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二章 身坠殒仙塜
    魔界发生了如此剧变,作为魔皇的亲信穷阳与黩黯,却是始终没有现身,实在有些反常。雪魔医仙与神由魔君双双来到魔宫之中,仍不见二人,心中不禁犯起了嘀咕。

    “怎么回事,难道魔皇驾崩的事情已经传到了二者的耳中,为兔引火烧身,所以他们才会不声不响地离开魔城?”

    雪魔医仙摇摇头道:“这二人也曾为我效力过一段时间,凭他们的人品,我相信绝不出那种不堪的事情。”

    神由魔君微微点了点头,而后追问道:“既然如此,依老魔皇你所见,他们现在身处何方。莫非,他们已经猜到了魔皇无存的所在之地?”

    雪魔医仙木木环视了魔宫一周之后,终于想起了一件事情,接着便叫来一名看守此处的魔卫,询问道:“黩黯最后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

    魔卫想了想才道:“这个……属下也记不得了,事实上大家已经许久没有见到黩黯大人,或许是有要事在身,所以一时之间回不来吧!”

    “这就是对了。”雪魔医仙忽然拍手惊声道。

    “怎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黩黯那个家伙早已算准无存会有此动劫,所以他便率先动身,前往殒仙塚。那是至强者灵魂安息的地方。”

    一听到“殒仙塚”三个字,神由魔君立即脸色大变,支离破碎的记忆,以及散落在脑海之中的影像不断出现在他的眼前,一种强烈的不安感立即袭上他的全身。

    “他是疯了不成?殒仙塚可是大千世界之中屈指可数的极端险地,进入其中的高手,十有**要被困死在这里。”

    雪魔医仙淡淡笑道:“你所说固然有一定的依据,但也并不是全部的真相。”

    “真相?真相是什么?”神由魔君再次问道。

    “真相就是,殒仙塚内的神秘力量会攻击任何一个进入其中的生灵,除了……魔族之人。”

    “什么,为什么这样,难道我们魔人的体内隐藏着什么东西,令那股力量相当忌惮,所以才不敢对我们动手?”

    这回,雪魔医仙并没有立即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挽起衣袖,露出那条略显衰老手臂。只见在右臂的前端,竟是刺着一枝美丽的花朵,花瓣颜色浓烈,妖艳欲滴,透着一股隐约的邪魅之气。

    “这是什么?”

    “这就是印迹。凡是进入过殒仙塚的魔人,在离开之际,都会被烙下这幅图腾。”

    神由魔君恍然大悟,怪不得雪魔医仙知道如此之多不为人知的隐情,原来他早已亲身经历,所以才会对所谓的真相了如指掌。收想满脸的讶异,他又一次道:“怪不得。可您当时是出于什么目的,要进入那种绝地,孤胆一搏呢?”

    “其实,殒仙塚的事情早已不是什么秘密。自天魔皇时期,他老人家便已窥得这处凶位的奥妙,并将这个秘密当作一种宝贝,传给自己的后代。之后,第二任魔皇同样效仿,从那之后探索殒仙塜便成为了每一个魔皇必修的任务。当初的我虽没有将天魔的修炼之法传给无存,但却将殒仙塚的事情告诉给他,希望他有朝一日,希望能够亲自前去,一探究竟。而这一回,无存的事情确实与殒仙塚大有关联,所以黩黯才会悄然前往那里,以便听候对方的差遣。”

    神由魔君越听越是糊涂,思考了一阵之后,终于忍不住道:“事情都到了这一步,你还是不打算将魔皇无存的秘密告诉给我吗?他到底怎么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神由魔君不断地追问之下,雪魔医仙终于叹了口气,稍显无奈道:“其实起初的我也没有想过那样疯狂的事情,但无存的伤势太过严重,寻常方法根本不能令其起死回生。无奈之下,我的脑海之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念头,是这个念头让我做出了之后的一切。”

    “你做了什么?”

    “我杀了他!”

    “杀了他?是你杀了魔皇无存?为什么?”

    接二连三的疑问相继出现在神由魔君的心中,强大的好奇心令他那颗原本饱经风霜、早已不为世事所动的心脏忽然砰砰乱跳起来,恨不得立即破体而出。

    “杀他是为了救他,他以自身全部修为作为代价,将那名陆白神领炸成灰烬,而失去了修为的他也迎来了死亡的到来。以一般的情况来讲,人死之后将会进入幽冥地府,经历十殿审判,六道轮回。到一切结束之后,魔皇无存已然不复存在,那是整个魔界都绝不想看到的事情。所以为了不让他的魂魄坠入阴间,我选择将他的神形一起摧毁,使之灰飞烟灭。只有那样,他的意志方有机会进入到殒仙塚内,成为那无敌力量的其中之一。”

