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零一章 界主
    两只在云梦仙泽屈指可数的超强凶兽,经历了数以万年的时光,再次于人间这个不起眼的小地方相遇,并没有如常人预料的那样发生冲突。他们就像许久未见的朋友,先是礼貌地互相行礼,然后一同来到一处相对“清静”地方,开始了一番迟到万年的对话。这期间,二人有说有笑,看上去丝毫没有隔阂,可又有谁记得,在遥远的过去,他们乃是两个不死不休的对头。

    “没想到,如此傲慢的你,居然会愿意加入魔界,成为第三任魔皇手下的一名魔君,真是令人称奇。”

    “呵呵,谁能想到你能躲到那个黑咕隆咚鬼地方,将兽身炼化之后,附在一只小小的凶兽身上,一藏就是好几万年,也就是你才有这种耐性。”

    凶兽的外表可以变化,但潜藏在内心深处的那颗悸动非凡的狂兽之心,却是永不褪色,才成了他们彼此相认的唯一证据。情愫这种东西总是那么难以琢磨,无法揣测,无法控制。当你意想不到的时候,它们便有可能滋生,伸展,开出花,结成果,以来解开曾经遗留下来的矛盾与仇恨。饕餮与穷奇就是这么一对。

    他们彻夜畅聊,穷阳甚至忘记了自己之前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劫难,如鬼似魅、无气无形的一位白界高手,也被公认为是难对付的一名神领——虚白,更是险些将它推入死亡的深渊,多亏纳百川及时出手,重创了他以及对方,这才令自己得以幸存下来。不过,虚白神领如今身在何方,穷阳也不知道。

    “怎么,你依然不打算回云梦仙泽吗?”这是穷是第一次问话饕餮,不过后者听了这个问题之后却显得很是为难,半天也说不出个字来。

    “当初我毅然决然进入黑渊,不是因为忌惮大兽长。说实话,他的修为虽然高强,但想杀我还没有那么容易。只是不是被冲昏头脑,逃跑的机会还是有的。”

    “既然如此,那你当初会选择那样的方式结果自己?”

    “大晚上的,你们不休息在这里说什么呢?”

    二人蓦然回首,阴影之中再次出现了一个人的面容,豺,现任吞天一族的族长,是当代年轻凶兽之中屈指可数的强者,超越饕餮穷奇这些老前辈,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因为遮天皇的一时糊涂,豺的一身凶兽之力被其夺去不说,自己还因此落到了纳百川的手中,成为了他的一只杀人兵器。而就在前不久,纳百川与方惜时融合力量,使得血河魔君再次现世,而中在豺体内的禁制也因为纳的消失而一去解去,他这才重回自由之身。经过了短暂的休整,豺恢复了意识。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睁眼的第一时间,他居然遇到了曾经在凶兽界赫赫有名的两位前辈,激动之情难以在一时之间全部表露,只得用这样唐突的方式引起二者的注意。穷奇看了看不远处的豺,不禁感到莫名其妙,随即对旁边的饕餮道:“你认得他?”

    饕餮泯着嘴,依靠其过人的目力打量了对方几番之后,终于还是皱着眉道:“要说认识有些勉强,但从他身上的气息来看,应该是我吞天一族的族人。喂小子,你到底是谁啊!”

    豺小步跑到饕餮与穷奇面前,简单与二人说明了自己的事情之后,这才伏地对二位正式道:“晚辈见过两位族长。”

    穷奇一脸不屑道:“呵呵,还是把你的虚伪留下来,用在别人的身上吧!我们虎煞一族向来与你们吞天一族不合,如果我所猜无误,你们之间应该有不少摩擦吧!”

    这里要特意说明一下,此处与豺对话的凶兽穷奇,与之前那个在凶兽界险些将它与遮天皇置于死地的穷奇,是两只完全不同的凶兽。在虎煞一族之中有一个亘古不变的族训,凡是自族人之中脱颖而出,继任族长之位的凶兽,都将被赋予“穷奇”一名,所以这里的穷奇不认识豺是一件正常的事情。

    “呵呵,族长果真神机妙算,料事如神,不愧是曾经虎煞一族的开创者,目力之强,智慧之高,实在不是现在那个家伙能够相提并论的。”

    穷奇得意地笑了笑,故意对旁边的饕餮做了一个鬼脸,以示炫耀。后者轻咳一声,略显尴尬道:“那个……你叫豺是吧!身为吞天一族的族长,你就不想对我这个创族者说点什么吗?”

    豺思考了一下之后,忽然拍手道:“想起来了,曾经听族里的那些老人们讲,饕餮大人食理极大,胃口特别好,一次能吃下好几只巨牛兽。”

    饕餮看了看陷入静默之中的豺,好半晌之后才终于道:“还有呢?”

