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百章 兽首相会
    九阳大仙作为这片天地之间的至强高人,拥有哪怕是如今仙宗也无法匹敌的强大修为与力量,更是在数千年前就已经来到神圣境界的跟前,距离突破只有一步之遥。

    然而,就是这最后的一步,整整困住了纯九阳好几千年,直到前不久纳百川给了他关键的“第十阳”,情况才终于出现了转机。

    纯九阳所修炼至阳神功,以其人类的身体,至多只能炼化出九枚金阳,再多的话rou身将会因为不堪重负而崩溃解体。可纳百川从借助未来世界之中的太阳,为其制造了关键的第十阳,使得至阳神功终于圆满,而纯九阳也在短暂的调整之后,顺利进入到了神圣之境,拥有了窥伺天道的机会。而正是在那个时候,张望远借机穿过天道,重回人间,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然而,开启天道对于刚刚晋升的纯九阳来讲还是太过勉强,再加上之前摸索窍门的时间过长,消耗太大,以至于当张望远回来的时候,他已几乎力竭,差点就要因为油尽灯枯而亡。

    好在,九华山是一处不可多得的福地洞天,山脉之下更是蕴藏着无数炽热岩浆,刚好可以作为他修炼以及恢复的大补之物。正因为这个缘故,他才能在短短的一天之内恢复到这般地步,已然是一个奇迹。

    然而,此次他的敌人实在太过强大,招白神领以其无懈可击的超强杀招,屠灭了除纯九阳之外的所有人,这对前者而言几乎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亲子不认,传人皆亡,心灰意冷的纯九阳在最后时刻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破功。

    所谓的破功,就是修行者借用外力,将自身体内的所有修为罡气尽数引燃,从而获得短暂却异常强大力量的禁忌之法。破功之说,许久之前便已出现,而且也不是什么太难修习的功法。只是因为动用破功的代价太大,使用者非但要修为全失,就连rou身也要灰飞烟灭,尸骨无存,只剩一丝残魂。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无人愿意施展此术,但眼下的纯九阳却是这么做了,因为现在的他已经看不到丝毫希望,或者说他已找不到活下去的意义。

    “你们这些强盗败类,居然敢染指人间。我纯九阳就是拼个魂飞魄散,也要将你们全部诛杀!”

    “快闪!”

    化身为愤怒火人的纯九阳修为爆增数倍,此刻的他,从头到脚,自里及外,尽是散发着骇人的杀意,以至于一个简单的眼神,一次轻微的呼吸,都能化为熊熊烈火,将目标化为灰烬。

    先前,招白神领已经领教到了如今纯九阳的厉害,至今身后的灼伤还隐隐作痛,上面的衣物更是早已不翼而飞,是被恐怖的热量彻底蒸发所致。心知对方的可怕之处,招白神领赶紧收起自己的傲慢,并施展精妙身法,以来躲避随之而来的密集杀招。一时间,眼前所见的景物登时相继化为团团火焰,并继续向他肆虐扑来。

    “让我来!”

    性命攸关,二人早已忘记了之前所说的赌约,作为七神领之首的白辉当即挡在招白神领的身前,眼中异光毕现,将那随之而来的无尽火焰全部吹散,并将其逐个消灭。

    “右卫使,这一回合算你的还是算我的。”招白神领忽然说道。

    “算我的,不过就算能够击败这个家伙,你也得有命享受醒神之后的混元金镯。所以的当务之急,是让自己活下去。”

    “嘿嘿,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换我上!”

    招白神领凌空一跃,身形于飞转之际竟是射出数道急光,全部戳向前方的纯九阳。然而,此刻的纯九阳早已被狂暴的力量占据了理智,那些急光威力再如何强大,他居然也是不闪不避,任凭它们撞击在自己的身体之上,破开一个又一个巨大的裂口。

    然而,破功之后的纯九阳体质已与之前大不一样,放在曾经可以致命的伤口,现在只要片刻便能轻易修复,且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眼见自己的得意杀招未能对纯九阳产生效果,招白神领的脸色再次阴沉下来:

    “事到如今,看来我们只能动用术了。”

    “不,现在说这个还为时过早。别忘了,还有我!”

    白辉右卫使心念一动,身形已自招白神领身后“穿越”到前方。手臂急挥,数枚光斑立时浮现于半空之中,如一只只白色的萤火虫一样,环绕在他的身旁,看上去十分可爱。接着,他又念动口诀,最终高叫一声“去”。十几枚光斑登时破空而出,分别停在纯九阳的身体四周。后者心知这些小东西来者不善,立即施展体内无尽的金阳神力,使之化为一枚枚包裹着烈焰的拳头,纷纷轰击在光斑之上。轰鸣之后,待销烟散去,却愕然发现,被袭击的光斑非但没有消失,数量反而进理步增多,只是亮度稍稍减弱了一点。面就在这个时候,操纵这一切的白辉忽然又道:“白诀,千击一线杀!”

