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皇星再临
    恍如隔世!

    当遍体鳞伤的他自那巨大的地缝之中缓缓爬出的时候,之前的“敌人”已经全部离去,唯有那满地的尸体与他作伴。街道的不远处,几位形色匆忙的路人快步走过,不敢去看那遍体的狼藉。

    “我……我还活着吗?”

    记忆之中,那道无比恐怖的黑光仍然记忆犹新,若不是在千钧一发之际及时使出神领秘法护住心脉,恐怕刚才的他已经粉身碎骨,死无全尸。

    瑶白之弟坐在地上舒缓了一阵之后,突然站起身来,面朝西方,喃喃道:“为什么这样,究竟是谁害了你的性命!姐,你放心,如果被我找到那个人,定将他碎尸万段。”

    一声叹息,于一处茶铺旁边休息的白衣男子,手中的茶杯竟是忽然掉落在地,旁边伺候的小二连忙上前,一见对方脸色如此凝重,不由得问候道:“客官,您没事吧?看您的气色似乎不太好。”

    男子摇了摇头,随即沉声道:“没事,劳你费心了。”

    “哎,如果客官有需要请尽管招呼小的,那小的就先去忙了。”

    待那名小二离开桌子,另一道人影竟是凭空显现,抬头一看,正是之前凭一人之力,毁灭整个天界大陆的招白神领。与桌边的男子几乎一模一样,此刻他的脸上也出现了相同的苦色。

    “怎么办,瑶白她……”

    男子点点头道:“果然是我小看了人间的修行者,是我害了瑶白他们。”

    招白神领连忙道:“你也不用太过自责,毕竟许多情况都在意料之外,只要将他们未完的事务全部了结就可以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你看见隐白了吗?”

    男子摇头道:“隐白生性乖张,极为好动,即便是在白界之中,向来也是特立独行,不听从管教。这次若不是以跟随众神领一同出界作为交换条件,还真限制不得他。好在,这次的任务比较直接,只要杀尽人间高手即可,令众生臣服我等即可。我想,他应该不会再出什么乱子了。”

    招白神领学着那名男子的模样也叹了口气,面色惆怅道:“除了天界,人间魔界以及冥界的局势还未落定,其中变数颇多,接下来还不知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依我看,不如趁着大家精力饱满,赶紧施术,否则错过了这个机会,可就追悔莫及了。”

    男子重新将桌上的一杯茶水拿起,随手递给面前的招白神领。后者顿感古怪,随即道:“我不喝,多谢。”

    “我让你喝!”

    男子的态度陡然大变,招白神领似乎也感觉到了对方的变化,连忙接过那杯茶水,咕咚咕咚一饮而尽。

    “什么感觉?”男子又道。

    “没什么感觉,我说了,我根本就不喝。”

    “哼,你不渴尚且不想喝水,你刚才让我施术,就没有想过我愿意不愿意?”

    “这……呵呵,我以为那点消耗对于你来讲不算什么。”招白神领声音微弱道。

    男子豁然起身,几乎走到对方的跟前,脚尖险些踩在招白神领的脚面之上,面色阴沉道:“可你要知道,施术之后,你们除了你之外的众神领将会进入到空前的虚弱之中,短时间之内无法恢复元力。那时候若是被人间的高手偷袭,我们岂不是要被一网打尽!”

    “可是……我就不相信,这里有人能够承受得了术的威力。就算有人侥幸不死,肯定也要战力全无,毫无还手的可能。”

    “那如果计划不顺利呢?招白,你不会是想看我出丑吧?”

    招白神领淡然一笑,而后镇定道:“你这话也太伤人了吧!我们可是一伙的。更何况,您是界主的右卫使,是我们七神领的领袖,我这个作下属的,怎敢忤逆您的意思。”

    看不出,这位曾经于冥界之中大伤四方,之后全身而退的年轻男子,居然就是白界七神领的头目,而他们的所有行动,亦要听任此人的安排。作为七神领之中修为最高的一位,招白神领是唯一一个拥有资格与右卫使直接对话的人。可当后者动怒之际,就连他也不禁露出忌惮之色。

    “好了,我决定了。先去九华山一趟,那里似乎隐藏着几位大能,挫败了他们,定能给予人间重创。这回,你与我同去。”

    “我?那个地方到底有多么凶险,居然要让你我二人一起前往!”

    “哼哼,到了你就知道了。”

    最终,张望远还是带着他的忧愁走了。看着对方渐渐远去的身影,孙长空的心中生出几分失落。不时,一阵呼喊忽然自身后传来道:“孙长空!”