    “没了啊!那几个老家伙就说了这么多。”

    “你这家伙!”

    饕餮刚要伸手去拍豺的脑袋,后者身手矫健,连忙跳到一旁,躲开了对方的巴掌。

    “老族长,你的脾气果真如传言所言的那般暴躁,我看后来族人们个个性情乖张,嗜杀成瘾,都是从您这学来的。”

    “你!”

    “哈哈哈,这个小家伙直有意思,我喜欢我喜欢。要不你考虑一下加入我们虎煞一族如何,我可以回去向现在的族长说说情。”

    “这个……”

    豺惭愧地笑了笑,偷偷瞥了一眼正在火头之上的饕餮,这才继续道:“吞天一族虽然有时候略显野蛮,但忠诚却是我们信奉的唯一准则。不论何时,吞天一族的族人都不会背叛大兽长,更不会背叛凶兽界。”

    显然,豺的话里有话,穷奇心如明镜,不知该如何接话。而饕餮听后心情则是一片大好,立即对豺夸赞道:“我本以为你娘生你的时候忘记给你装上脑子,现在看来也不是啊!穷奇,不管你承认与否,凶兽史上的大多叛徒,貌似都与你们虎煞一族颇有关系啊!”

    穷奇语塞一下,随即争辩道:“那……那都是巧合。我对凶兽界就十分忠诚,绝不会做那处背信弃义之事。”

    “哦?是吗?可我出来之前才听说,现在虎煞一族的新任穷奇正在暗中计划谋害大兽长之事,就连我也险些栽在他的手里。现在人间大难在即,他搞这些夭蛾子,不是明显地给那睦入侵者创造可趁之机吗?”

    “你……你胡说!”穷奇怒火中烧,当即站起身来,伸手眼看就在打在豺的身上。一旁的饕餮则是不紧不慢,不以为然道:“说我脾气不好,我看这位才是。穷奇,坐下吧!这小子连我都敢当面指责,还有什么实话是不能说的。我们吞天一族向来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吐口唾沫都是铿锵有声。我相信他,他不会说谎的。”

    “可是……”

    穷奇还要继续说下去,豺则一脸从容道:“穷奇族长要杀我,我没有怨言。但如果不信我所说的话,为何不回去亲眼看看那里发生的事情叫?如今的凶兽界形势已然岌岌可危,如果再不采取措施,恐怕界内万年基业,将会毁于他一人之手。”

    “可是,他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虎煞一族的族长之位他还不满意吗?”

    豺摇头道:“不,其实这也不是他的本意。我想任何一个生存在云梦仙泽的生灵都知道,大兽长的存在对于整个凶兽界的意义是有何等的重要。一旦他老人家消失,不只是十大凶兽族,就连界内的所有凶兽都将因此遭遇空前劫难,经受灭顶之灾。”

    饕餮忽然沉声道:“你想说,那家伙的背后,另有幕后黑手?”

    豺点头道:“一定是这么回事!”

    一尘不染的异度空间,竟是一座身处僻静之地的福地花园。园上的植被虽然形态万千,但颜色只有一种,白色。这里仿佛是白的天堂,世间万物落入这里,都将被同化成相同的颜色。白草,白花,白枝白叶的参天大树。花园之间,偶有白色的珍兽愉悦其中,白色的飞蝶在白色的风中,翩翩起舞。

    就在这方白色的世界之中,一个身着白衣白靴手持白皮白页书卷的白发男子漫步在白色的小路之上,稍一抬头,一颗白色的流星忽然自眼前一闪而过留下一条白色长长尾巴,然后才猝然逝去。

    “又走了一位,看来白辉他们此行并不顺利啊!左使……”

    白光闪现,另一个白色的人影显露真身,半跪在地上,无比恭敬道:“界主有何指示?”

    “白辉他们走了多久?”

    “回界主,已经有一万年了。”

    一万年,对于浩瀚的宇宙来讲或许只是弹指一瞬,但放在人类的眼中,却足以抵得上百世轮回。左使此话一出,那名被唤作界主的白衣人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仰望苍穹叹息道:“生命是如此的短暂,但对于我等而言却是一种不死的诅咒。经过了数万年的时间,我还是无法参悟无字天书内的玄机。在下一个转世出现之前,恐怕没有机会了。”

    “不,界主,您法力无力,通灵通神,就算一时之间被绊住了思绪,属下认为在不久的将来定会参透书中奥妙。”

    “嗯,但愿如此吧!”

    暂缓片刻,白衣界主凭空一握,一根白色的条状物体赫然出现在他手中。左使一见此物,脸色登时骇然一片,不禁道:“界主,你这是要……”

    “带着他去往人间,白辉他们遇到了麻烦,助他们一臂之力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