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二章 白劫肆虐
    陆白平淡的语气,令魔皇心中分外震撼。他本以为身为一方巨擘的自己,已然霸气十足,可与面前这位平气静气说话的男子相比起来,却不知要差到哪里去了。片刻沉吟之后,只听魔皇忽然道:“你为何这么有自信,难道你早知道将要发生的一切。”

    陆白道:“呵呵,说来你也不会明白,按你们的话来讲,也许就是我的运气太好了吧!我甚至还知道,你的大腿内侧,有一个枣核状的胎迹,对吧?”

    魔皇脸色一变,表情尴尬道:“你……你怎么会知道这种事情!”

    确实,像大腿内侧这么私密的部分,如果不是十分熟络的人,是绝不会知道这般详细的事情。而他们两个分明才见面不到一会儿,对方又是怎么得知的呢?魔皇实在百思不得其解。

    “我说过,我的运气好很,只要是我意念之中产生的事情,十有**都会变作现实。”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魔皇略显惊恐道。

    陆白掠过魔皇,走到绝境边缘,下方便是一处深不见底的天坑。抬头远望,他的视线忽然落到那座刚刚建成不久的新魔城之上,语气平缓道:“城里要出事了!”

    “砰!”

    一声炸响忽然自新魔城内传出,剧烈的火舌一下子窜升至百丈高空,哪怕相遇数里也能清晰可见。

    魔皇快步上前,语气焦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又是你们白界搞的鬼!”

    陆白微笑道:“不要忘了,你我刚刚还有赌约,现在你输了,愿者服输,你不会是想出尔反尔吧?”

    听着对方越发阴森的声音,魔皇自然不甘示弱,势如惊虹道:“反了又如何,你以为本皇会你个他人的狗腿子?什么狗屁神领,我看就是一群江湖骗子。”

    说时迟那时快,勃然大怒的魔皇周身杀气四溢,一股令人无比压抑的恐怖气场轰然降临,并将陆白完全罩住。

    “唉,早知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再隐忍下去岂不是太过无能了?”

    说着,陆白终于将交插在衣袖之中的双手袒露出来。也是在这个时候,魔皇竟然发现,对方的手背之上刻满了一种神秘阵图,虽然不知这们的作用是什么,但从其中隐隐透出的古老气息来看,来头定是非同小可。

    “手上写了字又能如何,今天就让你知道冒犯本皇的下场!”

    一念闪过,千万杀机凭空显现。魔皇以其至高无上的绝强魔力,于须臾之间施展出数十种森然杀招,或拳或掌,或剑或鞭,也不知他从哪里学来了如此驳杂且丰富的不世神功,大地之上立即飞腾起无数尘埃。

    “招式挺唬人,可惜终归是华而不实,与其在意那些眼花缭乱的过程,不如着眼在最后的结果之上,比如这样!”

    也不知怎么了,气势正盛的魔皇,刚要发动全面进攻,将对手一举歼灭。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他竟是愕然发觉,自己的双手不见了!

    本属于自己身体一部分的两只活生生的肉掌就这么无缘无故地消失了,这要是发生在其它人的身上,定公当场吓傻。

    可魔皇弹是众魔之主,屹立在魔界之中巅峰人物,哪怕是面前如此怪异离奇的事件,也能在第一时间调整心态,于第一时间退到安全位置,止步观察。再看向他那两条空荡荡的袖管,断面处还未来得及向外淌血,可想而知刚才的断手一式是有多么迅急。

    “哈哈,不用看了,你的双手在我这里,不信你瞧!”

    随着话音,陆白推开双掌,一双还散发着热气的断手赫然出现其中,魔皇一眼认出,那便是自己刚刚遗失的拳掌!

    “你这个家伙,刚才究竟对我做了什么!”魔皇稍显惊诧道。

    “嘿嘿,我说过,我的运气好,能够猜中未来将要发生的事情。刚刚,我的念头之中突然闪过你的双掌将要断裂,所以就有了你所见到的一幕。”

    此刻,魔皇头上已经微微见汗,好不容易提起的雄浑气势也随之顿减大半。

    “可……你是如何做到的?”

    陆白将那双魔皇的断手随意丢到一旁,刹那间只见他的目光变得格外凌厉,而那两只被神秘文字所覆盖的手掌也在此刻变得尤为洁白,无瑕。

    “因为我有一双窃天手,有了它们,我便能窃得天机!”

    “窃天机?哈哈,你这个白界之人,还真是疯了!”

