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一章 血染魔城
    “怎么,你还想着那个孙长空?”沈万秋面带微笑道。

    柳如音迟疑了一下之后,摇摇头道:“没有,不是他,只是今天的心里总是忐忑不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所以一直精神恍惚。”

    沈万秋伸手将柳如音调转过来,二人四目相对,前者继续施展温柔,声音极富磁性道:“如音,我们已不是他们世界的人,人类的死活也与我们无关。只要跟着我,在魔皇与魔的庇护之下好好过活,定能平安地度过一生。有了你,外面的世界就算再如何精彩又有什么关系。相信我,我沈万秋定皮肤给你所要的幸福。”

    听了沈万秋这番山盟海誓,柳如音不由得低下头去,略显羞涩道:“可……可是……”

    “没什么可是,拥有你的是我,不是孙长空,更不是别人。”

    “但我与孙长空也……”说到那些难以启齿的私密事,柳如音的脸颊不由得为之一红,沈万秋则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继续道:“我不在乎你的过去,只要从今天起你能与我厮守终身,那就足够了。”

    “厮守终身……呵呵,但愿如此吧!”

    “报!”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沈万秋脸色微沉,随即高声道:“何事!”

    “报告沈魔君,新魔城之中出现了一个棘手的敌人,前往事发地点的众魔将已经死伤无数,急需魔君您主持大局。”

    “哦?还有这事?”

    吱扭一声,沈万秋打开房门,柳如音因为穿着有些不得体,特意回屋拿了件外衣披有身上,随着一起走出房门,一探究竟。

    “魔皇呢,他老人家没有下达指令吗?”沈万秋又道。

    “魔皇昨天下午独自出行,至今未归。那名闯入者似乎早已摸清城内底细,所以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发生袭击。”

    沈万秋点点头道:“既然对方是有备而来,我也不能掉以轻心。这样,你先回去,我稍作整备,立即赶上。”

    “遵命!”

    眼见那名魔兵快步离开魔君府,柳如音忽然走上跟前,语气略显焦急道:“什么人居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魔族大本营,挑战魔族威严。此人如果不是疯子,便是拥有超乎想象的过人实力。”

    沈万秋颔首道:“我与你所想一样,能将魔军杀得七零八落,足以说明此人的厉害。这一去,恐怕凶险颇多啊!”

    “既然如此,我跟你一同前往!”柳如音忽然道。

    沈万秋微笑着转过身来,伸手抚摸着柳如音那如画般完美的脸颊,轻声道:“保卫家园,本就是我们男子的事情,你还是待在这里安心等我回来吧!”

    “可是……”

    “如音,你今天到底怎么了,为何说起话来总是欲言又止?难道以我们现在的关系,还不能坦诚相待吗?”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怕说出来会订你不高兴。”

    柳如音虽然没有继续说明,但沈万秋已经知道对方所指,为了不自找没趣,他也只得当作没听清,又一次点了点头,叹息道:“就这样吧!万一真的出现了什么意外情况,立即离开这里,跑得越远越好。”

    “跑?我能跑去哪里?难道,你要让我再回到那个人的身边?”说到这里,柳如音的眼中已然泪光婆娑,而沈万秋的神情则是变得愈发凝重:

    “能够他能保你周全的话,我并不介意。”

    风一起,沈万秋便已消失在庭院之中,只剩下柳如音独自一人面对着满园的春色。遥想过去,自己与孙长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不争气的泪水终于还是涌出了眼眶,吧嗒吧嗒掉在地上,不一会儿便没了踪影。

    “走了就再也不要回来……你们男人果然都是一个样儿!”

    积尸如山,血流成河,位于新魔城城中心的广场,已然变成了一座人间地狱。舍生忘死的魔兵前仆后继,却仍然抵挡不住对方的攻势。

    “哈哈哈,再来再来,让老子痛快痛快!”

    掌如剑,腿如刀,砍在魔人那坚韧的皮肤之上,居然像切瓜一样轻易将其撕裂。那人已被飞溅的鲜血染成了红色,唯有那双眼睛依然漆黑,明亮。他根本就没有将这当作生死之战,而是一场可有可无的人间游戏而已。

    “疯子,简直就是疯子,快!快!再去调遣更多的魔兵前来应战!”

    负责此地的魔将已然杀红了眼,右侧的手臂早已不知去响。旁边,他的副将——一个拥有四条手臂魔人面露愧色,迟疑了半晌之后才终于道:“知未大人。”

    “嗯?你怎么还在这里,我不是叫你去寻求支援了吗?”

    “可是,大人,这附近驻扎的魔军已经消耗过半,如果再强行挪用的话,会有危险的。”

    那位名叫知未的魔将眼中凶光一现,伸手将那四臂副将提到跟前,口气阴森道:“难道,你要我们全部死在这里?”

    看着那双仿佛要吃人的魔瞳,四臂副将心中一寒,连忙点头道:“好,好,卑职这就去!”

