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瑶白遗愿
    睁眼,恍如隔世。偌大的日头直射头顶,照得招白神领几乎睁不开眼睛。

    “我这是在哪?我还活着吗?”

    随着越来越多的奇怪问题涌入脑海,招白神领张开手掌,双目凝视,在确认自己尚在人间之后,这才尝试性地坐起身来。忽然,脚边吹来一阵沁人的凉风,顺势看向,招白神领险些叫出声来。原来如今的自己居然躺在一处无底深渊边缘,再往下一步便会落入其中,摔得粉身碎骨。可话又说回来,是谁将他搬到哪里的呢?

    片刻思索之后,他依稀记起昏迷之前的一幕幕场景,尤其是在白辉遭遇黑日追击的时候,那股由衷的震撼几度令他发出尖叫。如此说来,对方还活着吗?

    “右卫使,你在哪!”

    “你居然还活着!”

    顺着声音,招白神领豁然回首,一道身材瘦削的人影立时出现在他的眼前。当看清那张布满泪痕的面容之际,他不由得心头一震,身体更是情不自禁地后倾,因为面前出现的人,正是曾经与他大打出手,险些要了自己性命的张望远。

    “是……是你这个家伙!你……右卫使在哪里!还有……”

    说着,招白神领掠过张望远,看向后方。除了面前的年轻人,令他更为忌惮的是那个使出空前杀招,一度将白辉逼入绝境之中的九阳大仙纯九阳。如果此刻对方还在的话,那自己定然必死疑。就在招白神领心中忐忑不安的时候,一个躺在远处的身影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定睛再瞧,那不正是不久前不可一世的纯九阳吗?

    然而,如今的他已经一动不动,任由微风拂面也未有丝毫动容。他的脸色铁青,双手紧紧地攥起,好似正在承受一种常人难以想象的剧烈痛苦。好在,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感觉不到身上的痛楚,因为他已断气,魂归天际。

    “哈……哈哈,死有余辜,死有余辜!死得好,死得妙!”

    招白神领的咒骂令张望远的身上登时杀气腾腾。原本,纯九阳不幸罹难的事情就令他悲痛欲绝,眼下帮凶如此无礼,亵渎亡者,更是触犯了张望远的忌惮,令他心中仇火再燃。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张望远隔空一抓,竟将地上的招白神领举了起来,强大的轻道当即扣牢在后者的咽喉之上。此刻只要张望远轻动念头,对方定要身首异处。

    “都是你,都是你们这些白界的人。如果你们不来招惹我们,他也不会拼上所有,耗尽精元,使出那一招。现在好了,我爹死了,你们的右卫使也不在了。”

    招白神领如遭雷亟,身材不禁剧烈抖动了一下,随后才痴痴道:“你说……右卫使不在了?他去哪里了?”

    张望远脸色阴沉道:“当然是给我爹陪葬!”

    “你……你……你把他怎么了!”招白神领神色张狂道。

    “不用我,那颗第十阳引爆之时,你们的右卫使已经与它同归于尽,被轰得尸骨无存。现在,这里只剩下你和我,是时候该算总账了!”

    “不……不可能,右卫使不会死,一定是你弄错了。白辉,你快出来,让这小子见识一下你的厉害!”

    看着招白神领那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满心伤痛的张望远终于露出一丝冷笑。他定了定神,继续对那只加持在招白神领脖颈上的无形之手施力。强大的压迫之下,后者再也说不出话,喉咙之中不时发出断断续续的怪响。他的双眼自眼眶之中突出,血线自眼底渐渐爬满眼白的各处。他的双手在空中胡乱挥舞,但依然阻止不了自己将死的事实。此时此刻,他终于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原来那些死在自己手上的亡者,在生命最后一刻之际竟是此番感受。想到这里,他的心中竟是倏尔释然。

    “因果报应,看来这就是老天对我这个杀人恶魔的惩罚吧!”

    “住手!”

    起初,招白神领以为刚才的声音是自己临死之前出现的幻听,因为他知道此时此地可能有人会为自己求情。可接下来,他忽然感觉施加在咽喉处的劲力缓缓御下,紧接着便看到了一脸错愕的张望远。

    张望远居然停手了!