    魔皇虽然在勉强维持着脸上的笑容,但如今他的心中却是万分消沉,原本明亮的魔瞳之中更是浮现出极为罕见的苦色。

    七位白界神领各司其职,分别前往世间诸大势力处,将其一一收服,顺者昌,逆者亡。此时,白界的意愿已经成了这方天地之间的惟一准则,因为冥界暂时混乱的缘故,存在于这里的人,就连生死的界线也不再明朗。

    “爹,您不是刚刚咽气了吗?怎么又……”

    病榻旁边,一位满脸惊愕的中年男子,紧紧握着坐在床上的老者,满心欢喜道。

    “学成,我也依稀记得自己明明到了阴曹地府,却不承想被人告知阎王大人意外身故,冥界群龙无首,界内大乱,我趁此机会又跑了回来,这才死而复生。”

    一座气派恢宏的庄园之中,一家老少,竟是全部面带悲色。

    “我们周家到底作了哪门子孽,本以为儿媳十月怀胎,将会给家里再添一枚香火。可谁能想到,生出来的居然是这么个玩意儿!”

    一位银发凌乱的老妇人,倚在一棵树干之下,而在他手中,竟躺着一枚白玉雕琢而成的枕头!

    天下大乱,更多光怪陆离的事情正在接连发生在初升大陆与蓬莱大陆之上。而存在于世间数以万年的九华山,居然首次发生了异变,原本暗藏在大陆深处的灭世炎岩,竟是被意外唤醒。

    “这才像样子吗?这里太冷了,我要让整个大地笼罩在岩浆的海洋之中。”

    说话的红袍男子惦满意足地扁平丰脚下濒临爆发的炙热岩浆,眼中闪烁着疯狂之色。不一会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随手拉了一下身后的一根黑色锁链,紧接着庞然巨物立即从那灭世炎岩之中轰然掠起,被那人随意地提在手中,前者就仿佛是他手中的一只玩物而已。

    “真是没想到,在这个圣气昂然的福地之中,居然隐藏着你么一个巨大的魔物,真是稀奇。大战之前刚好想活动活动筋骨,就拿你来祭我的火焰吧!”

    说话间,由无数道赤色火焰凝结而成坚韧火链登时将那半空之中的巨物再次提起数丈,借着周围的光亮,巨物内部,赫然探出一枚布满伤痕与血口的脑袋,认识他的人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叱咤风云的永魔龟永恒竟会沦落到这步田地。

    不同于以往比拟天下,藐视众生的样子,如今的永恒竟好像换了一副心肠似的,除了那副夸张的兽身之外已然面目全非,甚至直到现在,还能自那双眼睛之中看到他内心之中的强烈恐惧感。那是一种由衷的忌惮。

    “哈哈,接我一拳!”

    说话的是红袍男子,但出拳的却是下方的灭世炎岩。灭世炎岩化为一枚同样巨大的拳头,势如破竹一般径直轰击在永恒的腹部之上,片刻的“反抗”之事,一股涛天热浪忽然破开那层坚硬的龟壳,射向上方的空间之中,并武艺一柄剑状的白气。而这时候,九华山中,其中一座山峰的山腰处,一双火一般燃烧的目光正看着此景,双手不禁为之紧紧握起。

    “永恒,你乖着,我这就来救你!”

    九华山外那座僻静的宅子之中,一道冲天金光拔地而起,如同一柄开天巨斧,赫然伫立在天地之间。几声虚弱的咳声之后,房屋缓缓打开,负责看管此处的众仆人递目看向,令他们倍感意外的是,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九阳大仙纯九阳,而是一位他们的老熟人——张望远。

    “望远,没想到你居然能凭借自己的力量,与身处虚空外的我取得联系,赛季令你我二人有机会齐心协力,打开天道之门,将你解救出来。”

    张望远稍稍侧头向后看去,在房间之中的桌子边上,赫然坐着一位满头雪发,皱纹满布的老乾,谁也想不到,他就是九华山的主人,那个能令整个天界动容的九阳大仙,纯九阳。为了解救自己的儿子张望远,他不惜耗费万年修为,更是令自己变成现在这副鬼样,终于得偿所愿。再回人间的张望远首次亮相,经过纳百川的陷害掉入天道之中的他,竟是与之前的状态无二,惟一不一样的是,现在的张望远十分沉默,仿佛已经看破红尘一般。

    “孙长空在苍北仙苑,我能感觉到他的气息。”

    纯九阳又咳了几声,这回他的整个身体不禁为之颤抖,好似稍一用力就会拗断自己的肩膀一样,看上去十分衰弱。

    “我刚才感应到了数股空前强大的气息,如果我所猜无误,应该是白界的强者来了。我现在状态不佳,无法抵挡他们的进攻,在确保九华山万无一失之前,你还是陪我留在这里吧!”

    “哼哼,留在这里?你有那个资格吗?”

    门口处,张望远回着头,脸上的笑容是那么从容且灿烂,谁也想不到,此刻的他居然会地自己的生父兼救命恩人如此说话,实在是大逆不道。

    “望远,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