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 除逆
    天上是一个充满未知与奥妙的神奇地方。

    早在天界建立之前,这里便已出现了一批能人异士,而由他们一手创造的那方世界,便是传说之中的远古仙界。

    对于修行者来讲,让一个人浮在空中十分容易,但若要令一整块大陆,孤伶伶地悬在数以万丈的高空之中,实在是强人所难。然而,世上存在着一种神奇的物质,它的名字叫做飘石。因为飘石的特性,重量越大,浮力越强,于是乎所谓的不可能便成为了事实。无论是天界还是远古仙界,基础的所有构成全都是由这种珍贵材料来担任的。可就在某一天,远古仙界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情,使得整片大陆竟在一瞬之间失去浮力,并随之解体崩溃,散落到人间之中。于是乎,赫赫有名的仙人故乡就这么毁灭了,而生活在上面的众多仙人,大多也随着大陆的陨落而一同殉葬。而所谓的四方仙侯,便是远古仙人之中的幸运的那一部分。

    因为四人身份特殊,元仙宗一经建立起现在的天界之后,便率先为他们找寻了一处栖身之地。而仙宗等人现在所处的位置,便是这里。

    因为一时疏忽,两名仙侯暴露了马脚,令吞舟仙侯有机可趁,进而质问“假仙塚”的事情。二人心中一凛,知道此事再也瞒不住,只得显现出本来面目。

    “呵呵,剑心,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当初那个不可一世的仙界战神吗?笑话,真是笑话。”

    身着黑衣的是指染仙侯。至于为什么他会叫这种奇怪的名字,看他的双手就知道了。

    与其白净的外表不同,他有一双漆黑的手掌,手心手背,包括手指上的指甲,全部呈现出一种歇斯底里的乌黑状。别看它们的样子十分好笑,但知道其威力的人,绝不看小觑这对“家伙”,它们是能轻易折断生灵神形寿命的极端杀器。自从他们的主人崭露头角之后,已不知多少自以为是的高手死在它们的上面,毫无还手之力。面对剑心侯的质问,指染的脸上是有笑容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把对方放在眼里,正如旁边的并济仙侯一样。

    同舟并济,为他取名的时候,本来被赋予了诸多取名之人的期望。然而,如今的他竟然成为了邪恶的代表,与“黑暗”成为了伙伴,不禁令人痛心。看到二人如此堕落的模样,作为如今天界首领的仙宗不禁叹了口气,进而语重心长道:“迷途知返,不为不晚,我希望你们能将其中的隐情全部道出,也算是为你们的罪行将功补过。”

    仙宗的一番好意,两位非但没有领情,指染仙侯甚至讥笑道:“小东西,你以为自己在和谁说话!连当年的元仙宗见了我们也得客客气气的,你凭什么在这里对我们指指点点!我们是远古仙界的旧部,不是你们天界的走狗奴才,别把我们与那几个所谓的仙使混为一谈!”

    “你!”

    指染仙侯的话尖酸难听,白霜仙使一听对方这是在变着法的羞辱自己,不由得怒火中烧,刚刚要发作上前,这时候,仙宗却微微摇了摇头,声音浑厚道:“你们错了,不只是白霜他们,哪怕是一个小小的天兵,他们也绝不是你刚才口所说的走狗。他们是这里的子民,是我仙宗的家人。众仙人刘心协力,创造了这个大家庭,作为家长的我,自然也要负起保护大家的的责任。现在,剑心侯与两位仙使生死未卜,在事态发展到无法挽回的地步之前,我希望你们能够主动道出事情的来龙去脉,也好让我们应对之策,前去援救他们三人。”

    不知为何,指染仙侯一见到仙宗那副身系众生,慈悲为怀的“嘴脸”,气就不打一出来。他已见过这世间太多的虚伪假面,谁又能够保证,这位仙宗不是其中之一呢?

    “少在这里假惺惺的,你不是要救他们吗?容易,直接去殒仙塚里寻他们就行了。当然,前提是这个时候他们还尚在人世。不过,以这么多年来殒仙塚‘臭名昭著’的口碑来讲,恐怕他们几个已经凶多吉少了。”

    “他们几个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白霜第一个要你的命!”

