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九十章 魔声幽幽
    自击败御白神领之后,孙长空便与雪魔医仙分开行动,后者因为担心魔皇与新魔城的安危,因此在第一时间孤身前往,以防不测。而此刻,位于魔城外侧,魔皇无存与那名强大白界神领陆白正在进行着激烈地较量。

    然而,陆白神领实力之强劲,招式之诡秘,实在大大超乎魔皇无存的意料,尤其是那双“无报不能的”窃天手,更是一度令他为之无措。

    “呵呵,魔皇大人,我这窃天手的威力还不错吧!不是我打击你,凭你现在的本领,是敌不过我的!”

    “少废话,看招!”

    魔皇无存怒吼一声,随即头顶上方魔影浮现。无数浑厚魔气齐聚一体,进而化作一只快急的魔爪,当即伸向陆白神领的所在。

    “你这人没有长进,这种招式无论再来多少次,都不会对我造成丝毫伤害。不信,你看!”

    说话间,只见他那一双写满咒文的手掌忽然白光一闪,与此同时,空中还未得到此地的魔爪后端竟是拦截折断,砰然坠地。见此情形,魔皇脸色微沉,周身的气势也随之减弱了不少。

    “哈哈,怎么样,这下你该束手就擒了吧!”

    说着,陆白脚尖轻点地面,飞身来到魔皇跟前,那双被奥妙所笼罩的手掌如今也重回正常状态,再也没有之前那种盛气凌人的感觉。此刻,魔皇稍稍低着头,眼中的疑惑依然未能消减。

    “到底,到底哪里不对,为何我的招式会自行瓦解,难道此人真的是我的克星不成?”

    就在魔皇沉吟的时候,陆白神领面带微笑道:“怎么样,这下你该心服口服了吧!如果没有异意,就带我前往魔城之中,统率众魔吧!”

    “做梦!”

    魔皇无存斩钉截铁般的回答,终于令那位陆白彻底发作,不动用那双窃天手,仅凭其体内不断散发出来的骇人杀气,便足以灭尽面前除魔皇之外的所有生灵。

    “不识时务的东西,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

    说话间,那位陆白神领忽然快速挥动了一下手臂,魔皇无存顿时发觉身上仿佛背了四五座大山一般,立时被那股无形的庞大力量压倒在地。

    “砰!”

    陆白神领神通广大,法力无边,果然不是常人能够想象的。明明是正面出手,可力道却是由上向下激发,单是这一点便足以令人间众高手为之惊叹。可对于他来讲,那似乎只是动怒之后的战前活动准备而已,因为更强,更狠,更加无法估量的杀招还在后面。

    “身为魔皇却是如此冥顽不灵,看来得让你吃点苦头了。”

    “噗!”

    话音刚落,趴在地上的魔皇忽然吐出一道血箭,使出全身所有力气抬起头的地,赫然发现对方的手中竟是躺着一枚肉团。那是一块自他体内扯下来的脏器!

    “我现在还不想杀死,毕竟魔界的剽悍民风是出了名的,若是没有了你,保不齐他们会与白斗争到底,拼个鱼死网破。所以,你得给我好好活着,没有我的命令,绝不能死。”

    听到此话,魔皇我存忽然呲着满是鲜血的牙齿,嚣张地狂笑起来。还未搞清情况的陆白神领当即一愣,随即不悦地质问道:“你这个手下败将,有什么资格讥笑,快给我闭嘴!”

    看不到陆白神领出手的动作,一道浑厚掌风已从侧面吹来,当即拍打在魔皇无存的脸颊之上。“哇”地吐出一口鲜血,两颗牙齿顺势自萁口中掉落出来。然而致便如此,他那瘆人的笑声仍未停止。

    “混蛋,你在那鬼嚎什么,是不是吃的苦还不够!只要不杀死你就行,看我怎么让你闭嘴!”

    眼中凶光一闪,陆白神领已将招式全部融入虚空之中,无需借助自己的身体,便能轻易将威力释放到对方体内。于是乎,魔皇无存在这一刻变成了一只没有丝线控制的人偶,身体竟在半空之中不由自主地“跳舞”起来。他的口鼻在向外窜血,身上的关节处也接连传来阵阵哀鸣。看不见的神秘力量将他打得东倒西歪。可也不知怎么了,陆白神领的力道越大,他的笑声便越发凄厉。渐渐地,后者的心中不禁升起一股难以形容的阴森感,强烈的不安登时袭上心头。

    “不好,这家伙身上有古怪,看来得一鼓作气,将他打到无法动弹为已!”

    “砰砰砰砰砰!”

    忽然间,魔皇无存身上的爆炸开始迅速增多,威力也比之前强大数倍,血肉,衣衫,灰烬,肆意横飞,周围的大地更是被炸出一道深坑。炸声虽大,却是掩盖不住其中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凄笑。这一刻,陆白神领恍然觉得,身处煎熬之中的不是对方,而是自己!

