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二章 不落的太阳
    纯九阳已经发起十次反击,但无奈在右卫使白辉那无懈可击的强大神力之下,竟丝毫没有还手之力。就在不久之前,前者那引以为傲的纯阳神力,竟被身后一棵看似寻常的树藤轻易化解,按照属性相克的原理,这是万万不可能实现的。

    “为……为什么,为什么身为木象的藤蔓,能够抑制我火象阳力,我不服,我不服!”

    树上,纯九阳仍在竭尽全力地拼命挣扎,而不远处的空地之上,招白神领却与白辉相视一笑,进而道:“右卫使,要不你为他指点一下,也好了却他的最后心愿。不然的话,就算下地府这家伙也会变成冤魂的。

    白辉微笑着点了点头,转念之间,身形已然来到山松之下,抬头望向树头下的纯九阳。与此同时,纯九阳却是恶狠狠地瞪着他,恨不得用自己的目光将其千刀万剐,碎尸百段。

    “如你所见,这些树藤虽属木,但却不是纯木象。在它们的体内,除了易燃的部分之外,还有大量的水汽。我便是依靠它来镇压你体内的纯阳神力。怎么样,这下你该明白了吧?”

    听完那寥寥几句的解释,刚刚恢复平静的纯九阳顿时火冒三丈道:“什么右卫使,你也不过是个爱耍小聪明的跳梁小丑而已。有本事你放我下来,我们再打三百回合,不死不休。我纯九阳今天一定要让你见识到我九华山的深厚底蕴,绝不允许你们这些外敌蛮虏亵渎!”

    纯九阳的厉声咒骂仍然回荡在耳畔四周,经久不息。而白辉似乎并没有受到他的激将、心中生出放开他的念头:

    “呵呵,九阳大仙的名号我也曾经有所耳闻,所以我深知你的强大之处,所以请原谅,我不能与你公平较量,以免节外生枝。”

    “哈哈,懦夫,胆小鬼,你果然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孬种。也好,你就这样吊着我,千万不要放我下来。不然,我不但要杀了你和那个狗pi招白,还要将你们的家人,亲属,挚友,一并灭杀,不留活口!”

    招白神领蓦然回首,眼中火光已然乍现,并化作两股非比寻常的杀气,全部指向树上的纯九阳。

    “喂,白界主说留他一命,但应该没有交待让他完好无损吧?”

    白辉回头望了招白神领一眼,随即淡然道:“招白,你能拿捏好分寸吗?”

    “嘿嘿,那是当然。别忘了,在白界之中,我可是出了名的摧命死判。经我之手的犯人,想要活命容易,但想死可就难喽。”

    白辉的目光之中略带同情之色地瞧了上方的纯九阳一下,进而沉声道:“希望你要挺住,祝住好运!”

    话音刚落,只听一声风啸忽然自其头顶上方飞掠而过,摧枯拉朽一般直透纯九阳的胸口。刹那间,后者的身体因为受到强烈冲击的缘故,后脊处不由自主地高高隆起,原本灰暗的面庞之上登时涌现出一股阴怖,狰狞,痛苦,悲伤的神情。

    “噗!”

    鲜血破口而出,纯九阳的胸前立即变成了一座微型的“瀑布”,汇成溪流状的血注肆意喷溅,不只将他的衣衫全部染红,还令下方的白辉脸上,沾上了些许血痕。

    “很好!”白辉微笑道。

    “既然如此,我招白可就不客气了!哈哈!”

    狂笑声,呼啸声,成为了琼华山的主旋律,血像羽毛一样,不断自纯九阳的身上脱落,坠地,然后化为一个个精致的圆点,在那棵山松之下描绘出一副抽象却诡异的画面。

    作为受害者,纯九阳抬头仰望着天空,仿佛只有那里才有解救他的唯一办法。由于失血过多,他的身体剧烈抽搐,双脚更是死死地蹬直。然而,“屠夫”般的招白神领似乎并没有停手意思,他的招式仍然狠辣,精准,说要切入皮下一寸,就绝不冒进半分。终于,他也累了,索性坐在树下,任由纯九阳的血液滴落在自己的身上。他如对方一样,高高地昂起头来,脸上却显出一副截然不同的痛快神情。他享受眼下的一切,身上来自对方的鲜血,就是对自己最好的奖励。

    然而,停顿了片刻之后,招白神领忽然站起身来,面露怒相道:“你为什么不叫,为什么不求我放过你?你试试看,或许我会大发慈悲,放你一条生路。”

    空气之中传来一阵死般的寂静,招白神领看着那具随风飘动的身体,两排洁白的牙齿不禁用力地咬紧。

    “招白,你似乎并没有击倒他,至少现在没有。”

    招白一脸愕然地看向旁边的白辉,后者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令无法忍受,那是一种无声地嘲讽。身为神领的他,从未见过别人如此对他,哪怕对方是右卫使白辉也不行。

    “你看不起我?”招白神领语气冷酷道。

    白辉“噗哧”笑了一声,接着将头转向招白神领,好似生怕对方看不清自己的口型,所以特意放慢语速,一字一字道:“我说的是事实。”

    “好你个白辉,连你也敢小瞧你。他被你吊在树上,我如果将他击倒。放他下来,我绝对让他再也爬不起来。”

    “呵呵呵呵!”

