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钟馗罚恶
    御白神领,不仅牵动了其余几位神领,甚至还影响到了阴间的秩序。此刻,阎罗殿上,代替包天子主持此地的秦广王缓缓看向前方,只见在那门口处,竟是出现了一缕少见的白光。

    要知道,这里是幽冥之地,任何带有阳气的东西都无法踏入此地半步,更不用是说至阳至刚的日光了。可是现在,如此诡异的一幕居然真的发生,而且就在秦广王的面前。

    “阎王勿动,让属下前去一看。”

    话音一落,一名身着暗金色官服的男子举卡走到殿中,进而望向外面的“灵异”,眼中登时闪耀起一道灿烂光芒,投向那股白光之中。

    “你是谁!”

    面对此人的问话,白光之中仍然毫无回应,然而片刻之后“它”竟自行飘入到冥殿之上,将自己的本尊暴露在众鬼差的视线之中。

    那竟是一名一尘不沾,白发,白衣,白色长靴的英俊男子。

    从其面相来看,此人年纪绝不会超过三十岁,可谓是风流倜傥,气宇不凡,一看便知不是池之物。而殿上的秦广王甫一见到此人,表情也不禁微微变化,随即沉声呵斥道:“来者何人,居然敢擅闯冥府,难道你活够了不成?”

    英俊男子摇摇头道:“不,我是来办事情的。”

    “什么事情?”

    秦广王话音未落,一直站在后方的苏如云忽然快步上前,伸手指着殿下之人,惊声道:“他的身上有一种与变化之后崔判官极为相似的气息,他是白界的人。”

    “哦?白界?是许久没有听到他们的消息了。不过,我们冥界与你们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要来迫害阴曹秩序,甚至还令包天子不幸身亡,你们犯下的涛天罪刑,如果得不到应有的公平评判,何以令阴间众亡者信服!”

    说着,又一名阴官走到殿前,此人紫袍加身,怒目圆睁,腰间一柄宝剑熠熠生辉,显示出他与众不同的身份。

    他便是地府之中的与阴律司崔判官并列的罚恶司,钟馗。

    钟馗一出,在场众鬼差立时感觉踏实了许多。作为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他一直以公平,严明的形象示人,凡是暴露在他面前的罪恶行为,全都会得到应有的制裁。现如今,白界中人将地府搅得鸡犬不宁,面前的人难辞其咎。若要问责,必先拿他开刀。

    “大胆凡人,居然敢到阎罗殿上撒野,今日就让你明白触犯阴律的后果。”

    仓啷啷宝剑出窍,阎罗殿上皆是被其上绚烂红光所笼罩。殿下之人一见此物,面色微微动容,随即道:“这就是大名鼎鼎的辟邪宝剑吗?也好,今日就让我试试此物是否名副其实!”

    “少废话,受死!”

    说时迟那时快,钟馗凌空一跃,已然来到那人跟前,无数蕴含着强大神威的凌厉剑气自上空袭落,纷纷刺向其身上的诸大死穴。然而,面对如此紧张的情况,那人却是不慌不忙,甚至连头也不抬一下,只用并拢起来的右手两指,以指代剑,予以迎击,一时间,阎罗殿上轰鸣不断,极具杀伤力的气浪接连自战场中心激荡而出,掠向四面八方,使得原本就已经乱象丛生的冥殿之上更加狼藉。

    钟馗一连施展了数十招,却愕然发现无论自己如何努力,都无法穿过对方的防御。而那两根洁白纤细的手指,就如同世上最为强大的神兵一样,面对辟邪宝剑的锋刃,竟能毫不示弱,甚至还令钟馗的虎口隐隐发麻。

    “准度不错,只可惜力道差了一些,回去吧!”

    说话间,殿中之人猛然向上抚手,钟馗反应机敏,连忙翻身闪避。未等他落地,只听上上的穹顶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道剧烈的炸响,众人递目观瞧,赫然发现阎罗殿的上空,竟是出现了一枚巨大的缺口。

    阎罗殿建立数万年以来,从未遭到破坏,因为一切力量到了这里都会失效,无法发挥威力。但也不知怎么了,这位白界来者实力非凡,居然可以将厚达丈许的岩体轻易击碎,力量之强,修为之高,实在难道估量。

    “好家伙!差别就被你轰掉了脑袋。”

    说完,钟馗忽然大声吼道:“你们谁也不要接近他,此人实力深不可测,稍有不慎,便会丧命于此。”

    “阎王,我们是不是该帮一下钟馗大人?”苏如云不由道。

    “本王相信钟馗的实力,既然他叫我们按兵不动,那就尊重他的意思吧!再说,有巡么多的阴差鬼官在此,任凭这家伙再怎么棘手,最终也要落败。你就放心好了。对了,你夫君情况如何?”

