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八章 如叶飘摇
    遮天皇早在万年之前,便被现在的仙宗毁去了仙身,只有一缕残魂得以幸存,逃入人间,进而开始了他长达数千年的“流浪”历程,一直到他学会了附身之术为止。事隔这么久,当遮天皇以常人形象示人之际,就连他自己都不禁为眼前的景象所欣喜,他像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一样,好奇地观察着四周的一景一物,接着摊开双手,通过用力握紧以及放松手掌来感受身体传来的真实感。

    “我……我居然可以再世为人,这是真的吗?”

    这时,坐在地上正为祝孕华渡功的孙长空忽然轻咳了几声,进而沉声道:“你不要高兴得太早,这副身体只不过是临时制造出来的幌子罢了,出了我的领域,你将会再次变成那道残缺魂魄。”

    遮天皇凝望着孙长空的背影片刻,随即轻笑道:“没知道你和那个老家伙又做了什么勾当,居然令他修为再次大幅攀升,而且还被你领悟了新的神技,不对,这不是神技,这就是法,道法。快说,你是怎么做到的!”

    孙长空的咳声回荡在空地之上,忽然间一股莫名的“电流”自遮天皇的双脚之中涌上大脑,进而化为一道金光,消散于半空之中。待他再次看向自己的身体,却愕然发现刚刚还在新生躯壳居然已经凭空消失,飘渺虚无的灵魂在微风的吹拂之下沉浮于空间之中。

    “这……这是怎么回事,快,快把我的身体变回来!”

    “噗!”

    隐白神领的杀掌极为强大,以至于如今的孙长空也无法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之下硬受其一击,最终落下了个重伤的下场。刚刚利用自身道法为遮天皇构造出一具临时的身体,使之击溃敌人,虽说目的达到了,但孙长空也因此令伤势再次再重,于是就在为祝孕华注入真气的时候再也承受不住,重重压力之下立时昏死过去。

    “喂,孙长空,你醒醒,你还没有为我重铸真身呢,喂,喂!”

    长夜漫漫,尤其是对一个重伤者来讲,更是无比地煎熬。因为用力过多,如今孙长空竟连自愈的力气都没有,只能依靠外力来帮助他重获新生。旁边,一个匆忙的身影正在火堆周围忙前忙后;远处的树下,一道灵魂双手插在胸前,满脸尽是不悦,尤其是见到那个已经满头大汗的女人,心中的怒气更是不打一处来。

    “我说,你也才刚刚大病初愈,死里逃生,能不能有点病人的样子。哎,祝孕华,你听没听到?”

    在遮天皇的呼唤之下,那个正在埋头苦干的女子忽而抬起头来。看到对方那张姣好的脸颊,前者的诸多埋怨立即烟消云散,担心自己的话语中伤对方,他甚至索性将头转到一边,不去看那个动人的女子。

    是的,重生之后的祝孕华比起被隐白神领断头之前还迷人数倍。可能是因为刚刚长出来的缘故,如今的她好似一个十七八岁的妙龄少女,眉宇之间透着一股令人陶醉的青涩与活力。而祝孕华确实也是这么做的,自从醒来到现在,她几乎一瞬也没闲下过,除了去四周采集疗伤草药,便是为对方打水热敷,生怕慢上了一步。而在祝孕华的悉心照料之下,孙长空的伤情也总算出现了好转。这其中的功劳,除了他自身过硬的身体素质之外,大多都是祝孕华的努力所致。

    “我说,你打算拿那个家伙怎么办?”遮天皇忽然阴沉道。

    随着遮天皇的视线,祝孕华随即看向附近的一棵高大松树,树枝之上倒挂着一个人,仔细辨认正是之前将他们杀得七零八落的白界高手,隐白神领。

    原来,当时遮天皇刚刚恢复真身,实力未能达到巅峰水平,即便那一爪贯穿了对方的身体,却未能令其一击毙命。而隐白神领也因此苟活了下来,但也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现在,哪怕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也能将基轻易击杀,被吊在树上的隐白神领甚至还不如那风中的一支残烛。

    “他现在已经油尽灯枯,就算没死,也兴不起什么风浪了,将他吊在那里,也好宣泄一下大家心中的愤怒。况且,这家伙死活都说出永恒的下落,万一后者真的身处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之中,隐白神领一死,那永恒岂不是也要随着一起陪葬。所以说,至少在找到永恒之前,我是不打算取他狗命的。”

    遮天皇咧嘴一笑,随即飘到祝孕华的面前,从上向下俯视着对方那副诱人的面容,声音富有磁性道:“想不到,我们竟会以这种方式再次见面。这段时间,你还好吗?”

