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再现魔君
    灰飞烟灭!

    苏如云纵横江湖这么多年,却从未见到过眼前这般恐怖的一幕。当那名白界中人喊出“白枯重辉”的时候,眼见所见的一切白色竟是纷纷化为芥子尘埃,进而形成一道道肆虐的狂风巨浪,源源不断地涌入进那道白色的身影之中。

    “不好,小心!”

    如今,苏如云已经被方才发生的异象彻底吓呆,多亏秦广王及时提醒,她才终于发现,自己的右侧手脚竟在缓慢崩溃解体,掉落的碎屑,也一同跟着那些气流,被吸入到那人的体内。

    “这……这怎么办!”

    手足无措之间,苏如云刚要逃离此地,却被秦广王一把拉住玉腕,后者随即呵斥道:“别跑,没有用,待我在本王的身边!”

    说着,秦广王再次聚气,于周身四方布下一道圆形的屏障,刚好将二人笼罩其中。而几位修为高强的阴帅鬼差也相继设下保护,以免自己被那些诡异的气流一同吞噬。

    整整一柱香的时间,大半个地府竟然都被那股毁灭焚风化为了白灰,而屹立在废墟之中的白界中人,头上的黑发也已恢复到之前模样,依然是那么雪白得仍然是那么完美无瑕。

    “这个混蛋!”

    秦广王稍一动气,却只觉得眼前一黑,身体不由自主地跪倒在地,之前双方的交战着实激烈,对其消耗也是超乎想象得巨大,再加上之前接连施展冥法奥义,更是令他雪上加霜,能支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了。屏障消失,二人与其它的鬼差一同暴露顺那名白界中人的视野之下,一种淡淡的悲壮感缓缓涌上众人的心头。

    “哈哈哈,到头来还是我技高一筹,笑到了最后。今天,你们全部都得死!”

    遥空挥拳,众人本以为将会有一道惊世骇俗的灭世威力顺势逼出,除了秦广王与苏如云之外的所有幸存人员不得不再次进入到严防戒备之中。然而,令他们颇感意外的是,敌人的一拳居然毫无威力,连点风浪也未能激起。对此,那名白界中人也是十分愕然,随即看向自己的右拳,只见在他手肘内侧的关节处,竟是出现了一条极为细微的接迹,而这更是拳劲失效的原因所在。

    “力量施展得过猛已经支撑不住了吗?也罢,今天就先与你们打到这里,改日再来取尔等性命!”

    说完,那名白界中人顿时隐入空前的安静之中,伸出的拳头也未能收回。众人看着那座如石像般的身影,心中不禁感到诡异。这时候,目光锐敏的查察司突然叫道:“他死了。”

    “什么?”

    “吃我一记哭丧棒!”

    随着又一道白影自天中而降,白无常的独门兵器赫然砸在白界中人的后心之上。

    意外,十分意外,刚刚还向众人耀武扬威的那人竟是连还手的力气都没有,上半截身体更是被那一棒打得拦截折断,掉在地上。白无常定身凝视,表情惊愕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一经见到“煞星”被打倒在地,众人一哄而上,来到跟前之时才发现,那具身体早已石化,正主早已不知去向。以一人之力接连挫败钟馗,秦广王,更险些将整个地府全部吞噬,就连离去的时候也是神不知鬼不觉,如此战绩,如此身手,实在令人汗颜。

    “这……这是真的吗?那个白界中人走了,是不是说明我们都已安全了?”

    秦广王抬起那双疲倦的眼睛,勉强点了点头,随之晕倒在地……

    人间一处荒野之中,随着眩目白光缓缓落在这片与世无争的区域之中,坐在石头上的白衣人终于站起身来,下一刻便开口道:“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不知何时,那人的身前已经出现了另一个人的轮廓,进而传来回应道:“我招白神领办事,你还不放心吗?话说,御白的事情,是真的?”

    那人点点头,回道:“人间确实隐藏着不少惊世强者,这一点就连我和界主也没能料到,可以说是失误。刚刚,我去地府看了一圈,却并未见到他的身影。”

    “这么说来?”招白神领故意将尾音拉长,等待着对方的回话。

    “御白神领已经形神俱灭,再无重生的可能。”

    招白神领微微点了点头,从他如今沉重的表情来看,御白神领的死对他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解决了天界那帮老家伙之后,我就立即赶往这里,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那人叹了口气,随即负手仰望天空道:“自古以来,中心界便是兵家必争之地,能够成为此地霸主的,也都是曾经历史上赫赫有名的高人。而他们遗留下的后人,无论是底蕴还是实力,都不可小觑,在这一点上,我与白界主的看法一样。不过,正因为中心界与周围的大千世界相连,造成其环境的复杂性,出现意外的可能也随之增大了许多。为了确保这次行动万无一失,出来的时候,界主给了我他的贴身法宝。”

