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天火同寿
    魔界中人戚白礼,不只拥有傲视人间的超强修为,其自身的强大自愈能力,亦是立于常人之中的巅峰水准,哪怕是贯穿咽喉那般的致命伤,于他而言也不过是轻风拂面,根本构不成丝毫威胁。反观树上的祝蕴华,似乎并未因为眼前的这一幕感到快多的惊讶。因为早在这之前,她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你们几个就是白界派来的虾兵蟹将?我看也不过如此嘛!”

    祝蕴华心知靠自己与遮天皇的实力无法应对如此这么多白界人的联手之力,所以眼下的当务之急便是令这些人心绪大乱,无法理智思考,这样他们的计划才能顺利实施。而听到对方如此讥讽自己,白界中人自然不会就这么站着,有几个甚至已经跃跃欲试,恨不得隔空就将树上女子直接轰落下来。

    “几位哥哥,稍安勿燥。咱们这么多人在这里,若是被她逃脱了,那才是对我们真正的羞辱。既然刚才他对我出手,所以现在理应就该我来予以还击。几位哥哥先在这里休息,让小弟给大家出出气。”

    “唰!”

    白练自下方拔地而起,锋利的气浪如同一柄无坚不嶊的神兵快刀,当即将那棵杨树纵向一分为二。与此同时,祝蕴华的身形已然消失不见,空中弥漫着的点点火光,仍在隐约向外散发着蒸蒸热气,使得附近的空间之中升起一股难以忍受的闷热感。

    “哦?跑得还挺快,怪不得敢公然与我们这些白界人叫嚣。不过,你以为逃就能逃过我的追击了吗?”

    “嗖嗖嗖~”

    另棵树干的背后,祝蕴华正在因为之前的遭受而忐忑不安。若是自己刚才再晚上半自己,恐怕身体已经被那道凌厉的白光分尸而亡。即便如此,祝仍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谁知就在这时,一阵不同寻常的的风啸忽然传到了她的耳中。

    “什么?”

    超乎想象,当那道要命的白练,御风而来,“飘”至自己身后的时候,祝蕴华才恍然意识到自己所面前的敌人是有多么可怕,刚柔并济的那道白光,以其匪夷所思的方式攻至她的后心死穴,再有片刻自己恐怕就要命丧当场。

    “火羽化身!”

    口诀念动,祝蕴华那具即将被白光刺破的身体居然变作一团烈火,于白练掠过之时,散作无数块羽毛般的细小火苗,惊险地避过了戚白礼的招式。而下方,后者的脸上却丝毫没有诧异,好似这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样。

    “你以为,同样的招式能骗过我两次吗?”

    “嗖嗖~”

    此刻,刚刚落到一处隐蔽之地的祝蕴华还未来得及喘息,如影随行的莫名风啸再次自耳边传来。回首,惊愕,当她准备继续逃离的时候,却发现突如其来的白练竟然改变了攻击的方式,如一条坚韧无比的龙筋,牢牢地捆缚在她的身体之上,使其动弹不得。

    “嘿嘿,小娘子,好似是我戚某人技高一筹啊!白闪召来!”

    忽然间,一道霹雳自上而下,涌入丛林之中,不偏不倚,刚好击中被困住身形的祝蕴华。伴随着一声凄厉的惨呼,混身冒起黑烟的她如流星一般坠入到灌木之中,再也没有传来任何动静。

    “白礼,你这出手有些过重了吧!死了还好说,若是还残留着一口蒲气,身体却已经烧焦残缺,你让兄弟们如何消受?哈哈!”

    一时间,林中传来白界众人的yin邪笑声,可就在这个时候,另一道诡异的身影却是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嗡嗡嗡~”

    光浪席卷,令十二名白界中人登时脸色大变,不是因为别的,只是因为此刻出现在面前的招式,正是隐白神领的得意之作,名为狂浪暴亟。

    浮动空中的众多光刃,皆是触之即死的致命之物,一经击中目标,便会立即爆发出恐怖的强大威力,而遇袭者不是被光刃斩中血尽而亡,而是被那其中的狂暴力量强行涌入体内,撕裂五脏六腑,四肢百骸而终,死状异常凄惨。所以一见此状,在场的白界众人立即脸色大变,生怕自己成为其中的不幸者,疯狂逃窜。

    “该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隐白神领真的叛变了?”戚白礼一边闷头后撤,一边急声埋怨道。

    “不可能,神领大人绝不会做那样的事情。这里一定有隐情,或许,他真的是身不由己,被人操纵了神形。”

    听到燕白义如此回话,戚白礼登时面露惊骇状道:“可……那样的事情真的可能吗?世上居然还有能够操纵白界神领的超级强者?我不信!”