    祝孕华揉搓着手里那块从自己衣物上撕下来的红布条,脸上忽然升起一抹绯红,神色羞涩道:“还行,只是在九华山上的日子太过无趣,比我待在魔界火山之下还要无趣得多得多,所以我才会叫着永恒陪我一起下山游玩,谁知半路上却碰到了那只凶煞。”

    说着,祝孕华右掌一收,将地上的一粒石子吸入两指之间,并顺势将其掷出,片刻后只听“啪”的一声异响,隐白神领惨叫了一声之后,再次隐入沉寂。

    “我说过,一日找不到永恒,这个家伙就休想离开我的股掌。我要慢慢地折磨他,直到他跪地求饶的那一天。”

    “呵呵,那样恐怕办不到。”遮天皇忽然幽幽道。

    “为什么?”祝孕华不禁问道。

    “你捆着他,他就是想跪也下不来啊!”

    “啊,哈哈~”

    伴随着悦耳的笑声,漫长的一天总算落下了帷幕。然而,就在距离他们不到二十里的九华山上,另一场惊天决斗正在进行。

    “嘿嘿嘿,都说九华山是降临在凡世的人间仙境,不过照我看来,也不过如此。”

    招白神领拍打了一下身上的尘埃,进而看向面前处,如剑锋一样笔挺站立的修行者,脸上尽是不屑之意。而作为九阳大仙的传人,这些明知自己与对方有天壤之别的弟子们,仍然坚守自己的位置,宁死也不退后半步。

    这便应了九阳大仙曾经教导他们时候所说的那句话:身死何妨,浩气长存。

    “师弟们,咱们守好这一关,想来师祖用不了多久便能以完美的状态回归。再问你们一句,怕不怕!”

    “不怕!”

    “敢不敢!”

    “敢!”

    很难想象,即便是在生死存亡之际,这些看似年轻的修行者仍能有如此气魄,委实难得。而个看上去似乎是众人师兄的男子豁然向前迈出一步,手中古纹长剑龙吟铮铮。

    “杀!”

    由一十八名九华山弟子配合组成的独门剑阵,争霄,乃近些年来九阳大仙的心血所在,阵内诸位门人按照阵法要领相互配合,可以将自身力量发挥至极致,甚至远远超出自己的潜力。如此一来,争霄剑阵所释放的力量,可以在短时间当中达到仙极水平,距离神圣也只有一步之遥。而此等强大的杀招之下,哪怕是强如招白神领的这样高人,也难以轻易突破合击,击溃阵法。一来两住,九华山的众弟子士气大振,反观招白神领却因为自己的操之过急接连吹亏,右边的衣袖还被划过了一条裂缝,看上去稍显狼狈。而另一个与招白神领一同前来的那位右卫使却是倚身在墙根附近,好似这场战斗与他无关一样。

    “招白,你还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虽让这帮蝼蚁绊住了身手。”

    招白神领回头看了一眼对方,略显不悦道:“你还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帮小家伙个个都跟吃了急药似的,身体里好似有使不过完的力气。就算是车轮战,你也得让我稍显歇息一下吧!”

    “不管了,既然你对付不了,就换我亲自来。”

    说完,右卫使忽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九华山众弟子见此情形,立即进入到防备之中,却不想招白神领连忙制止道:“哎,我说说罢了,你还信以为真了啊!”

    右卫使冷漠道:“不然呢?继续看你和这帮人在这里绣花?”

    “唉,好了好了,我认真一点就是了,你先退到一边。”

    接着,招白神领回过身去,嘴里又不知念叨了几名句难听的话,这才将目光对准剑阵之中的众弟子,满脸不耐烦的样子道:“这不怨我,要怪你们就怪这人吧!美好的时间总是这么短暂,希望来世构们还有机会切磋,斩!”

    “斩”字一出,争霄剑阵之中忽然发出数道铿锵,沉寂之后再看那些阵中弟子,竟是个个面露骇意,目中尽是惊惶之色。

    “你……原来你一直……”

    “噗通!”

    话没说完,那名带头弟子的脑袋便自脖子上自行掉落下来,紧接着这一幕相继发生在其余弟子的身上,一时间剑阵成为尸阵,而剑气成了血气。好端端的十八条人命就因为一个“斩”字被轻易抹杀,在场其余的弟子见此景象皆是惊惶失措,好几个甚至还尿湿了裤子。

    “一群废物!”

    “我看你才是!”

    “嗖”地一声风啸,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投向台阶上方,月光之下,一道伟岸的身影执剑立身,而此时的招白神领则是从容一笑,伸手擦去脸上的血痕。

    “当家的终于到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