    就在招白神领说话之际,树上那具已经千疮百孔的“躯壳”之中忽然发出一阵阴森恐怖的笑声,白辉呶嘴示意了一下招白神领,后者登时昂头望向上空:

    “好你个老不死的,居然到现在还不咽气。不过待会儿你一定会为自己现在的行为后悔的。”

    说着,他走到那棵山松的树干旁边,直面白辉沉声道:“你不动手,我亲自来!”

    随着话音,招白神领的右手掌心缓缓按在树干之上,一阵莫名的异响随之由下及上,自手掌一直传递到每一根树枝之上,并化为千道万道无法比拟的磅礴绵力,对其上面的所有部分发出一道剧烈地震动。骤然间,那棵活了上百年的山松居然变作了无数枚巴掌大小的翠绿色光团,砰然散开。而被束缚在树藤之上的纯九阳也在此暂得自由之身,颓然跌落。

    “纯九阳,接招吧!”

    招白神领纵身一跃,竟已来到纯九阳的身边。只见他双手手腕急晃一下,居然变出一双饱含瘆人寒气的锋利刀刃,并在招白神领精妙绝妙的刀法之下,狂风暴雨般地削向对方的身体要害。

    鲜血再次喷涌,纯九阳则变成了一只惨兮兮的水壶。他的血像甘甜的雨水一样,洒在这片他曾无比热爱的疆土之上。冲击,剧痛未曾令他软弱哪怕一瞬,在自己弥留之际,他居然还能放声大笑。

    “哈哈哈哈!”

    “住手!”

    “砰!”

    双手处在急攻状态之下的招白神领忽然停滞下来,紧接着一道暗红色的血液自其口中慢慢渗出。不远处,白辉稍显意外地看向二者身后,只见一道年轻的身影忽然跃入到眼帘之中。

    “放开他!”

    身随心动,这已是神圣地界的标志,而那年纪轻轻,不过二十四五岁的男子却已将其融会贯通,实在令人难以相信。而就在此人出现之际,迫近死亡的纯九阳突然大叫道:“望远,快走!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噗!”

    在纯九阳说话的时候,招白神领忽然口喷鲜血,这才慢慢转过头去,看向那个刚刚中伤自己的人,口气阴森道:“你居然破了我的心脉,你是怎么做到的!”

    张望远放下那只摆在自己身前的手掌,进而冷冷道:“仇之力,我对你的仇恨已经深入骨髓。被我的仇之力盯上,你死定了。”

    “嗯?”

    “砰!”

    又是一声爆炸滚滚黑烟索性从招白神领的胸口处席卷而出,如同烟囱一般。白辉见此情形不由得皱了下眉头,脚尖点地,呼吸间已来到招白神领的身边,一脸严肃道:“你受伤颇重,先停下来休息一下,这个小子交给我。”

    “可是……”

    招白神领猛然抬起那张阴沉的面庞,白辉的目光穿过前者的手掌,直接望进了对方的身体之中,看到了那一团黑乎乎,血肉模糊的脏器,眼中忽然白光闪过,一团棉絮似的物体忽然自其中缓缓飘出,进而融入到招折神领的体内,几息之后更已落定,并开始发挥功效。果不其然,在那之后,身受必死之伤的招白神领竟是奇迹般地重回生机,眼中的狂热之随之愈发浓烈。

    “交给我,把他们交给我。我要亲手将他们轰成碎片。”

    说话间,招白神领双手猛然握紧,周身随之激荡起层层耀眼白光,好似随时都要爆发一样。如今他的状态与他之前毁灭天界时候的简直一模一样。面对此等情况,张望远立即提起十二分的精神,以来应对接下来的不测杀招。

    “好了,你的绝招还是留在以后使用吧!况且,面对这小子的能力,你的力量也没有用武之力,恐怕等不到蓄力完毕,你的身体就要再次变成一团烂肉了。”

    白辉的淡定令张望远有些发慌,但看到纯九阳那副奄奄一息的模样,他心知自己绝不能后退下,不然对方定不会放过自己的亲人。

    没错,是亲人。虽然张望远并不想承认这一点,但事实就是如此,因为纯九阳正是他的生父。作为儿子的他必须要保护这个在自己背后默默付出多年的老父亲。

    “让我来保护你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