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魔舟共济
    ..,

    那疯人一见雪魔医仙如此之大的“口气”,心中不禁为之一震,接着便指着不远处的杰作“尸山”,面露讥笑道:“老家伙,你不会看到这些东西吧?你以为凭刚才的一脚就有了与我相提并论的资格了吗?”

    雪魔医仙看都没看一眼,神情冷漠道:“那又能说明什么,不瞒你说,老夫这辈子杀过的人,比起这些不知要多上几百上千倍。况且,你们白界的人,刚刚才杀了我的儿子,这个仇我必须要报!”

    “你儿子?呵呵,没想到你居然知道我的来历。既然如此,那还不快点逃跑。难道,一定要我们几位神领聚集到一起,然后像捏死蚂蚁那样虐杀你吗?”

    “呵呵,还有几位?你们的御白神领已经死在我的手里,而不久之前我的孩子刚刚与另一位神领同归于尽,除去你之外,应该只剩下四席了吧!”

    “你!你此话当真?”

    先前,御白神领气息消失之际,他以为对方只是进入到了不知名的秘境之中,所以才会无法取得联系。而刚刚陆白神领出事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却没想到他们两个居然全都遭遇不测,双双殒命。他本以为凭借七神领的实力,足以应对人间的所有情况,可现在看来,他们真的大错特错了。

    “你会后悔的!”男子口气阴森道。

    雪魔医仙不以为然道:“老夫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因为你们白界的入侵,我那仅存在世的两位亲人都已经相继丧命。单凭这一点,老夫也要与你们不死不休!”

    “哈哈,不死不休!老家伙,你和我拼命,那可就太不明智了。因为,我是神领之中,最看不怕死的一个。”

    说话间,那疯子伸手撕开自己的上衣,露出其中健美的肌肉。然而就在那古铜色的皮肤之上,居然密密麻麻地分布着若干,或长或短,或宽或窄的伤疤,那无疑是他坎坷且峥嵘一生的见证者。对此,那人似乎十分满意,一脸自豪状道:

    “老子在成为神领之前,为界主出生入死,肝脑涂地,受过的伤比你吃过的饭都多。要想击倒我,除非将我挫骨扬灰,否则最后死的一定是你!”

    雪魔医仙淡然一笑,依旧不屑道:“太好了,老夫当年初出茅庐的时候,也曾有一个外号。”

    “什么外号?”

    “拼命魔皇!”

    “什么!你是……”

    这次归来,雪魔医仙本就已经抱定了必死的决心,魔皇无存为了不承他的救命之情,居然不惜以自爆的手段,与那强大的陆白神领玉石俱焚,双双化为灰烬。为此,雪魔医仙深受打击,并决定要与白界众神领拼个你死我活。而现在这位疯人,便是他的第一个目标。

    身为昼魔的他,一经出手,便已展露出多年未曾现世的超强绝技,一时间天色昏暗,阴风四起,黑沙飞卷至空间之中,刮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乱象之中,那疯人只觉得有一道巨大的鬼影渐渐升起,一股无形的威慑力立即自四面八方袭向自己的身体。

    “好家伙,果然深藏不露,不过你以为用这点伎俩就能伤得到我瑶白神领了吗?”

    奇怪,很是奇怪。

    之前在九华山外,刚刚自天道之中脱身而出的张望远遇到一名女子,自称瑶白。而现在出现在魔簇大本营之中的男性瑶白,又与那人是什么关系呢?

    狂沙漫天之中,雪魔医仙与瑶白神领双双消失,然而空中接连发出的刺耳轰鸣,说明二人并未离去,仍在战场之中进行着激烈地交手,只是身手过快,因此难以被肉眼察觉罢了。渐渐地,大地开始崩裂,房屋也随着逐一坍塌,成为废墟。而那一垛尸体也在强大的风力之下,如枯叶一般随风飘荡,不时便已化为战斗的炮灰,变作团团血雾。现场的魔兵因为碍于双方可怕的威力,不敢靠近半步,作为魔界一方的他们,只能暗暗为这位魔界前辈加油鼓劲。

    “弥天魔掌!”

    一道掌印呼啸落下,将那于空中飞窜的瑶白神领立时轰落在地。着陆处,岩体一连下坠了三次,密集的雷射纹遍布冲击坑的四周,形成一副诡异的画面。

    风力稍稍减弱了一些,被轻风托举着的雪魔医仙缓缓落在地上,如今的他脸色异常惨白,虽然外表上看不出有什么伤势,但显然刚才的交战对他的消耗十分巨大,因此才会显露出气虚的迹象。

    “嗡嗡嗡~”

    突然间,自那坠落之后形成的“黑洞”之中,忽而腾起一道通天彻地的白光。那股白光急速变化,进而成为一尊白色的“巨神”,屹立在魔城之中。

    魔城四周,潜伏在各处的魔界高手,无不被那眼前的奇景所震撼,而一位身着红色长袍的男子则仰望天空,神态自若道:“没想到来了这里,居然还会被找上门来。看来,我也不能继续躲藏了。老魔皇,我来了。”

    惬意的小院之中,妄虚魔君正与一位魔女于石桌上下棋,眼见空中的血雾接连迸现,后者不由得拧眉不悦道:“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不让人清静一下。”

    说着,她看了一眼对面的妄虚魔君,略显撒娇道:“不管,下不完这盘棋,你别想走!”

