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七章 天魔本尊
    新魔城内人心惶惶,哪怕他们早已看淡生死,哪怕他们是魔族精英,然而在面前此等天灾大劫来临之际,大家还是忍不住为自己的安危担心。好在,他们有一个共同的首领,正是他的存在,才令他们有了今天的美好生活。魔皇无存,魔界历史上第一个将魔族带入人间的君主,他的任何一个决定,都关系着全族人的荣辱兴亡。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大家都会坚定不移地跟随着他的脚步,惟有那样才能有惊无险。

    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此刻魔皇无存已经不复存在,他意识已经堕落至殒仙塚内,与其它历代先逝的魔皇达到了一处。甫一恢复神志的他好奇地看向四周,却被身旁一位忽然出现的灰衣男子镇住了心神。

    “你是谁!”魔皇无存略显忌惮道。

    灰衣男子放下手中的茶杯,脸上的微笑格外迷人,令魔皇无存原本悬起的防备之心随之放松了许多。他将桌上的另一杯茶递给对方,而后语气温和道:“听别人说,你已经令魔界重现辉煌,人间已是魔族之物是吧!”

    魔皇无存先是一愣,而后强颜欢笑道:“呃……主要还是大家的功劳,再加上天时地利等诸多有利条件,这才使得人间沦陷于我魔界之手。”

    灰衣男子点头道:“嗯,不知你是否了解,其实早在数以万前的远古时代,人间的大部分领土都是属于魔界的。只是之后发生了一些变数,这才讼人类有了可趁之机,进而将魔族赶到了那片充满死气的荒土之上。”

    “哦?还有这等事?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如此看来,您也曾是魔族之中的一名绝世高人啊!”

    听闻此言,灰衣男子神色黯然,仿佛是被魔皇无存的话勾起了伤心回忆,所以才会有如此表现。悬停了半晌之后,他终于又道:“我不配称为魔界中人,你还是不要提起的好。”

    魔皇无存心中好奇充足,对方越是这么说,他便越是想知道其中的隐情,于是追问道:“前辈,你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灰衣男子缓缓抬起自己的双手,进而神情苦涩道:“我的这双手上和,沾满了魔人的鲜血。于魔族而言,我便是最大的罪人。我犯下的涛天大错,就算是让我死上千次万次,也绝无可能相抵。是我一时之间的天真,才让魔界有了之后的悲惨境地。”

    魔皇无存越听越是迷糊,刚要继续问下去,谁知那灰衣男子忽然身体一震,一股骇人杀气登时自体内滚滚涌现。

    “嗯?前辈,你怎么了?”

    “快!离我远点,不要在这里待着。否则我控制不了自己,你也要遭殃!”

    听到那人的警告之后,魔皇心想留下来一探究竟,可以的话兴许还能帮上对方一手。可谁承想,那股可怕的气息竟是与时俱增,不一会儿便形成了相当规模,令得周围的所有景物发生异变。石桌裂了,茶水蒸发了,就连空气之中也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灰衣男子于乱象之中缓缓起身,一尊空前强大的魔影随之于身后半空之中乍现在魔皇无存的眼前。

    “那……那是天魔幻影,你果真是一位了不得的先人。”

    感叹之余,魔皇无存刚要退身,谁知突如来的一股力量忽然钳住了他的身材,使其动弹不得瑟。狂风之中,灰衣男子的眼中接连爆发出数道杀戮红光,面对此人的忽然变脸,魔皇无存实在无法理解。

    “你……你要做什么,难道你已不记得我了吗?”

    身处凶险之中,魔皇无存大声疾呼,希望借此能够唤醒对方的理智。然而,如今的那名灰衣男子已然被疯狂冲昏了头脑,而空中的那道天魔幻影,气势也变得空前高涨,一根根锋利的獠牙自口中呲出,头顶,背脊,双臂之上长着无数参差的尖角,哪怕是再坚固的壁垒遇上它们也会当场粉碎。这便是天魔的凶狠原貌。

    “魔人,魔人,又是魔人。你们这些经由天魔退化的劣等种族,根本不配活在世上。杀掉杀掉,统统杀掉。只要将你们这些杂碎全部消灭,魔族才能保持高贵纯洁的血统。”

    刹那间,天魔幻影的血口之中红光一现,魔皇无存倏尔抬起那双惊惶的魔瞳,却已被随之而来的毁灭力量立时吞噬,冲天火光一跃而起,化为一条出水蛟龙,于空地中上下翻腾,凡是被其扫中的地方,全部变成火焰的食物,沦为焦土。而被熊熊烈火包围的魔皇无存终于再也忍受不住,愤然长喝之中,另一道魔影横空出现,与天魔幻影分庭对峙。

    “你这人喜怒无常,动手没轻没重,既然你已与我撕破脸皮,那就休怪我无存出手无情了!”

