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一章 邪皇震白羽
    嘈杂的丛林,被两声几乎一起发出的异响所震慑,随即归于平静。当白界众人一同看向隐白神领空空如也的肩膀上方之际,灵魂状态下的遮皇也不禁回头望向灌木丛处。那是祝蕴华跌落的地方,此刻竟是燃起了一大团火焰。顾不上自己的安危,遮天皇快步来到火场旁边,拼尽全身的力气,将那具已经有些烧焦的身体强行拉扯出来。如他之所以所预料的一样,刚才的那招“天火同寿”不单击杀了欲要动手的隐白神领,就连祝蕴华的头颅也跟着一同化为了乌有。

    “祝蕴华,你快点醒醒啊!之前的你断了头之后不是照样可以活过来的吗?喂,你倒是恢复啊!”

    一时间不知所措的遮天皇全然忘记了自己的不远处还有一批身负绝顶修为的超级强者,此刻的他已将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祝蕴华的身上。

    然而,灵魂是没有灵气的,所以他也无法像孙长空那样为其灌输真气,令祝蕴华自行疗伤。感受着对方越发冰冷的身体,无助的遮天皇忽然仰天大叫道:“有没有人,快来救救她!”

    “一步,两步,三步……”

    当众人发觉隐白神领已经回天乏术之际,愤怒的目光,如同一柄柄锋利杀器,全部指向前方的遮天皇。作为此行队长的燕白义首当其冲,而戚白礼则紧随其后,看其冷酷凝滞的面容,可见此刻的他究竟是何等悲痛。

    “不管是鬼魂还是尸体,我都要让你们挫骨扬灰。”

    说罢,戚白礼又臂急抖,两柄白色光刃立即自掌中窜出,散发出慑人寒气。另一边,燕白摩拳擦掌,已然按捺不住,揉挫之间,手中竟有火光溅落,看上去异常恐怖。那已不是什么肉掌,而是一双杀人的致命凶器。

    “四步,五步,六步……”

    明知敌人已经来到跟前,可遮天皇依然没有将目光投向前方。他看着手中的“身体”,心如刀割,他想不到,自己的一时举起,竟让对方丢了性命,实在不应该。

    “你这个家伙,为什么要在他们面前逞能,安静地躲在这里不好吗?算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已晚了。作为对你的歉意,我会将他们送下地狱,为你陪葬的。”

    双手轻轻将尸体放在地面之上,遮天皇缓缓起身,在阳光的照射之下,他的魂魄已呈现半透明状,好似随时都会烟消云散一样。然而,就在众人准备对其痛下杀手之时,惊人的一幕发生了。

    “七步,八步,九步……”

    “嗖”地一声疾风掠过,在场的白界众人皆是因其打了个冷战。再次看向前方,但见遮天皇的灵魂之上,竟是浮现出大量的经脉血管,以及骨髓筋肉,而且生长之快,来势之猛,实在令人难以理解。燕白义刚要上前阻止对方身上的异象,谁知旁边的许白仁忽然叫道:“不要过去,有人来了。”

    “十步……”

    当遮天皇身旁的那道人影愈发凝实之际,前者的脸上忽然升起一抹疯狂之色,进而表情夸张地笑道:“你没来帮忙的事情我就不与你计较了。待会你不要动手,他们的性命,我要亲手解决。”

    孙长空低头看了看那具已经血肉模糊的尸体,随即叹息道:“一刻钟。我的术只能支持那么多时间,你要小心一点。”

    “呵呵,一刻钟,重回血肉之躯的我,对付这群废物还用得着那么长的时间?十息足矣!”

    秘术发动,遮天皇再次恢复到巅峰状态,君临天下般的无敌威势登时铺散全场,距离最近的燕白义以及戚白礼登时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杀气。

    “遮天掌!”

    掌劲轰落,戚白礼眼中寒光飞闪,手中一对光刃已然双双迎上,于那只钢铁一般的杀掌当即碰撞在一起,进而迸发出无数道气浪。

    “你!”

    随着首次交手结束,戚白礼的脸上渐渐流露出凶残的笑容,他的这对铸骨光刃不单锋利无比,而且能对肉shen之中的灵魂造成致命的重创。在他看来,对方刚刚获得身体,灵魂还未完全归位,如果这时候遭到攻击,定会落下无法想象的严重后果。而这正是他所想看到的景象。

    然而,当戚白礼发现遮天皇脸上的狞笑之时,他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两道星萤之火,也想伤及本皇,简直做梦!倚天掌!”

    电光火石之间,心知不妙的戚白礼连忙收手换招。可当目光看向掌中光刃之时,他才惊讶发现,自己的骨铸光刃上端,竟已出现了无数细小的裂纹,只是因为刚才自己的注意力都在对方的身上,所以才未察觉到这致命的一点。

    光刃已崩,接下来的一掌他是非还能稳稳接住?

