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元力威力
    瑶白处理她与隐白神领之间的事情之后,二者再次将注意力投向战场之中。

    短短的数息之中,两人已经交手不下百次,孙长空以其对五行神力以及四象奇术的精妙掌握,居然可以在张望远的究极元力之下立于不败之地,甚至还能稍稍占据上风。而如今的张望远隐忍得却像一只深谋远虑的老狐狸,无论对方如何挑衅,都无法令他倾尽全力,每次出招之时都保留些许余地,以来让你自己收放自如。

    “张望远,又是你!你我之间的恩怨先不谈,为何要帮一个外来的侵略者!”

    说话间,孙长空猛然用力,席卷着焦土神力的奔雷飞射而出,直接将那张望远震出数十丈外。然而,即便是在此等强大的招式之前,张望远仍然毫发未伤,反而一脸冷笑道:“哈哈,孙长空,你可知道我等一天等了多久吗?你可知道,我陷在天道之中的岁月之中,是如何熬过来的?是你,是你将你彻底击败的决心!”

    孙长空对于张望远之前的遭遇并不知情,但见到对方说话之时异常疯狂的神态,他已明白对方已和自己一样,丧失理智。想到这,他的气息再次攀升,比起寻常状态已然要强大整整十倍,周围的树木碍于他的存在,结实的树干竟是生生被压弯,位于其脚下的土地之上,接连显现出数个深浅不一的同心圆坑,而且规模还在不断增大。

    “张望远,你这个混蛋,早知今日,当初我就应该一掌杀了你,永绝后患!”

    “哼哼,孙长空,你现在后悔已经晚了。如今的我已经自天道之中获得了最为强大的元力,只要有它在,无人是我的对手。”

    “哦?元力?”

    张望远一脸激动状道:“没错,就是传说之中还要凌驾于仙力之上的元力。”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真正想说的是,拥有元力的不只是你。”

    看着孙长空那双不断向外散发着异样光芒的眼眸,张望远的心情登时跌入谷底,一种不祥的预感登时袭上脑海之中。

    “听你的口气,你也拥有元力?”

    “哈哈哈哈,正是!”

    元力,作为这世间最为神秘的一种力量,拥有连仙人都难以企及的莫测能量与神通,甚至可以构造出世人根本不敢想象的事物,比如时间奇术,比如空间挪移。当然,袁宇的空间之术只是空间挪移的皮毛,距离其中的精髓还有十万八千里。如果真被他获得了元力,修炼到极致,便可以颠倒阴阳,扭转乾坤,于绝境之中诞生顺境,进而反败为胜。而眼下,孙长空与张望远正以他们各自的理解,操纵着体内的元力,进而向世间展现出一场空前的世纪大战。

    “居然使出了元力,他们从哪里得到的?”隐白神领不由得忙叹道。

    “照理来讲,处于大千世界中心区域的人间不应该会有元力存在,想来他们是从其它地方得到的吧!”

    “其它地方?就算是,但依靠那些稀薄的元力,也无法发挥作用。若要强行将综们慢慢聚拢,少说也要三五万载,我就不相信世间有人愿意那样耗费大半生寿命去做那种无聊的事情。”

    瑶白看了一眼旁边自说自圆的隐白神领,爱搭不理道:“你不愿意,不代表别人不愿意。否则照你所看,他们的元力从何而来?”

    “嘿嘿,元力乃大千世界之中最珍贵的宝藏之一,凡是能够占据哪怕只有极少一部分的,放眼诸界也能名列前茅。而在它们之中,又数白界内的元力最为浓郁。依我看,他们的元力就是从我们的家乡得来。”

    “呵呵,真是笑话!既然你知道元力的珍贵,就应该清楚界主对于元力的看管是有多么严格。若有人擅自将封存的元力带出界外,便会遭到神雷轰顶的惩罚,死无全尸!”

    对于瑶白的说法,隐白神领自然清楚不过了。但他思前想后,实在想不到其它解释,而就在他为之分神的时候,孙长空与张望远的战斗已经达到了白热化的地方。

    “孙长空,你输定了。因为在天道之中我一心只想向你报仇,因此元力渗入我的体内,进而衍化出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名为仇之力。被仇之力锁定的人,无论躲到天涯海角,都会被仇之力追杀,直到身死魂灭的那一刻为止。所以说,今天的决战定会以我张望远的胜利告终!哈哈哈哈!”