    孙长空蓦然转身,一眼便已瞧见之前被隐白神领虐待得体无完肤的永恒。此刻,后者的脸上尽是惭愧与苦色,毕竟在这种巅峰对决之中,作为前辈的他居然连插手的资格也没有,属实有些说不过去。不过孙长空对此却并不在意,快步走向他,微笑道:“让你受苦了,身上的伤势如何,要不是赶紧找个地方处理了一下?”

    永恒轻轻摇摇关头道:“不用了,我身为凶兽,拥有超强的自愈能力,这点小伤过不了多久就能修复完毕。不过祝孕华她……”

    接着,永恒便向孙长空讲述了他们之前的遭遇,一经听说祝孕华惨遭敌人“分尸”,孙长空神色一变,不由得握紧永恒的上臂道:“她在哪,快带我去见她!”

    “就在刚刚你们交手的地方。刚刚我才把她的尸首收拢到一起,用我的外衣盖住。我劝你还是不要去了,省得徒增悲伤。”

    孙长空管不了那么多,依照记忆他迅速找到了祝孕华的陈尸之处,小心地掀开了上面的外衣。果然,如永恒所讲的那样,祝孕华身首异处,早已气绝身亡,现在就是大罗神仙来了也难救其性命。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意识之中的另一个声音忽然道:“孙长空,你个蠢材,还愣着做什么,快给她灌输真气。”

    说话的自然是遮天皇,后者与祝孕华曾经有一段短暂且美好的经历,如今后者身遭厄难,孙长空十分理解,于是安慰道:“她已经死了,还是让他入土为安吧!”

    “死死死,你才死了!他是精魄,不是人类,只要本源没有受损,就算被削成人棍照样也能重生。现在的他只不过是气力枯竭,一时间陷入了昏睡之中,只要将真气注入其体内,就能将其唤醒。”

    经遮天皇这么一提醒,孙长空恍然大悟,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随即道:“瞧我这狗脑子,怎么把这么关键的事情忘了。好,就依你所说的办。”

    如今的孙长空,修为已在灰衣老者的帮助之下登峰造极,说时迟那时快,他将祝孕华的身体从地上扶起,并以双掌贴附在对方的后心之上,将自己的精纯真气源源不断地输入到祝孕华的体内。

    果不其然,随着真气地渐渐凝聚,只见祝孕华空荡荡的肩膀之上,竟是长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肉瘤”。那肉瘤越长越大,布满褶皱的外表也随之迅速分化,渐渐出现了所谓的五官雏形。得知一点的孙长空异常欣喜,灌入真气的工作也跟着一起加快。

    然而,无声无息之间,永恒却已站到孙长空的身后,不等后者做出反应,对方一记浑厚杀掌登时轰击在孙的后脊之上,一口鲜血登时夺口窜出。

    “噗~”

    “哈哈哈,小子,你没想到我还有这么一招吧!”

    “你!”

    当孙长空从刚刚的剧痛之中恢复过来的时候,却发现永恒竟已变了一副样子,根本记忆他一眼便已认出,此人便是之前离开战场的隐白神领。

    “你!怎么会是你!”

    隐白神领满脸讥谑道:“怎么不是我,你对我还不够了解,更不知道我隐白乃是七神领之中心肠最为歹毒,手段最为莫测的一个。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易容术居然就骗过了你,你这种笨蛋死有余辜!”

    “卑鄙!”孙长空勃然大怒,急吼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喷出,眼见他的脸色越发灰暗,隐白神领的模样更为得意了。

    “我就是卑鄙,你又能如何,胜者为王败者寇,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能取得胜利就是赢家。实话实说,我在暗中对你已经观察了一阵,若是论真材实料的话,我还真未必是你的对手。眼见瑶白那个ao子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牺牲自己,凭我一人之力,又没有十足把握,所以在片刻思考之后,我想起了这个对策,没想到效果居然出奇的显著。真是天助我也!”

    “你这个混蛋!”孙长空咬着带血的牙齿,无比怨恨地怒骂道。

    “哈哈,骂吧骂吧,使劲骂!反正你也要死在我的手里。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身上居然还有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天大秘密。精魄是吧!等我杀了你,就将他的精元吞噬吸收,化为己用。啧啧啧,一切都太完美了!”

    “遮天皇,杀了他!”

    孙长空忽吐一言,隐白神领表情一滞,刚要说话,却不承想一只快疾的利爪已从岙后刺破皮肉,自身前穿出。他慢慢地扭过头去,一脸惊骇地望着那个突然出现的男子,目光之中随之有寒光闪烁。

    “你……你是谁,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为何丝毫未有察觉?”

    “呵呵,我看真正愚蠢的是你!刚才孙长空已经对你说了,我便是遮天皇!”

    “噗哧”一声,血浆飙溅,隐白神领登时栽倒在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