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绝境逃生
    “仙术,正剑道法!”

    即便身负重伤,但这位铁骨铮铮的“汉子”仍能以一己之力,发动强大杀招,摧动手中神兵宝剑,骤然射出。刹那间,只见那柄修长的剑身陡然增大,并以泰山压顶之势,全力轰击天上那道追来的黑云。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剑光即将贯穿阴云之时,后者竟是砰然散作无数碎片,令剑中威力无处发泄,在那之后,破碎的气瘴再次凝聚成那片如同噩梦般的盖世魔云,继续朝三人袭来。

    “该死!”

    “噗!”

    话音刚落,只见刚刚施展杀招的仇恶竟是被其中一缕黑气贯体而过,一口鲜血喷出,前者立时倒地,眼中虽充满了不甘与愤怒,但实在是无能为力。眼见自己的同伴被这般轻松解决,幸存的二人顾不上对方的死活,只得继续向前逃命。

    “仇恶,你放心吧!等我们回去之后,一定去找指染与并济那两个老家伙为你讨回一个公道!”

    思量间,为首的那人忽然面色一寒,低头俯视,脚下地面之上,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一道诡异的黑影。这黑影看上去好似一般的影子,但随着他的方位向上看去,空中却是什么也没有,既然如此,这诡异的影子又是从何而来?

    “小心脚下!”

    那人发现异样之后,立即发出警告。然而,另一人显然还沉浸在之前的愤怒之中,一时之间还未恢复理智,待其完全回神之际,却愕然发现,自己的右侧脚踝之上,居然多了一道黑色的“污迹”,细细一瞧,竟是一道手印。

    那道手印的五指极其修长,以一种紧握的状态,与他的脚部紧紧贴合,无论用什么办法都无法将其清除。就在此人为自己身上的怪象惊诧不已之时,那枚黑手印竟是继续向上“蔓延”。这回,污迹不再只有一只手印,又多了一条手臂的轮廓,而且还在继续增加。面对这突如其来的诡秘现象,哪怕是身为天界四大仙使之一朝闻仙使也不禁惊惶失措。

    “怎么……怎么办,我该如何是好。你要帮帮我,只有你能帮我了,剑心侯。”

    原来,这三位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位吞舟侯于天界之中对仙宗提及的三名天界高手,剑心,仇恶,朝闻。他们本是世间一等一的绝世强者,现如今却是落得如此狼狈的田地,实在令人不敢相信。眼见朝闻仙使身上出现的异象,剑心侯忽然屏气凝神,眉宇之间“仓啷”一声跳出一柄锋利剑刃,直削对方身体。

    “不要动!”

    “唰唰唰!”

    弹指一瞬之间,那柄无比凌厉的快剑居然真的切中了朝闻仙使的身体。这一刻,后者只觉得体内滚烫的热血从头顶凉到脚底,一种将死的悲壮感油然而生。然而,片刻之后,当一阵细微的破碎声发出之后,朝闻仙使才愕然发现,那柄“要命”的飞剑并未砍中自己的身体,而是恰好悬停在皮肤与那道诡异印迹的狭小缝隙之间,以其刚正的凌厉剑气,将二者彻底阻绝开来。刚才的破碎声,便是那道黑影离开朝闻仙使身体之时所发生的撕裂声。

    死里逃生的朝闻仙使大舒一口气,刚要对剑心侯说出感激之词。只可惜,这时候空中的那朵黑云再次发起行动。之前它已分别从天空,地面两端发起过攻势。而这一次,那朵高深莫测的阴云又有什么计划呢?

    “别回头,快走!”

    剑心侯刚一开口,一团黑气立即自其口腔之中,喷涌而出。朝闻仙使见此情况不禁一愣,接着再次看向对方的面庞。然而,那团黑气一经出现,便再也不肯消散,反而化为一块纤薄的黑纱,罩在面孔之上。黑纱下方,一双猩红的眼睛在黄昏的殒仙塚内散发出凶戾之气,一种极端的不祥预感登时袭上朝闻仙使的心头。

    “不!”

    这里显然在不久之前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黩黯对此十分确定,地上还没干透的血迹便是最好的证明。只是他想不,天底之下,除了他们魔人之外,还有谁拥有此等胆量,竟敢孤身硬闯绝境殒仙塚,这简直就是自杀的行为!

    黩黯再次握紧抓着盒子的手掌,刚要举步向前。谁知就在这时,前方的天空之中竟然出现了不同寻常的一幕。

    “噬光,你怎么在这里!”