    由元力之中诞生的仇之力,非但威力强大,而且还能超脱自然规律的限制,在不消耗任何能量的情况之下生生不息。张望远摇身一变,周身竟是涌现出大片的灰气。那些灰气之中仿佛隐藏了无数双猩红的眼睛,全部看向前方的目标——孙长空。后者一经与之对视,立即觉得混身毫毛全部炸立,一股莫名的寒气立即自后脊之中缓缓飘出。

    “不好!”

    打到这里,孙长空的体内的怨气已经消耗大半,身手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决绝凌厉。稍一迟疑,只见那股充满“赤瞳”的灰气忽然罩向孙长空,紧接着自他的毛孔之中,钻入到奇经八脉,转眼便没了踪影。孙长空停下连忙察看,却也寻不到它们的足迹,不一会儿他的头已经汗如雨下。

    “哈哈哈,孙长空,你就不要白费力气了。我的仇之力已经渗入到你的每一寸肌肤之中,险非你将自己轰成碎片,否则我的仇之力便会永远伴随着你,直到死去。”

    “呲!”

    话音未落,孙长空的肩膀之上已然窜出一道尖啸的血箭,他怎么也没有料到,张望远的仇之力发作居然如此迅速,根本不给人回旋的机会。一想到自己可能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去,孙长空的心便仿佛被葬在了一座大山之下,压抑至极。

    “对对对,就是这样,待会你的五脏六腑便会一一破损,体内的经脉也会断成一片一片。不过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痛快死去的,我要一点点折磨你,让你生不如死,活得毫无尊严!”

    “呲!”又是一声啸叫,这一回孙长空的右眼竟是砰然炸裂,随即右内里的视力完全消失,再也看不见任何东西。剧痛源源不断地冲入到大脑之中,就在那片刻之中他竟觉得,活着居然是如此艰难的事情。

    “哈哈,还没玩,继续,继续!”

    “唰!”

    又是一声异响,然而这次张望远的脸上并没有显露笑意,而是以一股惊愕之状取而代之。

    “你……你……”

    孙长空咬着牙,面露惨笑道:“不好意思,刚刚已经感觉到这条手臂要作祟,所以我就提前让他休息了。”

    “砰”的一声闷响,孙长空掉在地上的那条手臂竟是完全爆裂,里面的骨头更是碎成了无数刀刃,将那周围的草地削得一片狼藉。

    “嗯……不愧是我张望远认定的对手,没想到你居然可以对自己痛下狠心,自断一臂,很好很好!”

    说着,他用手掌捂住自己的口臭,声音含糊道:“可是……接下来你该怎么办!”

    “噗!”

    这回仇之力并没有再对四肢打主意,而是将目标瞄准他的躯干,也就是他的要害所在。一招发出,孙长空的右腹当即洞穿,里面的肠肚差点流到外面。血,粘稠且腥臭,怪不得张望远会提前睹住口鼻。

    不得不说,这一次的攻势对于孙长空的打击十分巨大,原本挺拔的身躯如今已经有些动摇,鲜血顺着他的右腿染湿了裤子,充满鞋子之后,溢到地上。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还能活着。

    “嘿嘿嘿,孙长空,如果现在有一面镜子该多好啊!我真让你看看自己那副束手无策、听天由命的衰相。老天爷啊老天爷,你对我可真是不薄啊!没想到有生之年,我居然还能有大仇得报的一天,痛快!”

    “孙长空,你放弃了吗?”

    此刻,孙长空的意识已经几近模糊,神识更是来到了昏迷的边缘,即将消失。然而就在这无比关键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忽然自他的耳边响起。这股声音他已听过许多次,但唯有如今听起来是那么的和蔼,可亲。

    “是你,那个灰衣老人。”

    “呵呵,这才多久不见,你怎么又变得遍体鳞伤了?”

    孙长空豁然睁开双眼,却发现自己竟站在另一个地方,一个他曾经到过的神奇玄境,元界。

    元界本是无二真经图中,元图幻化的一处飘渺之地。可不知怎么了,再次踏上这里的孙长空,居然有了一种确凿的真实感,他甚至忍不住用脚去点了点身下的大地,随之感受对方反馈回来的触觉。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灰衣老者凭空显现,如当初被孙长空连同元图一起吸收融合的时候一样,仍然是那么憨态可掬。但不知为何,在对方的灰袍之上,竟是赫然写着一个“空”字。孙长空观察了半天,终于道:“那是什么意思?”

    灰衣老者掸了掸自己的袍子,一副理所应当的口气回道:“这还不简单,老夫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