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血洒长空
    同是血河魔君,只是来自于不同时空,方惜时,纳百川,这两个看似迥异,实则更加不同的人久别重逢,似乎预示着一场不可预估的暴风雨将要来临。而处在其间的天命心中更是大惊,后悔之时已为时太晚,因为纳百川已经拦住了前方的去路,今天他们三人定是要有个了断。

    “没想到啊没想到,皇城一战之后,神秘失踪的方惜时,居然会再次出现。你可让真让我好找啊!”

    天命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半步,进而沉声道:“我劝你最好不要胡来,否则我不会介意与你们同归于尽。”

    “同归于尽?呵呵,之前或许还有可能,可现在,你以为凭你那点残余的灵气,还能奈何我吗?”

    天命面色一寒,继续争辩道:“你不要忘了,是谁帮你解开了穷阳的封印,难道你想恩将仇报?”

    “哈哈哈,不了不了,我纳百川虽不是君子,但也不屑于做那种过河拆桥的损事。这样吧!将方惜时交出来,我就放你离去。”

    纳百川的要求虽然算不得过分,但在天命看来,那却是比自己性命还要紧的事。他的嘴上虽然没有明说,但心中却已明了,一旦令他人相会将要发生何等可怕的事情、一想到此处,天命不禁暗暗打了个冷战,心念一转,瞧准时机,撒腿便朝相反的方向奔去。

    眼见天命落荒而逃的背影,纳百川并没有连忙追赶,而是跟在后面,不慌不忙,好像早已对此事志在必得一般,口中喃喃道:“逃,你还有逃到哪里去,别忘了,如今的我已身负时间奇术,就算你跑到天涯海角……”

    举步挺进,纳百川的身体已然来到天命的身前,后者登时一脸骇然。

    “我亦能手到擒来!”

    九华山域外侧,已经被折磨得遍体鳞伤的永恒趴在地上,嘴边轻轻摇动的嫩草,说明此刻的他尚未断气。能将几乎牢不可破的龟甲穿透击破,这还是他有生一天第一次遇到。旁边的树杈之上,坐着一个赤luo上身的年轻男子,只见他抬头望着天空,似乎在期望着什么的到来。

    “没想到那帮人还真是废物,偌大的门派,首领不肯应战,却让一只王八,一个女人来应付我。”

    想起此事,那男子仍显得十分气愤,随即向地上吐了口浓痰,刚好落在永恒的手上。

    “喂,你的人缘不会这么不堪吧?话说那个女人不是要救你吗?为何一去不回头?难道,他只是逗我开心?枉我还期待了一场。话又说回来,与女人交手我最不擅长,这种事情应该交线瑶白来办。”

    说着,男子自树上跳下,两步来到永恒跟前,低头俯视着那具残破之躯,冷冷道:“实话实说,现在的我很是同意你。但很可惜,你的同伴似乎并没有将你的死活当回来。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让他们失望,所以你就安心地上路吧!”

    “等等!”

    话音刚落,男子面露狂喜,立即环视四周,可看了一圈他也没能发现那个说话之人。终于,他将目光再次聚向身下位置,一张布满灼伤的面庞正望着自己,眼中如有烈火窜动。

    “怎么,到了这个地步,你还不死心,认定会有同伴来接你;还是说,你直的天真地以为,那个薄情女子,会舍身前来?”

    “你说谁是薄情女子!”

    厉喝之声,夹杂在满天火光之中,自空中袭落,尽数砸向地上的男子。后者淡然一笑,撤步闪身,进而落在安全位置。

    也就在那人站稳脚跟之际,刚刚掉在地上的无数火球竟是自行聚集起来,进而凝成一道艳丽倩影,赫然出现在男子跟前。不等后者说话,距离更近的永恒满心欢喜道:“哈哈,我就知道,你不会抛下我不管的。”

    祝孕华呶嘴,故作不经心道:“哼,你是死是活,与我何甘!我只是想为自己讨咽一个公道。”

    说着,她将目光转向那名帅气男子,脸色随之冰冷道:“之前与你交手,我还没有准备完全。但现在不同,我吃饱了,咱们再来打过!”、

    面对祝孕华提出的挑战,男子诡笑了下,接着掩面道:“这就是你来救他的理由吗?你们女人还真是擅长口是心非。不过,丑话说在前头,这一回我可不会像大九华山脚下那样对你处处留情了。若你再不敌,便只有死路一条!”

    “呵呵,废话少说,放马过来!”