    黩黯身体一震,脸上的表情无疑是异常的惊骇。

    噬光二字,他已多年未曾听别人提起,就连他自己也差点忘记,所谓的噬光就是如今魔皇无存的得力干将黩黯。对方甫一开口,黩黯便已进入防备状态,随即高声喊叫道:“你是谁!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哈哈,我不但知道你叫噬光,还知道你在十二岁那年误吞了魔龙之眼,从此身上生出一股莫名的阴气,为人所忌惮。是不是这么回事?”

    黩黯身体摇晃了两下,并未回话,只是因为对方所说确实句句是真,没有半点瑕疵。说实话,就连他自己也不记得,当年发生那件事的时候自己有多大,可从对方的口气来判断,此人信心十足,显然是他的情况了如指掌。天底之下,如果说有一个人比他自己还要了解“黩黯”,那此人的身份只有一种可能:第三代魔皇,后人称之为天阳老怪!

    “老怪,真的是你吗?我没有做梦吧?”

    “哼!”

    一声怒喝,天空之中仿佛传来了阵阵雷响,那朵黑云也随之变化形态,最终化作一道黑色的人影,落在黩黯的面前。

    “师父!”黩黯神情激动道。

    “哼哼,你这个不肖徒,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你才认出为师,你说我是不是该罚你啊!”

    黩黯连忙收起脸上的柔弱状,破泣为笑道:“师父,我们好久不见,怎么能一上来就谈责罚的事情,还是找个地方好好叙叙旧吧!”

    “也好!”

    说话间,黑影之中那双无比犀利的目光忽然落在黩黯手中的那只木盒之上,稍待片刻之后,这才将头转回过去,自言自语道:“看来你这趟来目的不小啊!”

    殒仙塚是至强者意识的安息之地,是比那阴曹地府还要神圣的亡者国度。生存在这里的意识,毋需吃饭喝水,只要每天睡上那么一两个时辰,便能保护自己一天充沛的状态,绝不疲倦。与自己的爱徒久别重逢,但天阳老怪实什么像样的东西拿得出手,最终只能用一轮凄美的夕阳来招待“客人”。

    “你果真没有令我失望,成为了与我一样的魔界皇者。单凭这一点,我就能含笑九泉了。”

    黩黯惭愧道:“可惜的是,我在外的那些年,魔界与人间的关系空前的友好,以至于我这个做魔皇也不愿意打破那种难得的平衡,以至于错过了征服人类,吞并人间的大好时机。在那之后,人间后起之秀相继崭露头角,以萧啸天为代表的一大批能人异士纷纷挺身而出,成为了魔界踏平人间铁踪的最大障碍,最终才落了个含恨隐退的结局。好在,天不亡我,在我阳寿即将耗尽之际,另一位魔界同僚以其自身的寿元,换回了我五千载的阳寿,虽然不多,但正是因为它,我才有机会再次站在您在面前,与您交谈对话。”

    “还有这样的事?寿命居然也能相互赠予,如此真能办得到的话,那岂不是真要诞生不死不灭的怪物?”

    黩黯怪笑一声,接着道:“师父多虑了。我的那位挚友虽然修为高强,但也有缺点劣势。自我俩认识起,他便一直待在自己的家中,寸步不离。我曾搞请他到家中作客,却被她当场回绝了。”

    “哦?还有这等怪事?此人叫什么,长得什么样,家又在何方?”

    黩黯沉思了一会儿,忽然拍手叫道:“虽然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不过我听他的手下都称其为界主。”

    “界主?噬光,你确定自己没有听错?”

    起初,黩黯对于自己的说法还是相当笃定的。但眼见对方脸上越发严肃的表情,以及对了双无比锐利的目光,他心中的坚持不禁为之动摇了。

    “应该是吧!或许是域主,厂主,道主,反正是个头目就对了。哦,忘记说了,此人对于白色相当喜爱,我从未见他穿过其它颜色的衣物。”

    “白色?能耐还是那般高强,听你这么一说,师父凡中不禁有一个猜测。

    “什么猜测?”黩黯迫不及待道。

    “普天之下,能够受得起‘界主’二字的人寥寥可数,而身着白衣又有此等资格的,我能想到的只有一人。那就是白界主的首领,白界主。”

    白色的空间之中,那名白衣男子忽然抬起头来,凝望远方的天空,忽然一道流星划光,于浩瀚的苍穹之上画下了一抹灿烂的笑容。不知过了多久,只听他的口中忽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音,并且道:“看业,已经有人意识到了我的存在。既然如此,事不疑迟,人间的事情要速战速决了,十二神官听令!”

    说着,无瑕的白色空间之中,接连浮现出十二道截然不同的强大气息,紧随而至的是十二名个个实力超群的顶尖高手,一齐跪伏在地。面对眼前的这位男子,这帮气势如虹的高手竟如同老鼠见了猫一样,连大气都不敢喘。

    “听我命令,即刻下凡,进入人间,扫平叛乱,反抗者,格杀勿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