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第十阳
    其实,张望远对于这个结果一点也不意外,自从二人对视的那一眼开始,他便心知自己绝不是这位白界高人的对手。然而,眼睁睁看着父亲纯九阳死在自己的面前,他根本做不到。所以在明知不可为的情况下,他还是毅然决然地站了出来。可惜,他还是败了,而且败得如此之快,快到连他自己都没有料到。

    “小子,你以为我白辉就真的拿道境图束手无策了吗?别说是你身上尚未完全觉醒的残缺道图,就算是完整的那副,我也可以破给你看。说到底,只要我的道法胜过你体内所包含的,便能轻易将你击败。所以说,现在的输得心服口服了吧?”

    “哈哈,服?我看你也是不小年纪了,难道还看不透我的心思吗?”

    说着,张望远倔强地站起身来。身后,纯九阳见此情形连忙惊呼道:“望远,不要起来,你不是他的对手,他真的会杀了你的!”

    白辉笑呵呵地看了纯九阳一眼,然后又对张望远说道:“他说的没错,既然你已无心加入我们白界,做不成朋友,那就只能成为敌人。我身为界主之下的右卫使,可不想在将来看到你成为我白界的一大阻碍。所以在你完全长成之前,我只能先行将你灭杀。接下来,我不会再手下留情了。”

    张望远用力擦去嘴边的血迹,体内受损的内脏正在迅速修复,但即使如此,短时间当中他也万万无法恢复到巅峰状态,所以接下来的还击绝不会比之前凌厉。现在的他,只是在强撑而已,他只是不想这么轻易地倒下。

    “哼哼,要杀便杀,哪来的这么多废话。我张望远顶天立地,还会怕你个白发老鬼不成?”

    听见张望远的谩骂之后,白辉苦笑地摇了摇头,脸上流露出几分怜悯的神色。以他个人的利益来看,他是十分欣赏张望远这种无惧的胆实的。然而,如他之前所说的那样,如果放任其不管,让张望远的势力太过庞大之后,定会对白界造成无法想象的威胁。所以在事情超出控制之前,他只能痛下杀手,亲自毁去这名栋梁之材!

    “那就……这样吧!”

    “噌噌噌噌噌噌噌!”

    张望远并不知道那些呼啸声是怎么回事,只是当他回神之际,自己的身体已然变成了一座“喷泉”,血水自各大要害一同涌出,最为致命的创口更是令他的身体完全洞穿,空荡荡的胸前,已然了然无物。他的心已然不见,而在旁边白辉的手上,却豁然出现了一枚砰然跳动的肉团。

    “啊!”

    一声尖叫,张望远随之颓然倒地。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诚如这般强大的自己,在这位右卫使的面前,居然也只有毫无还手之力的资格。从始至终,他未曾见过对方出过一招,可现在的他已经是伤痕累累,体无完肤,能够保持清醒的原因,除了他那在天道之中磨砺出的不屈意识之外,还有……还有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力量。

    “瑶白!”

    “嗡!”

    当张望远的身体自如飘在半空之中的时候,白辉右卫使的脸上首次出现了异常惊诧的神色。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对方的身上居然出现了一道似曾相识的气息,此人正是瑶白。

    “你……这是怎么回事!瑶白的力量为何会隐藏在你的身体之中!”

    眼见瑶白之力正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为张望远修补着受伤的脏器以及身体。白辉的口中忽然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原本两只清澈的眼眸登时涌现出大量可怕的猩红血丝。

    “胆敢妄自染指白界之力,张望远,我要将你挫骨扬灰!”

    “不要!”

    当蕴含了白辉强大杀气的绝强招式自天而降,直劈张望远头顶天灵之时,一地伏在地上的纯九阳不知从何处重获力量,那具同样千疮百孔的身体顿时一跃而起,一如之前的凌厉剑势破空而出,并携带着九阳神力,一同轰向下方的右卫使白辉。

    “敢动我儿子,我纯九阳要你的命!”

    一阳一剑,九枚艳阳,九柄神剑,一齐刺向目标身体。然而,白辉身经百战,早已练就出临危不乱的超凡意志。面对纯九阳的全力一击,他居然丝毫不惊,反而以其更为精妙的强大杀招,回击那随之而来的九阳九剑。

    “神道破!”

    一语惊出,纯九阳所施展九阳九剑,竟是相继炸裂,化为片片火光。受此影响,纯九阳登时口喷鲜血,鲜血化为漫天血雨。

    原来一切都在这位九阳大仙的掌控之中。

    “终于成了,第十阳!”

