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四章 重掌魔威
    苍北仙苑之上,暗雷涌动,一股不同寻常的强者气势已如无形巨掌,将此处的众人笼罩其中。

    魔童,濒临死亡,只剩最后一口气。孙长空举目弱视着那位名叫御白的神领,不敢有丝毫分神。而作为三人之中资历最深,修为也最为高强的雪魔医仙,此刻竟是格外地安静,他托着魔童那副残缺的身体,目光略显呆滞。

    “没想到,还是走到这一步了!”

    魔童缓缓睁开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声音无比沙哑道:“那还在等什么,我已经准备好了。自从进入医仙府的那一刻,我便知道这一天终会到来。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的第二次生命,确实是你赋予我的。现在,是时候收回它的时候了。”

    这时,旁边的孙长空眉头微微皱起,随即道:“你们两个能不能快点,光凭我一人之力,可万万斗不过这个家伙。难道,我们几个真的要变成孤魂野鬼才行?”

    雪魔医仙看看魔童的残破之躯,神色黯淡道:“魔童,你的精元受损,已不能再生,不是我不想救你,同实在回天乏术,你应该能体谅我吧?”

    “呵呵,你今天的话怎么这么多,像个女人似的。昼魔,让他们见识一下,曾经魔皇的无限凶威吧!”

    说话间,雪魔医仙伸手扶在魔童的脸前,用力点点头道:“好!”

    “砰”地一声巨响,孙长空一时未能有所防备,竟是被其吓得身材为之一震。再看雪魔医仙的怀中,魔童已然消失不见,丝丝缕缕的金光不断自那团模糊的黑影之中接连渗出,一点一点全部融入到雪魔医仙的体内。

    “我的孩子,你安心去吧!”

    “嗯?此人身上有古怪,不能让他如意!”

    眼见雪魔医仙在不断纳入金光在过程之中,气息成倍激增,哪怕是神领御白也不禁心中惊骇,为免发生难以控制的情况,空间之中再次浮现出一道耀眼白光,一鼓作气,直劈对方所在之地。

    “你这家伙少瞧不起人,我孙长空可不是吃素的!”

    白光袭落之际,孙长空霹雳出手,一时间双掌之中四象奇术之力破体而出,十余道精妙法术“轰轰轰!”

    自重生之后,孙长空不仅恢复到了之前的状态,修为更是大幅度精进。四象奇术内含十二种截然不同的象力,任意一者都拥有抗衡绝顶高手的超然实力。

    然而,这位御白神领实在不是凡人,更何况如今的他使出全力一击,其中威力,更是不敢想象。哪怕是十二道法术一同发力,仍然敌不过那道致命白光,随着一声声刺耳的爆鸣声发出,四象奇术已然逐步瓦解,而位于下方的孙长空更是已经口鼻窜血,显然已经受了不轻的内伤。

    “混蛋!大风大浪都过来了,我孙长空怎么可能死在这种地方!五行神力,再助我一臂之力!”

    由虚空之中得到的五行神力,与四象奇术竟是拥有着一种潜在的神秘联系,二者相辅相成,彼此配合之下威力倍增。急中生智的孙长空,猛然发力,将五种力量一同融入到已然迫近崩溃的四象奇术之中。刹那间,十二道疾光摇身一变,竟一一化作混世妖龙,将那空中的白光死死缠住,并意图将之消耗殆尽。

    “嗯?四象奇术?这个小子如何知道白界奇功,一定是那几个家伙搞得鬼,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稍稍分神之后,御白神领忽然仰天长啸,一枚散发着无与伦比神圣之气的液滴缓缓自其口中飘出,正是白界人的标志象征,黄金血。眨眼间,黄金血融入到白光体内,后者体形登时壮大数以十倍,这下孙长空再也支撑不住,立即七窍溢血。在旷古绝今的神圣气息之下,他的衣物也像碎屑一样,随风消散,只有一件金闪闪的马甲套在他的身上。

    那是曾经将王为了控制孙长空,赐予他的宝甲,实则为蛹衣,一种质地坚韧,拥有无数妙用的**“神装”。然而,因为其特殊的寄生能力,会对使用者产生致命的影响,若不是遮天使皇及时出手,扼杀了蛹衣的意识,只留下它那宝贵的“外壳”,恐怕孙长空早已化为一堆白骨。如今,生死一瞬的时候,之前未曾展现真正实力的蛹衣终于有了出手的机会。

    但见,那股可怕的毁灭力量不断侵蚀着孙长空的身体,而金色宝甲也在这种情况之下被摧残得十分严重,表面的鳞片尽数剥离,露出下方与血肉无二的红色基底。

    然而,孙长空只分出一道精力,融入岌岌可危的蛹衣之中。下一刻,借此力量的金色宝甲立即疯狂再生,金鳞一层接着一层地浮现,又被随之而来的力量继续摧毁,周而复始。御白神领做梦也没有到,自己居然会对一件衣服束手无策。

    “可恶啊!这些人的身上怎么如此之多的古怪,来此之前不是说这里的人很容易对付得吗?”