    眼见对方鼠窜般离开战场,知未魔将忽然张嘴猛吐一口鲜血,自言自语道:“留你一条活命,还不知道庆幸,真是愚蠢!”

    “呵呵,你的那些手下实在不够看的,还是你来继续陪我耍耍吧!”

    “嗯?”

    目光急转,却仍然追不上那鬼魅般的身影,强招之下,知未魔将成为了一朵绽开的花朵,仿佛要将体内的血液全部挤出体外。

    “啊!”

    杀戮仍在继续,可作为魔界之中的精神领袖魔皇魔君却是一直未曾出现。然而这些魔兵不知道,就在距离魔城之外数十里外的丛林之中,他们的魔皇已然遭遇到了杀身之祸。

    “我说,你还是适可而止吧!”

    话音刚一传入耳中,那名疯人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而半空之中的那团“烂肉”则借机掉在地上,若不是看到那张写满惊恐的脸庞,甚至无法辨别出那居然是一个魔人。

    “哼哼,这就是你们魔族的待客之道?我在这里等了这么久,最后却来了你这么个小鬼?”

    沈万秋淡然一笑,随即右掌之中升起一股五彩缤纷的光芒,一股神奇的力能量自光团之中缓缓向四周释放,令得在场众魔兵如沐春风,身上的伤势也好转了许多。

    “凭我一人之力便足矣,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沈万秋体内的神奇力量乃是从九十九犁杀生大阵之中分离出的灭世真力,哪怕是当年处在巅峰时期的魔皇也不是对手,险些形神俱灭。而当这个股力量注入到一个人的体内之时,原本的恐怖神力竟是再次脱胎换骨,以更凌厉,更强大的形象重现人间,沈万秋心念一动,散于四周的无数光斑迅速回拢,于敌人的位置尽数炸裂,冲天火光直射云霄。

    “哼,不知量力!”

    眼见那位血人已经被自己的杀生之力完全吞没,沈万秋淡定自若地转过身去,欲要就此离开。可就在这时,只听还未熄灭的火焰之中,忽然传出一股尖锐的声音,怒道:“小鬼,战斗才刚刚开始,你这是要去哪里啊!”

    “啊!怎么会……”

    沈万秋思绪未完,一道血影已撕破风障,闪身攻至跟前,掌印,腿风轰然袭落,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

    “喝!”

    来不及防备,沈万秋忽然大吼一声,以其精纯内力,化为气障,将那敌人直接震飞出去,顺势化去随之而来的凌厉杀招。

    然而,那位血人却在受阻之下战意无比高涨,下一刻便已更快,更凶的攻势继续奔来。沈万秋心头一惊,掌中杀生之力登时轰出,欲要将其化为灰烬。

    可不知怎么了,那道原本应该在远处释放的力量居然在跟前自行炸开,沈万秋连忙撤身,却发现一只干枯的“鬼爪”居然已经破空追来。

    “死去吧!”

    刹那间,沈万秋只觉得脑海之中空白一片,一股无比腥臭的味道更是接踵而来。定睛望去,那只森然的枯爪竟已来到跟前,并且牢牢扣在自己的面门之上。只需一瞬,对方便可以凭借其无坚不摧的力量,将他的头颅撕成碎片。意识到大限将至的沈万秋,终于忍不住狂叫道:“不!”

    “砰!”

    闷响一出,周围幸存下来的魔兵不由得将脸调转至一旁,不敢直视。他们甚至可以猜想到“沈魔君”死无全尸的惨象,心情无比沉重。但令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自战场中心处倒飞出来的并不是沈万秋,而是方才那位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疯人。在他的右侧脸颊上,赫然出现了一个清晰的鞋印,刚才的闷响竟是由它发出的。

    “呵呵,沈魔君,你没事吧?”

    沈万秋缓缓抬起头来,确定自己无恙之后这才看向旁边的救命恩人,却不禁惊声道:“你……是你!”

    雪魔医仙点点头道:“快去一旁处理一下伤口吧!不然,你这张俊脸可就要因此毁了。”

    说着,他扔出一枚白色的药瓶,沈万秋伸手将其接住,这才忽然发现自己的脸上传来阵阵刺痛。原来,刚才疯人的那记爪功虽然没将他的头颅抓爆,但却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五道刺目的血痕,较深的部位已然伤到了根本,如雪魔医仙所说,如果再不及时处理可能会落下永久的疤痕,这对向来爱美的沈来讲确实是不能接受的。停歇片刻之后,沈万秋终于站起身来,并对雪魔医仙行了一礼,转身自行离去。他知道,此时什么话都不必多说,惟有离开战场减少破绽,才是对雪魔医仙最大的帮助。

    “呵呵,终于来了一个狠角色。”

    疯人吐了口浓痰,随手抹去脸上的血污,一脸白净的俏脸立时出现在雪魔医仙的眼前。

    “孩子,遇到我是你的不幸,祈祷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