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洪劫杀机
    前文提到过,魔人有一种独特的体质,一度落入水中,体内的力量便会随之消失,强悍的体质也将不复存在。眼下,众魔兵下河修建防洪壁垒本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不好,水下有人,大家小心!”

    为首的魔将甫一开口,泡在水中的数十名魔兵相继发出阵阵惨叫,几经扑腾之后便没了踪影,化为片片血水。众人见此情况赶紧回逃上岸,却不承想对方来的如此之快,隐约间,几条布满鳞片的粗壮手臂自水中探出,只是往那此魔兵的腿上轻轻一扣,中招的人们便纷纷落入水中,随即消失在湍流的河流之中。

    “神箭队准备,给我往水里放箭!”

    显然,为首的魔将早在之前做好了万全准备,随着号令,一队整装完备的魔兵忽然上前,弯弓搭箭,雨一般的快矢一齐射入水中,片刻事,水底之下非但没有人影出现,反而发出阵阵刺耳的铿锵声。

    “嗯?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水下的伏兵还穿着护甲不成?”

    这知道这些训练有素的魔界弓兵,个个身负惊人臂力,所使的重弓更是达到二十石,足可以破石碎甲,杀人于弹指之间。然而,能将这些致命箭羽悉数挡下的,足可见防具的超强质地,绝对可以称得上是的人间神器。

    “该死,这些人身藏水中,火攻根本奈何不了他们。而我们在明,他们在暗,贸然出击只会陡增伤亡,甚至还会满盘皆输,这下该如何是好。”

    “呵呵,这么点事情就把你难住了,今后如何担当魔将之职,统领魔军。你退下吧!”

    随着声音,那名魔将以及幸存的众魔兵一齐看向身后处,一见来人,大家皆是脸色大变,尤其是前者,更是惊愕万分。

    “幽……幽川大人,您怎么来了?”

    说话间,那名手托玉瓶的黄衣男子缓步穿过众魔兵,举步来到河岸边上,随手将掌中玉瓶内侧倾了一下,一股澄黄色的浆涂立时从中缓缓淌出。

    “我受医仙委托前来助你一阵,他老人家,已经猜到了这里发生的情况,所以才会特意潜我来此。”

    “什么?雪魔医仙?老魔皇?他不是自从魔界被毁之后就不见踪影了吗?为何现在……”

    幽川的脸上忽然浮现出一股厌恶的神色,眼中的慑人神光如同一只无形之手,紧紧捏住对方的心脏。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最好别问。好了,这下水里那些家伙应该浮上水面了吧!”

    “好烫,好烫!”

    果然,如幽川所说,黄色浆液滴入河中不久,一声声惨叫便是自水底接连发出,不时数道黑影狼狈地窜上岸边,众魔兵咋啦一下全部散开,生怕对方身上的水渍落到自己的身上。

    “哦?果真是你们。看来雪魔医仙猜测的没有错,暗中作祟的正是海中霸主,鲛族!”

    甫一定神,众魔兵看向那些刚刚自水中上岸的数名鲛人。只见他们身披黑色甲鳞,四只短小却又十分强壮。鲛人的头很小,耳朵更是几乎不可辨认,浑圆的眼睛之串好似覆盖着一层轻纱一样,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出灿烂的光芒。

    没错,他们就是鲛人。

    然而,因为之前幽川魔君的“黄浆”缘故,鲛人的身上已经相继出现大范围的“侵染”现象,坚硬无比的鳞片相继脱落,露出其中嫩白的皮肤,个别位置还渗出了青色的粘液,这便是他们的血。

    “来的时候,鲛王大人千叮万嘱,要我们小心一个名叫幽川的魔人。如此看来,此人便是了吧!”

    说着,一名体形最为健硕的高大鲛人随即出列,于那位手托玉瓶的魔人身上打量了一番之后,丑陋的面容之上立时浮现出一抹疯狂,进而放声大叫道:“弟兄们,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幽川魔君了,依鲛王的命令,我们要好好照顾一下这位大人物,亮家伙!”

    说话间,鲛人忽然伸入探入自己的口腔之中,片刻之后,一枚锃亮的金属物体自那其中缓缓出现,竟是一柄散发着阵阵寒气的黑色鱼叉。此物一经入手,鲛人神情登时激动起来,两只珍珠般的鱼眼更是透射出骇人的凶光。

    如带头的鲛人一样,其余鲛人战士也纷纷亮出兵器,幽川魔君见此情形随即吩咐道:“你们只管看好这里的水势就行,其余的就交给本君了。”

    “大人,你……”

    负责此处的魔将刚要说话,幽川魔君忽然将头转向于他,进而口气阴森道:“怎么,你敢小瞧本魔君的实力?”

