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你死我活的宿命
    在魔界高手的接连进攻之下,那强如中天烈日的瑶白神领首次出现了不敌的迹象,尤其是那道突如其来的凌厉刀锋,更是斩去了两成的功力。

    “那是……”

    妄虚魔君顺看向地面,待那道红影完全落定之际,那的脸上终于显露出几分会心的笑容:“呵呵,没想到这点小事居然还会惊动你这个老家伙,我说神由,这么多年过去了你的骨头是不是都生锈了?”

    红衣男子豁然转身,只见此人面如冠玉,留有青髯,胡须的形状犹如“山”字,一看就是副智者的形象。对于妄虚的调侃,神由魔君并未在意,而是跪伏在地,对着不远处道魔影,无比恭敬道:“参加老魔皇,臣救架来迟了。”

    “老魔皇?”

    妄虚魔君望向那道魔影的中心,只见一位白发黑衣的老者赫然盘坐其中,双目紧闭,显然是在全神贯注地操纵着身外的巨大魔身,无暇分心。片刻后,只见对方轻吐一口浊气,进而面带微笑道:“好久不见了神由,老夫还以为你和其它的老魔君一样,跑到一个谁也不知的地方过起逍遥自在的日子了。”

    “臣不敢,小魔皇尚不能独当一面,臣身为魔族骨干,自然不能像他们那样撒手不管。不过臣真的没有想到,您竟会自行现身,而且修为已经恢复到原先的巅峰状态,真是太叫人惊喜了。”

    “唉,此事说起来一言难尽,等击败了这人,老夫再与你们详细说明吧!”

    二人对话甫一结束,瑶白神领立即觉察到众人目光开始聚向自己,一股强烈的杀气陡然升起,仿佛要将他吞食得连骨头都不剩似的。

    然而,好歹他也是叱咤风云多年的江湖高手,即便形势于自己极为不利,他也不愿显出丝毫怯懦,反而放声咆哮道:“你们这群卑鄙小人,自以为凭着人多势众,就能击垮我吗?哼哼,既然你们要拼命,那我就与你们玩到底!仙瑶圣光!”

    刹那间,在千里之外的九华山附近,与张望远同行的另一名自称“瑶白”的女子忽然趔殂了半步,张望远连忙伸手搀扶,并且语气关切道:“瑶白姑娘,你没事吧?”

    此刻,女子却没有理会张望远的话,而是抬头看向天空,似乎等待着什么的到来。忽然间,一道疾光飞闪而过,女子脸色登时大变,随即声音尖锐道:“那个家伙在搞什么鬼,难道他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吗?”

    被蒙在鼓里的张望远顿感莫名其妙,不由得问道:“姑娘你到底怎么了,如果对在下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你大可以说出来,在下会尽量改正。”

    意识到身旁还有一位“续缘之人”,女子连忙改换面色,强颜微笑道:“张公子,我说的不是你,而是别人。”

    “别人?”

    张望远环视一周之后,再次问道:“这里哪有别人,难道你能听到千里之外的声音?”

    “呵呵,我可没有千里眼,顺风耳,只不过,天底之下,有一个人可以与我心灵相通,彼此互知。”

    听到这,张望远稍感失落,声音也减小了许多,道:“原来,瑶白姑娘你早就有心上人了啊!看来,呵呵,都是一场误会……”

    眼见张望远调头就走,女子连忙拉住前者的手臂,急切道:“你怎么了,生气了?”

    张望远转过头来,微微摇头道:“不,我只是觉得自己会错了姑娘你的心意,所以有些惭愧罢了。”

    “哪里有什么错,我说的那个人,只不过是我的同胞弟弟。”

    “同胞弟弟?你说那个与你心灵相通的人,是你的胞弟?”

    瑶白神领用力点点头道:“没错,就是那个小子。这次的任务,界主本来叫我与其它神领一同执行。谁知那家伙仗着有那么点能耐,非要跟着一同过来,还说多一个人多一个照应。同在倒好,他使用了秘术,招去了我的独门法宝,这下……我的底牌就等于少了一张……”

    说到后面,女子的声音已经小到几乎听不见,而张望远这时却轻轻将手掌搭在前者的肩膀之上,一脸温柔道:“就算那样又如何,哪怕你现在手无缚鸡之力,我张望远也会保护你。”

    “你?你要保护我?”