    祝孕华实则是大千世界之中,至阳至刚圣物,火融魄所化灵识,神力通天,一身功夫更是奥妙无穷。然而,强大如此的她,在面前这位看似平平的男子,却是一点便宜也占不到,甚至还在之前的战斗之中险些被一招击杀,可以说是她一生的耻辱。

    不过随着交手,祝孕华也终于醒悟,自己所面对的敌人乃是一方神圣,白界七神领之一,隐白。白界的强大,他是有所耳闻的,所以对于自己的惨败,祝孕华也是有所准备的。只是,永恒被俘,作为一起同甘并苦的同伴,祝孕华绝不能坐视不管,哪怕明知机会渺茫,他也想孤胆一试。

    “看招!”

    势如惊虹的祝孕华破空而出,一经抬手,万千火光如同剑山火海一样,呼啸着向隐白神领猛扑过去,欲要将其完全吞噬。

    可隐白神领对于祝孕华的攻势却是丝毫没有放在手上。他像漫步一般,自如地行走在烈火与高温的肆虐之中,身上却没有受到丝毫伤害。豁然抬头,不知什么时候祝孕华已经跳入高空,单臂推掌,一道耀眼红光,伴着无尽热浪,再次逼近。

    “火神掌!”

    “呵呵,声势不小,只可惜,拿我却没有办法!”

    如隐白神领所说,祝孕华那几乎可以焚尽世间一切的极致火力,竟然轻而易举地穿过了他的身体,不等对方收招,他已来到祝孕华的跟前,还以颜色。只伸出一指,强大的威力直接击中祝孕华的眉心,超乎想象的力道如同一只猛兽一样,凶狠地将他扑倒在地。

    “啊!”

    一声惨叫,惊醒了仍处在意识模糊之中的永恒,回过头去,祝孕华四脚朝天地躺在草地之上,眉心之中涌出一抹鲜艳的血流。

    “该死,该死,我真没用!居然要让一个女人为我赴死。隐白,有种你冲我来,为难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

    听到永恒的叫骂之后,隐白神领冷笑一声,放下那只举起的手臂,随即看向对方,语气阴森道:“你确定?你的魔龟护甲已经达到极限,现有一击之力,便要悉数洞察,而藏身其中的你也将五脏俱毁,一命呜呼。而且,就算你死了,我照样还是会杀了那个女人,你真的愿意为她送死?”

    “呵呵,有什么愿意不愿意的!我永恒这一辈子偏偏不愿意亏欠别人的恩情,如果能够先于她死去,也算是我的一种报答吧!”

    “呦呦呦,听着可真够悲壮的。不过,我凭什么要听你们这些蝼蚁的话。你越想死,我就偏偏要留着先不杀你。”

    说话间,隐白神领身形一闪,伸手已将地上的祝孕华拎在手上,虎口扼住其咽喉,令其命悬一线。

    “杀人诛心,我要让你亲眼看着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死在你的跟前。要不,你求求我,或许我能成全我。”

    永恒一见此等情况,不由得将嘴唇咬出了鲜血,随即双手将自己从地上撑坐起来,声音微弱道:“我……我求求你!”

    隐白神领故意将出一副耳背的样子,探身倾听道:“声音太小,我听不见。”

    “我求求你……”

    “噗~砰砰~”

    接连几声怪响,使得跪在地上的永恒当即愕住,血自那副柔弱的腔子之中狂喷而出,地上的头颅还未来得及合上惊恐的双眼。祝孕华死了,至头颅落地之际,刀都没能想到敌人居然会如此残忍。

    “哎呀,真是对不住,刚才一激动,没管住自己的手。要不,我再帮她接上!”

    说着,隐白神领举着祝孕华的尸体,真要俯身去够地上的断头。这回,悲愤交加的永恒,伸手拭去脸上的泪水,舍生忘死地冲向那个杀人凶手。

    “我要你偿命!”

    黑气涌动,兽身再现。已然伤痕累累的永恒强行运功施法,再次恢复到永魔龟的模样。一时间,丛林之中狂风怒号,哀声四起。化悲愤为力量的永恒在这一刻将自己的修为摧发至巅峰,身形比起曾经还要壮大数分,哪怕只是一爪之力,也能撼动大地,震慑幽冥。

    然而,隐白神领的强大实在有些匪夷所思,仿佛一切的力量在他面前都已微不足道,提不起他的兴致。他于永恒的疯狂攻击之中自如地来回,眼睛甚至都未曾看过对方一眼。力终有不继之时,气短的永恒刚要喘息,却是被迎面而来的隐白神领一拳击中面门,巨大的兽身竟是整个翻飞到天空之中,而后轰然跌落在地。

    “什么情义,什么友谊,在我看来都是笑话。现在,就为你们之间可笑的联系写下一个懊悔的结局吧!”

    “呵呵,那得看我答应不答应!”

    弥留之际,永恒望到在不远处的树冠之上,一个潇洒挺拔的熟悉身影赫然映入眼帘,他几乎是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放声哀呼道:“孙长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