    招白神领沉吟了一阵之后,忽然面露惊色道:“你说的法宝难道是……”

    那人点头道:“没错,只要有他在,就算是跃神王者来了我们也毋需忌惮。好在,我们这次来的人还算不少,再加上白显他们几个,应该可以应付得来。”

    得知了那人口中的“杀手锏”之后,招白神领的脸色明显舒缓了不少,说话的语气也随之轻快了许多:“我就知道,你和界主神机妙算,高瞻远瞩,怎么可能一点后招也没有。只可惜,御白那个家伙运气不好,碰上了棘手的麻烦。你放心,要是被我打到他们,定将其挫骨扬灰。”

    听到招白神领的誓言之后,那人忽而皱了皱眉头,继续道:“我们已经损失了一员大将,如果真遇到那几个高手,切勿轻易动手。你的修为虽然比御白要高上一些,但对方实力如何仍然未知,万一发生冲突,孰强孰弱还不一定。我想,御白神领就是太过自信,所以才会遭此一劫吧?”

    招白神领目光流转,随即看向面前那人,口气阴森道:“若是换作你呢?是逃还是战?”

    那人淡然一笑,伸手抚摸了一下右臂内侧的伤痕,漫不经心道:“看我的心情吧!”

    被那道诡异声音操纵的穷阳,接连重创身体光束封印的纳百川,以及接近力竭的天命,气势正盛。关键时刻,天命集中生智,解开了纳百川身上的禁锢,使其再次恢复到之前的神圣状态,一股王者气魄,登时出现在他的眉宇之间,并在中心处留下了一枚血红色的斑点。

    “哦?居然开了佛眼?呵呵,有意思,没想到你们这里居然还有如此高手,我喜欢。看招!”

    在那股神秘意识的驱动之下,穷阳手臂一挥,数道修长光柱凭空闪现,如快箭飞矢般,齐刷刷地袭向纳百川所在。

    “嗯,你我之间的账待会再算。”

    天命定睛看向旁边,却发现纳百川已然不见了踪影。同一时间,天空之中,那一根根致命的毁灭光柱之上竟是纷纷炸裂,腾起滚滚黑烟,猝然消散。情况发生得太过突然,待穷阳回身之际,重回巅峰的纳百川已然来到他的身后,表情冷酷道:“区区星火,也敢与皓月争辉?”

    一拳发出,力贯天地。无与伦比的力量顷刻间宣泄在穷阳的身体之上,将其强行震飞。紧接着,渗入其体内的力量又进行了第二次爆发,后坠的身形再次加速,如同一颗熊熊燃烧的流星,划过天空,进而没入到茂密的灌木丛中,没了踪影。看到这一战况的天命,脸上随即浮出一股复杂的神情,微笑之中暗藏着些许惆怅,虽然击败了穷阳,但眼前的纳百川则更加不容易对付,凭他如今的状态,能否将其绞灭?这还是一个未知数。然而,就在天命分神之际,一股熟悉的声音忽然自他耳边响起:

    “天命,你的时间不多了啊!”

    天命神情一滞,紧接着惊慌道:“你……你怎么醒过来了?”

    “呵呵,这是我要问你的话,看来你的力量已经不足以镇压体内的我,所以才会出现如今的情况。”

    听着那股阴森恐怖的声音,天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来,全然不顾不远处的纳百川,一边走还一边喃喃道:“不行,绝对不行。不能再继续待在这里了,不然将会发生大事。”

    “哈哈,天命啊天命,你以为自己还能走得了吗?不要忘了,你是创造了我们。你在想什么,我与纳百川全都一清二楚。他为了救柔儿,不惜开辟出时间隧道,冒着灰飞烟灭的风险,来到这里,就是想要阻止魔界的行径。可他却没有想到,自己的擅自举动,却招来了更为强大的白界势力,使得天人魔冥四界皆成为了炼狱。不过你放心,只要我们合而为一,我相信凭那股力量,定能扭转乾坤,驱除外敌,怎么样?”

    “方惜时,你少在这里花言巧语,你这个魔头,你这个杀千刀的,我就是自我毁灭,也绝对不会让你得逞。”

    轻步着地,一脸笑容的纳百川已经接在天命的眼前,凝视了一阵之后,他的脸上终于浮现出惊喜的神色:“你让我好找啊,方惜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