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六章 海中霸主来袭
    阴风萧萧,吹在身上给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看着面前这位熟悉的,曾经一度被他当作生父的老者,黩黯的心中却是升起一丝强烈的骇意。对他而言,天阳老怪就是他最熟悉的陌生人。

    然而,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将抱着木盒的双手紧紧抱起,搂得木盒的盖子发出“吱吱”的异响。天阳老怪见此情形随即放声大笑,摆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淡淡道:“好了,我这个老头子也是说说罢了,你不想,师父肯定不能勉强你。唉,事隔万年,不知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魔界究竟有没有统一天下,我的那只老龟是否还活着呢?”

    黩黯迟疑了一下,细一想说出来也无妨,于是回道:“师父放心,这一代的魔皇名为无存,是一个做事果断,拥有大智慧的年轻首领,大他的领导之下,我们魔界已经顺利进入人间,占据了大部分的富饶之地。但与此同时,一直沉睡的魔界大火山也在不久之前出人意料地爆发,魔界也已经在那场天灾之中不复存在。”

    “这样么?如此说来,永恒那个家伙恐怕要食言了。”

    说着,黑衣老者自地上忽然站立起来,面向东方的天空,随即沉声道:“我已知道到那个新魔皇已经来到了殒仙塚内。只是,我们距离他较远,一时之间无法到达他所在的地方。如果你一定要找他的话,就按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不要回头,否则将会有迷路的危险。”

    黩黯看着对方的背影,心中登时五味杂陈。想这天阳老怪已是死去数万年的亡魂,却因为身份特殊无**回转世,一直被困在这个与世隔世的绝地之中,进出不得。一想到自己这一走,下次见面不知是何年何月,他那双根本犀利的魔瞳之中便不禁闪出晶莹的泪光。

    “师父,我也是身不由己。您也曾经担任过魔皇一职,知道他对于魔界的有着何等重要的意义,若是现在不救无存的话,那么魔族将隐入空前的恐慌之中,众魔费尽心血,消耗数代精力的努力,便要随之化为乌有。为了不让所有的血汗付之东流,我只能走。不过您放心,有朝一日魔界稳固下来,我一定向魔皇无存救情,也帮您脱离这片无边苦海。”

    听到黩黯如此诚恳朴实的话语,天阳老怪心中的阴霾立时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灿烂笑容铺满那张饱经风霜的脸庞,乍一看去好似年轻了好几十岁。

    “哈哈哈,好好好,不愧是我天阳老怪亲手调教出来的徒弟。世人都认为我们魔人是冷血无情的禽兽,却不知道在粗犷的外表之下,却掩藏着一颗颗热血澎湃的暖心。有你这句话,师父已经相当满足了,至于能不能来,呵呵,师父尊重你的决定。”

    黩黯点了点头,随即掠过天阳老怪,手持木盒,踏上前往殒仙塚深处的曲折小路。他没再说半句话,因为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将手中之物交给对方。

    黩黯走得那样决绝,果真没有回头。看着对方渐渐消失的身影,天阳老怪随即苦笑了一下,连连摇头道:“自古忠孝两不全,也怪为难这孩子的。不过……”

    说话间,天阳老怪翻开掌心,一块散发着浓烈臭气的灰色组织赫然躺在那里,并随着他的第一次呼吸而自行蠕动,看那副诡异的样子,当真有些恶心。

    “你不能给我,不代表我自己不能亲自去取。黩黯,你还是太年轻啊!你忘记了我当初对你的教诲,哪怕是对自己的亲生父母,也不能放松警惕。也好,这就算为师给你上的最后一课吧!”

    就在黩黯前往殒仙塚、寻找魔皇无存意识的时候,同作为知情者的雪魔医仙以及神由魔君正在魔殿之上等待前方传来的捷报。为了暂时稳住局势,二人决定先将血河魔君召回,主持魔界诸事。派出的魔人已经兵分数路,前住人间寻找对方的踪影。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城外竟然再次传来不好的消息。

    “报,医仙大人,神由魔君,大事不好,魔城以东八十里的地方忽然出现了一大批全副武装的异族大军,看他们前进的方向,目的地好像是新魔城。”

    “什么?异族大军,人类吗?可我听说人间的势力已经被歼灭了十之**,残余分子根本成不了气候,何来的浩瀚大军?快,再探再报!”

    前来通信的魔兵刚一出门,又一名魔兵慌忙“跌”入魔殿之上,一见殿上二位,立即跪伏在地,惊呼道:“大人恕罪,城外出事了。”

    神由魔君眉头紧锁,停顿了片刻之后才终于道:“异族大军的事情不是刚刚报过了么,你来做甚?”

