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殒仙塚之故
    魔界历任魔皇退位之后,大多都会留在新魔皇身边,辅佐其治理魔族,以备不时之需,直到寿尽为止。可上一任魔皇,也就是昼魔雪魔医仙,虽然与现任魔皇是父子关系,但因为二者之间不可调解的矛盾,以致于处处不合。为免魔界发生像天魔皇那时的悲剧,雪魔医仙毅然决然地将自己的官邸搬出了魔城,找了一处十分偏僻的地方安顿下来。

    但那之后,魔皇因为忌惮雪魔医仙的强大魔力,多番想要借机会废去后者的修为。雪魔医仙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便已然不是魔皇的他,自然不能与新魔皇为敌,于是他便想出了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既能打消魔皇的顾虑,又不至于损害自己的利益。

    一夜之间,他的修为竟然回到了普通魔将的境界,魔皇再三探察之后,都没找到事情的原因。而从那一天起,医仙府上多了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就是魔童。

    自从雪魔医仙搬到医仙府之后,便开始潜心研究魔界医典,希望能用自己的医术造福整个魔界。然而,在翻看古书的过程之中,他忽然找到了一种失传已久的魔功,名为化魔功。修炼此功的人,修为将会迅速回跌,而且身上看不出有丝毫异样。但这并不是并魔功的精妙之处,因为在炼功的过程之中,他可以将逝去的修为转移到它人体内,并且封存起来,从表面上根本辨别不出其中的真相。雪魔医仙便是利用此法,令自己逃过了一劫,免去好与魔皇的恶战。

    方才,魔童精元被毁,回魂无望,弥留之际,他请求雪魔医仙解放自己体内的力量,令对方重回巅峰状态,这才有了之前挫败御白神领的一幕。

    说到御白神领,他可算得上是白界之中的侥侥者,精英之中的精英。虽说同为神领,但七人的实力也有所差距,而御白神领在七人之中排名第三,只逊色于前往天界的招白神领以及此次行动的负责人,白辉。以他此般惊世骇俗的实力,照理来讲完全可以横扫天人魔三界,却不承想竟会遇到以“雪魔医仙”之名掩饰身份的老魔皇昼魔,实在是太过可惜。在那一声凄惨的惨叫声中,空间终于到往常安宁祥和的状态。

    “嗯!”

    “这!”

    “发生了什么!”

    不说话。

    “是干的!”

    同一时间,位于不同地方的其余神领皆是感应到了这一骇人的真相,原本沉迷于杀戮之中的他们此刻也纷纷住手,脸色死灰一般难看。

    “御白居然死了,是谁杀死了他?这处空间之中,难道还隐藏着一位跃神高人?”

    眼见招白站在原地,暂时停止行动。仙宗等人趁机连忙回息,两名天兵将地上生死不明的神流仙使拉到一旁察看,虽然伤势极重,但好在还有一口气在。得知这个不幸之中万幸的消息之后,白霜仙使这才稍稍安心一些,进而抬头看向站在门口处的两个人道:

    “两位仙候,你们还不打算出手吗?”

    此话一出,身着金衣蟒袍的黑须男子爽朗地笑了笑,随即开口道:“我知道,仇恶,朝闻两名仙使为了我们,已与其它两名仙侯前往仙塚,至今未归。但眼下,敌人实力未能全部展现,如果贸然出手,极有可能被打个措手不及,伤亡不可想象。所以在确保有十足把握之前,我们二人必须要处处慎重,希望你们能够谅解。”

    “放屁!”

    白霜怒骂一声,看了一眼仙宗的脸色之后,继续道:“现在你们知道谨慎了,可当初到天来借人的时候怎么不说,难道我们的命就不是命吗?”

    “好了白霜,你先冷静一下,两位仙侯有他们的考虑,我们虽然同属天域,但所司不同,职能亦是略有差别。仙塚事关重大,不能因为一点小小的误会而就此放弃。如果真有难言之隐的话,我绝不会勉强两位出手。”

    一听仙宗如此说话,另一名仙侯的脸上也随之显现出些许笑意,行了一礼,貌似恭敬道:“仙宗能够这么说,我们二人已经相当知足了。您大可放心,依老夫看,这名神领虽然霸气十足,势不可挡,有匹敌万夫之勇,但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刚才的交战也消耗了他不少的灵气与体力,威力自然也下降了不少。过不了二百回合,他必要败下阵来。”

    此刻,招白神领还沉浸在痛失“战友”的震撼之中,虽说到了他们这个境界的人,早已将生死看淡,但突然少了这么一个志同道合的伙伴,他的心里还是相当难过的。

    “你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太过自大。人间虽然广阔,潜在高手也大有人在,但能让你连逃命机会都没有的,我想绝不会存在。一定是你轻敌大意了,一定是这样!你放心,等处理完这里的事情之后,我便会亲自下凡,为你报仇!”

