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眼界 境界 限界
    经由天道之中获得的神圣之力——仇,甫一施展,便对招白神领造成了超乎想象的沉重打击,体内多处器官遭遇重创不说,就连那颗极为高傲的自尊心也一同接受到了最最耻辱的打击,令其好大晌缓不过来。而就在这个空当之中,右卫使白辉急忙出手,欲要以其无比高强的超然修为,直面这名可畏的后生。

    “望远,你怎么回来了?此人厉害非常,你不是他的对手,快走!”

    即便身处危难之间,即便已经伤得体无完肤,然而九阳大仙纯九阳仍然心系其子张望远的安危,生怕对方遇到不测。可面对他的提醒,张望远却显然不以为然,脸上浮现起的笑容,也比之前显得成熟沉着了许多。几日不见,纯九阳实在无法想法对方到底经历了什么,性情居然发生如此之大的变化。更更重要的是,张望远居然承认了自己这并不光彩“父亲”,对于纯九阳而言,这简直比晋入神圣境界时的愉悦还要强烈一百倍。

    “放心,好歹我也是入过天道的人,就算他想杀我,也没那么容易。况且,我现在身负仇之力,已然与寻常修行者截然不同,力量更是发生了质的飞跃。鹿死谁手,还未有定论!”

    眼见张望远一副意气风发,睥睨天下的傲然态度,白辉静默了半晌,终于再次露出标志般的微笑,道:“你说你进入过天道之中?怪不得你能爆发出那么了不起的力量,属实难得。年轻人,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白界?有我做保,今后你的前途定然是一片光明,成为下一个神领也不是不可能。”

    一提到“白界”二字,张望远便不由得想起之前发生的种种,以及瑶白为了拯救自己而献出生命的悲壮之举,至今令他万分悲痛,无法自拔。从这一点上来讲,他对瑶白,对白界,是心存歉意的。但一想到这帮“强盗”即将毁灭自己的家园,荼毒生灵,他的心中便随之升起一股强大的战意,誓死也要保卫脚下的这片净土。所以在迟疑了一会儿之后,在纯九阳略显担心的目光之中,张望远终于斩钉截铁道:“不,我不愿加入你们。”

    对于张望远的回绝,白辉显得尤为意外,在他看来,自己向对方投以橄榄枝,那是一种无上的荣耀,多少能人异士求之不得,怎么到了他这里就行不通了呢?

    “小兄弟,你是认真的吗?还好,我有时间,可以让你再考虑一下,你确定要拒绝我白辉的邀请?”

    张望远用力点了点头,态度坚定道:“没错!我张望远绝不与你们为伍,就算是死也不!”

    眼见自己的儿子说出如此富有气节的言辞,刚刚还在担心之中的纯九阳忽然感觉释然,脸上随之流露出欣慰的笑容。

    “呵呵,不愧是我纯九阳的孩子,这就对了。生亦何哀,死亦何俱?就算注定毁灭,我们人类也绝不会让你们这些莽虏称心如意!”

    说着,纯九阳哆哆嗦嗦地自地上站立起来,重新恢复到之前那副高大挺拔的模样,气势如虹。而旁边,张望远稍稍缓了口气,进而开口道:“你身上有伤,需要及时治疗。我先应付一下这厮,如果实在不行你再过来帮我。”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你也不想见到自己的儿子被人称作胆小鬼废物吧!刚好,我想试试重生后的自己极限究竟在何方。”

    一边说着,张望远的身上忽然闪耀起无数紫红色的花纹。花纹盘根交错,交织成一案神秘的图案。见此情形,白辉不由得脱口而出道:“道境图,你是怎么得到的?”

    “嘿嘿,天道之中暗藏玄妙无数,区区一副道境图又有什么好惊讶的。白辉右卫使,准备接招吧!”

    “飕飕”两声风啸,张望远与白辉已然离开了琼华山,一跃飞入虚空之中,正式开始焦灼大战。

    与寻常的神圣者不同,因为张望远进入过莫测的天道当中,有幸窥得真理的“一鳞半爪”,进而拥有了其它修行者未曾拥有的力量,仇之力便是其中之一。而现在,出现在他身上的道境图,便是其二,只是因为之前情况太过紧急,所以才没有机会在与孙长空的交手之中施展出来。可现在,他终于了一殿拳脚的机会,自是不愿怠慢。思量间,道境图的神秘力量汹涌地涌入到张望远的身体之中,一瞬之间,他那由血肉组成的神体竟然化作一道紫色流光,恣意地在空中纵横飘荡。

    “哦?已经将自己与道境图完全融合了吗?如此一来,事情就变得棘手了啊!”

