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阻击
    男人最怕女人瞧不起自己,最不愿听对方说出“不敢”“不行”“害怕”“怂”之类的字眼,这对他们而言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与伤害。所以一经听到祝孕华如此说话,遮天皇就好像吃了急药似的,即便是处在灵魂状态下的他,依然表现出一副气吞山河的强大气势,眼中厉色更是尤为骇人。

    “说吧,你想怎么处制他们!”

    祝孕华暗自偷笑了一下,然后才道:“让我看看,一二三五六七八,一共十二个人。以我们现在的实力与他们十二人一起交手,确实有些困难,将个个全部击杀也不现实。不过,杀不了他们,我们却可以想办法将他们引入陷阱之中,使其无法在短时间之内脱身。如此一来,我们便有时间等待孙长空苏醒,一起前往九华山,营救九阳大仙以及众人。如何?”

    刚刚还雄纠纠,气昂昂的遮天皇一听计划的大概意思,立时泄了劲,面露为难道:“可是……这些人个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困住一个还好说,要想让他们像下饺子一样,乖乖落入圈套之中,委实太过勉强。而且,就算困住他们,如何尽可能地延长脱困时间,也是一个大问题。虽然我曾经在仙宗那里学过一阵奇门遁甲,但因为当时贪玩,又不愿去淀粉那些晦涩难懂的法令,所以基本相当于不会。如此一来,我们该如何是好?”

    遮天皇原本以为自己的话都说到了这个份儿,对方会就此作罢。谁知这时,祝孕华的脸上非但没有丝毫失落,反而充满了狡黠之色:

    “呵呵,你不会不代表我也不会啊!你以为我待在火山底下好几万年在做什么,除了简单的修行之外,大多数时间我都在与自己斗争。”

    “与自己斗争?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能右手打左手不成?”遮天皇嘲讽道。

    “笨蛋!当然不是。我在火山下面因为太过无聊,所以就会布下一道禁制,然后再由自己破解。起初,我也认为那是一种无聊的举动,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发觉得自己对于布阵施术有了全新的认识,奇门遁甲更是谙熟于心。你放心,只要你将他们引入到禁制之中,我保证令他们三天三夜逃不出来。”

    “你真这么有把握?”遮天皇不禁问道。

    “当然,别忘了,我可是火融魄,世间至宝,不瞒你说,就连那位白界主也是费尽心机,想要找到我。若不是忌惮他的力量,我也不会从百石城逃出来,更不会被天魔皇那个老家伙镇压在山体之下,一困就是好几万年。”

    遮天皇表情诧异道:“没想到你和那个白界主还有么一段恩怨,怎么之前没听你提起过?”

    祝孕华不耐烦道:“换作是你,你愿意提起自己的伤心往事吗?偈怎么不和我说,当初自己为何会变成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祝孕华的一时气话,如刀子一样插入到遮天皇心窝之中,令他半天说出话来。意识到自己冒犯了对方的祝孕华连忙又道:“你……你别在意,我……我只是说说罢了,并没有讥笑你的意思。”

    “你刚才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个主意,快,你现在就去布置陷阱。诱敌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遮天皇就这么走了,看着对方散去灵体的地方,祝孕华会心一笑,自言自语道:“谁能想到在那个凶恶的面孔之下,隐藏的竟是一颗热情如火的内心。”

    此处距离九华山不过几十里的路途,以这些白界中人的修为,就算不动用身法,也能在极端的时间之中通过。眼见目的地近在眼前,众人心中为之一弛。连番的赶路已经讼他们放松了警惕,四处顾望之余,一名白界中人竟在前方的树林之中看到了一道人影。

    他竟是七神领之一隐白。

    现在前往九华山的只不过是经由白界主派遣进入人间的数名高手的一部分。在进入人间之后,所有人被统领左使一分为四,而这一队人马修为最低,所以才会前来右卫使白辉所在之地,也算有了凭仗。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未到达目的地,隐白神领便亲自过来接引,于他们而言,这是一种无上的荣耀。

    “哈哈,右卫使还真是体贴啊!居然还专门派隐白神领前来迎我们。想来,山上已经准备好接风的宴席,不只有没有佳人作陪呢?”

    旁边的白界人忽然拍了一下说话之人的脑袋,面露怒相道:“你这家伙,脑子里面整天就是女人女人,早晚你要死在女人手上。”

    那名遭到责怪的白界人非但毫不示弱道:“那又如何,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我戚白礼就是喜欢这个死法,你能怎么样?”

