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五章 左使白薛
    若不是亲眼所见,谁也不敢相信,区区的一支箭矢,居然可以移平那样一座气势恢宏,巍峨拔绝的大山。看着那片空荡荡的焦土,左使淡然地收回自己的双手,如同收回一对心爱的兵器一样,小心翼翼。

    “太……太厉害了。哈哈,有左使大人在,我们这些人还怕什么。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要臣服于我们的脚下。”

    听到有人如此说话,左使忽然开口道:“你们不要掉以轻心,毕竟接下来我们将要前往的地方,乃是曾经屹立在这个世界的巅峰存在。若不是其它几界全力围攻,将它困在了异度空间之中,恐怕我们白界还真的无法轻易取胜。”

    众人跟随着左使的脚步,不时便已来到那座消失的镇妖山山基处,除了满眼的黑色之外,几乎看不到任何其它的颜色。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目光敏锐的左使忽然望见一幕,紧接着快走了几步,近而对身边的白界众人道:“你们几个打开它。”

    这时候,距离最近的两名白界中人对视了一眼,随即来到跟前,仔细一看。原来,在那地面之上,居然躺着一对青铜大门。只是因为时间过久的缘故,门上已经生出大量的植被,所以才会在刚刚箭招之下被一同烧成了焦黑状,这会儿经风一吹,拂去上面的灰烬,这才露出原本的模样。

    这对青铜大门少说也有十万斤的分量,对于寻常的修行者来讲,别说是两个人,就算再叫几个也没有十足把握将它们轻易打开。更何况,门是盖在地面上的,所以施力者要想翻开它们,需要耗费更大的气力。所以说,这是一件浩大的工程。

    然而,那两位走上跟前的白界人却好似并不在意,稍稍观察了下之后,二人终于找到了门栓位置。不得不说,这对铜门的个头实在太大,哪怕是门栓,也足以赶得上一般圆桌的大小。可只见那两位上前的白界人,随手便将那以门栓拉起,接着全身的筋肉全在这一刻绷紧,随之发力。一时间,来自于地狱一般的深邃异响,忽然自那门缝之中呼啸而出。就在短短的数息之间,那扇神秘的大门竟是被生生打开了一条缝隙,虽然距离完全开启而言只是小小的一步,但足以令众人为之鼓舞。

    “嘿嘿,夏氏兄弟天生神力,果然名不虚传。有他们在,什么样的大门打不开。”

    原来,这对上前开门的哥俩,不是别人,正是白界之中仅靠一身蛮力便惊绝四方的夏镔,夏铁两位兄弟。与原著白界人不同,夏氏兄弟的家乡在遥远的夏商国,后来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进入到白界之中,为界主所用。而此次跟随左使前来,也是他们兄弟二人首回亮相,所以一经出手,便立刻震住众人,引得惊叹连连。

    “嗯,夏氏兄弟果然有其独道之处,看来这次带他们出来是对的。”

    左使表面上不动声色,但心底里已然放松下来。可就在众人稍稍分神之际,一道黑气忽然自那两扇铜门之中豁然钻出,左使见此情形立即大叫道:“大家小心,此物有诈!”

    其它人还好说,夏氏兄弟距离最近,那股黑气一经现世,便立即扑向二人的身体。怎奈,夏镔夏铁空有一身武力,却对这飘渺无依的气瘴束手无策,虽说二人已经竭力躲避,但仍然被黑气侵入体内,双手指尖登时发乌发黑,更靠上方的青筋更是根根暴涨,恨不得跳出体外。

    “左使大人,救我!”

    夏氏兄弟拼命呼救,可左使站在安全位置,一动也不动,只是静默地看着二人与那道黑气缠斗,丝毫没有上前相助的意思。这时候,一同前来的其它白界人有些待不住了,欲要挺身而出,可这时左使却是冷冷道:“谁敢上前,我就杀了谁。”

    “为……为什么,左使,夏氏兄弟可是我们的同伴。如果他们真的遭遇不测,谁又有能力打开那两扇铜门呢?”

    左使头也不回地道:“这不是你们要操心的事情,夏氏兄弟命里注定要遭此劫难,你们去了也无用,还要将自己搭进去。不信,你们看!”

    就在左使为众人讲解之际,刚刚还在呼救挣扎的夏氏兄弟,竟是渐渐安静下来,而那股莫名的黑气也随之不知所踪,说来十分奇怪。

    “哎,这哥俩还真有点本事,黑气不见了,哈哈,快,趁热打铁,快把铜门打开。”

    那名白界中人的呼喊并没有得到回应。此刻的夏氏兄弟,垂着头,看着地,无精打采杝站在那里,丝毫没有行动的意思。左使目光闪烁,当看到二人脖颈处忽然掠过的黑气之时,终于忍不住惊叫道:“小心,他们两个已经被那股妖气所控制!”