    渐渐地,这位不可一世的御白神领竟开始不自信,势不可当的气焰也随之消退大半。孙长空见此时机,立即动用全身力量,控纵十二道融入了五行神力的象力,将那道白光牢牢捆住,在一声声崩裂的细微怪响之中,由白光凝聚而出的巨刃终于砰然解体,而那股压抑的气氛也同时消失不见。

    拼尽全力、挡住御白神领杀招的孙长空,此刻已经力竭,颓然坐倒在地。眼见空中的敌人居然与之前一样,神态依然自若,他的心几乎沉到了湖底。

    “白界果然强悍,如果天意如此,那我们也只能坦然面对了。”

    孙长空转动僵硬的脖子,欲要寻找身后的雪魔医仙。然而,令他倍感意外的是,那位白发苍花的老人居然消失无踪了!

    “什么!难道他刚刚趁我与敌人交手的时候,独自逃走了?枉我一心应战,没想到你居然是这么一个贪生怕死之徒!可惜临死之前没能见上一面柳如音,我……我不甘心!”

    眼见孙长空意志消沉,神色木讷,刚刚还担心对方会反扑的御白神领,终于松了口气,勉强笑道:“小小年纪就有如此能耐,属实难得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加入白界。以你的资质,我保你百年之内成为最年轻的神使。”

    “我说,难道你老夫当作不存在吗?”

    “什么!”

    “哈哈!”

    “嗡~嗡~砰~“

    一股突如其来的神秘力量,撕破虚空,正打在御白神领的后心之上。强大的劲道之下,他竟如同一枚被掷出的石子一样,于空中划出一道急快姝白影,数阵炸裂声过后,才总算得以落地,砸出了一个一人来深的大坑。

    “卑鄙!”

    不愧是神领御白,哪怕是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之下受到那般强烈的冲击,竟还能在第一时间起身立地,还以颜色。挥手间,天空之中白光闪烁,每有光芒攒动,空中便会出现一股恐怖的爆炸,将周围的一切化为乌有。可就在那些密如稠雨的攻势之中,那道黑色的身影却是浮在天上,岿然不动;无论爆炸的光亮有多么耀眼,都无法侵入他的体内半分。

    “你究竟是谁!”御白神领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叫道。

    “是谁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你要死在我的手里。”

    听到空中之人如此回话,御白神领顿时战意大盛,随即放声大笑道:“好,那就看看今天到底谁死谁生!”

    杀气所到之地,纷纷绽放出白色的玫瑰,而黑影掠过之处,却是被人用浓墨涂抹了一样,留下一块块黑色的斑块。只要它们在,爆炸的威力就绝不会接近,如同一座座坚实的屏障。而此刻,御白神领与黑影已经双双消失,但空气之中又是无处不有他们的气息。

    他们还在,只是因为行动过快,所以肉眼无法捕捉到他们的行踪而已。孙长空仰望天空,惊住了半晌之后,嘴里终于说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神仙打架吗?我怎么看不到他们出手?”

    确实,修为到了出神入化这一步,一个眼神,一个念头,一个细微的表情,都能带来超乎想象的可怕力量。而雪魔医仙与御白神领,便是处于这一传神状态。爆炸仍然激烈,但逐渐地,孙长空竟能看到其中一人的残影,而后这道人赵来越是清晰,最后跌落在地。

    “可恶啊!”

    孙长空嘴巴微微张开,看着那位衣衫褴褛的强者,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便是刚才那个“无法无天”、肆意妄为的御白神领。

    御白神领居然不敌败下阵来!

    再次看向天空,那道黑色的人影依然淡定悬在苍穹之下,冷漠的神色叫人见了胆颤心惊。

    “医仙,你没事吧?”

    “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医仙了,我是昼魔。”

    一言说罢,那道黑色的人影忽然急剧膨胀,位于地面上的御白神领突然大惊失色,一边向后退步一边喃喃道:“不,不,你不能这样做,我是白界的人,你杀了我,界主不会放过你的!”

    “那就让他来找我吧!”

    “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