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三百八十一章 我当然知道
    因为穷阳光束封印的缘故,即便是已经晋入神圣境界的纳百川,也只能神功全失,如今面前天命这种超级强者,更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将自己击杀。

    天空,顿时黯淡下来。

    “要变天了。”纳百川喃喃道。

    不知为何,此时天命的脸色竟是格外凝重,眉梢眼角之中都流露出一种淡淡的忧愁。片刻沉吟之后,只听他轻声道:“难道还有在意料之外的事情发生,莫非又是那些人做得好事!”

    说话间,天命豁然看向右侧的远方,纳百川心中好奇,随之将目光投向相同的方向,保持了一阵之后,忽然自天地相连的极点处走来一道黑色的身影。来人身份十分诡异,凡是他所走过的区域,都会被一种忧郁的黑色所覆盖,仿佛巨间所有的光芒都对他相当忌惮,只得调头逃跑。

    天命虽然修为通天,但因为身处人间太久,以至于此次下凡带来的力量已经用去大半,因此五感方面也大有衰退。而这时候,目力惊人的纳百川忽然高声叫道:“他怎么回来了!”

    随着那人逐渐接近的步伐,天命终于看清,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之前先行“溜走”的穷阳。然而,此时的这位魔界高手,却是有些古怪,虽然看不清面容,但从那其僵硬的肢体动作来看,现在的他好似中了邪一样,脸上也没有丝毫波澜。

    “喂,你不是要走吗?怎么又回来了?看来,你还是想领教一下老夫的怒意啊!”

    面对天命的叫嚣,穷阳居然默不作声。一直走到跟前,纳百川才发现,面前之人竟与自己印象之中的大不一样,从气势到神态,根本就是变了个人。更加诡异的是,穷阳的那双眼眸竟是透着一股神秘的深邃感,相视一眼,便有种坠入深渊的错觉,久久不能自拔。

    “穷阳,你在搞什么鬼,魔鉴就在我这里,有本事就放马过来吧!”

    与之前的情况一样,纳百川的话同样没有换来穷阳的任何回应。他只是缓缓抬起那只看起来并不怎么灵便的右臂,伸出食指,口中发出“啵”的一声怪响。顷刻间,插在纳百川体内的数道光束登时相继炸开,恐怖的威力加上它们要命的位置,使得位于其间的纳百川顿感纷身碎骨之痛,这一瞬间,他仿佛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分裂成了无数块。

    “啊!”

    纳百川在黑烟与血沫的簇拥之下,颓然坠地。而一旁的天命则不禁皱起眉头,声音阴沉道:“你这是在帮我?”

    “嗡嗡~”

    就在天命话音一落,还未来得及回神之际,两股异样的能量波动,分别自他的左右两侧袭向自己。定睛凝视,他只觉得眼前一切都已变作火海岩浆,无法想象的强大力量顿时没入四肢百骸,令其原本就已经趋于极限的身体遭受到前所未有的灭顶之灾。

    “轰!”

    纳百川与天命怎么也没有想到,刚刚还碍于二人厉害仓皇而逃的穷阳,为何突然改变心意,并以其无上的神威之力,轻易挫败他们,一度将令二人迫近生死边缘。相比起纳百川的伤势,天命还算幸运一些。看着不远处那团仍姑熊熊燃烧的火球,他的心已经凉了半截。

    “好强大的力量!”

    就在天命为穷阳的绝世战力赞叹不已的时候,半空之中,穷阳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苦色,强顶着巨大的“阻力”,只听他口齿含糊道:“为何要借我之手这样做!”

    此话一出,穷阳所在的空间顿时陷入了一阵莫名的沉寂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他的身体之中忽然跃起无数黑色的气息,并且渐渐飘入空中,融为一体。不时,一道狰狞肆意的鬼脸,声音尖锐道:“因为这就是本大人的能耐啊!”

    原来,这一切都不是穷阳的本意,在他的体内,有一股强大到无法抵挡的力量,在暗中悄悄地控制着他,使其重回到这里,接连重创了纳百川和天命。而这一番动作之后,穷阳竟是愕然发现,自己的修为居然突飞猛进,比起之前至少强大了一倍,这听起来可能没什么大不了的,但要知道对于他们这种绝世强者,哪怕只是提升一步,也足以叫他们将曾经与之相当的对手死死地踩在脚下。

    然而,惊喜之余,穷阳心中更多的是失落。因为他知道,这股力量并不属于他,而是来自那股神秘的声音,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超级强者。至少,在他的概念之中,还想不到此人是何来历。可从刚才的交手之中他已经隐隐猜到,过不了多久他和地上的两个人都要死在这里。

    “哈哈,真是好运气,没想到刚一落地,就遇到了你这么好的外身,刚好省去了不少麻烦。怎么样,是不是很意外自己现在的力量,只可惜,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这回穷阳没有说话,而是由心念之中想道:“你到底是谁,到底有什么目的!”

