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五章 法曰谬论
    随着灰衣老者那阵悠远豪放的笑声,其瘦削的身形登时消失在孙长空的眼前,并化为层层金光,飘入天空之中,接着道:“吾元仙宗穷尽一生心血,致力于究极二字,终不得愿。于弥留之际,将执念化为灰气一缕,使之继续吾之未完遗愿,将王之所感传于有缘人,以勉其力。吾纵横寰宇,肆意任为,无所累身。恰于偶然间,领悟‘谬义’二字,别人不可为,吾偏要为之。别人执着,吾却偏要舍弃。于是乎,吾将此念与元力相融合,进而创造谬论法,以明己志,以醒世人。如若后人得之,习之好,不习也罢,吾绝不强求。天高地远,诸法难至。前路漫漫,唯心中正道长存!”

    “此法名曰谬论法,汝亦可亦称为谬~论~空~间!”

    紧闭的双眼豁然开启,无数金光立时从中飞射而出。张望远见此情形居然情不自禁地向后逃出数步,目光之中依然充满骇然:“这家伙的身上又发生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他的那只右眼不是已经被我废掉了吗,为何又会突然再生?”

    孙长空的异变不只令张望远震撼不已,就连身后的瑶白与隐白神领亦是难以理解。在他们看来,由孙长空那副几近崩溃的躯体之中,竟是猝然燃起一股旺盛的生命之火,其中包含的神奇力量,就是他们这种见多识广的世间高手,也未曾遇见过,惊骇之色形于颜表,周身气势更是受到影响而变得混乱不堪。

    “这小子到底吃了什么药,为何突然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我说,你的那个姘头能不能行啊!我看在他完成变化之前,还是趁早将其歼灭的好!”

    隐白神领刚要上前,瑶白厉喝一声,怒目道:“你敢!现在是望远与他命中宿敌的关键一战,你要敢打扰了他们,我定要你看好!”

    “可是,那个小子的能耐你也见识到了,说不定待会还要引起什么惊天动地的变数。到时,我们可就追悔莫及了。”

    瑶白沉声道:“你按我说的做就可以了,如果出了事情界主怪罪下来,我瑶白愿意一人承担。”

    “好好好,瑶白你可真是个痴情种!为了一个不相干的臭小子,居然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搭上了。既然你已经立下担保,我隐白也不说什么了,你们爱怎样就怎样,与我再无关系!”

    说着,陷白神领赤luo的上身之上忽然加上了一件洁白的貂绒披风,再看他大步流星地朝后方行走,几次闪烁之后便已无影无踪。

    孙长空的突然“苏醒”,对于张望远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打击。可一想到对方即将受到来自自己的狂轰滥打,他的心脏便忍不住愈发地兴奋搏动。

    “哈哈,孙长空,你果然是一只踩不死的蟑螂,与当年在苍北仙苑的时候一模一样。不过,我已通晓元力奥妙,更是熟练掌握仇之力的使用方法。凭你如今的修为,万万不是我的对手。所以,你还是安心受死吧!”

    张望远早已将仇之力注入到孙长空的每一寸的肌肤之中,相当于在对方的体内种下了诡秘的蛊毒,但却远远要比蛊毒更加可怕,厉害,致命,多变,让人防不胜防。尤其要说明的是,仇之力已经将孙长空的身体同化,借其自身力量,攻其己身,直至消亡。所以在施展了仇之力之后,张望远几乎没有任何消耗,体力与之前相比毫无变化。

    “元力,仇业缠身!”

    当张望远对孙长空体内的仇之力再次发号命令之际,后者的身体登时剧烈地颤抖了几下,随之黯淡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股淡淡的忧伤。张望远见此景象,心中尤为狂喜,刚要说话,却不承想那具看似已经死去的躯壳之中,竟是传来了一道无比嘹亮的声音:“张望远,你只有这点能耐吗?我对你真是太失望了。”

    “哗啦啦!”

    伴随着一连串玉石破裂的刺耳声响,孙长空的“旧体”砰然崩溃,一道崭新的体魄赫然出现在对方的跟前,身上散发出阵阵神圣的光芒,如同娇阳烈火一样,令整个大地充满无限的生机与活力。

    “这……这是怎么回事,我明明已经杀了他啊!为何他还能站在这里!不,这不是真的,孙长空,你今天死定了!”

    “砰砰砰!”