    “不,属下不是为此而来。属下刚才听下面的魔兵报告,说城外的河水忽然上涨,颇有泛滥之势。如果不做出防备的话,恐怕魔城内的众魔人性命不保啊!”

    如今的魔城乃昔日的苍城旧址所在,此处人杰地灵,环境清幽,是人间之中不可多得的一处栖身佳所。如果非要找一个不足之处,那就要说他的地势。

    苍城,原名苍龙城。据说当年有一条被贬谪下凡的苍龙,刚好落在此地。因为“龙潜”的缘故,使得这里地势较周围稍等一些,平常还好,若是赶上雨季时分,四下汇集的雨水,全都会倒灌入城中。为此,当初的城主,也就是莫家先辈,耗费大量人力财力,兴修水利,修缮水渠,以达到疏流泄洪的目的。

    然而,这一次的情况与之前的全不一样。作为整个城池赖以生存的唯一水源,河外的运河一旦泛滥,不紧会令新魔城内众生遭殃,就连饮水也会出现问题。要知道,洪水来袭之时,其中还会携带大量的动物死尸,而它们正是瘟疫肆虐的温床。人一但喝下这些受污染的人,便会生病发染,腹泻不止,最后脱水而亡。魔人的身体素质虽然要强于大多数人类,但面前人间的瘟疫却是束手无策。于瘟疫而言,他们就像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孩童,除了受死之外别无他法。

    意识到情况严重性的雪魔医仙倏尔脸色一变,随即向那名魔卫吩咐道:“快,传我命令,城内除了用以守卫的魔兵之外,全部去往城外运河的最洼处,全力阻止可能到来的决堤事故。就算是用尸休填,也绝不能让河水灌入到魔城一滴,听清楚了吗?”

    那名还未将气喘匀的魔卫一听此言,登时精神抖擞,不敢再有半点耽搁,连滚带跑地向殿外奔去。这时候,神由魔君连忙来到雪魔医仙的身前,脸色难看道:“医仙,此事恐怕有蹊跷,两件事情同时到来,我想天下应该没有如此巧合的情况。”

    雪魔医仙长叹了一口气,而后点头道:“你说的没错,这两年事情背后,定有人在暗中悄然操作。而且,我已大概猜出来者的身份。”

    “啊?是谁?”神由魔君不禁惊声问道。

    “魔城东面毗邻东海,而东海之中,拥有此等兴风作浪之力的,恐怕也只有鲛王一人了。”

    “鲛王?你说的是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常年隐身于深海之底的鲛族之首?”

    雪魔医仙长叹一口气道:“很不幸,就是他!”

    神由魔君立在原地思考了半晌之后,接着又道:“不,不应该啊!我们魔界与鲛族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他们偏偏挑这种时候前来进攻魔城。难道,有人给他们通风报信?”

    雪魔医仙撂着下巴上的那缕白髯,表情凝重道:“虽然我也不想这么认为,但鲛族的出功,恐怕与白界的入侵脱不了关系。”

    “什么?又是白界!”

    一处孤绝的山峰之上,站立着三道人影,他们正是此次前来征讨魔界的鲛军首脑,分别是鲛王,鲛媚,以及此次计划的军师,江患海。

    长达数月的整顿,使得如今的鲛军焕发新生,而这里面有江患海的大部分功劳。而在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之中,鲛族公主鲛媚竟对这位外族之人,产生了一股超越友谊的情义。作为父新的鲛王察觉到这一点后,心知江患海是位可造之才,于是暗下决心将自己的唯一女儿托付给对方。而江患海在面前这对父女的百般示好之中,也未曾表现过丝毫抵触情绪,反而欣然接受,慢慢地与鲛媚越走越近。直到最近几日,二人已经住到了一起,出入皆是成双成对,俨然是一副新婚燕尔的样子。了却了心中最大的心愿,鲛王顿感气畅,体内不时发作的“狂疾”也缓解了不少,且一次比一次的时间来得更晚,更短。最近一个月,他甚至未曾犯过病,这是完全出乎他意料的。

    人逢喜事精神爽,鲛王发现老天对他还真是不薄。趁着自己身体尚佳的时候,他决定听从江患海的建议,上岸与正在人间横行肆虐的魔族一较长短。赢了,鲛族将会统领地海两界,成为人间的真正主宰。赢不了,他们也不用担心,哪怕是退回海中,魔族也绝不敢紧追不舍。魔族魔人身体强悍是肯定的,但唯有一点是他们万万做不到的,那便是御水。凡是魔人,一度掉入水中,便会立即失去力量,很快更会溺亡。从这一点上来讲,鲛族天生就是魔族的克星。一想到这一点,鲛王的内心便不禁兴奋起来。

    “魔族的崽子们,准备受死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