    说起沈青,苏如云的脸上立即难看起来,眼眶之中更是有泪光浮动。前不久,沈青为了保护自己的妻子与包天子,毅然决然地挺身而出,以性命为赌注,阻拦崔判官白显的行动,这才令二者有了逃脱的机会。

    然而,包天子受伤过重,再加上强行运功,终于毁了身子,最终不幸丧生。而苏如云则见到了闻讯而来的秦广王,二人一同返回阎罗殿,归正混乱秩序。

    方才,几名鬼差找到了沈青,发现他还有一气尚存,但伤势极重。秦广王拿出自己的独名法宝招魂铃,强行定住了沈青的三魂七魄,后者这才没有魂飞魄散。但此法只能支持片刻,若要完全救活沈青,还需许多的步骤,绝不是一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

    可现在阴间事态紧急,关键时刻苏如云舍小家,为大家,跟随秦广王一同返回阎罗殿,这才有了刚才的事情。

    “多谢阎王关心,但沈青的情况不太乐观,如果能够撑过今天,说不定还有一线希望。”

    秦广王微微点头道:“吉人自有天相,他为冥界舍生取义,甘愿牺牲,老天有眼的话,定会帮他度过难关的。”

    “但愿如此!”

    就在苏如云与秦广王交谈之际,罚恶司钟馗忽然再次出击。不同于之前的套路,这次的辟邪宝剑不再以攻击的次数取胜,而是变得灵活轻盈,路数刁钻,让人防不胜防。如此一来,哪怕攻击的频率明显下降,但杀伤力却有了质的飞跃。之前,那名白界中人甚至连原地都没有离开,现如今却已被生生逼出了数步之外,而且还抬起另一只手的两指玉指,一齐应对钟馗的剑招。见此情形,钟馗心中的大喜,手中宝剑更是光彩慑人,令大家无法直视。终于,一个小小的失误之后,辟邪宝剑穿过那一对剑指,径直削向对方的右乳,这要是被击中,非得掉块巴掌厌上的皮肉不可。

    可是,就在众鬼差以为罚恶司钟馗即将得胜之际,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顷刻间,那名白界中人身为无数流光,砰然散开,刚好避过钟馗的剑招。下一刻,那些流光又重新聚集到一起,恢复到人形模样,身上果然毫发无伤。钟馗略显惊诧志转过身来,凝视着那张满是笑容的面颊,语气阴沉道:“你刚才使的是什么妖法!”

    “呵呵,不是妖法,是白界的绝顶神功,身如心一诀。”

    “身如心一?什么东西,看我辟邪宝剑将你砍成肉酱!”

    从开始到现在,钟馗已经展现出全然不同的两种作战风格,可以说是各有千秋。而现在,他的那双虎目已然瞪得溜圆,脸上的虬髯也随之根根竖立,如同刺猬一样,分外吓人。突然间,一道赤芒自天灵之中狂窜而出,发冠立时化为碎片,一头乌黑长发无法自逸,势如惊虹。谁也没有想到,罚恶司钟馗疯狂起来,居然与野兽无二,周身散发着一股最为原始的野性。

    “哈!”

    一声惊斥,钟馗的本尊已然踏破石板,呼啸飞出。辟邪宝剑相伴在一旁,虽未被他握持,但却仍能通过意念得到操控,灵便程度,再次得到大幅提升。如此一来,那位白界中人所面对的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兽一剑,两个无比强悍的对手。

    “幽冥鬼爪!”

    钟馗爪功初现,宝剑趁势而入,再次施展诡异剑招,接连攻击对方的防御死角。白界中人一方面要提防随时可能到来的致命剑锋,还要抵挡正面袭来的密集爪功,看上去实在有些手忙脚乱。于是乎,他再次施展所谓的“心如身一诀”,以其神秘莫测的身法,一连避开了数次危机,而随着他每一次的“闪烁”,阎罗殿上都会残留下些许淡淡的白光,久久不能消散。

    “逃,我看你能逃到什么时候!就算那个心如身一再怎么厉害,时间一长你也会吃不消的。到时,定要将你碎尸万段!”

    “呵呵,在杀我之前,你最好先管好自己吧!”

    一言说罢,那名白界中人忽然飘向远处,口中随即道:“白界秘术,沉浮光辉!”

    就在那名白界中人甫一念动法诀之际,气势正盛的钟馗,身体忽然止住,紧接着无数白光向他聚集,仿佛无数棉絮,粘在皮肤之上。

    “这是……”

    “嗡!”

    当白光之中的隐藏威力全部释放之际,灭世之力随即爆发,冲天火光再次刺破阎罗殿顶,于地府的上空之上,留下一道惊世骇俗的伤疤。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