    此刻,女子瞪大了眼睛,目光如星辰般灿烂明亮,让人见了不禁为之沉迷。而张望远则索性将其拥入怀中,继续轻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见过你的第一眼之后,我就确定你就是我要找的那个人。险了你之外,我谁也不要,你就是我一生的伴侣。”

    可能是不太经常听这种甜言蜜语,不知不觉之中,女子的眼睛已经微微泛光,眼角处更是有泪珠滚动。他也曾遇到过他的表白,但不知为什么,一经看到面前的男子,他就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恨不得现在就与对方远走高飞,长相厮守。失神间,她那双环抱在张望远背上的纤手不由得扣紧,指甲刺入对方的皮肤,渗出浅浅的血痕。

    “嘶!”

    意识到自己不小心伤到了张望远的女子连忙松手,一边上前察看伤势一边赔礼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张望远看准时机,一把攥住女子的双手,抱在自己的胸前,一脸幸福状道:“呵呵,这就当是我给你下的聘礼了,从今往后,你就是我张望远的女人。”

    她看着他那双无比炙热且坚定的目光,过了好半晌之后,终于用力颔首道:“好!”

    “不过,在那之前,我要先解决点私事,我已经感觉到了,他就在这附近。”

    女子紧接道:“我怎么觉得,我的同伴也在不远处。”

    “砰砰砰砰砰~”

    一阵密集的炸响自远方迅速飞奔而来,二人定睛看向事发地点,不禁异口同声道:“来了!”

    “冰涎降世!”

    “白火逍遥!”

    当那两声震撼人心的咆哮声传入耳中之际,张望远与女子的脸上尽是激动之色。咔嚓一声,前方人腰粗细的树干切根折断,两道快疾的身影赫然显现在二人的眼前。

    “孙长空!”

    “隐白!”

    一经见到自己的命中宿敌,张望远的眉头便不由得皱了起来。在误入天道之前,他曾见识过孙长空的实力,确实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超然地方。然而,此刻的他,修为居然再次出现了质的飞跃,或者说是从本质上发生了变化。孙长空的一招一式之中已毫无人性可言,出招不能留余地,出手定要一命。他已不是那个自诩正义化身的仙苑门人,而是一个化身为杀戮机器的魔鬼!

    另一边,虽在与孙长空进行着激烈的较量,但实际上一直被死死压制的隐白神领甫一见到那名女子的脸庞,便立即惊喜地高呼道:“快!快点帮我对付一下这个家伙,他疯了,他真的疯了。”

    女子刚要上前,张望远出手拦住对方的身体,冷笑道:“这种时候怎么能让你贸然出手,看我来助你那位同伴一臂之力吧!”

    “嗡!”

    起式,出手,发力,命中,所有的环节一气呵成,刚要使出一招泰山压顶将那隐白神领入地下的孙长空,猛然抬头,却被随之而来的一道凌厉拳风直接击飞出去,不排粗壮的大树就这么齐刷刷地接连撞断,随着孙长空的坠地一起栽落。

    张望远看着自己那只仿佛新生的一般的拳头,表情夸张地笑道:“哈哈哈,没想到我张望远居然也有今天!什么孙长空,什么魔皇,什么九阳大仙,统统不是我张望远的对手。我要做王,我要称皇!”

    “砰!”

    蛮力宣泄,将那一座山丘连同身下的大地一齐开出了一条狭长的裂缝,紧接着孙长空的身体缓缓站起,如同一颗耀眼魔星冉冉升起,见到这一幕的女子瑶白也不禁轻声感叹道:“人间居然还有如此强者,怪不得能让望远如此牵挂。若是没有此人,他应该就是人间的霸主了。”

    张望远的听觉异常敏锐,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生气,反而嬉笑道:“瑶白,你不用为我担心,我能感觉得到,只凭我自己的力量也能将击彻底击败,你和那位神领就在一边瞧好吧!”

    “唰唰!”

    随着张望远的身形遁入虚空,他与孙长空之间的旷世大战正式拉开帷幕。一时间,空间之中,狂风暴焰,紊水蛇藤,相继出现。而在那密如急雨的攻势之中,居然还夹杂着些许异样的金光,将那浑厚元力凝结而成的强大攻击一一瓦解,可以说是极为奇妙。眼见二人打得有来有回,不相上下,得以喘息的隐白神领随即靠在女子所站在树干之下,随即淡淡道:“这就是你新找的男人?呵呵,我看比起之前那些也不怎么样嘛!”

    “你住口!”

    女子眼中寒光闪烁,一股森然杀气立即化为无数细小的冰剑,飘浮在隐白神领的周身处,彻底将其行动封死。见此情形,后者也只得缓缓抬起双手,脸色微微发白,忌惮道:“瑶白,你可要小心啊!杀了我,回去之后你也无法向界主交差。”

    “杀你不行,但我总有法子让你一辈子都也用不了那条贱舌头。你要再敢说句废话,今晚的下酒菜,就用你的舌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