    神目之中,寒光急闪,原本温暖的空间之中立时多了几分凉意。不知不觉之中,众人的身上竟已落上了一层薄薄的冰晶,这便是霜。

    霜像空气一样,随处可见,但白霜的霜却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得起的。因为它们是活的。

    一经接受到人体之后,这些冰晶便会自行运转,并化为一个个嗷嗷待哺的孩子,拼命地吸食目标体内灵气,活力,甚至还有生命。而当这些冰晶全部吃饱之时,被吸收了精华的个体便会油尽灯枯而亡。

    “敢小瞧仙界神威,先让你们尝尝神之霜的厉害!”

    染指仙侯脸色一变,随即对旁边的并济仙侯道:“是你出手的时候了。”

    说话间,只见那位身着白色长衫并济仙侯四处打量了一下,随即将目光落在其中一名天兵身上。后者刚要躲闪,却不承想对方的速度实在太过,转瞬之间他便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拉向两痊仙侯身边,并被其中的并济仙侯死死扣住右内里的琵琶骨。心知情况不妙的天兵张口呼救,却愕然发现难以抵挡的沁人寒气已自并济仙侯扣在自己身上的三根手指之中飞速涌向自己的体内,不一会儿的工夫就成了一个分外精致的“雪人”,无助地立在地上,恐惧的双眼之中还透露着恳求的目光,他不想自己就这么死去。

    然而,一切都已太晚了。白霜仙使的神之霜蔓延速度极快,杀伤效率极高,待众人回过神的时候,那名天兵已经悄无声息地魂归天际了。反观两名仙侯,原本布满在皮肤之上的神之霜已然消失不见,而并济的另一只手掌,则拼在指染的肩膀之上。

    “哈哈哈,白霜仙使不过如此,我还以为令人闻风丧胆的神之霜有多么可怕呢。看来,还是并济略高一筹啊!”

    “该死!”

    眼见自己的得意招式,竟成了自己同伴的催命符,白霜仙使生愧疚,头随之低落下来。一旁,仙宗却好似并不在意,只是单纯地对方道:“这不怪你,不用自责。他不会白死的。”

    白霜仙使抬起那双失落的面眼睛,眼眶四周还有些许泪光。

    “可是我们……”

    “嗯,我知道,没有了昊天令,我等修为是会受到影响。不过你不用担心,就算这样,我依然有信心能够击败他们,令二人伏诛!”

    指染仙侯一听仙宗夸下如此海口,心中虽是愤慨万分,但表面上却是异常轻松地淡淡笑道:“仙宗,我承认你能坐上今天的位置,肯定是有自己的独到之处。不过,你也不要看扁了我们二人。远古仙界的老人们,可没有你想象得那么那对付。”

    仙宗刚要说话,一直站在旁边观察局势的吞舟侯再次上前一步,面露微笑地对其说道:“仙宗大驾,怎能与这种畜生败类动手,还是由我来吧!毕竟他们曾是我的同胞,既然是远古仙界的败类,当然是由远古仙界的人亲手解决。”

    眼见吞舟仙侯已经下定决定要与自己作对,指染仙侯稍显失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平心静心道:“我本以为我们是一路人。可没想到,你与剑心在这里待得太久,已然忘记了自己的根在哪里。我们来自远古仙界,这里不是我们的家。”

    吞舟仙侯长吸了一口气,颜色之中稍显出此许挣扎,平复片刻之后才道:“我知道,你们的脑海之中一直都有光复仙界的念想,说实话我曾有忍耐不住的时候。可你们仔细想想,那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仙帝他们已经不复存在,就算让昔日的远古仙界重现苍穹之下,又有何意义?”

    “哼哼,说到底,你还是怕惹火上身罢了。你怕,我们不怕。我不想像你和剑心侯一样,终生要为这些人鞍前马后,恨不得肝脑涂地。我有我的理想,不想再被这里的条条框框所限。仙宗给不了我的,那位大人能给。”

    “果然,所有的事情是有人指使你们做的。”

    得知这件事情的吞舟仙侯顿时觉得身上的压抑感减轻了大半。至少对他而言,这是一种极大的安慰。毕竟,他们四方仙侯共处了数以万年,虽然也会吵吵闹闹,但彼此之间早已建立起深厚的感情。被突然告知自己的朋友竟是所谓的叛徒,作为同伴的自己当然不会好过。面根据刚刚指染仙侯所说的话,引剑心侯他们进入殒仙塚的计划是他人的想法,并不是他们的本意。如此一来,二人身上的罚行便能减轻不少,就算两位仙使身遭不测,他们也能有希望保全性命,存活下来。

    “嗯,事情我大概知道了,吞舟,他们曾是你的同僚,下不起手,也是正常情况。你先去旁边稍作休息,裁决指染,并济两位仙侯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