中,鲛力骑在一道银白色的身影之上,与其余鲛人,一同返回鲛王所在的大本营。不知过了多久,只听那道银白身影忽然道:“鲛力,木木没想到你居然会败在区区一位魔君手上,而且还是修为较为薄弱的幽川手上,真是出人意料。难道你真的没有看出来,那家伙已经精疲力竭了?”

    鲛力勉强从那湍急的河水之中抬起头来,面露苦笑道:“知道如何,不知道又如何。在那种情况之下居然还能给予我如此沉重的攻击,单凭这一点来讲我鲛力就已经败了。如果有下回,我定要亲手将他彻底击败。”

    “呵呵,你这个家伙还是如从前一样天真,烂漫。先想好回去该如何对鲛王与江大人解释吧!”

    幽川魔君与鲛力的大战结果很快便传入到了双方首脑的耳中,雪魔医仙与神由魔君双双松了口气,而作为败者一方的鲛王,脸色却是极为难看。相比起来,江患海的样子就要淡定许多了。

    “鲛力,你太让我失望了。”

    “幽川,做得好!”

    “大人,对不起,是属下无能,没能按照江大人的口谕执行计划,改下愿意一力承担所有的罪责。”

    “医仙大人,神由,让你们见笑了。那个鲛力的力量实在克制于我,我已拼尽全力,也只能与他战成两败俱伤的结果。”

    面对鲛力的回应,鲛王还算满意。说着,他朝随从示意了一下,后者自怀中拿出一枚短刀,缓步来到鲛力的面前。一见此物,鲛力登时脸色大变,因为过于紧张,他甚至一连吞了好几口唾沫,这才镇定一些,随即喃喃道:“这都是我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呲!”

    血水划过,随之掉落下来的不是鲛力的人头,而是一块胸前的血肉。见此情形,鲛王伸掌一吸,将那片胸膛肉收入手内,接着张口吞下,并且咯吱咯吱咀嚼起来,若不是看到之前的那一幕,还以为此刻的他正在品尝美味佳肴,脸上尽是满足的神情。

    “嗯,不错,不错。”

    一番回味之后,鲛王终于把目光再次投向地上那位几乎昏厥过去的鲛力,脸色再次阴沉下来,冷冷道:“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惩罚而已,如果下次再有失手,你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舒服了。”

    鲛力捂着胸前的创口,用力点点头道:“明白。”

    作为此次战役的伟大攻臣,幽川魔君一经回到魔殿,便立即被雪魔医仙派人送回府上,并亲自为其把脉疗伤,可以说是无微不至,关爱有加。对此,幽川心中亦是十分感激,一时间他觉得自己之前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可毕竟是鲛力的全力一击,那记夺命鬼叉确实重创了他的要害,若不是魔人天生的强悍身体,以及雪魔医仙的精湛医术,现在的他恐怕已经死了十个来回。终于,在一番努力之后,满头大汗的雪魔医仙,手持针线,满意地看着自己的杰作——刚刚被缝补好、恢复平整的血口,露出会心的笑容,道:“小子,你命大,终于活过来了。”

    幽川摇摇头道:“不,还是多亏医仙大人的回春妙手。”

    “唉,就算能够回春又能如何,不知现在他怎么样了?”

    “医仙,你怎么了,他是谁?”

    意识到自己说漏嘴的雪魔医仙,连忙掩饰地笑道:“没事,只是想起了一名故友而已。”

    “你的人好像已经到了。”

    魔皇无存站在山坡处,远眺前方,忽然一道黑色的人影进入到他的视线之中。不知为何,见到黩黯到来的他,竟是提不起半点精神,那双凌厉的目光之中甚至透露着些许哀伤。

    “早知如此,我就不让你亲自前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