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销仇
    之前,白瑶之弟为了应付三位魔界高手的合力围攻,不惜动用了白瑶神领的秘法,仙瑶圣光。此物被收容在一只瑶玉雕琢而成的海螺之中,只要吹鼓其末端,便能施放出大量乳白色的光芒,使之成为自己的独门武器。而刚刚,雪魔医仙便是因为此物陷入空前的困战之中,迟迟找不到破解之法。好在,因为之前的异变,白瑶之弟的行动暂时得到阻止,这才让三人有了回族的余地。而在在刚刚,前任魔皇雪魔医仙已经做出决定,趁着对方还未回神之际,对其痛下杀手,随即一道黑光袭落,毁灭万物的恐怖力量立即笼罩在白瑶之弟的身上,并将其轰入到魔城之中。

    “嗡~”

    “哈哈哈哈,太好了,就算是白界的七神领又如何,到头来不是照样折在我们的手里。”

    妄虚魔君朗笑一声,随即看向身后的雪魔医仙,此刻对方的脸色竟是愈发苍白,原本红润的嘴唇也不知何时开裂出血,令人看得十分揪心。

    “魔皇,你……”神由魔君不由得关切道。

    雪魔医仙淡淡一笑,摆手回道:“无妨,不过我接下来要告诉你们的事情,千万不能透露给第四个人知道。”

    妄虚魔君一脸狐疑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有些不明白。”

    “魔皇无存,也就是我的儿子,刚刚在不久之前,与另一位神领同归于尽,双双丧命了。”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妄虚魔君身形摇晃了两下,险些陷入城中。而旁边的神由魔君同样异常震撼,半天也说不出话。

    “真的如此吗?那魔界岂不要天下大乱!”

    雪魔医微微点头道:“正因为此,我才让你们千万不能走露风声。”

    妄虚魔君立即回道:“就算把我们都杀了又能如何,魔皇死了,魔城之中群龙无首,大家见不到他,肯定会怀疑的,就算能瞒过天下人一时,也绝瞒不过一世。纸是包不住火的!”

    “这种事情我当然知道。”

    神由魔君道:“既然如此,魔皇你想怎么办?”

    “我说过,不要叫我魔皇,我早已退位,站在你们面前的不过是一个行将就木的糟老头子。不过,魔皇身故,事关重大,处理稍稍不当,便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后果。所以……”

    “所以什么?”神由魔君眼中放光,似乎已经隐隐猜到对方即将说出的话。

    “所以眼前的当务之急,是寻找一名新魔皇。”

    “新魔皇?现在?呵呵,我说老前辈,你不会是在说笑吧!您也是过来人,魔界立储向来都要经过一套复杂繁琐,且漫长的过程,而无存魔皇生前又没有留下遗诏,这可让我们如何是好,反正不能从路边拉一个野孩子来坐这个位置吧?”

    神由魔君叹息了一声,随即点点头道:“拥有足够实力,且能有资格成为魔皇的,定是魔族之中一位德高望重,深得民心的魔界领袖,而魔族现存的众多首领之中,也只有几位魔君以及穷阳黩黯拥有此等才能,所以您的是意思是?”

    “我想推选那位血河魔君,成为新一任的魔皇。”

    “果然是他么,呵呵,亲生的果然是不一样啊!”

    对于雪魔医仙的意见,妄虚魔君似乎早有预见。毕竟,血河魔君作为魔皇无存的遗子,无论胆实,修为,人品,功绩,都在众魔君之中名列前茅,大有功高盖主的势头,由他来坐这个位置,属实是名正言顺。

    然而,同样作为魔君,而且同样优秀过人的妄虚魔君,心中自然不爽,一时间他仿佛觉得自己被孤立在了魔族之外,如同一名被遗弃的婴儿一样,颇为失落。观察入微的神由魔君看出了这一点,随即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妄虚,你也一大把年纪了,为何还要和这帮年轻人去抢什么功名,像我一样,每天种种花,养养草,四处游历一番,过几天闲云野鹤的日子不好吗?我听说你还有一女,名叫娥儿。难道你想让她每天为你的安危提心吊胆吗?”