    心念一动,由魔皇无存操纵的魔影飞速来到那尊天魔幻影跟前,抬手就是一拳。恐怖的力量肆意宣泄,随之产生的拳风竟如同一枚枚快刀一样,划破天空,撕裂大地,将周围的空间登时分为若干个较小的区域。魔皇无存躲闪不及,被其中一道割破了脸颊,鲜血顺势滴落下来,刚一落在地上,便消失无踪。如今的魔皇无存只是一道意识而已,并无实体,更无血肉可言,刚刚流出来的血液也只是幻象而言,根本不具备实体,因为才会出现刚刚景象。

    “生前被那个神领凌厉也就算了,死后还要不得安宁。我魔皇无存纵横江湖上万年载,哪里吃过这种鳖,你要打,好,我就跟你奉陪到底。”

    魔皇无存虽未到达天魔境界,但除去这一点之外,他的力量,速度,反应,魔力,丝毫都不逊于之前的历代魔皇,甚至还犹有过之。在这种情况之下,他的全力反击,自然不能小觑,魔影杀拳轰落,将那周围的地面再次破坏,使之化作袅袅尘埃。

    拳影之中,天魔幻影岿然不动,而基中那双猩红的眼睛却是依然醒目,如同两枚晶莹的宝石一般,于黑暗之中放射出异彩流光。

    “哈!”

    伴随着灰衣男子的一声急啸,天魔幻影陡然探出右手,掠过众多拳劲,精准无比地来到对方跟前,一把扼住由魔皇无存掌握的魔影咽喉。一时间,强烈的窒息感涌上心头,其中的骨骼更是接连爆发出阵阵惨叫般的异响,仿佛下一刻就会砰然破裂似的。

    “你……你这混蛋!”

    生死之间,魔皇无存集中生智,背后魔影摇身一变,竟又长出两条长臂,加上先前的一对,四条魔猿般的魔手,竟是同样握住了天魔幻影的脖子,且用力更猛更狠,甚至已经将整道幻影提到了半空之中。双脚落空的天魔幻影无处借力,原本几乎掐断魔皇无颈椎的双手,登时失去了威力。后者心中狂喜,趁热打铁,四臂继续发力,空中,天魔幻影挣扎蹬踹,却依然无济于事。在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僵持之后,随着一声轻脆的炸响,天魔幻影终于砰然消散,而其中的灰衣男子也顺势掉在地上,仔细一看,竟已昏死过去。

    “嗯?这人的眉心怎么还有第三只眼,我记得魔界历史上拥有三眼的天魔只有一人,那就是……天魔皇!”

    心中骇然,散去魔力的魔皇无存站在原地,甚至不敢上前一步,眼前的事实真相令他不知所撒旦,面对这位魔界的开创者,他又该如何应对呢?

    魔族战士向来都以训练有素著称,只要是上级下达的命令,他们便会毫不迟疑地实施,哪怕是要付出自己宝贵的生命。魔城外侧那条孕育过无数生命的运河河岸处,已经站满了前来支援的魔兵。只见他们赤luo着上身,裤子也纷纷卷到膝盖处,做好了随时下水的准备。而再靠后的位置,大量的石材正在源源不断地被运往这里,以来应对即将迫近的洪水爆发。

    “听我命令,一会儿大家全力将这处低洼地段堵住,绝不能让上涨的河水蔓延到岸上。听明白了吗?”

    “是!”

    说时迟那时快,一位位精壮的魔兵纷纷抗起那些运来的石块,跳入波涛汹涌的河水之中,玩过河崖下方,将手中基石一块一块地整齐码放。然而,防汛工作还没开始多久,越发疯狂的河水便将数名魔兵冲入到奔腾的急流之中,呼吸之间便没了踪影。同伴们见此情形来不及悲伤,因为他们知道下一刻的自己也极有可能成为那种下场,而他们如今能够做的就是尽用力,以性命为代价拦住这些要命的洪水。

    “上,给我继续上。”

    在众魔兵前赴后继地努力之下,河岸处的防洪壁垒终于慢慢建起。就在大家内心为此感到振奋不已之际,一声惨叫忽然自那水中的魔兵口中传出。

    “啊!”

    惨叫过后,那名魔兵立时消失不见。然而仔细辨别之后,众人才发觉对方并不是死于无情的洪水,因为河水之中出现了一抹不同寻常的红色。

    那是血的踪迹!

    “不好!有埋伏!”

    负责此次防洪任何的魔将登时心中大骇,待其高声提醒水中从将领的时候,悲剧已经正式上演。

    “啊啊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