    话音刚落,体形稍大一些的夏镔忽然自地上“弹飞”出去,径直撞向众人。见此情形,位于左使身旁的白界中人徐白真忽然闪身上前,随即道:“左使退后,让属下迎战!”

    “砰砰!”

    电光火石之间,徐白真已与被迷惑心志的夏镔交手两次,落地瞬间,只见前者的面容登时扭曲,血淋淋的双手更是惨不忍睹。

    “啊!我的手!”

    夏氏兄弟力大无穷,而作为兄长的夏镔,力量更是盛过弟弟夏铁。而现在的他,又有黑气于体内作祟,因此暂时得到了强大的怪力支持,劲道更盛从前。所以在刚才的交手之中,他才能轻而易举地重创徐白真,使其毫无还手之力。

    “嗯?夏镔,我来会你!”

    眼见同伴不敌,另一名白界中人再次出击。而这一回,一直按兵不动的夏铁忽然闪身上前,那人刚要出招,却不承想自己的耳畔却传来虎虎拳风。

    “噗!”

    夏铁的力量虽然不及哥哥,但其灵活难测的身手则令众高手为之头疼不已。那位上前欲要营救徐白真的白界中人还未反应过来,便被侧面的一击重拳当即打倒在地。强大的力道,加上快急的身手,使得那一拳落在身上如同霹雳一般,不只重创了他的身体,还将他的一只耳朵当场轰破,使其失聪。

    “这……这是怎么回事!夏氏兄弟的实力我们再清楚不过了,虽然在力量上堪称一绝,但招式绝对没有这般多变。他们到底怎么了?”

    随着一名白界人的疑问,左使忽然沉声道:“他们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多半是因为各自体内的妖气。”

    “妖气?那是怎么东西?”

    “妖气是另一方世界之中,众生灵赖以生灵的必需之物。除了妖界之外,其它地方根本寻不到它的踪影。”

    “这……这妖气居然如此厉害,怪不得左使带我们前来,要将那关在异度空间的世界一举歼灭。不然任其发展下去,指不定会引发怎样的危机。”

    左使点头道:“妖气不只能让人实力大增,还能趁机迷惑心志,凡是心志不坚定的人,多半会失去心智,沦为禽兽般的牲畜。”

    那人不禁又道:“可是,就算如您所说的那样,夏氏兄弟受妖气蛊惑,但也不致于一上来就对我们发起攻击啊!”

    左使淡淡一笑,随即看向那两位正在激战之中的夏氏兄弟,进而镇定道:“没错,妖气与魔以气不同,不会勾起人心之中的杀戮**,更不会令他们攻击自己的同伴。所以原因只有一个!”

    “什么原因?”

    “从一开始,他们便已将我们视作敌人。”

    “哈哈,哥哥,真是太痛快了!在白界那个鸟地方待了这么久,终于不用再看那个白界主的脸色了!”

    夏铁狂呼一声,闪电般的拳劲再次袭入到随之而来的一人身上,贯体而过。借此力道,他随之翻身来到哥哥夏镔的旁边,眼中的神光异常凌厉,显然心志未蒙。

    “嘿嘿,这帮蠢货,还以为你我二人被人操纵了心神,却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我们心甘情愿。隐忍了这么多年,当初妖圣大人让我们潜入到白界之中,作为卧底,一直观察界主的动向,没想到那个老家伙居然真的敢打妖界的主意。作为妖圣大人的忠诚信徒,就让我们兄弟二人给予白界一次迎头痛击吧!”

    “嘿!”

    “哈!”

    “砰砰!”

    当空间之中的所有风浪,声音消失之际,夏镔夏铁兄弟二人当即看向自己的拳头,只见一道白色的身影赫然自虚空之中现身,左右两只手掌刚好握住二人的杀拳。

    “你们两个适可而止吧!莫非你们真的以为凭那点微末的能耐可以在我左使白薛的面前为所欲为?”

    “咔嚓!”

    “咯吱!”

    异晌,炸响,闷响,乱成一团,刚刚还生龙活虎的夏氏兄弟登时萎靡,如同抽了筋的龙,剥了皮的虎一般,再无丝毫战意。再看那两枚无坚不摧的拳头,以及上方钢铁般坚硬的臂膀,更是化为两泡血水,混着粉碎的骨渣流淌在地。两位势不可当的绝世强者,就这样成为了一对烂泥一般的废人。

    “妖圣,嗯,我记住了!”

    眼见缓缓远去的那道人影,夏氏兄弟有心抗敌,却已无力回天。刚刚透射其体内的那股毁灭力量,虽未将他们二人立即死去,却在暗中迅速地破坏着他们的器官经脉,以及其中的任何一块完整的骨骼。一想到这样可怕的敌人即将踏入妖界之中,夏镔终于说出了此生最后的一句话:“妖界要大难临头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