    招白神领跪在地上,极力地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响鼻的间隙,他偷偷瞄了一眼面前的静止不动的张望远,生怕对方会忽然反悔。若不是体力所限,他早已逃之夭夭。只可惜,之前的战斗已经耗尽了他所有的气力,现在的他别说昌逃跑,就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所以直到现在,他也不敢有丝毫放松,以防张望远的再次袭击。

    “瑶白,是你的意思吗?”

    瑶白神领,一个为了挽救张望远的性命,而毅然决然奉献自己全部的白界中人。与前张望远与白辉大战之际,那股已然融入前者体内每分每毫的力量忽然唤醒,并极力恢复受伤的部分。而就在刚刚,正当张望远准备对招白神领痛下杀手之际,瑶白再次“显灵”,。及时制止了他的行为,这才使得后者存活下来。

    “瑶……瑶白,你在说什么胡话?”

    招白神领仔细打量着张望远的身体,忽然间,他的神情为之一滞,紧接着目光看向对方周身的空间,果然在那里,他看到了一抹淡淡的白影,虽然瞧不清面容,但依稀能够看出那是一个女人,正是神领瑶白。

    “怎么会这样,瑶白为何会跑到那个小子的体内?他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如陆白,隐白一样,招白神领以为瑶白神领也是死在了人间强者手上,除了些许叹息之后,并未多想。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他想象之中那么简单。稍许思考之后,他忽然高叫道:“瑶白,你能听见吗?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为何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听完此言,张望远心道不妙,刚要阻止,谁承想一股强烈的头痛感袭上脑中,令他不禁伏倒在地,当即打起滚来。

    “瑶白,快,快停下。我的脑袋要炸开了,我……我受不了了。”

    “你忍忍,我马上就好!”

    明明是同一具身体,却是相继发出,男女不一的两种声音,招白神领惊诧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好半晌过后才终于反应过来,接着道:“瑶白,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能,我当然能,我就在这里!”

    随着倒地的张望远缓缓起身,招白神领恍然发现自己的面前竟然出现了一个不男不女的“妖怪”。只见对方自天灵开始,一侧黑发贴附,一侧白发飘逸,半边脸颊怒相横生,半边脸颊温柔含笑。一素一艳,一阴一阳,好端端的张望远,忽然变化成一个半男半女的怪物,实在令人称奇,哪怕是见多识广的招白神领,也不知如何应对眼前的局势。可凭借着自己的记忆,他还是一眼认出了右侧的女相,正是瑶白神领本人。

    “瑶白,你为何会与这小子合而为一,到底发生了什么!”

    此刻张望远的意识已经因为之前的剧痛而暂时昏迷,而瑶白神领则借此机会,得以控制身体,与招白神领相见,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大概讲了一遍。听过之后,招白神领一连叹了三口气,这才稍稍舒缓道:“瑶白,界主曾经说你是万年难得的情种,我本还不信,可看到你现在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我才终于明白,原来到现在你还忘不了白药。”

    瑶白微笑了一下,并未回话。而这时招白神领则将目光重新投向另一边仍保持着张望远面容的部分,继续道:“可是……你真的敢保证,他会为界主效命吗?毕竟,就连白辉右卫使都拿他没有办法……”

    “这个……我可以试一试。就算不能,我也绝不会背叛界主的。”

    招白神领点头道:“嗯,你知道就好。我们都是白界中人,自打降生的那天起,便被赋予终生守护界主的伟大使命。现在他老人家天劫在即,将要迎来又一轮转世。在事情完成之前,绝不容出现半点差池,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在关键时候,希望你能分清大爱小爱,不要因为儿女私情耽误了大事。”

    瑶白点点头道:“嗯,知道了。我还有一事,想要芝你去办。”

    “呵呵,不用你说,我也知道,你还在担心自己那个有勇无谋的傻弟弟吧!”招白神领微笑道。

    “大哥果然了解小妹的心思。没错,我与家弟璇白从小无父无母,得界主恩泽,这才活到今日。单凭这份养育之恩,我们兄妹二人便无以为报。现在我已不具完全之身,效力之事也只能交付给璇白完成。我这里有身为神领的界主信物,你去交给他,好令他行使神领之职。如果能此事完毕,小妹虽死尤息。”

    说话间,瑶白已然将手伸出,在那掌心之中,果然躺着一枚指甲大小,玉片模样的小意儿。招白神领一见此物,又一次叹气,接着拾起那片玉片,缓声道:“瑶白,你安歇吧!璇白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