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七章 阳寿抽离
    压倒性的力量,几乎摧毁了整个阎罗殿。强大的爆炸威力将整个穹顶彻底掀去,空中的点点幽光照入残酷的冥殿之中,仿佛一副写满忧伤的画卷。

    白界中人的实力有目共睹,而与其交战的钟馗虽然实力超群,但究竟还是技不如人,惨败当场,伏“尸”在地。头前,曾经威风凛凛的辟邪宝剑竟也光华全无,如同一块普通的凡铁一样,上面尽是破损与划痕。

    “连罚恶司钟馗都倒下了,而包天子已然魂归天际,如今冥界之中还有谁是他的对手,完了,我们都要完了!”

    随着个别鬼差内心动摇,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担心起自己的安危,顶到有个别的已经退到殿门处,只要情况有变便立即可以闪身逃跑。眼见大敌当前,大家如同一盘散沙一般,个自为营,只考虑自己的利益,身为此地最高身份的秦广王顿时勃然大怒,神圣般的威严立即浮现于他的面孔之上,随即发出的声音更是充满着无上的王者气势。

    “你们今天谁敢离开这里半步,不用这位动手,本王便亲手灭了他!”

    此前,秦广王一直深居地狱之中,众鬼差不识其秉性,拿捏不准他的脾气。而现在,眼见这位冥界主宰突然发作,就算明知留下凶险万分,众鬼差也不敢有丝毫违背,只得硬着头皮停在阎罗殿上。

    暂时稳住局面的秦广王看了一眼苏如云,进而缓声道:“苏姑娘,你下去看看钟馗的情况如何,尽早进行救治。”

    “如云遵命!”

    说罢,苏如云快步走向台阶,来到钟馗面前,储身刚要察看,只听对面那位身披“白光”的男子忽然开口道:“不用看了,他死不了。不过如果你们继续一意孤行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

    果不其然,苏如云探查的结果与那名白界中人所说无二,钟馗的伤势虽重,但好在并未伤及本源要害,这才侥幸活了下来。

    “你,你究竟为何要这么做!难道只有斗个你死我活,你才甘心?”

    被苏如云这么一问,那名英俊男子也不禁为之一愣,片刻之后他的脸上浮现起一丝温和笑容,身上的杀气也随之消散。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或许这就是人之本性吧!一旦拥有了无与伦比的力量,便想借此实现自己心中不堪的**,要是换作是你们,应该也会如此吧!”

    “**?什么**?”苏如云不禁追问道。

    “当然称霸天下,一统世界。你们这些所谓的修行者,历经千辛万苦,不遣余力追寻的不正是这些吗?”

    “这……”

    此话一出,苏如云也终于哑口无言。不过,她并不是同意对方的说法,只是经那人一提醒,忽然意识到自己多年以来的努力到头来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什么也没得到,一时间难免有些失落。而若要假意追溯修道成仙的源头,恐怕那又一段极其悠远的历史了。

    “哼,少在这里妖言惑众!人生在世,就该立志向上,不然与蝼蚁蛆虫有什么区别!但获得强大的力量并不是你们这些人为所欲为的理由!既然你们执迷不悟,那只好由本王亲自出手了。”

    “呵呵,那真是再好不过了,我也与这些虾兵蟹将打累了,刚好借你来提提神。”

    面对秦广王的邀战,那位白界中人竟然面不改色,谈笑风生,实在少见。而意识到对方小瞧了自己的秦广王登时怒发冲冠,极致神力随即自体内涌现,“武装”在手脚之上,将其自地上轻轻托起,使之悬浮在半空之中。

    “哈哈,这才像话嘛,吃我一招!”

    说话间,那名白界中人竟是率先出手,显然面对秦广王这样强劲的敌人,就连他这个自信满满的高手也不得不全力以赴,掌影纷飞,落在身上却是力达千钧,开碑碎石,轻而易举。

    然而,秦广王身为十殿阎罗之一,神通广大,威力无穷,本尊法身更是早已超脱凡俗,达到与天地同寿的飘渺境界,哪怕是直面那数记掌力,也能淡定接下。

    可是,秦广王并没有那样做,相反,他以自己无比精纯的强大杀掌予以回击,二者撞在一起,如金石相击,分外刺耳。溢出的多余力道涌向四面八方,逼得众鬼差连连撤步。

    “嗡嗡嗡嗡嗡~”

    此刻,这两位绝世高手都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但令大家感到无比惊讶的是,即便已经是这般地步,那位白界中人仍能接下秦广王的全部进攻,着实神奇。高手壶招,胜负往往都在一念之间。所以哪怕一个小小的失误,都可能锁定最终的胜局。秦广王虽是冥界阎罗之一,但多年深居地狱的他,许久没有活动筋骨,这与经常征战八荒、出生入死的白界人无法相比。而眼前的这名“不速之客”,修为之高,经验之丰富,更是世间罕有,趁着秦广王抬臂出招的空当,他竟以一记无比刁钻的撩掌,痛击对方左侧肋下要害。掌力宣泄,秦广王终于不支,张口一道血箭喷出,刚好落在那名白界中人的身上,并将他那张白净的俊脸一同染成了血红色。

    “砰!”