    “然后呢?就算进入殒仙塚是,他也不过是一只游魂野鬼,再也无法恢复生前的状态。”

    雪魔医仙点点头,接着道:“所以,黩黯的作用就凸显出来了。我想早在事发之前,无存便已为自己制造一副分身,以备不时之虚。只要将分身带入殒仙塚内,并成为容纳无存意识的‘容器’,魔皇无存便会再次现世。”

    站在阴气弥漫的山门之下,黩黯被一股凉风吹得直缩脖颈,即便是他这种绝世高人来了此地,还是免不了心生抵触。为了让自己安心,他钭手里的盒子使劲抱紧,然后自言自语道:“无存啊无存,如果你能听到的话,一定要保佑我平平安安地将东西送到你的面前。”

    说完,黩黯终于鼓足勇气,快步进到山门之中。石牌之上的“殒仙塚”三个大字,透露着无尽的威严,自远古时期便一直屹立在此它,竟是在万年之后迎来了新的客人。

    “我……死了吗?为何我记得自己还有一口气?那个白界的人死了,是谁杀了我?”

    一瞬千秋,恢复意识的魔皇无存甫一睁开眼睛,赫然发现自己坐在一处夕阳景色之下,周围长满了郁郁葱葱的植被,但凭他多年的生活经验,却是一种名字也叫不出,着实有些稀奇。就在他四处观察,寻找人迹之时,一道突兀的声音忽然响起:

    “你是新来的!”

    魔皇无存回头仰望,只见在山坡上端的尽头,一个身着黑色宝甲的中年男子盘膝坐着,两只炯炯有神的神瞳看向夕阳所在的位置,似乎是在期盼什么的到来。

    “你是谁?”魔皇无存不禁问道。

    “和你一样,都是死鬼。”

    “死鬼!”

    魔皇无存心头一震,刚刚还抱有一丝希望的他,此刻竟被对方的一句话,将心中信念彻底击碎。气势颓泄之际,他直接将后背狠狠地“摔在”山坡之上,望着那片空荡荡的蓝色天空,失魂落魄地念叨:“果然不能相信那个家伙,亏我对他那般信任,结果还是没能救我一命。”

    空间再次隐入沉寂,微风拂过草地,传来沙沙的声音。魔皇无存缓缓睁上眼睛,准备让自己的意识在这种惬意的环境当中永远沉沦下去,再不复苏。

    “能进入殒仙塚里的意识,你也是魔人?”中年人忽然间的又一句话,使得原本就已经心烦意乱的魔皇无存当即“跳”起身来,回过头去,放声道:“我不但是魔人,还是魔族的魔皇。你又是谁!”

    一见对方来了精神,那名中年人不禁为之笑,脸不改色心不跳道:“我说过,我也是一个与你一样的人。”

    “一样?怎么个一样法?难道,你还能是我自己不成?”

    “呵呵,这倒不是。不过,你刚才所提到的魔皇,鄙人不才,曾经有幸也做过一段时间。”

    魔皇无存脸色稍变,知道自己刚才冒犯了这位“前辈”的他,尴尬地咧了咧嘴,然后行礼赔罪道:“如果真是那样,无存在这里向你赔不是了。”

    “无妨无妨,那不知是多少年前的沉年旧事了,不提也罢。我一个人在这里坐了好几万年,别的还好,只是寂寞有些难熬。要不,你与我说会话。说不定,我们还能各得所需。”

    眼见对方如此诚恳,魔皇无存也不好意思回绝好意,只得点头道:“多谢前辈不念旧仇。”

    殒仙塚果真是一处凶煞之地,一眼望去,数之不尽的墓碑坟头,大多都已经被岁月摧残腐朽,就连上面的字迹也已不再清晰,有的甚至干脆不见了踪影,只剩一个小小的土丘留在原地,警示着来到此地的人,这里是一位亡者的安息之地。

    能够进入殒仙塚内的亡灵,大多都曾是世间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惟有这种人的不屈意识以及强大的救生**,方能化为神奇的力量,将死后的他们带到这个神奇的地方。

    在众亡灵安息的同时,也会将生前自己的贴身法宝,得意神兵一同埋入坟墓之中。所以对生者而言,殒仙塚无疑是一处巨大的宝藏,哪怕拥有其串的一件,也足以叱咤江湖,纵横天下。而在漫长的历史当中,无数心存侥幸的修行者冒死来到这里,只为得到一件趁手的珍品。只是,这个来历不明的地方,在不知明的角落之中隐藏着一股恐怖的力量,任何人遇到他,只有死路一条。

    “快,我们马上就要逃离那家伙的掌握了,剑心仙侯,你先走,让我来挡住他!”

    三道狼狈身影先后落地,其中一个只剩左臂左腿的残缺之人,忽然向前一挺,周身竟是散发出与之外形极为不符的超然气势。

    “仇恶,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