    答案当然是:不。

    “砰砰!”

    两声闷响过后,戚白义与其掌中断下的光刃,一齐朝后方猛跌过去。燕白义虽然一直都在旁边,从始至终却没有出手的机会,当真令他恼火。想到这里,他的两只铁拳之上,立即燃起一**白色的火焰。在此火光的映照之下,周围的空间当中忽然泛起点点白色星光,仿佛是九天上的星河坠落人间一般。

    “白薇星辰拳!”

    如燕白义喊出的招式名字一样,蕴藏在拳中的浩瀚神力一经激发,悬浮在半空之中的众多“星辰”立时受到召唤,进而由黄豆大小长成西瓜规模,并化作一道道深厚拳劲,袭数轰向遮天皇的身体。面对气势如此盛大的一击,遮天皇居然不闪不避,安然站在原地之上,刚刚击飞戚白礼的一掌还未收回,便在半空之中变拳为拳,拳头周围骤然跳跃起无数细小的雷光。

    “九天杀拳!”

    名字为“九”,但实际上发出的拳劲只有一束,与那迎面袭来的白薇星辰相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白界众人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明确的结果:胜者一定是燕白义无疑。

    “什么!”

    “怎么会这样!”

    意外再次发出!

    就在刚刚两股截然不同的拳力交织于一处之际,由遮天皇施展的九天杀拳忽然发出一声诡异的悸动,紧接着,拳劲一分为九,化为九层气旋,并且极力向四周伸展。如果说燕白义的拳劲如万千星辉的话,那遮天皇的拳头就是吞没漫天星体的无尽苍穹。所有的星辰拳劲无一例外,全部沉没在那黑洞般的“拳势”之中。待一切归于沉寂之后,燕白义终于看到了那双冷酷略带讥笑的眼眸。

    “接招!”

    “砰!”

    遮天皇好似有意为之,明明可以一招击杀的力道,竟是被他撤去了赖以发威的神力,只剩下单纯的蛮力,尽数袭进燕白义的身体。这一切,后者的身体竟仿佛一折两断,如同失了魂的身体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之上,而肩上的脑袋则直接扎入地下,双手挣扎了几下之后便再也不动弹了。

    “燕大哥!”

    一见自己的队长身遭不测,其余的白界众人再也忍受不住,登时倾巢而出。遮天皇长吸了一口气,那双略显黯淡的目光忽然投向头顶天空,语气垂丧道:“原来这就是无敌的感觉……”

    “砰砰砰砰砰!”

    谁也没有看清那些拳头是怎么出现的,置身于战场之中的白界众人,只觉得自己的躯壳在那一刻遭受到了密如急雨般的强大拳招,第一击都能轻易将他们的骨头折断,击碎,拍成粉末。待一切都已尘埃落定之际,十位白界中人零乱地倾倒在无数仿若陨石坑般的凹地四周,皆已丧失战力。而被遮天皇打飞出去的戚白礼则挂在远处的一棵树枝之上,看样子已经不行了。

    当那具由“谬论”制造邮的身体一晃不见之际,遮天皇的灵魂呼出一口浊气,而后轻声道:“祝蕴华,还有救吗?”

    孙长空略显同情地看了遮天皇一眼,随即轻轻摇了摇头。

    “他毁去的不只是自己的头,还有体内的精元。精元受损,就算是雪魔医仙在此,也挽回了不了她的性命。”

    对于这个结论,遮天皇似乎早有预料,所以并未太过意外,稍缓片刻之后忽然道:“谢谢你。”

    孙长空满脸愧疚地苦笑道:“你这晨讽刺我吗?我来晚了,是我不对,哪里还有让你谢我的道理。”

    “我确实该谢你,没有你,我就无法亲手为蕴华报仇。”

    看着对方那张认真,坚定的面容,孙长空迟疑了半晌,终于还是露出了微笑。

    “好,我接受你的感谢。”

    此刻,在不远处的九华山顶峰,琼华山之上,右卫使白辉与招白神领极目远眺,片刻后只听后者忽然道:“一群废物,连只鬼魂都对付不了,死有余辜。”

    “哎,招白,你这么讲可就不对了。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功,大家的实力有高有低,参差不齐,也是情理之中。你怎么能因为他们一时晦气,遇到了个强劲的对手,就落井下石呢?”

    一听对方如此说话,招白神领只得点点头,轻声道:“是,我以后注意就是了。”

    “不过,毕竟牺牲了这么多的同胞,究其根本,还是因为我们身后的这位九阳大神,你说是吧?”

    二人一同转身,只见一棵不知长了多少年的山松之下,赫然吊着一道狼狈的身影,不是九阳大仙纯九阳又能是谁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