    “不不,大人不要误会,属下只是担心这些来路不明的怪物会使出什么不为人知的诡异,万一不小心伤了大人,那就得不偿失了。”

    幽川魔君嗤笑道:“就凭这些虾兵蟹将也想伤本君?简直痴心妄想!”

    放音一落,幽川魔君的身形忽而消失在众人跟前。再看鲛人之间,随即多了一道快疾白影,鲛人的鳞片之上相继爆发出阵阵火星,是兵刃相击造成的结果。

    “哈哈,凭你的力量是破坏不了我们身上这些加强鲛鳞的,你可知道我们出来之前都经历怎样的磨难,才拥有了如今这副体魄!”

    带头鲛人嘶叫一声,左侧那只奇短无比的鲛手,或者可以叫做鲛鳍的东西,陡然间握住一物,幽川魔君踉跄现身,脸上写满了惊愕之状。

    “你……居然居然身藏不露!”

    带头鲛人淡淡笑道:“忘记自我介绍,我乃鲛王手下三鲛之一,鲛力。还有,与我交手的时候,千万不要分神啊!”

    “呲”的一声尖啸,鲛力手中的凌厉鱼叉出其不意地刺向对方面门,幽川魔君目露讶然,却已脱身不得。

    “鲛力那边应该已经开始动手了吧!”鲛王看着远方那座屹立在丛林之中的城池,随即淡淡道。

    “嗯,差不多了,依照患海的意思,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和魔人打起来了。”

    鲛王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鲛媚,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略显不悦道:“大战在即,江患海去哪里了?”

    鲛媚脸色微红,停顿了片刻之后这才回道:“呃,可能是最近太过劳累,患海他身体不舒服,我就差人扶他去后面休息了。父王放心,现在的局势还用不着他出手。单凭我们这些数以千计的精英鲛军,也足以令魔族应付一阵了。”

    一听此言,鲛王淡然的神色之中突然流露出些许苦色。要知道,为了这次的计划,鲛王可以是倾其所有,无遗余力,已然到了破釜沉舟的地步。能够攻克魔城最好,如若不然,鲛族定会跌入衰落的深渊,再无恢复之日。想到这里,他那颗多年未曾忐忑的心竟是倏尔不安地悸动起来,进而牵动混身的所有肌肉,一起剧烈地颤抖。

    “快,快,给我去拿鲛丹!”

    一见鲛王如此模样,身为女儿的鲛媚不禁大惊失色,连忙差人去寻江患海。片刻后,江患海休闲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鲛媚见此情形,连忙奔上前去,不由得埋怨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怎么还如此淡定,父王又犯病了,快把鲛丹拿出来。”

    江患海将眼中慵懒的神光投向不远处的鲛王身上,表情阴森古怪道:“让他这么活着,还真有些难为他了。”

    听完此言,鲛媚先是一愣,而后才故作镇定道:“你……你话是什么意思,你不是和我许诺过,只要与白界合作,听侯界主差遣,我爹的狂症就能医治吗?”

    江患海伸手轻抚鲛媚的面庞,如同一位慈父正在端详自己多时未见的可爱孩子一样,脸上尽是温柔之色,接着道:“傻瓜,我说的当然是真的,白界主神通广大,一定能够令鲛王重回健康之身的。只不过,那可能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不是三两天就能解决的,你和鲛王能等吗?”

    “能,当然能!”鲛媚斩钉截铁道。

    “呵呵,那就好。这是鲛丹,拿去吧!”

    鲛媚拿过对方手里的药瓶,转身奔回鲛王的身边,并帮其服下。而后方,江患海看着这对感人的父女之景,脸上却是渗露出些一丝淡淡的讥笑:

    “愚蠢的鲛人,为了界主的大业献出你们的生命吧!”

    且说孙长空救回祝孕华的性命,之后便陷入了昏迷之中。借谬论之力现世的遮天皇与后者一起照料孙长空,几乎彻夜未眠,直到天亮之前才小憩了一阵。然而,天未大亮,二者便被一阵嘈杂声惊醒,仔细辨别之后,竟发现来者居然是一队人马。

    “听说右卫使大人刚刚将这里的一位绝世高手,后者还被吊在山门之上,至今还未断气。如此一来,便省去了我们的许多麻烦,根本就是坐享其成嘛!”

    “嘿嘿,听说人间美女众多,有机会我一定要……嘿嘿~”

    树梢之上,祝孕华与遮天皇居高临下,看着那队身着白衣的修行者脚下经过。遮天皇淡淡一笑,进而默声道:“看来,又是白界的杰作啊!”

    “不好!他们去往的方向是九华山,大仙有危险,必须要将他们拦在这这里。”

    遮天皇回头望了一眼祝孕华,发现对方竟也看着自己,二人僵持了片刻之后,前者终于道:“你的意思是你和我,面对这么多的白界中人?”

    祝孕华面带微笑道:“怎么,你该不会是害怕了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