    当积压在心中多年的怨念与仇恨化为具象之际,仇之力的威力登时攀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以至于位于二者之间的空气竟是为之层层炸裂,一连九次,最终传到孙长空的身前。然而,就是这最为关键的一波攻击,却是戛然而止,那无坚不摧的强大元力竟如微风一样,指过孙的面庞,使其嘴边洋溢起灿烂的笑容。

    “不外如是!”

    “噌噌噌噌!”

    张望远的大脑一片空白,此刻的他已全无还手之力,只因为他的毕生杀招已然使出,却是对孙长空这无影响。对他而言,这是一种空前巨大的沉重打击,这种打击几乎击碎了他的战意。

    然而,作为“还礼”,由孙长空意念之中施放的四道神力,以其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齐袭至张的身边,并对其根基造成了毁灭性的重创。血,肉,甚至还有骨头,零零散散,像一群没有了魂的零件,全部自他的背后狂喷而出。他的头朝下,飞速向地面坠落,往后去烟自眼前飞速闪逝,令其泪眼婆娑。

    “到头来,我张望远依旧不是你的对手,看来这就是我的宿命了。这样的命运,我宁愿不要,下辈子我宁愿作猪作狗,也不要再与世人明争暗斗……”

    张望远的生命力在飞速流逝,至最后一刻还未曾出手的瑶白,终于按捺不住,凌空翻身,已将对方拥入自己的怀中。

    “张望远,你振作一点,我不允许你死!”

    伸手扶在张的背后,瑶白定睛看向自己的掌心,上面的骇人血污着实吓人,就连她看了都不禁为之眼前晕眩,实在难以接受。而半只脚已经踏入鬼门关的张望远,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努力抬起那双沉重的眼皮,故作轻松道:“不要为我难过,这是我心甘情愿的。只可惜,没能与你走到最后,如果有来生,我愿意与你再续前缘。”

    “不!我不要!”

    说着,瑶白的眼中已经渗出丝丝伤泪,表情痛苦道:“我等了你一世,你又要狠心离去,这回我绝不会让你如愿。”

    “嗡~”

    刹那间,天空之间祥云显现,九重天上,梵音缭绕,令人心神为之一醒。而就在生死存在的瞬间,瑶白做出了一个大胆决绝的决定:以命换命!

    随着白光地不断增多,瑶白的身形也随之渐渐模糊,化为无数细小白线的光芒,仿佛一个个活跃的精灵,旋转着,嬉笑着,接连不断地涌入到已然气息全无的张望远体内,修复着缺失的器官,重建起断裂的经脉。原来,起死回生并不是传说,这一刻它真的在人间显灵。

    “这……”

    本来,借助瑶白神领的力量,得以直面雪魔医仙与神由,妄虚两大魔君的联手,且立于不败之地的瑶白之弟,忽然觉得四肢酸软无力,一股神形分离的错觉立时袭入四肢百骸,令其迅捷的身手终于得以停下。而这时候,妄虚魔君这才来到雪魔医仙与神由魔君的面前,伸手对两位魔君行礼,恭敬道:“见过两位前辈。”

    雪魔医仙自魔影之中缓缓现形,此刻的他在连番的激战之后气色已大不如前,面上银发更是凌乱蓬松,好似刚刚起床的模样一样,毫无精神。旁边,作为昔日的旧部,神由魔君见到曾经的魔皇竟成为这副狼狈模样,一时间没能忍住,竟是破口嗤笑出来。雪魔医仙顿感尴尬,随即咳了一声,这次道:“有什么好笑的,老夫就不相信你没吃过亏。”

    神由魔君稍微镇定了一下,这才故作严肃状道:“是,属下知错了。不过,对面的那名瑶白神领的身体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我们要不是趁此机会,将其一举绞杀?”

    雪魔医仙凝视向前方那道停滞在半空之中的“白影”,沉吟了片刻之后,这才道:“我们魔界中人虽然大多以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形象示人,但老夫自小光明磊落,虽称不上是无敌,但也未曾示弱过任何一位对手,更不愿趁人之危。可眼前的情况事关重大,如若让此人得以喘息,魔族乃至魔界数万年的基业都将为之毁于一旦。为了众魔生,为了魔界的将来,老夫也只能残忍这一次。白界的高手,对不住了!”

    “天魔附体!”

    话音刚落,只见雪魔医仙身后的那道巍峨魔影立即化为无数黑气,滚滚涌入到身体之中。一时间,医仙那光洁亮白的皮肤顿时发乌发黑,一头雪发也随之黑如墨染。当目中眼白被那诡异的黑色全部占据之际,隐藏于其体内的狂兽昼魔终于得以苏醒、

    “昼尽!”

    “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