    随着一声骇人的炸响,秦广王颓然坠地,柳如音与查察司连忙上前,将其翻过身来,这才发现,对方的胸口跟前竟出现了一枚白色的掌印,如同烙印一样“刻”在了秦广王的身上,情形令人看得触目惊心。而这时候,血色的白界中人翩然落地,看着已然神志不清的秦广王,随即轻笑道:“这就是阎王的力量吗?不外如是!”

    “噗!”

    一口鲜血夺口而出,惊讶竟是在白界中人的脸上乍现。他想不通,对方是什么时候打伤了自己,刚才的血又是怎么回事?

    “冥法,生寿抽离!”

    刹那间,原本应该已经昏死过去的秦广王忽然轻吐咒语,与此同时对侧的白界中人周身,竟是闪耀起诡异的紫光,一股淡淡的残影自其天灵之中缓缓升起,飘入空中,最终来到秦广王的身边,钻入他的身体之中。于是乎,奇迹般的一幕发生了:刚刚还生命垂危的秦广王居然像一个健康的人那样,淡定地站立起来。见此情形,苏如云又惊又喜,几乎是踮着脚地雀跃道:“阎王,你居然没事了?”

    秦广王的嘴边扬起一抹充满诡计的笑容,而在他的面前,白界中人满副怨恨地瞪着他,额着的一缕发丝竟在不知不觉当中变成了灰白色,为其原本青春高丽的外形赋予了一种莫名的沧桑感。

    “生寿抽离……呵呵,这就是你的绝招吗?为何之前不用?”白界中人声音稍显虚弱道。

    “大人,你……”

    察查司刚要上前搀扶,秦广王却是伸手婉拒,向前一步道:“冥法虽然霸道非常,但因为其特殊的施展要求,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本王绝不轻易使用。方才,生寿抽离将你的五百年寿命转嫁给了本王,也算是互相打平了。接下来,你可就没有那么好运了。”

    “五百年寿命……呵呵,若不是亲眼所见,我还真以为你在这里说大话。好!”

    白界中人话音一顿,双臂立时猛振数下,刚刚才初见低靡的那些神奇白光竟如同重生一般,剧烈程度较之从前有增强了十倍有余。眼见对方即将与自己拼个鱼死网破,秦广王心头一沉,登时大声呼叫道:“这一次是本王赢了,冥法,阳寿灭尽!”

    “嗡嗡嗡,轰!”、

    白色,一望无际的白色。这里已不是亡者的国度,冥魂的归宿,而是一处刚刚粉刷完毕的白之世界。天地不分,人畜难辨,当苏如云从刚才那道空前的白光之中舒缓过来的时候,却愕然发现自己的身体与衣衫也成了洁白无瑕的雪白模样,伸开双手仔细观察,竟令她眼前传来阵阵眩晕。

    “这……这是怎么回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呼~”

    一股粗壮的喘息忽而自苏如云背后传来,回头观望,正是已经与她变得一模一样的秦广王。

    白冠,白发,白眉,白面,白身,就连那双原本深邃的眼眸也已化为了一团白色,如同星云一样自行转动。他吐出的每一口气,都好似结了冰霜似的,粘稠且冰冷,此刻的他如同置身在十八层地狱之下,一种强烈的危险感充斥着全身的每一个地方。

    “成功了吗?”苏如云不由问道。

    “还没有!”

    在秦广王沙哑的嗓音之中,不远处的白色之中忽然站起一道踉跄的身影。他低着头,垂着手,身体就好像没有骨头似的,只靠一股巧劲强行支撑着,才不会整个人跌倒在地。他那一头雪发,居然变成一道黑瀑,披散在身体两侧。看到这一景象的苏如云,不禁想起了地府之中的厉鬼怨灵。

    “你……你到底是人是鬼!”苏如云高声呼道。

    “苏姑娘放心,他的全部阳寿已经全部被我毁去,如今已是行尸走肉,就算不死也绝离不开地府半步。”

    “白枯重辉!”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