    “少在那里装神弄鬼,破了你的喉咙看你怎么笑出声!”

    “嗖!”

    快箭一般的疾光一闪而过,刚好洞穿魔皇的咽喉,又从脖颈处钻出。这一回,后者果然不再狞笑,掉到地上的他,剧烈地咳嗽着,双肩因为激动而无住地颤抖,手掌也随之扣进泥土之中,可想面知如今的他是有多么痛苦。见到这一悲剧的景象,陆白神领这才满意地笑了笑,好似在欣赏由自己刚刚完成的艺术品一样,一脸的自豪感。

    “哈哈,什么魔皇,我看也不过是徒有虚名而已。在我陆白神领面前,不是哪样只有膜拜的份儿!”

    “咯咯咯咯咯!”

    当那股无法形容的莫名怪响传入耳中之际,陆白神偏领只觉得混身上下仿佛有成千上万只虫子在蠕动一般,令他每一根毫毛都不得不为之竖立。再次看向前方,已然变成了黑色的血泊之中,鬼魅般的身影缓缓站立起来。如今的魔皇虽然不能开口说话,但通过残破的喉咙,以及脸上的惊悚表情,陆白神领依然可以在第一时间发现,发出怪声的正是对方。

    魔皇无存正以自己的方式发笑!

    “你这个疯子,你这个变态,我要把你削成人棍!”

    刹那间,那双原本已经“消停”的窃天手再次光芒大作,然而这一回,未等他出招,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掌便已钳住了他的腕口。

    “嗯?你是谁!”陆白神领年着旁边的那位老者,不禁怒道。

    老者抬起那双沧桑的眼眸,随即看向不远处那个已经被摧残到不成人样的可怜人,进而声音温柔道:“说来惭愧,我正是这个不肖子的父亲。”

    此话一出,魔皇无存竟是脸色大变,一股强烈的怨恨随即浮上那血迹斑斑的脸庞,喉中的怪响也终于平息。空间忽然掉到一个巨大的冰窟窿之中,三人竟是全部陷入了沉默。

    “你说你是魔皇的父亲,那你的意思是说,你是上一任的老魔皇?”

    意识到这个事实的陆白神领,随即挣脱雪魔医仙的掌控,退到后方稍微安全的地方,这才故作轻松地微笑道:“没想到堂堂昔日魔皇,竟会变成一副糟老头的样子,真是稀奇。怎么,儿子被打,当老子要来出头,呵呵,很好很好,很像是你们这里的作风,以多欺少!”

    雪魔医仙摇摇头道:“不,你错了。”

    “哦?你这是什么意思?”陆白神领又道。

    “无存与你之间的战斗,那是你们的事情,与我无关。不过,要是有损魔界利益,那我就得插手了。”

    陆白神领愣了一愣,接着破口嘲讽道:“少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报仇就是报仇,哪来的这么多借口。老魔皇是吧,别说是你,就算是你们父子二人联手,我也能轻易击垮!”

    “吼!”

    不知为何,才静下来不久的魔皇无存忽然奋力上前,自背后抱住了正在与雪魔医仙对质的陆白神领。后者因为身体受制,无法动弹,只得张口开骂道:“你这个废物,到底想要干嘛!”

    “无存,你不要激动,爹在这里,只要有爹在,你就不会有事!”

    雪魔医仙本想用自己的话来稳住情绪激动的对方。可甫一听到此话的魔皇无存登时变得暴躁如雷,脸上更是乍现起虬筋无数,颜色胀得通红。意识到情况不妙的陆白神领连忙采取行动,数十道冲天白光自其体内齐刷刷地伸展开来,悉数没入到对方的诸大要害。

    “呲呲呲呲呲~”

    一个人身负如此之重的伤势,居然还能不死,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而此刻的魔皇无存不但还活着,脸上甚至还浮起一抹笑容。他说不出话,但他的心事已经全部写在了自己的脸上。看到这一幕的雪魔医仙如遭五雷轰顶,那双本应该早已干涸的老眼之中竟是渗出了淡淡的泪光。

    “存儿!”

    “轰~”

    笑容,爆炸,血光,震耳轰鸣,在这一刻全部降临在片大地之上,以三人所在的位置为中心,方圆数里之内的草木全在此刻化为灰烬,焦土一望无际,强烈的震感即便是在新魔城之中也能清晰察觉。望着天上渐渐飘散的滚滚黑烟,这些刚刚来到人世不久的魔人们,不禁再次将心提了起来。

    “外面发生了什么!”

    房间之中,柳如音凭窗远眺,身上稍显凌乱的薄衣,与那股妖异动人的容貌,令她如今的身上充满了一股莫名的诱惑。

    “发生什么又与你我何干,如音,我现在只想与你在一起,天荒地老。”

    阴影之中,一双手臂自柳如音的身后伸出将其环抱在自己的怀中,后者回头,看到的正是沈万秋那张幸福的面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