    眼中寒光闪烁,如同万千暗器流星一样,令人心中不禁为之一凛。刚刚还说招白神领将要不敌的那名仙侯登时脸色大变,右脚更是不由自主地向后撤了一步。

    “好了,没有那么多事情陪你们玩了,人间出了事情,我必须要动身前往。游戏结束,你们全部都给我消失吧!”

    “嗯?小心!”

    “不好,快逃!”

    天界所在的九重天上,晴空万里,因为乌云到达不了这里,所以天界不分气象,更没有白天黑夜。然而,就在招白神领进入仙宫之后的不久,一股幽暗之气自虚空之中汹涌而出,眨眼之间便将悬浮在空中天界大陆团团包围。一时间,身处其中的众仙家竟是个个坐立难安,身体上前,好似有无数的虫子在不断爬行一般,令人搔痒难当。

    突然之间,一道惊世白光自那仙宫之中破顶而出,紧接着白光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一样,倏尔伸展开来,凡是被其接触到的,无论是人还是物,皆数化为芥子尘埃,一时间数股强大的气息就这么不见了。

    当所有的白光全部消散之后,偌大的天界大陆竟是凭空消失,惟一剩下的,便只有那位身着白衣的凶恶煞星,招白神领。

    “哼哼,这就是与白界作对的下场,记着,有机会投胎的话千万不要这么做了。哈哈哈!”

    在那无比嚣张且剧烈的笑声之中,招白神领摇身一变,化为流光一瞬,没入到层层云霭之中。谁也想不到,曾经屹立于这方世界的统治地方的天之人,居然就这么灭亡,难道仙宗真的没有以防不测的准备吗?

    当然不会!

    “这是哪里!”

    白霜仙使看着自己被烧焦的袖口,头脑之中依稀还残留着自己临死之前的景象,直到现在想想还都令他心有余悸。环顾四周,天界同僚皆是在场,包括那两名欲要坐享其成的仙侯。可他实在无法理解,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到底是什么力量将他们从死亡的边缘生生拉了回来。

    “刚……刚才好险!”

    随着那名黑须仙侯开口,一名身着金甲的男子掠过他们,直接走到仙宗跟前,俯身跪拜道:“让仙宗和大家受惊了。”

    看着面前那名金甲男子,仙宗的脸上终于绽放出会心的笑容,伸手将其从地上扶起,神情略显激动道:“我就知道,你不会让我失望的,吞舟仙侯,他们几个还好吧?”

    那位名叫吞舟的仙侯甫一现身,其他两名在场的仙侯立即脸色大变,稍显年长的仙侯随即悄悄对旁边的黑须仙侯低声道:“怎么可能,仙塚里面的绝地居然都困不死他,真是老天不长眼!”

    话音出口不久,金甲吞舟仙侯忽然转过身来,表情严肃地对二人道:“指染,并济,我们几个险些被你们害死啊!”

    吞舟仙侯口中提到的指染与并济,便是那两名仙侯的名讳。黑须的是指染,年纪稍大的是并济。身为同道中人,阔别已久的他们,再次相见,原本应该是一副温馨的景象。可同在的他们却如同不共戴天的仇人,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若不是这么多人在场,吞舟仙侯便已动手了。

    并济仙侯哑然半晌,指染仙侯心中灵机一动,随即道:“吞舟,你别在这里含血喷人。殒仙塚里有什么危险,我们怎么能够预先知道。再说,当初是你们自告奋勇,要和那两位仙使一起前去,现在怎么又怪上我们了?”

    几句话语,指染仙侯便把自己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而旁边的并济仙侨虽然未曾说话,但也一直在那里微微点头,以示认同。

    然而,听完对方辩解之后的吞舟仙侯非但没有感到失落,反而面露冷笑道:“指染,你还说不是你的阴谋?是谁说的我们去的地方是殒仙塚,之前大家都唤那里为仙塚!”

    指染,并济两位仙侯还未来得及说话,这时仙宗却抢先开口,惊声道:“什么,你们说那里不是仙塚,而是殒仙塚?”

    吞舟仙侯点点头道:“没错,虽然只有一字之差,但却是天壤之别。仙塚是历代仙宗仙将埋骨之地,其中仙气缭绕,珍宝无数。而殒仙塚却是一处极凶绝地,即便是仙人进入其中也是有去无回,故此得名殒仙塚。这两处地方都因为其特殊意义被天界的上上任仙宗所封印,以免仙人失足进入。可不知是什么缘故,原本应该待在殒仙塚入口的封印居然失效,这才有了之后的事情。”

    听完吞舟仙侯的话语之后,仙宗缓缓将目光转向另一边的两名仙侯,进而声音浑厚道:“你两个可还有话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