    雪魔医仙补充道:“神由说的没错,其实魔皇并不好当,暗地里不知有多少人在窥伺那个位置,无存便是一个例子。血河作为我们天魔一族的后裔,理应承担这一艰巨的使命,所以还希望你能成全。”

    其余的,妄虚魔君都可以不顾,但一提到自己“娥儿”,他那颗冰冷无情的魔心便不由得温柔起来,那是只有慈父才会拥有的模样。

    自女儿不未懂事开始,他便追随魔皇争战四方,后来人魔两界的那场世旷世大战,他便是数年未归。待他返乡之时才得知,自己的妻子早在自己离开魔界的两年之后患病身亡,之后的岁月,娥儿竟依靠着那双尚且稚嫩的手,撑起了只有自己的家。

    对于娥儿,妄虚魔君的心中有诸多的亏欠,所以只要是对方的要求,他都会尽量满足。哪怕是在魔皇沉睡的那几千年时间当中,除了看守灵虚门之外,他的大多数时间都花在了与女儿相伴的日子当中,以来弥补自己那些年未曾尽过的父爱。

    这一回,神由魔君再次切中了他的软肋,一想到娥儿那双乞求的眼睛,他的心便不禁为之颤抖,体内便是燃起了一团无形之火,煎熬着他的五脏六腑,神识气海。

    “好……好吧!既然二位都这么说了,我妄虚也不是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魔皇的人选,就由你们说了算,我这个老不死的,还是回去多享几日天伦之乐吧!我去也!”

    纵身一跃,妄虚魔君已然射出百丈之外,不时便已看不见身影。眼见对方离去的方向,神由魔君随即淡淡道:“老魔皇,现在碍事的人已经走了,你还不想与我说实赙吗?”

    随着目光流转,神由魔君那双锐利的目光,顺势落在雪魔医仙的脸上,后者嘴边却是残留着一抹耐人寻味的微笑,令人见之心中不寒而栗。

    “神由,记得当初那么多魔君之中,就数你的智慧最高,现在看来,我当初的眼光果然没错。”

    “所以说,魔皇并未死去?”神由魔君不禁追问道。

    “呵呵,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等到时机成熟,就能真相大白了。”

    “既然如此,血河的事……”

    雪魔医仙振臂抖擞道:“当然要做,而且一定要做得风风光光。我要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血河将会成为新一代的魔皇。”

    这下,神由魔君有些摸不着头脑,随之又道:“那老魔皇,您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天机不可泄露。”

    瞬见白晕之中,瑶白的轮廓越来飘渺,缓缓睁开眼睛、再世为人的张望远面露惊骇,不禁喝斥道:“你在做什么,快点停下来!我张望远不需要你的命来救我!”

    说着,张望远伸手就要去推瑶白的身体。然而,掌风推出,所触及到的不过是一片虚无。看着对方无比紧张的模样,瑶白终于微笑道:“也许这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老天爷让我在这里遇见你,并将这份使命委托于我,使你重回人间。望远,请容我叫我一声白薇,希望你能在我走后可以好好地活下去,心中不要对我任何亏欠。我相信,只要有缘,总有一天,我们会再次相见。”

    瑶白的声音越发模糊,周身的光晕也趋于消亡,眼见就要熄灭。张望远瞪大了满是血丝的眼睛,强忍着悲痛道:“好,我们拉勾。”

    孩提时期的玩笑,却成了人世间最最可靠的誓约,当张望远抬起右手尾指之时,满脸惊讶的瑶白随着也伸出了手指,伸手对方。“砰”的一声闷响,后者的身形终于化为一道绚烂的光芒,于茂密的树林之中绽放出成一枝无比鲜艳的花朵。生命的消逝究竟是终点还是另一段的起点,谁也不知道。但张望远坚信,瑶白所说的再会之日终有一天会到来。

    “还打吗?”孙长空冷冷道。

    张望远抹去眼边的泪痕,随即转过身来。孙长空见此情形,立即进入到严防戒备之时,却不承想对方忽然道:“不打了。”

    “你确定?不要忘了,是我令那位姑娘失去了生命,他虽未死于我手,却是因为我的出现而死,按你以往的作风,现在应该已经冲过来了。”

    张望远颓然一笑,摇头道:“虽然现在的我已经拥有了瑶白体内的力量,但我心里十分清楚,自己与你之间的巨大差距,我打不过你。”

    “呵呵,大丈夫能屈能伸,张望远,你还真把这句话表达得淋漓尽致啊!”

    “你笑也好,骂也好,我张望远与你之间的恩怨已经随瑶白的逝去彻底宣告终结。从今往后,我们两个就是陌路人,井水不犯河水,老互不相往来。”

    说罢,张望远竟真的转身离去,眼看就要走到视线所及的尽头,孙长空忽然高声叫道:“喂,你要去哪?现在兵荒马乱的,难道你就不怕被白界的人找到杀掉?那个女人死了,他们一定会把账算在你的身上。”

    张望远停住脚,头也不回道:“该来的总会来的,躲也不是办法。我已看透生死,曾经所追逐的功名利禄,我都不要了。不过我会好好活下去,因为这已不是我一个人的命,我会记得有一个名叫瑶白的女人赋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不是为自己活着,而是为了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