    一言说罢,只见其中一枚距离纯九阳最近的光斑忽然吐出一条极细的光线,笔直地刺向他。后者仍然同之前一样,动也未动,任其刺穿自己的身体,又从另一端飞出。然而,诡异的是,这道光线在命中目标之后,居然没有立即消失,而是继续前行,进而融入到后方另一枚光斑之中。而后第二枚光斑之中再次新生出一模一样的凌厉光线,又一次射进纯九阳的体内。这这样,那道仿佛无穷无尽的光线于各个光斑之间来回跳跃,其间位于中心处的纯九阳则成了千击一线杀的发泄对象,血红色的身体之上已然千疮百孔,惨不忍睹。实在无法想象,身受此等致命伤害,他是如何保持不死的。

    眼见白辉举手投足之间便展现出如此过人实力,一旁的招白神领不由得惊叹道:“不愧是界主的左膀右臂,连白诀里面的上乘武学都被你学会了,真是厉害。什么时候我能那种运气,我就是死也甘心了。”

    “唰!”

    一道疾风吹来,纯九阳凭空捻指,由最后一枚光斑之中射出的光线在穿过纯九阳的身体之后,再次回到白辉的手中。招白神领连忙上前观瞧,一脸崇拜道:“这就是千击一线杀的本体吗?没想到比传言之中的还有纤细,这玩意真能灭杀神圣?”

    白辉面色如常道:“能不能,也不是我说了算了。毕竟,修为达到我们这种境界的,各自都拥有过人之处,虽然能力有高低,但也不是那么容易死掉的。越是这种关键时候,越是不能掉以轻心。来,你牵着杀线,我过去会会他。”

    “啊?我牵着?可我不会用这玩意啊?”招白神领不由得埋怨道。

    “这个简单,千击一线杀已经布置完毕,如果待会他有什么异常情况,你就轻轻拉动杀线,那家伙就会立即粉身碎骨。”白辉淡定从容道。

    “可……既然如此,你为何不直接动手,难道留着他还有用?或者你还担望着他为白界主所用?”

    “不,我还有别的事情要问他。如果真能成功的话,至少对于下一任白界主来讲是一笔丰厚的宝藏。”

    “下一任界主吗?呵呵,好吧!”

    最终,天命也没能阻止得了方惜时与纳百川的相会,在极端的怨恨之中,“天”的意志缓缓消散,而天坑之中,也只剩下了“纳百川”一人。

    旁边,一堆散落的新鲜骸骨随意地放在那里,周围的蝇虫嗅到这一“人间美味”,纷纷赶来,搞得周围到处狼藉,臭气熏天。

    “纳百川”的嘴边还残留着些许血污,没错,方惜时的精华已经被他全部吞入体内,若不是所限,他恨不得将地些骨头也一股脑地倒在肚子里,消化吸收,化为己用。现在,世间再没有方惜时,也没有纳百川,当地涛天血浪自地上不断翻上地面,浸没天坑的时候,世人总该知道,血河魔君回来了。

    “这……你怎么会在这里,方柔,你让我好找!”

    为了寻找方柔,已经踏遍初升大陆数千里的饕餮,竟是在这种人迹罕至的荒野之中,被他找到所寻之人,当真是一种上天的恩赐。他将仍姑昏迷之中的方柔轻轻抱起,嘴里不停说着“谢天谢地”,目光则望向四周,生怕有危险潜藏在暗地之中。果然,就在他刚刚看到后方阴影之中的时候,一股浓烈的血气立即引起了他的注意。饕餮仔细辨别之后赫然发现,那居然是一个人。不对,是一只身受重伤的野兽!

    “该死的纳百川,若不是被这斯控制了身体,我怎么可能轻易败在你的手里。你等着,等我恢复过来,定要你血偿血还!”

    怒骂之后,穷阳也发现了面前突然出现的这名神秘男子,片刻的迟疑之后,二人几乎异口同声道:“怎么会是你!”

    “饕餮!”

    “穷奇!”

    谁也没有想到,曾经在云梦仙泽之中,独霸一方的凶兽之首,居然会在这种情况之下,于万年之后再次相遇。除了惊诧讶异之外,二者之间又会碰撞出怎样的火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