    “呵呵,希望你能如愿。”

    “你!”

    二人争吵了一阵之后,负责此行人的队长木燕白义忽然道:“你们两个给我消停一点,若是惹恼了神领大人,我让你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

    一听队长发话,方才还在争辩的二人立即萎靡,就连大气也不敢再喘。可让他们万分不解的是,隐白神领一直站在那棵杨树之下,就是不肯上前一步。燕白义心想对方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地位原因,不肯屈尊过来。想到这里,他这个当“头儿”的也只能带着其余人,进步上前,准备向对方行礼,以示尊敬。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见到他们甫一接进,对方非但没有表示,反而转身就往林中奔去。众人顿感异样,面面相觑,而燕白义则随即高呼道:

    “神领且慢!”

    “哈哈哈哈!”

    笑声凄厉,如鬼似魈。这一刻,凡是听到隐白笑声的人,身上毫毛纷纷站立,好似一只只受惊的刺猬。联想之前的一幕幕情景,燕白义心叫不妙,于是对其它人交待道:

    “这位隐白神领向来性情怪异,令人无法琢磨。你们一会儿眼睛都给我擦亮点,别给我捅篓子。”

    “燕大哥,我看那位神领身上有古怪,该不会是个假的吧?”

    燕白义勃然道:“胡说!难道你没感觉到他身上那股白界独有的超然气息吗?那是神领的标志,绝不允许我们这些凡夫俗子玷污。废话少说,快点跟上!”

    依靠着敏捷的身手,白界一众很快便追上了于林间飞速穿越的隐白神领。燕白沉吟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几步窜到对方身后,满脸赔笑道:“神领大人,刚才是属下们考虑不周,让您亲自引路,对我们而言实在是一大罪过。等安定之后,我和兄弟们一定登门道歉,您看……”

    “嗖~”

    事情发生得如此突然,以至于燕白义中招吐血之时,他的脸上还残留着之前笑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的一番真心,却换来对方如此冷酷的回应,当真令人火冒三丈。随之赶来的众人咋啦一下将他围了起来,眼见胸前那个正在向外冒血的伤口,先前的戚白礼不禁问道:“燕哥,你怎么样,没事吧?”

    说着,他抬头看向渐渐远去的身影,不由得面露凶狠道:“神领就很了不起么,说白了还不是界主赐予的力量。换作是我,一定可以比他更加优秀。”

    燕白义调息了片刻,又在伤口上撒上独门秘药,这才令伤势缓解少许,进而道:“白礼,说话小心一点。不过你刚才所说没错,这个隐白神领似乎真的有问题。”

    戚白礼放声大笑,得意道:“哈哈,我说什么来着,这个隐白神领就是有古怪。我要是,就索性待在山下,等着你们去,何苦自己跑这么远,专门来迎接我们,这样做岂不是自降身份?不对,如果他不是隐白神领,身上为何会有他的气息呢?”

    燕白义沉吟了半晌之后,终于道:“希望我的猜测是错的,或许隐白神领已经被人劫持,刚才的行为并不是他的本意。”

    “啊?人间还有这等高手,不但可以击败神领,还能令其成为自己的弟子,为他所用?这也太恐怖了吧!”

    燕白义点点头道:“事情听起来是有些疯狂,不过这也是解释眼下情况的唯一方法。如果真是那样,我们可就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准备迎接随时可能到来的袭击。”

    “嘿嘿,大哥你放心。我戚白礼胆子最大,如果敌人要来,让他们第一个来找我!”

    “唰~”

    一道红光飞驰而过,刚好穿透戚白礼的后颈,自前方的咽喉射出。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众人根本来不及凶手的位置,便纷纷看向对方,一探伤情轻重。而这时候,一道经衣倩影凭空出现,伴随着一股悦耳轻灵的女声道:“听说你最勇敢,所以刚就没忍住,轻易出手了,真是抱歉,见谅,见谅。”

    “呵呵呵呵~”

    那是一种无比沙哑的狰狞笑声,当戚白礼转过身来,面向树杈之上的祝孕华之时,后者这才发现,对方咽喉上的血洞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势头迅速恢复,而他的脸上也终于绽放出饿狼般的凶狠之光。

    “你们都让开,我要和这个小娘子好好玩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