    妄虚魔君惭愧地笑了笑,伸手挠头道:“我说娥儿啊,你爹我好歹也是个魔君,这种时候也要是不去,岂不是被人笑话成缩头乌龟?”

    “可……可是,魔族高手又不只有你一个,为什么偏偏要你去!今天我替魔皇大人作主了,你留在这里,我……”

    话音未落,那位名叫娥儿的魔女忽然发现桌边的父亲已经只剩下一道残影,残影之中,那抹苦笑之中似有许多话要讲。

    “又是这样,妄虚,你个言而无言的小人!”

    战场之中,战况依然激烈,化身为巨神光影的瑶白神领气势空前高涨,以其为中心,方圆百丈之内的事物皆已化作白色。而作为他的对手,雪魔医仙却是凭借着自身魔功,未被白光“浸染”,望着对方那具庞大的体魄,他的眼中终于出现了一丝动容:“看来,这个瑶白神领比起之前的那两个都要棘手,稍有疏忽便会丧生在他的手里。看来,我也不能保留实力了。魔昼盈天!”

    一言说罢,由雪魔医仙所化的魔影登时解体崩溃,随之掉落的无数碎片,全部飞上高空,于苍穹之下汇成一片压抑的黑云,将那道白光以及魔城全部遮挡在自己的威势之下。这一刻,城内的众魔人,体内的魔心竟开始剧烈跳动,每一次跳动都会令他们体内那股隐藏已久的魔性为之大增,眼中更是渗露出不祥的血光。

    这便是身为天魔的威力!

    天魔作为众魔之源,拥有号令群魔,执掌魔灵的神奇力量,他甚至可以借用它者身上的魔力,然后将之化为己用,增强自身力量,而眼下他便在做这件事。

    “嗯?城内的气氛怎么突然变得热闹起来,难道天上那个老家伙搞得鬼?哼,想兴风作浪,没那么容易。以为跑到天上就能无法无天了吗?给我下来!”

    白光挪转,进而化作一支穿云疾箭,飞速射向天空。那一箭的威力之大,以至于沿途的空间寸寸崩碎,黑色的虚空顺势涌现,倾吐出无数焚风,进入到人间当中。

    “嗡~”

    当那道光之箭来到黑云面前之时,雪魔医仙立即运起全身功力,于身前凝起一道无形屏障,以来阻挡光箭威力。双方焦灼之际,一道漩涡渐渐自二者中间慢慢渐现,并将周围的云彩缓缓吸入其中。僵持了半响之后,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剧烈炸响,广阔的天空竟是被那无尽的火海所充斥,这一刻无论是光之箭,还是黑色魔云,都已不复存在。

    “哈哈,什么魔皇,我看也不过如此。害得我使出了看家秘术,现在却没了施展的机会。”

    “哦?是吗?”

    瑶白神领来不及转身,一阵撕心剧痛立即袭入脑海之中,紧接着他便发现自己所化的白色巨神竟被斫下了一条手臂,手臂掉落在地,登时化为无数光斑。

    “你!”

    随着目光,瑶白神领凝视后方,这才发现,不知何时于自己的身后,居然出现了一位与自己体型相当的庞然黑影。此物看起来虚无飘渺,并无实体。但手中的黑色长刀,却是格外锋利,黑影就是利用它斩下了刚才那条巨神手臂。

    “你这个老东西,死到临头居然还不知悔改,看我瑶白神领要了你的命!”

    “唰”的一声呼啸,白色巨神的另一条手臂忽然伸长了数倍,并以急快的速度抓住了那道黑影的咽喉。后者挥刀再砍,却被随之而来的白神本体,一口咬住了手腕。“砰”的一声爆鸣,持刀的手掌应声折断,黑刀也立时消散于空气之中。眼见,黑影之中雪魔医仙就要被这么活活掐死,只听地面之上忽然传来一道高昂的呼叫:“贼人,放下魔皇!”

    红光飞闪,如一轮红日一般,自瑶白神领的面前呼啸而过,待他回神之际,已然发现仅存的那条白神巨臂也被一刀两断,其中的白光因为失去了的束缚,登时逃向四面八方,而白神自身的威力也随之迅速消退,大不如从前。

    “你们这些蝼蚁,我要将你们一一捏碎。”

    “哦?是吗?那就先朝我妄虚来吧!魔法,虚实皆没!”

    这一刻,中招的瑶白神领仿佛学得自己的魂魄与五脏六腹之中,皆是烧起了一股化神之火!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