    如白辉所说的那样,融合道境图力,进而化作紫光的张望远虚无飘渺,根本无法捕捉。寻常的攻击,更是对他造不成半点伤害,白辉的拳掌腿爪已轮流使了个遍,之后更是以其浑厚的神力化作一枚硕大的气团,直接在那张望远的面前引爆释放。但如之前一样,张那副隐没在光影之中的轮廓总会一次又一次地聚集,恢复,成为之前的模样。而一番激战之后,白辉的状态却已出现了下降的趋势。

    “哈哈哈,右卫使,你不会已经撑不住了吧?说实话,道境图的力量我也只是开发了十分之一而已,若是令其完全解放,你岂不是要当场丧命?哈哈!”

    恃才傲物是许多年轻人容易犯下的错误,虽说张望远经历了那么多坎坷曲折,但当自己真正屹立在至高点上的时候,心中的狂傲仍然无法得到镇压,登时自体内宣泄出来。而看到张望远如此狂妄的一面,白辉伸手抹去头上的汗渍,一副轻松状地喃喃道:“只不过是战前的一点开胃菜而已,居然能让你如此激动。果然,凭你现在的阅历与内涵,是无法驾驭自己现在体内的力量。所以说,这场战斗,你将必败无疑!”

    “少说废话,再来!”

    将实体融入到空间内点点星光之中的张望远,已然到了无处不在的恐怕地方。任意一个时间,哪怕只是一个微弱的念头,那他凌厉可怕的攻势便会立即对白辉发起近乎残忍的招式。哪怕白辉有三头六臂,百般神通,但面对张望远多如牛毛,势不可当的攻击,也不禁渐渐疲软,身上也随之出现了些许并不致命,但却极为阻碍行动的伤口。

    “来啊!你倒是反击啊!你不是说我必败无疑吗?我现在就在你的面前,有本事就来取我的性命!”

    说话间,张望远再次恢复到人形模样,一枚蓄力已久的强大拳头,轰然砸向白辉的面门,欲要将其一击击溃。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后者居然匪夷所思地闭上了双眼,进而脖颈向右侧轻轻一弯,那道充满死亡气息的拳劲居然就这么被他轻易化解了。

    “嗯?不可能!”

    眼见白辉轻描淡写地化解了自己的杀招,张望远心中不免一阵骇然。然而,令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自己准备收回拳头之时,对方那虎钳一般的手掌,竟是赫然握在自己的右臂手腕之上,凭张望远如今的修为与力量,居然挣扎无果,动弹不得,实在令人无法相信。

    “稍稍得势便如此猖狂,年轻人,难道你不知道老姜弥辣的道理吗?”

    “嗡~”

    起初,张望远已经自己失聪了,骤然间耳边传来的可怕尖啸,几乎将他的双耳刺破。即便如此,如今他的耳道之中仍然渗出了不少血迹。再看他的面庞,已然是一片惨白,全然不见之前的淡定从容之状。

    “看清楚了,这才是真正的拳头!”

    当白辉缓缓放下右拳的时候,张望远这才从刚刚屏息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他的头上已然大汗淋漓,心中的不祥悸动更是不断提醒着他,自己刚刚身处生死边缘,若不是白辉有心饶他一命,恐怕现在的他已经只剩下半颗脑袋了。刚才的那声风啸就是对他最好的警告。

    “唰!”

    借着喘息的空当,张望远再次化作流光一束,立即窜向稍远的地方。惊魂甫定,待他再次面看向前方,防止对方来袭的时候,一肌阴森的声音忽然自他的耳边响起:“你想去哪?”

    “什么!”

    回首之际,白辉那张阴森恐怖的面容再次乍现于张望远的眼帘之中。惊慌间,仇之力登时没入到对方身体之中,欲要再施仇咒之术。

    “原来如此,刚刚招白就是被你这招所伤吗?”

    “砰!”

    一声闷响传出,二人所在的战场立时鸦雀无声,销烟散尽,首个挥手驱散尘埃的人影缓缓走出,竟是一副漫不经心模样的白辉。而在另一边,张望远瞪圆了眼睛,嘴边的鲜血仍然不保定市地向外汨汨溢出,看他的神情似乎对如今的局势十分惊愕。

    “为……为什么,仇之力会在我的体内引爆!”张望远近乎咆哮地怒道。

    “呵呵,这有何难,因为我也拥有这种力量,而且比你的更狠,更凶,更加沉重。当两股仇之力相遇之时,强大的一者将会镇压懦弱的一方,并且发挥出两者叠加后的威力。所以说,你才会变成这么狼狈啊!”、

    “噗!”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