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英雄难过自负关
    魔族与鲛族的大战仍在继续。但因为连番的战争以及数位大将的损失,前者的实力已然大不如从前。再加上黩黯外出未归,缺少魔皇坐镇的魔城已然群龙无首,在这种关键时候,只能是雪魔医仙临危受命,暂时统领一众魔将魔兵,以来应对鲛族的疯狂攻势。

    “报,幽川魔君已与鲛族的鲛力交手,战况空前激烈,孰胜孰负,未有定论。”

    雪魔医仙轻轻点了点头,好似已对此事了然,进而道:“鲛王手下的三名大将,鲛力是最适合打头阵的一个。此人高大威猛,体型比起我魔族也能占尽上风。他手中的夺命鬼叉,据说有搜魂追命的奇效,与其对阵的人定要万分小心。”

    听到这里,一旁的神由魔君不由道:“这么说来,幽川那个家伙情况不容乐观啊!”

    雪魔医仙微笑了一下,继续道:“鲛力虽然对付起来十分棘手,但我们幽川魔君也不是泛泛之辈。不说别的,就是他那瓶弱河水,也不是凡夫俗子所能应付了的。况且,幽川他身负强大修为,一身武学更是魔族罕见。如此说来,双方可以说是平分秋色,互有胜负。”

    “啊?那……幽川的情况还是不妙啊!鲛人诡异多端,万一暗中施以诡计,幽川岂不是要遭殃?”

    雪魔医仙颔首道:“话虽如此,但幽川的智慧也是不容小觑的。要不我与你打个赌。”

    “哦?怎么个打法?”神由魔君不禁道。

    “五十回合,五十回合之内,幽川如不能取胜,最后的败者是定是他。”

    “呵呵,医仙如此确定?”

    神由魔君打量一番对方脸上的神色,之后接着道:“好!既然医仙想赌,那神由就随您。五十回合之后,幽川取胜不得,亦能赢过鲛力那厮!”

    双方大战,魔族与鲛族战况焦灼,嘶吼声,冲杀声响作一团。而在他们之间,有两道格外显眼的身影,在狼藉的战场之上自如穿行,如入无人之境,丝毫不受阻碍。

    一边,手持净瓶的幽川魔君以其繁多的招式与丰富的战斗经验,伺机对敌人发动致命攻势。而相比起来,鲛力的方法更为直接,那便是攻攻攻,抢攻后再攻,攻至对方毫无还手之力,便可轻举胜利,摘下对方头颅。

    鲛力手持夺命鬼叉,随意一舞,便是十招百招,看他淡定自若的模样,好似施展起这样密集的攻击根本不费吹灰之力。银叉在阳光的照耀之下,反射出灼热的光芒,远远看去,众多叉影竟在空中汇成一条金光闪闪的狂蛟,于幽川附近周旋游弋,随时都有可能发出致命一击。

    面对此等局面,幽川魔君亦不慌张。他的身法已臻至化境,凭由叉影来得如此汹涌猛烈,也能被他找到空隙,并且轻易闪避。与此同时,幽川魔君提气运掌,以那只未持瓶的手掌,对鲛力发起连番反攻。看似绵柔的掌力甫一落定,便会立即爆发出沉重的力道,打得对方连连退步,身上的甲鳞竟也碎了数块,渗出丝丝血迹。

    “哼,匹夫之勇又有何惧。待会儿,我就将你连人带叉一同折断。”

    眼见鲛力受挫一时间缓不过气来,幽川乘胜追击,只见他左手净瓶稍稍一晃,一道黄绿色的浆液立即从中货洒而出。在其落于地面之前,他竟使右手随意那么一抄,所有的液体便立即落在他的掌心之中。刹那间,那只原本由血肉构成的手掌,竟是散发出翠绿色的异彩,一股诡异气息包围四周,使得对面的鲛力不禁脸色大变。

    “嗯?那是什么鬼招式!”

    “幽冥手!”

    “砰!”

    鲛力只觉得眼前一道翠芒掠过,紧接着胸口内的骨骼之中便传来一声清脆的炸响。再次低头看去,只见在那由坚硬鳞甲包裹的胸膛之上,赫然出现了一枚巴掌模样的凹陷,而其中开碑碎石的可怕力量已然透入到身体之中。

    “噗!”

    鲜血飞溅,是鲛力不敌的标志。倒退数步之后,他的身体已然站不稳,眼前也已开始发花。更加要命的是,刚才被握有掌心处的那汨浆液,已趁着刚才发掌的时候,侵入到了五脏六腑之中。要知道,那些液体可是极具腐蚀性的可怕之物,鳞甲尚且承受不住其威力,更何况是那些孱弱的脏器。此时此刻,站在原地的鲛力感觉到自己的体内仿佛有一团烈火在熊熊燃烧,虽然知道它身在何处,却无法将之熄灭,实在痛苦万分。看着他那张愈发狰狞扭曲的面孔,幽川脸上的笑容也随之渐渐阴森,他知道,对方已然死路一条。

    “呵呵,你叫鲛力是吧?不得不承认,你的武力在某些方面已然超越了我。不过,打仗可不是全倚仗蛮力的,特别时候动支脑子才重要。”

    “哦?是吗?”