    “嗡~”

    刹那间,白辉只觉得自己的眼前以及脑海之中全部一片空白,紧接着,数以亿计的,已然被灼烧的无比滚烫的,细小金针,顺着自己身体上下的毛孔,一同刺向体内的奇经八脉,五脏六腑。虽然他也不想让别人看到自己狼狈的一面,但随之喷出的一口浓血,几乎令他意识全无。然而,敏锐的感知力告诫着他,更加可怕的杀招还在后面!

    “什么!”

    当白辉不经意地看向脚底的时候,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硕大的琼华山悄然不见,一枚燃烧着黑色火焰的,漆黑娇阳缓缓升起,煎熬着白辉的每一寸身体,每一块筋。这一刻,他仿佛觉得自己即将融化蒸发,那股无与伦比的热力几乎成了0灭世之力。

    “呼!”

    逃!只能逃!

    白辉心知这是纯九阳最厉害,也是最后的绝杀之招,其中威力,绝不是现在的自己可以直面的。然而,挨过此轮之后,对方定会油尽灯枯,说不定还会直接死去。所以说,只要抗过这段时间,自己便可安然无忧。

    可是,要想躲过面前这枚所谓的“第十阳”,又是谈何容易?要知道,这枚巨大的漆阳之中,包含了纯九阳的毕生修为,以及所悟所感。他的前九阳,都是依靠修炼功法得来。而这第十阳,乃是当初纳百川通过炼化未来时空的真实太阳得到的“真阳”,其中威力与厉害,绝不是只凭功法就能达到的。而现在,他将自己的所以心血及至生命融入其中,立即将这枚极凶之物彻底唤醒,使之成为天下独一无二的致命杀器。

    “白辉,你今天必死无疑!”

    “哈!”

    第十阳仍在向上攀升,而白辉因为前者强大引力的缘故,一时间脱身无技,只能以其自身的强悍修为予以抵挡。然而,此刻的他终于体会到那句话的真谛:萤火之光岂敢与皓月争辉。想他白辉峥嵘一生,纵横八荒,向来都是睥睨天下,号令群雄的份儿,哪里遇到过此等情况。然而,与纯九阳的黑日相比,他真的丝毫没有办法,除了束手等死,他什么也做不了。

    “不!”

    在那一声高亢悲壮的呼叫之中,白辉与漆阳一同化为了一道炫丽的光焰。大地剧烈地颤抖,天空更是发出破裂般的嘶叫。这一刻,漆阳的引爆,不只吞噬了白辉,还令这方世界为之战栗,仿佛即将崩溃解体一般。不远处,奄奄一息的张望远勉强睁开一只眼睛,面露惨笑道:“赢了!”

    “轰~”

    蓦然回首,左使以及由其带领的白界一众皆是面露骇然,虽然相隔数千里,但爆炸威力产生的波动还是清晰地传入到他们每个人的心间,不断提醒着他,在那里,刚刚发生了一场旷古绝今的惨烈大战。而在一切渐渐归于平静之后,他们同样意识到,那位曾经高高在上的右卫使白辉,居然也随着爆炸一同消失。

    “什么!白辉他……”

    左使的脸上显出一副骇然之色,身为白界之主的左膀右臂,二人的情谊已非常人所能想象。于他而言,白辉既是挚友,又是最为强大的劲敌。很多情况之下,大家喜欢将他们放到一起谈论,甚至直接拿来对比。

    如果说右卫使白辉是如日中天的太阳,那么左使便是隐藏在背后的月亮。他的光芒虽不如前者强烈,但同样不可缺少,甚至有些时间会想到超越白辉的关键作用。显然,现在便是他展现实力的时候。

    “左使,刚才的爆炸,难道……”

    那人甫一说话,左使随即淡然地摇了摇头,进而面色冰冷道:“不要胡思乱想,凭白辉的实力,世间无人能够对其造成威胁。与其担心别人,不如管好你们自己。别忘了,接下来是你们大显伸手的时候。”

    说罢,左使将目光投向前方不远处的一座大山,脸上的神情登时变得严肃起来:“镇妖山,你在这里看守了这么多年,今日终于可以休息了。

    说时迟那时快,白界众人还未回神,只见左使的手掌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枚白色的箭羽。他模仿搭弓上箭的姿势,将那支箭矢放在左手上的虎口处,右手两指捏起箭尾,并于半空之中悬停。眼,簇,物,汇于一条直线,一道凌厉神光立即融入箭体之中,并化为一股无可比拟的恐怖力量,并于那两根手指的松弛之际,砰然发出。

    “白隙箭!”

    “轰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