    刹那间,鬼脸摇身一变,竟又化作一道身材伟岸的黑影,飘到穷阳的面前,口气依然十分古怪道:“如你所见,我就是要将这里的所有高手,全部击杀,一个不留。”

    “所有高手?呵呵,你的口气未免也太大了些。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人间已经落入到魔皇之手了吗?“

    “魔皇?那是什么东西,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像记起,陆白那家伙也提到过这个人,或许现在他就在前往那个魔皇的所在之地的路途上吧!”

    自从新魔城建立之外,魔皇几乎寸步不离魔殿。而这会儿,他居然独自一人走到城外的树林之中,攀到一处四面悬空的绝地之上,负手而立,远眺前方。

    “你就是魔皇?”

    魔皇慢慢转过身来,一眼便已瞧到距离自己不远,身着一身白裳的陌生男子。不知为何,忽而见到这么一个神秘访客,魔皇的心中竟没有丝毫敌意,就连体内的阴霾也好似消退了大半,整个人为之一畅。然而,他知道,这个看似温柔的男子,体内却潜藏着一只足以毁灭世界的猛兽。

    “你是哪个神领?”魔皇淡淡道。

    对于魔皇的问话,那个白衣男子稍显意外,然后才微笑道:“我叫陆白,至于是不是神领头衔,那都不重要了。”

    魔皇点点头,语气平和道:“界主让你来这是什么意思,杀我还是劝我投降?”

    陆白摇摇头道:“不,我们这次出来,界主没有吩咐太过详细的任务,只是叫我等统治这方世界而已。我这人比较懒,不愿意打打杀杀的。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也能少费点力量,如果可以的话,你能主动交出魔界的王权那是再好不过了。”

    “哦?如果我不交呢?”

    魔皇一语惊人,那位名叫陆白的男子则神秘地笑了笑,表情自若道:“不交也有不交的办法,但也毋需以死相搏。”

    “什么办法?”魔皇不由道。

    陆白伸手一指旁边的一棵槐树,进而道:“我们就赌他有多少年轮。”

    “呵呵,有点意思!”

    得知来者并没有多少杀意的魔皇,此刻终于可以暂时将那颗高悬的心放到肚子里。数年轮自是再容易不过的了,只要将他拦腰截开即可。但看对方的神态,事情似乎并没有那简单。思索了一阵之后,魔皇又道:“不能破坏树干吗?”

    陆白笑道:“魔皇果然聪明,在下正是这个意思。”

    “那怎么猜,根本就是蒙罢了。难道,你还能穿过树皮,看到里面到底有多少年轮不成?”

    陆白再次摇头道:“不,我不能。就算能,我也不屑于那么做。”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白上前递进一步,魔皇心中搁噔一下,立即全神戒备,生怕对方突然改变主意向他出手。而就在这时,陆白那双仿佛带有魔力的眼睛忽然闪出一道金光,声音也好似自卤面八方,一同传入到魔皇的耳中,道:“我们就比谁的运气好!”

    若是论修为,魔皇还真未必能与面前的陆白相提并论。但要说运气,他还真有一较之力。毕竟,上苍究竟偏爱哪一个,谁也说不清。如果真如对方所说的那般容易,可就真的谢天谢地了。

    停顿了片刻之后,只听陆白继续道:“我赢了,在下立刻就走,绝不再踏入阁下领地半步。反之,你就要交出魔界的控制权,让我们白界取而代之,如何?”

    看着对方那双坚毅的眼神,魔皇的脸上随之绽放出疯狂的笑声,这一刻,绝地之上狂风不止,鬼哭神嚎,仿佛有什么大难即将到来似的。

    “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本皇自然奉陪到底。”

    陆白点头道:“既然如此,还是魔皇先请吧!”

    魔皇当仁不让,闪身来到那棵槐树旁边。根据他多年来的生活经验,面前这株高大的槐树至少也有四十年的样子,上方的树冠形如伞盖,为二人撑起一片难得的绿荫。多番思考之后,他终于开口道:“我猜,里面的年轮有四十五圈。”

    陆白淡然一笑,同样闪身来到槐树跟前,一边绕着树身画圈,一边说道:“确定吗?”

    魔皇略显不耐烦道:“确定不确定,到头来不都一个样。难道,你能说出正常答案?”

    陆白昂首道:“四十九圈,我当然知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