    银叉飞射,幽川魔君得意的脸颊之上,立即浮现出由衷的骇然。好在,他的反应机敏,已在发现情况之际豁然后撤。可当他再次望向前方之时,却愕然发现那枚凌厉的夺命鬼叉已然消失不见。

    “什么,去了哪……”

    “里”字未曾来得及出口,一股绞心之痛立即袭上头顶,令其脑海一片空白。血,血腥独有的甜味已经飘入到他的鼻腔之中。刹那间,他竟有种魂魄出窍的错觉。他甚至不用看就能想到,那柄浸润着银光的鱼叉插在自己身上的景象。原来,从开始到现在,鲛力就从未放弃过击杀自己的念头。

    “嘿嘿嘿嘿!”

    之前的虚弱感全然不见,坍塌的胸膛也渐渐鼓了起来,恢复到之前的模样。这时候,另一边的幽川魔君也握住叉柄,将嵌在体肉的叉尖用力拔了下来。然而即使如此,夺命鬼叉的毁灭力量已然顺着锋利的尖端涌入到体内要害之中,对其造成了无法想象的沉重打击。眼下,他物每次呼吸都好似要撕裂其中的器官似的,短短的数息之中,他的脚下已经汇聚起一片小小的血泊。

    “刚才你是故意吃我一掌,好让我放松警惕的?”幽川魔君面色发白道。

    “呵呵,幽川魔君的杀掌我怎么会傻到径直撞上。”

    说着,鲛力用力在胸膛上方一撕,一整块鳞甲竟是被他全部扯下,并且露出下方真正的鳞片,随即道:“我说过,出来之前,军师已经对你们魔界做了充分的了解与研究。为了对付你这一掌,他带人专门去往东海深处,击杀了那里的霸主神鲤王。然后,他将神锂王的护心宝甲取下,并裁剪成适合我的大小,穿在胸前,以来抵挡毁灭性的掌力。本来我还有些小瞧了你,如今看来军师确实神机妙算,不然鹿死谁手,还真不一定呢!”

    幽川按着胸前的伤口,小心地咳嗽了两声,生怕牵扯到其中的伤势,而后虚弱道:“没想到就连我这个不爱露面的魔君,也能被你们了解得如此透彻,直是稀奇。有机会的话,我很想见一见你们鲛族的军师,看看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位高人。”

    “哼哼,实不相瞒,军师虽然为我鲛族效力,但曾经却是人类阵营之中的一员。怎么样,是不是很惊讶?”

    幽川魔君点点头,并未说话。而鲛力已然能够感觉到来自对方体内传来的濒死气息,为了防止节外生枝,他决定尽快将其击杀解决。

    “美好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既然是魔界中人,我只能杀了你。下了地狱,千万不要怪我啊!”

    “等等!”幽川魔君忽然高叫了一声。这声呼喊,令那本来以为稳操胜券的鲛力不由得心头一颤,身体也随之颤抖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鲛力颤颤巍巍道。

    幽川提了口气,稍稍喘息了一下而后继续道:“你之前中了我的幽冥手,难道就没有不适之处吗?”

    鲛力伸手指着自己的胸口,随即道:“你说它吗?呵呵,我说过军师对你的实力已经了如指掌,为了应对你那要命的弱河水,我事先已经服下袄礁石上的石屑,以来中和弱水之中的腐蚀力量。没想到吧!你的所有伎俩都在我们的计算之中。”

    “哦?是吗?”

    说话间,幽川魔君的脸色居然神奇般地恢复正常,急促的呼吸也随之平稳下来,若不是见那伤口仍在滴血,绝对想不到之前他才受过银叉贯体的致命伤。鲛力心头一惊,一股不祥的预感随即涌上心头,正是那股好感心,才令他问出了接下来的话:“难道还有我不知道的隐情?”

    幽川魔君一脸从容状道:“那是自然。不要忘了,我可是幽川魔君。魔君的厉害,岂是你们这些家伙能够想象到的。不住,你试着按一下自己的左肋。看,是不是有点酥麻!”

    鲛力咬了咬牙,心中虽然十分不甘,但他还是忍不住伸手去试了一下自己的左侧肋下,如对方所说那样,确实出现了酥麻的感觉。

    “这……这是怎么回事?”鲛力面露恐惧道。

    “呵呵,如若不信,你再去探一下胸口下方凹陷的位置,你会感觉到此许刺痛。”

    鲛力随着幽川魔君的放继续摸去,果不其然,又被对方说中,胸口下方的凹陷确实出现了刺痛感。

    “如果前两者全被我说中,你再去按压自己的两侧肩胛骨下缘,定会感觉到一股翻江倒海的剧痛。”

    看着对方那副自信满满的模样,鲛力静滞了一会儿之后,终于还是伸手去够身后的肩胛骨。前方说过,鲛人虽然身材魁梧,但四肢却是十分短小。要想凭自己的力量去触及背事的肩胛骨,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但为了打消心中的顾虑,他只得竭尽全力,以那只短小精悍的手掌,去摸自己的后背。可未摸到对方所说的地方,一股莫名的冰凉感已然袭上心头。

    “这是……夺命鬼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