    “不信也没办法,可从眼下的情况来看,真相多半是这样。如果真的被我不幸言中了,那有一个人可就派上用场了。”

    说着,燕白义的目光忽然投向不远处,一位正在与自己一样,向东侧逃离的白界人,戚白礼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不由得嘀咕道:“顾白勘!他怎么了,为何是他?”

    之前,遮天皇与祝蕴华商量,自己借隐白神领之身,骗过众人,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可令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见面之后,他发现这些人个个身负神力异能,根本不是一个人能够应付了的。哪怕是凭隐白神领的巅峰实力,恐怕也无法从这十二名白界中人手里走脱,自己甚至还要跟着遭殃。

    祝蕴华因为担心遮天皇的安危,所以在众人追踪后者的时候,强行出手,以来分散大家的注意力,却被戚白礼盯上,并且一招击落,至今生死不明。

    眼见祝蕴华为了自己身遭不测,遮天皇登时火冒三丈,火爆的脾气更加控制不住,于是才会忽然出手,将燕白义一众打得落荒而逃。

    然而,遮天皇心里明白,这只是缓兵之计,一旦被众人识破了自己的真正身份,那他的末日也就真的来到了。

    “哐啷哐啷!”

    一阵刺耳的铿锵声过后,遮天皇蓦然抬头,却发现于众多光刃之间,竟是射来一枚光亮之物。定睛再看,居然是一条游刃般的银色锁链。

    不知为何,一见此物,遮天皇心中立时传来阵阵不安,灵魂深处更是发出了由衷的震撼。那不是寻常的锁链,那是可以追魂索命的灭神之物。遮天皇最不想看到的一幕还是来到了,因为众人已经看出了他的本来面目。

    “哈哈,一缕残魂也敢假借神领威力在此撒野,许白仁,用你的追命锁那个家伙给我抽出来,我要亲自把他打到魂飞魄散!”

    “喝!”

    一声嘶吼,遮天皇全力一跃,已跳出数十丈之外。本来他以为自己这一闪应该能够稍稍缓解现场的紧要情况。可谁承想,那条追命锁行动竟是如此之快,二者之间的距离非但没有拉大,反而还被它追上一些。如今,遮天皇已经可以清楚看到那条锁链的细节,只见锁链的链头之上,赫然是一枚银光闪闪的鬼脸,正是它才令遮天皇这般忌惮。

    “那……那是死神!死神为何会附在这么一条寻常的锁链之上!”

    自古以来,索命的事情便是由鬼差来执行。可当人的修为境界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鬼差也无能为力,被时便需要一个更为强大的神明来执行冥法,那便是死神。

    地府之中的死神有数位之多,可遮天皇怎么也没有想到,其中一个居然被迫与这条银色的锁链合而为一,竟还成了一件独门杀器,实在令人倍感惊诧。然而,如今的遮天皇已经无法考虑太多,眼下他能做的,便是尽量远离这位可怕的神明。

    “不好,大事不妙!难道今天真的是我遮天皇的大凶之日?若是那死神收了去,我岂不是要坠入地狱,亦或轮回轮世!不,我宁死也不!”

    想到这里,遮天皇心中凛然,右掌之上立即涌现出大量黑气,并化作一只巨大掌印,轰然拍向那条追命锁链。

    可就在这个时候,锁链上的鬼脸竟是摇身一变。一时间,树林之中群光璀璨,一丝丝绿芒如萤虫一样,落在一片片树叶之上,观望着前方那道狼狈的身影。此刻,方圆百丈之内竟是万籁俱寂,唯一淡定自若的、便是那位追命锁链的使用者,许白仁。

    “哼哼,敢玷污白界神领的身体,今天就让你死在追命死神的鬼镰之下。”

    “唰!”

    雾霾退避,一枚泛着紫色鬼气的巨大镰刀撕破空间,径直削向遮天皇附身的隐白神领。事情发生的如此之快,后者想都未想,登时化为一道淡蓝流光,一跃飞上高空之中。众人再次看向下方的隐白神领,却发现那柄要命的鬼镰虽然已经砍进前者的身体之中,却未曾流下半滴鲜血。而此刻的隐白神领,脸上竟是慢慢浮现起一道残酷的笑容,沙哑的声音自其喉咙之中缓缓涌现:“你们做得不错,都退下吧!这两只蝼蚁就交给我……”

    “祝融神技,天火同寿!”

    伴随着那一道尖锐的呼叫,隐白神领登时脸色惨白,刚要开口说话,脸上五官竟开始剧烈抽搐,扭曲,肿胀,最终一声惊魂的爆炸之中,化为血水无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